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初入京都

下站着一个男生,一米七几的身高,身上穿着一身了洗得有点儿不会掉色的运动服,虽然衣着简单朴素,虽然洗得十分非常干净,也没一丝褶皱,短发,相貌普普通通,虽然一双眼睛很很明亮,即便在这白天,也给人一种深遂的感觉。手里拎着一个并不大的布包,静静地的站在那里,望着她,等京都大学作为华夏著名学府,是无数莘莘学子心中向往的圣地。。...

大道裁决

推荐指数:10分

《大道裁决》在线阅读

  京都市作为华夏的首都,早已成为了享誉世界的国际大都市。这里集中这华夏过半的政界名流、商界大亨,三教九流往来集聚于此,鱼龙混杂,每时每刻发生着各种未知的事。

  京都大学作为华夏著名学府,是无数莘莘学子心中向往的圣地。

  二〇一二年九月,开学报到的日期已过了半个月,新生都进入了军训阶段。

  “同学,你好!请问新生报处在哪?”

  张晓月刚从校外打工回来,准备回宿舍休息,听见有人问她,转头看见路边路灯下站着一个男生,一米七几的身高,身上穿着一身已经洗得有点掉色的运动服,虽然衣着朴素,但是洗得非常干净,没有一丝褶皱,短发,相貌普通,但是一双眼睛很明亮,即使在这夜间,也给人一种深邃的感觉。手里拎着一个不大的布包,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等着她回答。

  张晓月看着眼前的男生,疑惑的问:“你是新生?现在早已过了报到的日期,你怎么才来?你是哪个系的?”

  那男生听了,从布包中取出一个信封递给她,“我是金融系的新生,家里有点事所以来晚了。这是我的录取通知书,你看。”

  张晓月拿过信封看了看,取出录取通知书,翻开看上面写着确实是金融系的新生。

  “你叫夏斌,HL省的,那咱们还是老乡啦。我叫张晓月,法律系,是你的学姐,今年大二”,张晓月说着把录取通知单还给了夏斌。

  夏斌接过通知书放回包中,道:“学姐好,我现在该到哪去报到?”

  “你怎么晚上来了,现在已经快十点了,学生办早已经下班了,要报名只能等明天了”,张晓月看了看手表说,“你在哪住,明天你过来吧,来了直接找学生办,在那里可以办手续。”

  “学姐,我下午刚到京都,下火车直接就过来了,还没找到住处。那好我明天再来,谢谢你了,再见”,夏斌说完准备离开。

  张晓月听了夏斌的话,想了想说:“哎,等等,这么晚了,你刚来也不熟悉,估计也不好找住处,你跟我来吧,我给你找个地方住一晚,明天早上我刚好没课,到时带你去报到吧。”

  “谢谢学姐!”

  “好了,都是老乡,不用客气,走吧!”

  在路上,张晓月联系了一个男同学李珂,也是HL人,听说夏斌是老乡,非常热情的将夏斌带到他们宿舍住下了。

  第二天,五点多夏斌就起床,收拾好东西,看李珂和宿舍的其他人还在休息,就没有打扰他们,轻轻地出门去了。

  以前在家里,和爷爷两人相依为命,爷爷是个赤脚医生,在乡间凭着一手好医术很受邻里的尊敬。

  爷爷是靠着一本家传的医书自己摸索学医,随医书传下来的还有一本《五禽戏》的手册,夏斌小时候没事当小人书看,看着看着就照上面的动作练习。说来也奇怪,夏斌自从开始练习五禽戏后,动作日益敏捷,身体也渐渐发生着莫名的变化,后来养成习惯,每天都要练习一次。

  下了楼,夏斌看看周围,随意的选了一条看着比较幽静的小路,跑了起来。

  夏斌跑动间,脖子努力伸直,头向后仰,双腿迈开,向前蹦越,落地轻盈无声,每跑十步,头部左右活动一下。别人若是初看比较别扭,但是渐渐的就显得非常的灵动,就像一只好动的小鹿,在欢快的跑动。

  夏斌随意的跑着,渐渐看见眼前一片开阔,一片大湖在眼前出现前方。湖边有一大石,刻着“未名湖”。他在湖边停了下来,呼吸平稳。看着眼前深湛的湖水,夏斌心中不禁有些激动,想到他来京都大学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他和别人的一个约定——相见未名湖。

  说到那个和他相约的人,夏斌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她,只知道她叫欧阳薇薇,和夏斌同岁,京都人。

  夏斌小学到初中的上学费用都是欧阳薇薇资助的,除此之外,还每月给夏斌写信,这对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夏斌来说,就是唯一可以和外界取得联系的方式了。所以夏斌也每次回信给她,说着城市和山村的事,就这样彼此书信往来一直到高考前,两人相约——相见未名湖。

  夏斌静静的站在湖边,看似双脚着地,实则是“金鸡独立”,一只脚轻离地面,这是“五禽戏”中的鹤立,讲究动静相合,虚实兼备。最适宜于锻炼肺呼吸,调运气血,疏通经络。

  渐渐的晨练的人多了起来,在离夏斌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有个老人在练太极,只见老人时而白鹤亮翅,时而手挥琵琶,拳式不疾不徐,深合体松气固神凝的要旨。

  突然,老人在练到“闪通臂”,左脚站定,右腿抬起前迈,似乎身体重心不稳倒了下去。老人一倒地不见动静。

  夏斌虽然“鹤立”在湖边,但时刻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发现老人倒地不起,夏斌立刻走过去,弯腰蹲下去,只见老人侧身倒在地上,双眼紧闭,脸色发紫,呼吸急促。

  夏斌赶紧将老人平放躺好,右手按在老人的左手腕部,过了一会,他从衣服内侧的一个口袋中拿出一个折叠的牛皮袋子,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一排针灸针,但是这针和一般的针灸针不同,不是金属的,而是玉石制成,晶莹剔透,没有一点瑕疵。

  夏斌取出其中的毫针在老人的心脏右下方扎了下去。只见针扎下去后,夏斌一边慢慢捻动毫针,一边观察老人,大约有三十秒,只见老人的呼吸平稳了,他慢慢拔出毫针,放回袋子中装好,重新给老人号了一下脉象。

  老人脸色渐渐好转,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看见夏斌,说:“小伙子,是你救了我吗?”

  夏斌刚准备回话,只见远处跑来几个人,远远就喊:“爷爷,你怎么了?”

  那几个人跑过来,手忙脚乱的抬起老人就离开了,始终没有和夏斌说话就离开了。

  夏斌看着远去的几人,本来想嘱咐几句的话又咽回去了。

  看看周围人渐渐多了起来,夏斌?沿原路走了回去。

  夏斌回到宿舍的时候,李珂和舍友正在梳洗,刚坐下没多久,张晓月就给李珂打来电话,说在食堂,让夏斌过去吃饭。

  于是,夏斌和李珂到饭堂吃完放,张晓月又带着他补办了入学手续,送到了夏斌宿舍楼下。给他留了个手机号,说有事找她,就潇洒的离开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道裁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