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奇葩舍友

,我是这个宿舍的,我叫夏斌,前几天刚来。”  床上的那个男生听了夏斌的话,一下子坐了出来,结果头撞在了天花板上,又倒了始终这样,捂着脑袋说:“哎,你好,就就据说我们宿舍有个状元学霸,始终看不见露过面,昨天终于等到看见真人了。我是张帆,XJ人。这是夏斌推开503#的宿舍门,看见宿舍里有两个人,一个人躺在墙角的床上玩手机,一个光着膀子在整理衣物。。...

大道裁决

推荐指数:10分

《大道裁决》在线阅读

  “金刚,老三买个酒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是借着买酒的名义脱离组织,勾搭妹子去了吧?”

  “你还别说,就这小子的那双桃花眼,也就勾妹子好使,打靶没见中一下的”,那叫金刚的估计是本山大叔的老乡,回答道。

  夏斌推开503#的宿舍门,看见宿舍里有两个人,一个人躺在墙角的床上玩手机,一个光着膀子在整理衣物。

  听见有人进来,两人停止手上的动作,都朝门口望了过来。

  夏斌主动走上前,和两人打招呼道:“你们好,我也是这个宿舍的,我叫夏斌,前几天刚来。”

  床上的那个男生听了夏斌的话,一下子坐了起来,结果头撞在了天花板上,又倒了下去,捂着脑袋说:“哎,你好,开始就听说我们宿舍有个状元学霸,一直不见露面,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我是张帆,XJ人。这是阮金刚,吉林人,还有一个许子阳,本地的,出去买酒了,过会回来。”

  在张帆介绍的时候,夏斌和阮金刚握了握手,阮金刚身高大概有一米八左右,身材魁梧,很有肌肉男的味道。

  张帆带着眼镜,清爽的发型,白白净净,给人一种阳光的感觉。

  阮金刚看着夏斌说:“兄弟,叫我金刚,也可以叫我老大,前几天你还没来,我们三个排了个序,我93年的是老大,老二帆子94年6月,阳仔11月是老三。对了,你几月的?”

  “我是8月的!”

  “那好,你就排第三了,阳仔依旧是老么。等一下给你介绍阳仔,他出去买酒了,今天刚军训完,庆祝一下。”

  夏斌到宿舍没几分钟,就听见有人在楼道喊:“老大,快来接我一下,这也太重了。”

  阮金刚人还没出宿舍,就说:“买个酒都这么长时间,几瓶酒能有多重”,说着走了出去。

  “我说你买这啤酒干什么,要喝就喝白的,知道吗?爷们就要整白的,才得劲。”

  “行了老大,楼下的小商店没有好酒,先喝着,改天我回家顺几瓶老爷子的珍藏,让你好好过过隐。”

  阮金刚抱着一箱啤酒,上边还有一些下酒的零食,后边跟着一个个子稍低,身体宽度基本和高度相等的男生,同样抱着一箱啤酒走了进来。

  夏斌看两人走进来的两人,估摸着后边这男生就应该是老四许子阳了,就接过他手中的啤酒,说:“你好,我叫夏斌,前几天刚来。”

  许子阳听了,用那双桃花眼对着夏斌就是好一阵打量,突然夸张的跳起来,拍了一下夏斌的肩膀,说:“偶像啊,不愧是状元啊,就连把妹都是这么厉害。”

  夏斌被许子阳说的一愣一愣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张帆从床上下来,听见许子阳的话,凑到跟前,八卦的问道:“阳仔,赶紧说说,怎么回事?”

  许子阳看了看同样一副八卦嘴脸的阮金刚,说:“我刚下去不是买酒吗,回来时看到前面走着一男一女,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男的走进了新生楼,女的走进的是老生楼,你说这男生牛气不?我就一路奇怪这是谁啊,没想到竟然是咱们夏状元。”

  许子阳拿过水杯,喝了口水,说:“偶像,我怎么前面没想到,躲过军训直接进攻学姐,吃独食,这一招高啊,不像我们,晒得和挖煤的似的。”

  张帆猥琐的凑到夏斌跟前,不等夏斌介绍,问道:“老三,这么不老实,怪不得不去军训,原来目的在这啊?说说,那女生是谁,几年级的,那个系的?”

  夏斌看着三张画满八卦的脸,无奈的说:“那是我老乡,大二的,今天一起去参加老乡聚会,顺路就一起回来了。”

  “好了,好了”,阮金刚发挥老大的权利,制止了张帆和许子阳的追问,说:“咱们503#宿舍今天全部到齐了,我们刚才重新排了一下,夏斌排老三,阳仔你还是老么。现在咱们开始庆祝咱们的颓废日子正式开始。”

  四人将椅子凑到一起,将啤酒和各种零食摆放到上面,拿过小马扎围了一圈坐下,开始胡吹海侃。

  世上最铁的四种关系就是: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脏,一起嫖过娼,一起通过窗。

  一通啤酒下去,四人比亲兄弟还亲,金刚三人刚刚一起军训,算是一起扛过枪,四人也即将一起同窗且同屋四年,那感情就是兄弟。而且,夏斌从小没有兄弟姐妹,现在和金刚三人在一下,有一种从没有过的亲情的感觉,所以很快就打成一片,融入了进去。

  闲聊过程中,夏斌知道了阮金刚之所以取这么个名字,就是因为他们家阴盛阳衰,父亲那一辈四个姑姑,就他爸一个男丁,到了他这一辈,上面三个姐姐,又是他一个男孩,所以父亲认为他这个姓“阮”阴气太重造成的,所以给他取名金刚,希望能抵消阴气。

  张帆家里是家里独子,听说父母都是公务员,在一个XJ小县城工作。

  许子阳家可以说是大家族,四世同堂,到他这一辈堂兄堂姐加起来就是一个足球队,而且据说他的堂兄堂姐都事业有成,唯独他在家中用老爸的话说就是吃饭等死啃老的主,奈何他是家中老么,老爷子的掌中宝,所以家里没人敢管他,一直就这么晃悠着,用他的话说,他的生活里除了把妹就是追马子,这也是他人生的意义所在,要不然人生就没有乐趣了。

  许子阳还猥琐的说,他已经收到消息,有资深人士正在编制这一届的校花榜,到时候准备组织大家寻花探幽。

  金刚和张帆听了又是一阵激动,三人的还郑重约定这学期就脱单,下学期摘掉处男这可耻的帽子。

  夏斌听的是一阵无语,感情这些哥们都是过来干这个的。

  四人一直到喝到十一点多,干掉了两箱啤酒,张帆和许子阳都有些胡言乱语了,夏斌和金刚将两人架上床,又收拾了一下,也就休息了。

  夏斌躺在床,听着三人的呼噜声,想着和欧阳薇薇的约定,渐渐的睡着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道裁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