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绝望和生存的希望

2018年1月美国阿拉斯加州会出现一例病毒,但美国的监控太快了,短短2小时就把病毒被压制在50公里的范围;3月31日,中国高超县田香镇会出现第一例病毒,到了第三日了全线把高超县划入禁区,并搭起好防御铁丝网;5月3日,南美地区此外突然爆发大范围的病毒被感染,诸听到这,连羽有点呆了。“6月25日梵蒂冈被感染,沦陷,连带意大利也受到波及;6月29日,冰岛全面爆发病毒;7月5日中国西南省多点爆发;7月16日,俄罗斯西部人口密集区也多点爆发。”录音顿了一下,又说“后面我不说你大概也明白了,在非洲小国爆发后,国家就已经做好退路了,暗中军管了沈辽市,成川市,青连市,新乌市,海亚市,西陕市,南江市,武北市,南广市和萨西市,共十座大型城市。而国家均在这十个城市修建军事防御围墙,控制各个进入这些城市的关卡,加强守卫。当西南省大范围爆发病毒后,国家开始向这些城市紧急迁移物资,各大机关和研究所,还有工厂,所以现在也只有这些地方是安全的。还记得我给你的那张卡吗,那张卡上面有电子识别信号,在这些城市的防御机构里有一半是人为防御,另一半是电子防御,如果你进入的是电子防御区,电子识别靠的就是那张卡的讯号,所以那张卡你绝对不能丢。还有,你要注意,被咬过但不是很重伤的人会在1到2个小时内病变,伤势越重,病变时间越快,脑袋还有颈椎骨是这些丧尸的唯一致命点。”连羽知道自己必须牢记爷爷这段录音的内容,因为自己现在看样子是在明天晚上之前赶不到东州市了。。...

末世生还者

推荐指数:10分

《末世生还者》在线阅读

  “就在那个小国被扫平的10天后,也就是在3月21号,澳大利亚一个城市的医院接到一个病人,那病人就是感染了变成丧尸病毒的,结果一传十,十传百,半天,这个城市就沦陷了,后来澳军和美军封锁了那一带,以那城市为中心,方圆一百公里为军事自由攻击区,才把病毒压制在那方圆一百公里;3月29号,印度的一个小村庄爆发病毒,结果没有有效地控制,丧尸病毒横扫印度南方,半个印度成了生化区,而且牵连南亚诸多小国;4月11日美国阿拉斯加州出现一例病毒,但美国的监控太快了,短短3小时就把病毒压制在50公里的范围;4月30日,中国高明县田香镇出现第一例病毒,到了第二日已经全线把高明县划为禁区,并搭建好防御铁丝网;5月6日,南美地区同时爆发大范围的病毒感染,诸多小国已经进入无政府状态了。即使是这样,以现在各国的的能力,是可以支撑到血清出现的。不过,老天好像非要跟人类作对似的,在歇息一个月没新病毒爆发后,,新一轮的病毒爆发潮又出现了。”

  听到这,连羽有点呆了。“6月25日梵蒂冈被感染,沦陷,连带意大利也受到波及;6月29日,冰岛全面爆发病毒;7月5日中国西南省多点爆发;7月16日,俄罗斯西部人口密集区也多点爆发。”录音顿了一下,又说“后面我不说你大概也明白了,在非洲小国爆发后,国家就已经做好退路了,暗中军管了沈辽市,成川市,青连市,新乌市,海亚市,西陕市,南江市,武北市,南广市和萨西市,共十座大型城市。而国家均在这十个城市修建军事防御围墙,控制各个进入这些城市的关卡,加强守卫。当西南省大范围爆发病毒后,国家开始向这些城市紧急迁移物资,各大机关和研究所,还有工厂,所以现在也只有这些地方是安全的。还记得我给你的那张卡吗,那张卡上面有电子识别信号,在这些城市的防御机构里有一半是人为防御,另一半是电子防御,如果你进入的是电子防御区,电子识别靠的就是那张卡的讯号,所以那张卡你绝对不能丢。还有,你要注意,被咬过但不是很重伤的人会在1到2个小时内病变,伤势越重,病变时间越快,脑袋还有颈椎骨是这些丧尸的唯一致命点。”连羽知道自己必须牢记爷爷这段录音的内容,因为自己现在看样子是在明天晚上之前赶不到东州市了。

