首页> >

第二章 故人相遇

快死了。呜呜啊!”  没想起这周峰竟还未跑进小树林,真不知道闻玉空那小子,是怎么跑入城中的。周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本应无人见此,谁知却走过来一男青年,此人身穿青白相衬的衣服,似仙山上的仙派弟子。此次上山办事儿,路过此地树林,怎瞅见一孩童坐在地上哭没想到这周峰竟是还未跑出小树林,真不知闻玉空那小子,是怎么跑入城中的。周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本该无人见此,不料却走来一男青年,此人身着青白相配的衣服,似仙山上的仙派弟子。此次下山办事,路过树林,怎瞧见一孩童坐在地上哭闹,不禁觉得可怜。。...

仙之

推荐指数:10分

《仙之》在线阅读

  (今晚9点之前跟新第三章)

  闻玉空一路飞奔,磕磕碰碰,跌倒了再爬起来。入了城中,路人见这孩童似失了魂一般,大哭大跑,想拦下问清楚原由,这孩童却一手推开,自顾自拼命奔跑。闻玉空一路狂奔,撞翻了不少小摊子,惹来摊主喝骂。想这闻玉空脚法劲力十足,竟是早早把身后的周峰甩开。周峰寻不见“帮主”,不由得更加慌乱,跑了几步,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自个大哭了起来。嘴里哭喊道“赵天要死了,呜啊啊,老爷爷也要死了。呜呜啊!”

  没想到这周峰竟是还未跑出小树林,真不知闻玉空那小子,是怎么跑入城中的。周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本该无人见此,不料却走来一男青年,此人身着青白相配的衣服,似仙山上的仙派弟子。此次下山办事,路过树林,怎瞧见一孩童坐在地上哭闹,不禁觉得可怜。

  上前了几步,弯腰抚摸着周峰的脑袋瓜,轻声道“小弟弟,你怎了啊?你说谁要死了?”

  周峰捂着双眼,泪流不止,脸红鼻涕流,哪顾得上看一眼是谁?只是应声大哭,道“赵,赵天中毒了,啊呜呜!”这哭的抽泣不止,把“赵天”,念成了“赵赵天”。那年轻道士,当然是不明白。但听见有人中毒,心中不免一惊,眼下只有放下手中的事情,救人要紧,问道“赵赵天是谁啊?怎中毒了,你带我去!”

  周峰听见“赵赵天”,性由童心,便想辩解一番,继哭而喊“不,不是赵,赵赵天。是赵天,天!呜呜哇哇!”年轻道士听得是一头雾水,怎这么多个又“赵”又“天”的名字,不论是“赵赵天”,还是“赵天天”了,顾不得那么多,青年道士避开此话,问道“好,那他在哪中毒了,你告诉我。”

  “在,在河边,边……”周峰停下了大哭,情绪好了些,但声音不住抽泣哽咽。睁开眼瞧见眼前大哥哥,见其一身青白道服,也知是仙派内门弟子。心念相附,想到那老爷爷也会仙法,便抽泣道“还,还有一位,无,无念老爷爷,也中,中毒了!”

  “无念师父!!”这青年当下反应甚快,先前听不出那“赵赵天”,此时却是一耳就闻出“无无念”,跟着叫喊了一声“无念师父”,瞪眼惊神,得知是河边,可这城边小河数不胜数,怎知是那条河流。念此危机之刻,不再多想,一手抱起了周峰,“铮”的一声,抽出了长剑,拔剑速度甚快,震得剑刃嗡嗡作响。

  周峰还未囔上一声,就已经被抱起,见到修长宝剑,心中有些害怕。青年道士,一手抱着周峰,一手比起仙术指法,口中低声一念“御剑!”于此同时,向前甩剑于半空,纵身一跃,站在了剑刃之上。霎时青光一闪,抱着周峰飞入了高空,急道“小弟弟,你指个方向,是哪条河?”

