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苗家女人

人的喉管长在脖颈正面,大动脉在侧面,掩藏略深,因为下刀的时候分作两个步骤,第一步,刀刃猛然往上按,砍断喉管,使对方丧失站出来的能力,而后刀刃趁势往侧上切,那就正好也可以砍断大动脉了。这需熟练的手法,动作要快,力度要拿捏不到位,一不当心,可能会好在梁鸿是个中高手,当兵的日子里,别的事情没干,就学着怎么杀人了。。...

大明悍刀行

推荐指数:10分

《大明悍刀行》在线阅读

  杀人这种事情,其实是很有讲究的,特别是想要一击致命,让对方连声儿都发不出来就死掉,更是需要高超的技术。

  好在梁鸿是个中高手,当兵的日子里,别的事情没干,就学着怎么杀人了。

  按照他的经验,杀人的时候,想要一击致命,大约有几个方法,比如一刀刺中心脏,甭管是前胸还是后背,基本上扎中之后,对方就绝对嗝屁了。不过,要说最省力气,又最能把人杀死的办法,其实是割喉,顺道割断大动脉。这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人的喉管长在脖颈正面,大动脉在侧面,隐藏略深,所以下刀的时候分成两个步骤,第一步,刀刃猛地往下按,割断喉管,使得对方失去发声的能力,尔后刀刃顺势往侧里切,那就正好可以割断大动脉了。这需要娴熟的手法,动作要快,力度要拿捏到位,一不小心,可能就发力过大,直接把对手的脑袋给剁了下来,那就比较血腥凶残了,白白坠了一个杀手的名声,真正的杀手,是想要让你怎么死,你就必须要怎么死,不会多一分,也不会少一毫的。

  现在,梁鸿就在干着这样的事情,他的刀刃已经贴在了对手的脖颈上,接下来,他只需要依照既定的步骤发力切刀就可以了。

  只是,现在的梁鸿,却似乎连这按照既定步骤切刀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身上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虽然之前吃了大半只烤鸡,有了一些力气,可是经过这半天的爬动,已经有点体力透支,浑身上下已然被汗水湿透了。他明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可是他却还是抑制不住地大口喘息着,而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又正好是位于两个流寇中央,所以他的情况很危险,一旦有一个流寇被惊醒,他的计划就要功亏一篑,因为现在的他,估计连小玉儿都打不过,即便手里拿着剑,也砍不动人。

  紧要关头,梁鸿努力抑制自己紧张情绪,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他两手握住剑柄,咬牙用尽所有的力气,剑刃猛地割向一个流寇的喉咙,然后他顺势把剑柄往下一拉,再一抽,立时那剑刃割断了那流寇的喉咙,同时也切断了他脖颈上的大动脉。

  “噗——”

  一阵轻响,那流寇脖颈上的血液如同喷泉一般飞溅出来,温热而血腥,是梁鸿熟悉的味道,顿时激起他的凶性,头脑清醒了一些。

  但是,让梁鸿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刚一喘气的当口,身后却是猛然一阵风声传来。这风声让他心里一沉,本能地往前一扑,随即连忙转身,长剑往后刺了过去。

  果不其然,最后一名流寇被惊醒了,这是一个凶狠的角色,脸上有一条斜斜的刀疤,昏暗之中,他面色狰狞,目眦尽裂,非常恐怖。

  他见到梁鸿手里有长剑,知道不能硬上,于是顺手就一扯旁边的一根木棍,借助木棍的长度优势,猛地一挥,瞬间把梁鸿手里的长剑砸得崩飞了出去。

  “去死吧!”

  砸飞了梁鸿手里的长剑,那流寇一声怒吼,飞扑上来,一把扼住了梁鸿的脖颈,死死地掐了下去。

  梁鸿感到一阵的窒息,两手无力地推着那人的身体,却是蚂蚁撼大树一般微弱。

  一颗心直接沉到了大海深处,梁鸿感觉浑身冰凉,冥冥之中,似乎看到了死神在向他招手。自己就要这样死了么?才刚刚穿越几天而已,什么成就都没有,就要丧命敌手?梁鸿不甘心,更加舍不得把小玉儿一个人丢在这样一个荒乱的世界!

  我不能死!

  梁鸿内心嘶吼着,手臂没有力气了,他就屈膝往那流寇的肋骨上顶,但是那厮却是凶悍异常,显然是这群流寇的头目,压根就不理会梁鸿那点微弱的攻击,两只铁钳一般的大手,依旧死死地掐着梁鸿的脖颈,几乎都要将梁鸿的脖颈生生掐断了。

  绝望,无尽的绝望,死亡的阴影笼罩下来,梁鸿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功亏一篑,自己的故事就要在这里结束了,对不起小玉儿,我不能陪你一起走下去了,阿爸先走了,你要好好保重,一定要好好的。

  梁鸿放弃了反抗,浑身变得绵软无力。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风声传来,随即就听到“嘭——”一声闷响,梁鸿微弱的视线之中,清晰地看到一个白花花的人影猛地冲了上来,一头撞在了那流寇的额角。是那个被绑着的女人!