  “好了,说了那么多,最后和你说一些其他的吧,你爷爷我是走不了了,我最后得到的命令是死守到最后一人,所以,呵呵,也许这是你爷爷我的最好归宿吧,军队有个传统,每人身上都有颗光荣弹,所以你不用担心以后会碰上你爷爷。呵呵,现在病毒已经进入全球性的大范围爆发,各国政府相信都是进入最后的防御抵抗了,去吧,只有那些地方才是人类的最后抵抗点。嘟嘟嘟嘟”连羽无力地垂下了手臂,手机也掉在了地上。

  爷爷死了,母亲尚在遥远的沈辽市,一路上是无尽的丧尸,那么自己该怎么办?连羽蹲在地上,无声无息,恍惚一个死人了。

  “你可以走出去,让那些东西同化你。”一把声音传到连羽耳里,“嗯,所有人都死了,那你也应该去陪他们。”“你的家人在奋力抵抗下才被那些东西感染死去,说明他们不想成为那些东西,你却自愿走去,这是不是很讽刺?”“不!”另一把声音响起“我是,我刚才是想去死,那样可以一了百了,不过”那声音带着哭腔说:“我不敢死,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对话恍惚把连羽封闭起来的心敲开了一丝裂缝,随着那一句句“我不想死”连羽自己似乎明白爷爷的做法了,那段录音就断了连羽的退路,告诉连羽,他爷爷决定死了,连羽回去也没用,那颗光荣弹可以解决自己,而在来之前就说自己的母亲在沈辽市,让自己有个目标,可以继续向前走。

  “爷爷啊,谢谢,你放心,咱连家没孬种,我会坚持的。”连羽苦笑了一下,喃喃几句。

  深呼出一口气,连羽知道,接下来的路,要自己一个人走了,虽然这条路很可能是死路,但是最起码自己有个目标走下去了,这个目标是,活下去,去到沈辽市。在呼出这口气后,连羽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四周,明显大家都发现,电话打回家或者打给亲人,都是不通的,同样也明白,不通,没人接,这是怎么回事了。

  忽然连羽眼一眯,盯着坐在司机位上的吴姓司机。“你要注意,被咬过但不是很重伤的人会在1到2个小时内病变,伤势越重,病变时间越快。”连兴的这段话在连羽的脑海里回响。这是这个司机的肩膀在一抽一抽的,时快时慢,随着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司机的抽搐越来越慢,而连羽的手也搭在了背着的棍上了。

  这时一阵浓厚的血腥味蔓延开来,车前排的人都发现了这股血腥味的来源,正是司机那里传来的。“吴大哥,吴大哥。”乘务几步走到司机那里,忽然连羽发现司机身一动,连羽棍一抽,“啪”,连羽忘了这是双层的客运巴,棍打在隔层板上。而乘务也“啊——”的一声惨叫,只见司机已经从座位上跳起来扑到乘务,一口咬在没防备的乘务的脖子上。“嘶啦”的一声司机直接咬开乘务的脖子,“呲,呲~,呲”那血一股一股的喷了出来。毕竟是在和平年代长大的,连羽从小把自己训练的再厉害,第一次看见一个人直接在眼前被杀,还是呆住了。

  首先反应过来的却是那个穿的很时尚的女人,她“啊——”一声尖叫后就晕倒了,这一声把所有人都震醒了。回神过来的连羽先退几步,回到自己的位上,一把来开自己包,拿出那把军刀,这时基本所有人都退到后面去了,只有那中年男几步上前踹了几脚又踢了几下,司机终于放开乘务,摇摇晃晃站起来了。那中年男似乎也很害怕,又踢了几脚司机,边踢边退,可是就这辆车,能退到哪里?