  周峰示意指向了北边,青年道士回想,先前御剑于空,确见过脚下一条河流。料想应该就是那条河流,当时要是多看几眼,定能瞧见师父!想罢,周峰心生悔恨之意,怪自己不留心!御剑飞行,速极人远,那条河离此不算远,好在如此!不幸中万幸!青年道士抱着周峰,问道“中了什么毒?”

  周峰想到先前那七彩蟾蜍之事,有点后怕,颤声答道“七彩蟾蜍之毒。”

  青年道士身子一震,犹如五雷轰顶,当下不再多话,只望师父能挨过这一劫。但回念一转,“师父道行天高,怎会被那畜生伤了身子?”看了一眼怀中孩童,“难道是为了救那叫做“赵天”的孩童?”想于此,心中有些愤怒,但再想,他们不过是年幼孩童罢了,怎怪得出口。只好御剑提速,赶往河流。

  御剑飞行,一日千里,这本就离得不远。没多时,就已经远望见了两身影,果真是师父的身影!

  御剑而下,放下周峰。青年道士收剑,大步跑向无念。见无念闭目打坐,便不敢大声。站在无念身边,心情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无念凝神闭眼,得知身前有人,微睁眼,见得那青年道士,无念自语“青凡?”

  青凡见师父醒来,跪了下去,道“师父,你真是中了七彩蟾蜍之毒?”

  无念不知弟子从何得知,见旁边弱弱站着的周峰,便是知道一二,只是点头不语。转头望了一眼赵天,见其昏迷不醒,心下不禁焦急担心起来。示意青凡过去看看。

  青凡走近眼前孩童,蹲身拉开肩膀衣领,见其红肿发黑,但有两点青光,淡蓝发闪。知道是师父替他点了穴道。致使这些毒血没法随意流动,被掐在了肩头。青凡正欲替赵天把量脉象,不住一愣,见得了伤口细细三道抓痕。猜想是那七彩蟾蜍留下的痕迹。翻过手背,于手腕处把量片刻,转身对师父道“师父,他暂时不会危及性命,只是不知还能撑得了多久……”

  无念听此,神色尤显复杂难懂,皱眉愣眼之余,叹气低声自语“我欠月荷的太多了……”

  青凡闻见“月荷”二字,连道“月荷师姐!?”说罢,低头看了这孩童一眼,面容清秀俊俏,确是随月荷师姐那般秀美,两人倒有几分相像。顺声问道“他是月荷师姐之子?”

  无念背身点头,青凡脑中回想当年一幕幕,不禁对师姐有几分思念。师姐未离开烟云门之前,自己还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如今,自己已经二十三四。这一晃,就已经过了九年呐……

  思绪于此,听得无念师父,沉声“青凡,把他抱于为师面前……”

  青凡听命,抱起赵天。几步轻轻放下了赵天,于师父面前。赵天也似感到一阵晃动,使其触及体内毒素,不忍痛楚,脸露难色。

  无念见得孩子已于身前,伸手轻抚赵天脸颊,摇头叹气。见其年幼,定是挨不过这蟾毒,别无他法了……无念,对着昏迷不醒的赵天,缓道“怪我当年糊涂,错牵姻缘。害得月荷凄苦了九年……我自来把月荷当做亲儿一般,最初也只是想她找个好人家,只是不料……”话断,无念只是连连叹气,“糊涂呐,糊涂……”

  青凡见师父这般自责,轻声道“师父,都过去了……”

  无念低头望着赵天,道“这小娃娃,是月荷的骨肉,我绝不能让他死!”

  青凡轻“啊”了一声,心头一股不祥之意,莫名升起。只听师父忽叫唤自己“青凡。”

  青凡便是应声“是,师父。”

  无念,沉缓开口“师父的话,你听不听?”

  青凡急道“当然听得!师父待我如亲,弟子怎敢逆师!”

