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六章 擦洗身体

几个能以及控制自己心里不去这么想呢?  梁鸿身上又添了新伤,力气了所剩无几,他并不想跟这个女人有过多地的牵涉,只希望能她能早点儿拍屁股走人,这样自己就也可以回家去山洞里面休养了。  虽然,女人很显然不想走,她跪在那儿苦苦地乞求,用十分发涩生涩,参杂着苗语这对这个女人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但是,男人们又有几个能够控制自己心里不去这么想呢?。...

大明悍刀行

推荐指数:10分

《大明悍刀行》在线阅读

  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他们的思想有时候让人感到恶心,就比如现在的梁鸿,他明明知道那个苗家女人很可怜,落在了流寇的手里,肯定是饱受蹂躏的,没有被吃掉,已经是万幸,但是,梁鸿也不知道为什么,却因此对这个女人有些排斥,因为他总觉得她很脏,甚至下意识地想到她那白白的躯体,曾经被那么多流寇在上面爬骑撕咬过,他就觉得这个女人从里到外都透着污秽的气味。

  这对这个女人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但是,男人们又有几个能够控制自己心里不去这么想呢?

  梁鸿身上又添了新伤,力气已经所剩无几,他并不想跟这个女人有过多的牵扯,只希望她能够早点走人,这样自己就可以回去山洞里面养伤了。

  但是,女人很显然不想走,她跪在那儿苦苦哀求,用非常干涩生硬,夹杂着苗语的汉语和梁鸿说着话。

  梁鸿坐在那儿,好半天的时间才弄明白她在说什么。

  她自我介绍叫白秀儿,是隔壁山里白家寨子的人,但是他们的寨子被流寇烧了,族人也基本都被杀光了,现在流寇和官兵正在混战,到处都是兵荒马乱,她一个人出去的话,太过危险,她请求能够跟着梁鸿一起。

  对于她的请求,梁鸿只有苦笑,他觉得就算她跟自己一起呆着,其实也增加不了多少安全性。

  不过,既然她苦苦哀求,梁鸿也就不再推辞,点头答应了。

  见到梁鸿答应了,女人很欣喜地从地上站起来,下意识地抹了抹眼泪,理了理头发,梁鸿这才看清她的模样。

  月下美人,白白的皮肤,鹅蛋的脸盘子,眉眼妩媚,黑色的长发很时髦地披散下来,让她现出一种清冷的动人模样。

  没想到,随手就捡了个美女,若是没有被糟蹋过,那有多好?

  梁鸿心里偷偷地想着。

  梁鸿正瞎想的时候,女人已经忙活了起来,她和小玉儿一起去流寇的棚子里搜索了一番,找到了半袋子粟米,然后她们又把流寇的衣服、武器,以及一些用具,收集了起来,捆了一捆,都由白秀儿背着,然后她们一左一右扶着梁鸿往山洞里赶了回去。

  到了山洞里之后,梁鸿再也支撑不住了,往枯草堆上一倒,接着就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这一睡,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迷糊之中,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中他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军营。

  “你们一个个都给我记住了,从今天起,你们既然进了我的军营,那你们就不再是人!”

  这是新兵连的教官和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不再是人,那是什么?莫非是畜生?梁鸿当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想象有些乐观了。

  “你们连畜生都不如,你们是什么?听好了,你们就是一把刀,就是一只工具,冷血无情的工具,别跟我说残酷,别跟我抱怨,不满意可以滚!!!”教官是个疯子,他简直不是人,不对,他压根就不是人,因为正常人绝对不会有那么多凶残恶心的训练之法。梁鸿直到现在,每次一想起自己的教官,都还浑身打摆子,心理阴影太巨大了,他在连队的时候,总觉得教官就像魔鬼一样,随时都会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森白的獠牙朝自己咬下来。

  “不错,我的确是魔鬼,铁血狂魔,那又怎样?!”教官是永远不会悔改的,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充满了自豪,但是离队分配的那天,教官却流泪了,“你们不要怪我对你们狠,我对你们狠,总不会把你们弄死,但是,到了战场上,敌人是不会对你们手软的,他们出手就想要你们的命。平时多练一分,战场上就少死一个人。我入伍的时候,跟你们一样恨自己的教官,直到有一天我自己变成了教官,然后我看着那一张张年轻而充满朝气的脸庞,我心里的唯一的想法就是狠一点,再狠一点,想尽办法将你们锻炼成钢铁,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放心让你们上战场,我不想让你们任何一个死掉。活着,只有活着,一切才有希望!”

