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平静的日子

统,算个普普通通而平凡普通的人了。“老天啊,来片云把太阳遮出来吧,晒死我啦。”蹬着辆山地车连羽边往学校赶边祈求着。突然间尖厉的警笛声大响,一辆印着红色十字的救护车呼啸声而过。望着这救护车,连羽像着:“不明白妈妈现在的在干嘛呢?”“混蛋的高三啊!”连羽,男,现年17,90后,就读流阳市第三中学高三。父亲早逝,母亲在流阳市中医院总部大楼上班,家里还有一个76岁的爷爷,自小被爷爷管教的连羽没有染上一丝非主流,也没有像他爷爷那样十分传统,算是个普通而平凡的人了。“老天啊,来朵云把太阳遮起来吧,晒死我啦。”蹬着辆山地车连羽一边往学校赶一边祈祷着。忽然刺耳的警笛声大响,一辆印着红色十字的救护车呼啸而过。看着这救护车,连羽像着:“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干嘛呢?”“该死的高三啊!”一把声音在连羽的耳边响起,“你咒骂也没用,如果像你这样咒骂几句就不用去的话,那我现在还躺在床上睡我的午觉呢。”连羽头也不回。“小莲子啊,你”来人还没说完就被连羽的一声“九千岁。”顶住了。来人姓魏名忠宪,连羽的死党,因为名字和明朝的大太监魏忠贤名字发音近似,所以一直被熟人叫为九千岁。“额,那个,快走吧,迟到的话,语文婆骂人了。”魏忠宪一发力马上超过连羽向前走去。。...

末世生还者

推荐指数:10分

《末世生还者》在线阅读

  8月,这是一个天气很好的季节,“铃铃铃铃……”“喂,喂,喂?恩?”连羽看了看手机,没来电啊,怎么还在响?“日!”连羽忽然从床上一蹦而起,一边套裤子,一边往外跳,“遭啦,语文婆又骂人啦!”这也是一个学习的季节。

  连羽,男,现年17,90后,就读流阳市第三中学高三。父亲早逝,母亲在流阳市中医院总部大楼上班,家里还有一个76岁的爷爷,自小被爷爷管教的连羽没有染上一丝非主流,也没有像他爷爷那样十分传统,算是个普通而平凡的人了。“老天啊,来朵云把太阳遮起来吧,晒死我啦。”蹬着辆山地车连羽一边往学校赶一边祈祷着。忽然刺耳的警笛声大响,一辆印着红色十字的救护车呼啸而过。看着这救护车,连羽像着:“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干嘛呢?”“该死的高三啊!”一把声音在连羽的耳边响起,“你咒骂也没用,如果像你这样咒骂几句就不用去的话,那我现在还躺在床上睡我的午觉呢。”连羽头也不回。“小莲子啊,你”来人还没说完就被连羽的一声“九千岁。”顶住了。来人姓魏名忠宪,连羽的死党,因为名字和明朝的大太监魏忠贤名字发音近似,所以一直被熟人叫为九千岁。“额,那个,快走吧,迟到的话,语文婆骂人了。”魏忠宪一发力马上超过连羽向前走去。

  “啪啪啪啪”杂乱无序的声音在安静无比的楼道响起,魏忠宪一边跑一边骂:“真TM的,偷情也不用上八楼吧,为什么我们上个课也要跑八楼!”“那样方便你熬不住高三学习的时候,跳下去肯定一了百了。”连羽没有魏忠宪那样上气不接下气,就连呼吸也没有急速。当两人一前一后冲入八楼教室的时候,“铃铃铃”的上课铃刚好响起。在教语文的班主任怒目注视下,两人恍然不觉地坐到位置上去。

  “你们要记住,你们现在的时间已经不足一年了,明年的7月就是高考了,所以你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好,现在拿出一模的试卷,评讲一下……”连羽看着班主任,又想起自己的那成绩,无奈地呼了一口气,接着从抽屉拿出试卷。

  “唉,你们有没有发现,明湖市的电话打不通啊。”下课了,大家开始闲聊起来,毕竟刚上高三,大家还没完全进入状态。“对啊,我打电话问过服务台了,他们说明湖市的信号出了问题,全面瘫痪了,正在抢修。”另一个同学说。“阿羽,听说你过几天要去明湖那边对吧?”一个人突然问,“嗯,我要去明湖那边买些东西,半天假,够来回了。”连羽点头道。“听说外国出了一种新型的传染病,一旦染上了,会让人发狂,并且有很强的攻击性呢。”“吹吧你,有这么大的一件事,新闻怎么没说?”“你没听过新闻管制么?”“我也听说过,好像是真的。”“什么好像是,是真的,我叔就在外国,虽然说是得到范围控制,不再扩散,但我叔还是回来了,说怕染上这些病毒。”“嗯,阿羽,你妈好像就是在医院上班吧,听说过这些病吗?”连羽想了下,摇摇头:“没有,我妈一般不会在家里说医院的事。”

  “铃铃铃铃”讲台上的老师无奈地放下手中的试卷,不情愿地说:“下课。”“谢谢老师。”连羽走到魏忠宪那里说:“起床啊,吃饭了!”“恩?下课了?”魏忠宪揉揉眼说,“走吧,我还没吃饭呢。”“废话,难道我吃了?”连羽一脸鄙视地看着这个除了吃就是睡的家伙,何奈某人脸皮厚度堪比城墙,对此视而不见,让连羽仰天大叹“哥修为还不够啊!”