  无念听此,满意点头,长吐一口气,道“那你让开……我替这娃娃解毒……”

  天下间能解此毒之人掐指可数。凡人若是中了此毒,必定当场毙命。而道行天高的修仙之人,若是中了此毒,虽不会毙命,但也须耗费数月,才可完全除尽体内蟾毒。七彩蟾蜍虽是毒性骇人听闻,但其攻击性却是较弱,只是其速度甚快,便于逃跑罢了。修仙之人,对付这种蟾蜍,自然不在话下。最多被蟾蜍伤到了肌肤,又怎会被其伤到血肉?当下,无念却是直接命中了血肉之中,被那七彩蟾蜍将毒素刺入了体内。只怕已是凶多吉少了……

  无念已经决定为赵天解毒,便是要将赵天体内剧毒转移到自己身上。青凡不是傻子,当然是听出了意思。焦急如焚之余,紧道“师父,万万不可!”

  无念重哼了一声,道“这就是你的‘不敢逆师’!?”

  青凡望了地上孩童,料想这也是月荷师姐的爱子,确是不能见死不救,想罢,忽道“师父!不能让你来救!我,我来救他!”

  无念知道这个徒弟性子,亦是如自己一般固执,劝说是听不得。无念叹气,道“嗨,那你过来……”青凡上前几步,蹲身扶着赵天,望了师父一眼,神色露显绝别之意。低下头,正欲运法转移赵天体内毒素,不料,后脑被大力一击,当场昏厥了过去。

  片刻,河岸边缓缓升起一股青蓝光芒,淡淡晃动,飘转无序,浅照亮了赵天痛楚的面容。

  半响,浅蓝光芒消散而去……

  河岸几人不再出声,唯独一孩童时而抽泣之声。周峰见到老爷爷没了力气,侧身躺倒在了地上,大口喘气。见此,周峰不敢过去,待老爷爷呼气声渐小,周峰站了起来,悄步走向了赵天。蹲下身,轻推赵天的身子,小声悄道“赵天……赵天……你死了吗?”周峰还是孩童,自然言口于心,又十分担心害怕,便直接问起了“你死了吗?”。屏气缓缓贴近赵天口鼻,听得还有微弱呼吸声。周峰才长喘气,“你不是胆小鬼!你是男子汉!”想起赵天当时扑倒闻玉空的景象,周峰又是后怕,又是崇拜。暗暗又道了句“你是男子汉!”

  远处忽闻马蹄疾奔,周峰连忙起身眺望过去,满心希望是那闻玉空归来。翘眉大眼,望了片刻,未认出是谁,却听见了叫喊声,“赵天!!我来了!!”

  听此,周峰认得是闻玉空的声音,送了口气,不禁张嘴笑了。几步冲上前,晃头挥手“快来啊!!在这里!!在这里!!”

  远处骏马疾驰,马背之上坐着一中年男人,样貌阳刚俊朗,一脸焦灼之色。其为闻玉空令尊,闻正文。十一年前,闻正文被无念收为外门弟子。无念见其样貌不凡,品性正派,是不为多得的文武双全之才。于外门弟子一年之后,将自己内门弟子赵月荷介绍给了闻正文认识。见两人情投意合,无念也是顺手牵红,一心想两人成婚。可惜世事难料,无念当年万万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马蹄高抬停步,掀起一片沙尘。闻正文跨下马背,见到三人躺倒在地上,却是一愣,没有向前。脑中往事历历在目,一股难言之情,涌上心头。思绪一时间乱了,竟是傻傻站着不动。忽一阵叫嚷声,敲醒了愣神的闻正文,便是他嫡子,闻玉空。

  “赵天!我来了!!你不要死啊!不要死啊!我爹爹已经派人告知你娘亲了,她很快就会来了!!”闻玉空早已是满脸泪水,先前早已痛哭流涕,留下了泪痕。滚烫的泪水再次涌出,顺着先前的泪痕,滑落下来,一滴滴打在了赵天的衣衫上。