  那天晚上,梁鸿一直在流着眼泪,铁血男儿的泪水,直到最后他醉倒在桌子底下,仿佛时间静止在那一刻……

  清晨,鸟鸣声响起,梁鸿醒了。

  抬眼看一下山洞里,发现有了女人,就是不一样,地面打扫地很干净,两个流寇的尸体也不见了,角落里放着从流寇窝棚里拿来的东西,摆放地也很整齐。

  抽抽鼻子,梁鸿居然嗅到了一阵饭香,起身往外面走去,才发现白秀儿正带着小玉儿架着一只铁锅在煮粥。

  “阿爸,你醒啦?”见到梁鸿,小玉儿非常欢快地跑上来抱着他的腿。

  梁鸿怜爱地抚着她的头,心里禁不住一阵的感叹。什么样的环境就有什么样的心志,这个小丫头才五六岁大,如今却已经是杀完人都不知道害怕的小女汉子,不得不说,环境改变人。

  白秀儿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眉梢上挂着一股柔情,看着梁鸿点点头,生硬的汉语道:“饭快好了,再等一下。”

  她的声音温润,带着粘滞的磁性。

  梁鸿点点头,在洞口坐下来,看着那一片葱翠茂盛的山林,心里生出一种难得的宁静和安详。

  早饭做好之后,他们一起坐下来吃得鲜香。

  吃好饭之后,小玉儿又去找了野菜回来给梁鸿治伤,而白秀儿却更加细心,她打了水回来,让梁鸿躺下来,把他衣服脱了,她要给梁鸿清理一下伤口上粘黏的渣滓,顺道帮他擦洗一下身体。

  梁鸿有些害羞,扭捏着不愿意脱衣服,但是白秀儿的眼神却很坚定,最后他无奈之下,只好顺从。

  衣服一直脱到只剩下一条大裤衩,梁鸿停下了。

  白秀儿用一块棉布,沾了水,很小心地帮他清理着伤口,擦拭着身体,神情专注。

  梁鸿怔怔地看着她,视线下意识地溜过她那细腻的脖颈,以及那耸然的双峰,竟是隐然有些心动。

  伤口清理完毕,擦上野菜的汁水,清凉冷冽,感觉舒服了很多。但是,最后却还剩下一道伤口还没有处理,位置有些尴尬,在大腿根部,就是昨晚那个流寇砍伤的。

  白秀儿和梁鸿对望了片刻,果断伸手扯着梁鸿的大裤衩往下脱。

  梁鸿闭上了眼睛,呼吸粗重,心跳都加快了。

  终于,下面一片清凉,彻底被脱光了,梁鸿莫名地紧张,两手都攥紧了,下意识地眯眼偷看一下白秀儿,却发现她竟是痴痴地望着自己下面不动弹了。

  怎么了?是不是很恶心?

  哎呀,这王大胡子也不知道清洁,那里肯定是脏死了。

  想到这里,梁鸿脸都红了,下意识地抬头往下面看了一下,然后他自己也有点愣住了。

  那地方的确是有些恶心,黑乎乎的一大蓬毛发,跟乱草一样,王大胡子这混蛋的毛发有点旺盛。不过,这些都还是次要的,关键的问题是,刚才梁鸿偷看了白秀儿,身体有了一些自然的反应,所以这会子,下面那兄弟呈现了半抬头的状态,而那个头又有点硕大,黝黑发亮,这就有些羞人了。

  梁鸿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捂住,结果白秀儿却拉住了他的手,然后只是微微红着脸,接着就非常坦然地帮他擦拭了起来。

  见到这个状况,梁鸿叹了一口气,琢磨着白秀儿横竖是有过经验的人,自己就没必要那么多讲究了,安然享受就是了,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总算清理完毕了,大裤衩穿上了,梁鸿松了一口气,慌手慌脚地扯着衣服往身上套,结果一抬头,赫然发现小玉儿就站在旁边,满脸疑惑地看着她。

  哎呀,怎么忘了这小丫头了?刚才她是不是一直在旁边看着的?

  梁鸿满心的崩溃,和小丫头对望了一眼,讪笑了一下,不知道该和她说点什么。

  “阿爸,你,你怎么跟我不一样?”小玉儿挠挠乱蓬蓬的头发,神情纠结。

  听到小玉儿的话,梁鸿几乎是瞬间就明白小丫头是什么意思了。很显然,她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了,然后她觉得很疑惑,因为梁鸿身上比她多了一个东西,这定然是勾起了小丫头的好奇心。

  对于这个问题,梁鸿不知道怎么回答,一阵的尴尬,抬眼和白秀儿对望了一眼,却发现她居然在偷笑。

  这女人,成心看笑话呢?看来是指望不上她了。

  情急之下,梁鸿也是挠挠头,然后他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不觉是拉着小玉儿的手,对她道:“小玉儿,乖,过来,阿爸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

  “嗯,”小丫头一片懵懂,依偎在梁鸿的怀里,很是亲昵。

  “话说,你知道咱们人类是怎么来的吗?”梁鸿看着小丫头问道。

  “我,”小丫头眨眨眼睛,稚气的声音道:“我听妈妈说,我们都是女娲娘娘用泥捏出来的。”

  “对,对,就是这样子的,人类是女娲娘娘捏出来的,但是一开始的时候,女娲娘娘捏出来的人,和咱们是不一样的,你知道一开始的时候,人类是什么样子的吗?”梁鸿微笑一下,揽着小丫头问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明悍刀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