  “阿羽,你想过以后考哪所大学吗?”魏忠宪问,连羽一边蹬车,一边想,说:“没有啊,就我这成绩,上本科都还有点难,重点更不用想。你就好啦,到时候考不上你老爸就直接砸钱。”“嗯,我爸说了,到时我真的考不上本科,直接用钱,反正读大学就是混文凭。”“嘿,瞧你这小样,没出息。”连羽笑骂到。

  “喂,哦,老朋友啊,干嘛?………什么?真的?!………算了,我都半截埋土了,不走啦………我问下阿灵吧,啊?……她说不走了?!那小羽呢?…政儿走得早,我连家就剩小羽了,你帮我照顾吧,……我们三师六团的人什么时候会后撤?没有,绝对没有,……嗯,我知道了,绝对不会迟到,……嗯……嗯,好,那再见了,等你下来啊,我的战友……”“嘟嘟嘟嘟”“啪啦”

  “我回来啦,爷爷。”连羽一进门马上大喊,“小羽啊,来我房吧。”连羽的爷爷连兴的声音从阳台里面传出来。“哦,来了。”连羽推开门,走了进去,“爷爷。”连羽立在太师椅前。对于连连羽来说,爷爷连兴是让连羽十分敬畏的,连兴少时当兵打过抗日战,国共内战,抗美援朝,越南丛林突击,大大小小的战役加起来快500了,到了快五十才正式从前线退下来。听母亲说,爷爷当年之所以退下来,是因为头部在一次训练中被一名新兵用枪托击中造成脑震荡,然后被老领导趁机调回大后方做闲职。而连羽最熟悉的,正是小时候对自己的训练,虽然没有按正规军队的训练方法训练自己,但绝对不简单,而且训练强度刚好控制在连羽年龄的接受范围。小时候的连羽哭过闹过,也找过母亲,不过母亲也没办法,家里自自己的父亲连政去世后,爷爷连兴最大,而且母亲还说,当年父亲的训练比自己还重很多,平时训练完是爬回家的。不过连兴的心没丝毫动摇,也让连羽明白一个道理,哭是肯定解决不了问题的,与其在哭,还不如把前面的训练训完可以让自己休息休息。就这样连羽从4岁开始跟着连兴一直训练到13岁,整整10年。10年里,连羽的训练一直没断过,刚开始强度虽然很小,但当到了12岁时,那训练强度快追上正规的训练了,到了13岁那年,已经和正规军的日常训练持平了。用连兴的话说:“你现在去当兵,三年服役期间,前两年的士兵杰出优秀奖你应该可以拿到手了。到了第三年,你还不行!”

  “小羽啊,我教你的随身棍法,你还记得吗?”连兴没有睁开眼。“额,那个。摆个姿势还行。”连羽无奈道。连兴睁开眼,看了一下连羽,轻叹一口气,说:“上天台吧,我再给你耍一次。你,可要看好了。”连兴似乎早有准备,那根平时放在房里的包铜黑色木棍早放在旁边,一把提起后,直接走向门口,连羽不敢有丝毫疑迟,连忙跟上。

  天台上,连兴身穿米黄色功夫服,立于一方,右手仗棍,横于身侧,棍尖点地,西斜的霞红阳光照着侧面,默不作声,那缓慢而有规律的呼吸似乎带动着风的流动。让在一旁的连羽忽然用种感觉,爷爷会不会像小说里面的高人那样一朝悟道,霞举飞升。

  “所谓年刀,月棍,一辈子枪,宝剑随身藏,棍可以说是所有兵器的基础,攻击手法不过一打一砸,这样点明了棍法入门是最简单的。可是,你要记得所谓拳怕少壮,棍怕老狼,棍法入门容易,但练精就难了。”连兴用平缓的声音说完,呼了一口气,又说:“我这随身棍法基础来自少林降魔棍法,经我在战场上的杀敌经验所改良而成,你要看好了!”话音一提,连兴右手将棍一旋,左手接棍,气一提,低喝一声“哈!”不知是不是幻觉,连羽感觉到刚才棍好像把棍梢那一段的空间震动了。“随身棍法有九式,,第一式,神龙探爪!”“神龙探爪讲究的就是,斜棍敲劈!”连兴一边解说,一边把棍一收,再猛一发力,棍就斜打出去。“你看,棍打威力最大的就是梢尖已回十公分这一段,对敌,这一段的落点就要瞄准头和肩!”