  周峰见得闻玉空哭了,当下也是又控制不住,随之一齐大哭了起来。这往日称自己是最勇敢的两孩童,此刻却是哭得最厉害的两孩童。

  闻正文回过神,喉咙显得沙哑,叫了声“师父。”缓步走去,正欲扶起师父。不料,无念却是喝道“别碰为师!”闻正文被这么一喝,当场愣住了,低头寻思,叹气“也对,师父,你,你还没有原谅我……”

  无念勉强撑起身子,摇摇欲坠,晃了几下上半身,总算是坐住了。闻正文内心愧疚,知道师父起来,却是不敢正脸看着师父。

  “正文……”听见师父叫唤,声色中竟是找不出愤恨之意,闻正文小喜,正脸对向师父,忽然心头大惊!只见无念师父满脸青黑,无数斑斓小色点,正是那七彩蟾蜍之毒,已到了晚期无救之地。闻正文不禁“啊”了一声,急一声“师父”,直接重重跪在了地上。再一眼赵天孩童,见其脸色明显好转甚多,只是手臂上肤色还有一些暗沉,应该并无大碍。

  闻正文知道师父这么多年,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当年弃月荷,另别妻。便无法开口,只等师父愤骂自己,这样也好受一些。无念眉宇之间,色淡气平,没有一丝要发怒的意思,缓缓道“我闭关近十年,终日忘却不了那些俗事……到头来一想,终归还是我错了……不该,不该让月荷与你相识……”

  闻正文见师父大有自责之意,心头隐痛,也怪自己多情,正欲开口,却被师父阻下,无念道“你别说话,为师命数将尽,让我说完……”无念看了昏迷着的赵天,悔心难忍,道“我只愿,我这么做……能换取月荷一句‘原谅’……当年我确实心存愤恨,替我爱徒一万个不值得!想带其回烟云门,却是无果。月荷她一辈女流,性子却极为刚烈,说一不二,我百般好劝,却依然动摇不了。后来才得知她有了身孕,知此果,我恨不得一手杀了你!!但终是下不了手……我身为尊师,性子也固执,与月荷几句不同心,一言闹翻,便是独自回门内闭关……顺眼近十年,终归我错了……我,错了……”无念忍不住一心悔意,眼眶竟是微微泛红,气血由心起伏不定,当下一口鲜血吐了一地,血色黑红……

  闻正文心急,欲出手相扶,“别碰……”又被无念拦阻,道“为师身负蟾毒,遂入骨髓,至连肌肤之外,也是毒已深,不可相碰……”闻正文见此,无法帮上一点忙,心起愤责,一拳打在了泥沙之上,深陷拳印。暗想一番,“师父法力高深,怎会中毒这般深?”随之,抬头道“师父,莫非你将天儿身上的毒……”闻正文顿声不敢说下去。

  无念缓点头,脸色忽起一丝怜惜,沉气道“可惜啊……并未完全将其毒素去除干净……没想到这蟾毒,会是这般难缠。我已注入仙气,与那蟾毒抗衡……但这孩童,活不过十五六岁了……”言此,无念忽瞪眼于闻正文,顾不得这一动气,会不会自乱心神,提声道“正文!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闻正文哪能多想,就算是天大的事,他也会答应下来,当下连连点头,“师父,你说!不管什么事,我都会答应你!”

  无念自然是要说出,关于这孩童的事,“我知道这名为‘赵天’的孩童,是你与月荷的……我希望你能故认其为义子,这样也好说得过去……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他,万不能让他命断十五六岁!这算是我,最后的遗愿……”

  “我答应你,师父……”闻正文点头应声。

  “赵,赵天醒了!赵天醒了!”闻玉空,周峰两人大呼!