  “贱人,找死!”

  流寇大吼一声,抬腿一脚将那个女人踹开了,但是与此同时,手上的力气也松了一些,梁鸿得到了难得的喘息机会。

  “呜呜——”

  到了这个时候,那女人似乎也知道一切都到了最紧要的关头,所以她再次疯了一般冲上来,没头没脑地往那流寇身上撞上了上去。

  那流寇无奈之下,松开了梁鸿,飞身一脚又把那女人踹飞出去,然后他也不去掐梁鸿了,飞身往角落里一扑,只听“嘡——”一声金铁摩擦的声响传来,一柄寒光如霜的长刀已经握在了手里,然后他狞笑着,转头就朝梁鸿一刀砍了下来。

  此时的梁鸿,刚刚缓过气来,意识还有些模糊,慌乱之中,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翻身往侧里躲闪,但是也只是堪堪躲过了第一刀,而第二刀,却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那森寒的刀锋,撕扯着呼呼的风声,飞快地落下来,越来越近,一尺,半尺,三寸,眼看就要砍到梁鸿的身上。

  梁鸿怔怔地躺在那儿,两眼放大,死死地盯着那刀锋,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心里只有一片空白。

  “噗嗤——”

  一声轻响,刀刃最终落下来了,斩在了梁鸿的大腿上,立时血流如注,但是却并不是那样疼,而且那刀刃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凶狠,竟然只是绵软无力地割伤了梁鸿的裤子和皮肉。

  梁鸿有些愕然,还以为这流寇故意不下死手,想要一点点虐杀他。

  结果,当梁鸿抬头看去的时候,才发现那流寇大张着一双眼睛,神情极为怪异,而他的胸口,却是正有一道剑刃突了出来,呈现斜刺向上的角度贯穿了他的躯体。

  “啊——噗——”

  许久之后,那流寇终于发出了一声野兽一般的咆哮,随即却是喷出了一大口黑血,然后整个人翻身倒在了地上,身体不停地抽搐着,眼看就要挂掉。

  这个状况让梁鸿整个人都有点呆住了,好半天都没能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直到一个瘦小的身影从那流寇身后的阴影里冲出来,然后一下子扑到他怀里,他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是小玉儿,这孩子,她居然在这样的时候,再次救了自己一命,梁鸿一时间,都不知道心里该想些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抱住小玉儿,父女俩不知不觉热泪盈眶,竟是抱头痛哭了起来。

  哭了好半天的时间,梁鸿这才平静下来,而平静下来之后,他突然想起来一个事情,那就是,当时自己潜过来的时候,明明嘱咐过小玉儿,一旦听到呼喊声,就证明自己行动失败了,而一旦自己失败了,小玉儿所要做的事情就逃跑,能逃多远就逃多远。但是,现在她为什么却出现在了这里,并没有跑掉呢?

  很显然,之前那个流寇的呼喊声,算是一个信号,证明自己行动失败了,但是小玉儿却没有跑,反而是冲了进来,然后在最紧要的关头,刺出了最关键的一剑,救了自己的命。

  这孩子,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她不知道她这样做,会有多么危险吗?如果当时不是只剩下一个流寇,那么,她必然也是死路一条。

  这孩子——

  梁鸿想到这里,将她抱得更紧了,那情状就似乎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一般。

  “呜呜——”

  这个时候,旁边的声音,打断了梁鸿的思绪,抬头看时,才发现是那个被绑着的女人。

  差点忘了她了,梁鸿心里一阵无奈的苦笑,连忙帮小玉儿抹抹眼泪,让她帮那个女人松绑。

  小玉儿过去帮那个女人解开了绳子,把她嘴里塞着的碎布扯掉了。

  “叽里咕噜——”

  女人可以说话之后,首先就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尔后她慌乱地回身在角落里摸索着,找到了一些衣服,一边往身上穿着,一边对着梁鸿点头,似乎是在致谢,但是梁鸿丝毫听不懂她的声音。

  片刻之后,梁鸿通过王大胡子的记忆,方才知道这女人说的是苗语,而从王大胡子的记忆里,他也大约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现在他所处的地方,属于贵州贵阳东北侧的一处山林,这里苗僚混居,有很多蛮族人,而这个女人,显然就是一个苗家女人。

  梁鸿不懂苗语,王大胡子虽然是本地人,但是对苗语也是半生不熟,所以,梁鸿听不太懂那个女人的话语,不过这也无所谓,因为梁鸿本身就没打算跟那个女人交流什么,如果说是他救了那个女人,那也只能算是顺手救了而已,并不是什么大功劳。

  但是,让梁鸿想不到的是,就在他准备拍拍屁股,带着小玉儿离开的时候,那女人,刚刚穿好了衣服,却是突然走过来,当着他的面,一下子跪到了地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明悍刀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