  接着连兴后退一步,两手一开,后身回旋,左手就一松,右手不停,手腕不住地画圆,并向前一刺“碎心无形,棍入中门!”有种一往无前的感觉,

  脚步一定,腰向后仰右手一拉,棍就画了一个大圆,再次扫向正前方“半月横空,棍扫落叶!”

  一连画了三个大圆后,右手把棍一收,同时跃到空中,左手贴着右手握棍,大喝一声:“千钧天雷,跃空砸棍!”“啪啦!”的声响天台的隔热砖被砸碎数块。

  后弓步立身,左右手交换握棍,把棍提到与下巴齐平“苍龙摆尾,棍梢扫敌!”左手紧握不动,右手左右快速摆动,棍梢扫出了“嗡嗡”的切风声。

  连兴手一定眼一瞪,右手棍一翻,“金刚护体,棍旋身周!”双手紧握棍中部,转动起来,同时双脚一边滑步一边扭身,这样硬把周身打出阵阵棍影。

  身一定“巨浪滔天,定点棍梢!”左手压棍,右手握棍上下摆幅同时由左向右微移,“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九下切风声。

  “绝壁挡路,横棍胸前!”连兴左手一拉,棍就在身前旋转起来同时缓步后移。

  “最后一式:修罗证道,棍立身前。”就这样连兴四平八稳站着不动,右手把棍提离地面,不做任何表示。连羽记得连兴跟自己说过“修罗证道”这一式已经脱离招随意发式随眼出的阶段,是控制气场来进行攻击的,一旦进入这个气场,就会棍临身前。连羽捡起一把刚才打碎的隔热砖碎片,向连兴那里一撒,连羽只看见棍一转接着只听到“啪啪”两声,足有七八块的碎片全部打飞了。

  “要明白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棍法,你要练,才会越练越熟,越练越精的。而这根棍,本是河南少室山罗汉堂首席本真大师所赠,乃少林寺塔林所产的铁木所制,坚硬无比,寻常打击是无法将其折段,现在就给你了。”连兴把棍递到连羽面前,连羽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知道这棍对爷爷的意义,不过他没想到爷爷会现在给他。“还不接棍!?”连兴一瞪,连羽连忙把棍接过,拿到手连羽才发现这棍不轻,约重2到3斤。

  连兴看了一会连羽,直到把连羽看到心毛了,才说:“你等下去车站,买去东州市的车票,出站了自然会有人接你。”“啊?”连羽一愣:“这……”“你妈已经先一步去东州了,你必须在明天晚上之前去到东州,越早越好。”连兴从一个角落拿出一个旅行袋说:“这东西你应该用不上的,不过还是给你做个防备。”连羽还是疑惑不解。连兴叹了一口气:“军区下的命令,明白了吧。”这下连羽明白了,涉及到什么军区时,这东西就不是他能问的了。连兴又从口袋拿出一张磁卡说:“如果有什么事,你没办法在明天晚上赶到东州,那么这张磁卡是你进入沈辽市唯一的凭证。”“什么?”连羽叫道:“爷爷,咱们这里火车到沈辽市也要一天多啊。”“一天多?”连兴摇摇头,“如果中途真的出了问题,你会发现,一天其实是很快了。走吧,我送你去坐车。”“爷爷,那我不用上课了?”连羽轻声问道。连兴瞥了自己的孙子一眼,说:“去到那边你就会明白了。”

  连羽正想把行李袋放到的士的尾箱,连兴一把拉住,说:“包不离身,棍不离手。”“哦。”连羽就把旅行袋扔到后座。“爷爷,那你?”连羽问。连兴一脸轻松:“呵呵,你还需要担心爷爷吗?你难道不知道你爷爷我是谁吗?”“我知道,”连羽也笑了,“大名鼎鼎的连兴中将。”“走吧。”连兴催促连羽上车。“嗯。”连羽关好车门后,对着车窗外的爷爷摆手:“爷爷再见。”连兴也笑着摆摆手,没有一丝犹豫地对司机说:“开车,去车站。”连羽看着越来越远的爷爷,心里忽然一疼,好像有什么要失去了。

  “公公。”一个军装少妇和一群穿着军装的人走出来。“儿媳妇啊,我们连家对不起你啊。”那军装少妇正是连羽的母亲石灵。连兴并不在意石灵不出声,又说:“好了,准备吧,布好防线,上头一出命令,马上实行军事管制,并疏散民众,若有暴乱,杀!我和阵地共存,你们要走的话现在还可以走,不然我正式下命令了,再走,就地枪决!”“与阵地共存亡。”一众军官齐声道。“我想我可以去见阿政了。”石灵笑道。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末世生还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