  听此,无念淡淡笑了,心石已放,松了口气。不料这身子一松懈,猛起一阵晕眩,无念不住倾斜身子,险些躺倒!好在单手一撑,立住了上半身。

  闻正文也是松了口气,这才放下前边还躺着一身穿青白道服的道士,背身躺着地上。见不得面容,几步上前扶起道士,“青凡!”闻正文认出了道士,随手在人中穴一掐。那道士本就年轻,被这人中穴一疼痛,迷迷糊糊醒了来。睁眼见得一中年男人,觉得眼熟,忽一张口“正文师兄!”转眼四周,已然多了一两孩童,定眼于师父,才想起蟾毒,绷紧肌肉跃起身子,大喝“师父!”跨了一步,愣住了,见师父脸色黑沉,全身肌肤暗淡且带有花斑点!不自觉心头一沉,腿软跪下,“师父……你真的将赵天的蟾毒,转于自身了……”眼泪卿然而下,没有了大丈夫的样子,哪里顾得上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

  正欲爬向师父,却被闻正文双手拉住左边肩膀,回头一望,闻正文摇头道“师父毒渗肌肤骨髓,不能碰了……”

  “不会的!不会!”青凡似疯了般,多年修仙之力,已在闻正文之上,哪会被这般擒住身子?随身一甩肩膀,闻正文被震了开,青凡疯狂爬向师父!

  “青凡!!”无念大喝。

  青凡停在了原地,不敢动身,咽下一抹口水,低头垂泪,浸湿身下泥沙……

  无念本就没了多少体力,毒深难以自保,这又大喝出口,整个身子疲软了下去,只是颤声,道“不可胡来……留为师一口气,我,我要等她来……”

  众人沉默,抽泣,低头,自责,颤抖,不为同,只等那“她”的到来……

  半响,天边忽一道青蓝光芒,似流星离月一般,悄然滑落。光芒处天之上,急转芒向,待其近一些,感到清风于其,气啸声震!这道“流星”来的好是急躁!青光消散,一衣着朴素,面容秀美的女人,合足于细剑之上。望见地上的闻正文,眉头稍稍皱起,不再多留,御剑冲向无念……

  “咣当”,细剑掉在了地上,女人缓身碎步,身形略显僵直,秀美容颜之上,尽是不愿相信的神色。转一眼,见得了赵天,倒吸一口凉气,不禁“啊”了一声。几步冲上前,抱起了赵天,口中念道“天儿,你不敢有事……”侧脸贴向赵天的额头,双手不住越抱越紧,片刻之后,抬头望了一眼无念,神色复杂。

  无念似淡笑了般,睁开了眼,面容相比先前,已毫无血色可言,犹如一个活死人。发丝凌乱,嘴唇尽黑微颤,好似要说些什么,却是眉头紧邹,说不出话来。只能听得,几个碎字“月……请你……我……为师……”

  赵月荷身子止不住颤抖起来,红眼流泪,却并无哭出声。这无念只出口了几个气息合成的碎字,旁人根本无法听得说了什么。无念自是知道自己没有念出口几个字,便是想重念一番“月荷……请……请你……原谅……师父,师父……错……错了。请你……原谅……原谅……”

  “娘……”赵天清醒了许多,虽是不明白究竟要原谅什么,但也童声细言,道“娘,你原谅老爷爷吧……”

  赵月荷抱紧儿子,哽咽吐气,道“娘,娘从来就没有怪过这老爷爷……”

  无念终于听见心中最想知道的一句话,松缓了剑眉,安心淡神笑了,笑得很入心。声低气弱,自道“那……那,就好……就好……”话音越来越弱,于最后一声“就好……”再听不得声气,渐垂下头颅,无声无气了,脸上却依然挂着那副“入心”的笑容……

  “师父!!!”赵月荷反应过来,哭喊泪泣。青凡亦是哭泣不止,大喊“师父!!你不要抛下我!!”

  赵月荷这一句“师父”,显是慢了一步,不知那无念有没有听得入耳。怀中赵天亦是不以为然哭了起来,伸手抱紧了娘亲,嚎啕大哭起来。

  时已黄昏,夕阳垂落,悄然躲入了天边。河岸哭声连连,参差不齐。尽显悲伤绝别之意……

  *****************

  作者:人这一生,错过了某些事,也许,就再也挽不会来了,希望各位读者凡事能顺心!不要放弃希望,一定能成功的!收藏,推荐!谢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