  “这是生化丧尸,不是人,这是生化丧尸,不是人,这是生化丧尸,不是人,这是生化丧尸,不是人啊!!”连羽最后一句大吼出来后,越过中年男,挥刀一砍,直接把司机伸出的半条右手臂砍了下来,这一刀砍尽后,连羽抬头一看,还没看清,脖子就被掐住了。“这东西没痛觉的!”中年男在后面提醒道。“日!”连羽暗骂一声,左手肘顶着司机的下巴,阻止司机把头伸过来,右手手一转,反握军刀,抬起直接对着司机的脑袋一插,“脑袋还有颈椎骨是这些丧尸的唯一致命点。”连羽把军刀捅个对穿后,猛拔出来,换个角度再捅一刀。这样一连捅了四刀,把司机的头捅个稀巴烂后,司机的左手终于松开了,而且倒在了地上。

  “死透了吧。”连羽看着死去的司机,平静地说了一句后,立马脚软扶着旁边的椅子,平且大口大口地吐了起来。在后面看的也有不少扭过头吐了起来,即使不吐的脸色也是苍白着。“小兄弟,借刀一用。”中年男脸色平静地对连羽说,似乎眼前这具尸体对他没影响。连羽脸色苍白地看着中年男,但手没动。中年男笑了笑,指着躺在前面的乘务,说:“你还想再砍一次?”连羽明白中年男的意思,似乎他也发现被咬过的都会变成丧尸。不过连羽听了他的话,又瞄了一眼司机,又扭过头吐起来了,不过手就把刀递给中年男。“西班牙猎刀?”中年男接过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连羽,便直径走到还没死透的乘务旁边,那乘务的口张了张,不知道想说什么,不过大概也想得出。

  “我们这里没人可以救得了你,也没办法救你,你也看见,被咬过的下场只有变成丧尸一途,我想你也没兴趣变成这种怪物,保留人类的最后一份尊严吧。”听了中年男的话,乘务先一紧,但似乎想到什么,就放松下来了,缓缓地闭上了眼。“对不起了。”中年男毫不犹豫一挥刀,“刹咔”的声音,乘务的脑袋就被砍下来了。有了一次经历,而且这次没刚才连羽那次恶心,没多少人吐的。中年男提刀往回走,还扔了瓶水给连羽,“喝口吧,第一次是这样的。”

  连羽看了眼中年男,出声问:“你是什么人?”连羽怀疑会不会是他爷爷派的保镖,如果是的话那安全系数就高多了,总比一个普通人强好多倍。“我啊,听过翠龙阁吗?”中年男笑道。连羽眼一大:“你是流阳地区最大帮派翠龙阁的人?!”“嗯?你知道?我就是翠龙阁的刘叔。”自称刘叔的中年男靠着椅子说。这个刘叔见连羽不解,就说:“算了,现在哪里还有翠龙阁啊。”车内一阵沉默,唯一的声音只有车外传来的拍车声。

  过了十多分钟,那个年轻上班族说:“现在是不是先离开在说呢,这里……”这话把车里面的沉默打破了。刘叔首先表态,“不错,是先要离开这里。你说呢?”然后就直接转问连羽,不知不觉中刘叔把连羽摆在同一位置上。“我无所谓,不过还是找个地方清理了这些东西再说吧。”不能不说,认得适应能力真的很强,现在连羽已经能够直视那两具尸体了。刘叔听力连羽的话后,也不问其他乘客的意见,就直接走到司机位上,“隆隆”刘叔呵呵的笑了两声,“还好没撞坏,不然就麻烦了。”

  就这样,客运成撞开前面的小车辗着尸体还有丧尸离开了这个残破的收费站。连羽看着窗外,看着闪过的景色,心中一怔苦涩,前路黑暗啊。

  “小子,不用担心,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刘立洋,在翠龙阁排第六,人人都叫我刘叔,我比你大,你也叫我刘叔吧。你呢?”一边开车的一边问,也许是被刘立洋的开朗感染了,连羽说:“我叫连羽。”那个上班族小声接着说:“我叫赵一鸣。”那个扎马尾的女孩则说:“我叫岑静。”那个昏过去而刚刚醒来的女人则说:“啊,我叫陈晓霞。”除了这三个人,没有一个人再报出自己的名字,刘立洋从倒后镜看了一下,嘴角微微上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末世生还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