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是对着阳光的,“你们这里的房间像是都是面朝阳光的”洁雨白上下打量着房间的结构,“恩,那些东西很怕光,在面对自己阳光时它们起码会显出真身”“恩,现在的你也可以说我所有的事了吧,但是我了明白了一部分,但是但是大麻烦你反正一次了”他坐到床边,这个世界一直在下坠,远离了光明;在悲伤蔓延到彼岸前,我们将被腐蚀……。...

  房间,是对着阳光的,“你们这里的房间好像都是面朝阳光的”洁雨白打量着房间的结构,“恩,那些东西比较怕光,在面对阳光时它们至少不会现出真身”“恩,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所有的事了吧,虽然我已经知道了一部分,不过还是麻烦你再说一次了”他坐到床边,“好,那你就要认真听着了”

  大希律王以残暴而闻名。他由于曾下令杀死自己的三个儿子,所以史书有“当希律王的猪比当他的儿子更好”的说法。除此以外,他还以无中生有的“通奸罪”为由处死了自己的妻子米利暗。他死后葬在圣城以外12公里的希律堡,他的疆土被分封给余下的三个儿子。)“恩,在被虫咬死后,他的怨恨便一直长存于地底,在不断的累积中,渐渐形成了一种新的灵体---犹地,这种生灵以杀戮为生,不断累积怨气;它们以植物的形态出现,有时甚至会隐形,而要消灭它们的方法就是刺穿它们的心脏,这也是唯一的方法,使它们永坠地狱”“那如果被感染也会变成同类吧”“恩,所以在被感染后要立即杀掉它,否则……”

  这个世界一直在下坠,远离了光明;在悲伤蔓延到彼岸前,我们将被腐蚀……

  “仓拉,吃饭了”母亲在楼下喊道,“来了,我们下去吧”她转过身“恩”;大厅内,“来,今天我们……”女人走到桌前,“姐,这次要回来多久?”女孩问道,“不知道”“哦,对了,他是”两人看着洁雨白,“他是我朋友,洁雨白,这是我妹妹和弟弟,仓宇菲和仓宇拉”“你们好”“喂,仓宇拉,你说他们两个怎么样?”宇菲凑了过去,“还行,待发展”“你们快给我吃饭……”仓拉看了两人一眼,两人幸幸的闭上了嘴。

  午后的虫鸣不断,这个夏天格外的躁热,“我先走了”“恩”两人分别后,女生独自朝街道走去,“真是奇怪,怎么会没有人?”她看着街道疑惑着,平时这街道的人最多,“哎呀,你小心点”一个声音从她身旁传来,似乎撞到什么东西了,可是周围并没有人,她有些慌乱的加快了脚步,‘嘟’一阵鸣笛声,她停住了,前方什么也没有,“怎么回事”

  “加惠,你在做什么”身旁的人把她拉了过去,“艾须”她回过神,只看见女孩,“你发什么呆啊,刚才差点被车撞了”艾须责备着她,“车?这里只有你和我啊”“别开玩笑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人……可是,我只看见你啊”‘哧’蝉伏在树上,吸食着汁液,欢快的唱着歌,炎炎夏季。

  “你不要吓我,是不是生病了”艾须有些恐惧着,“不知道”女生放空着眼神,为什么她只能看到一个人,“我们去医院吧”“恩”说完,便拉着她朝闹市走去;繁华的汽笛鸣声着,大街上是来往的人群,‘沙、沙、沙’夹杂着一些奇怪的声音,我们,在死亡之轮上,潜规则……

  “等一下,艾须”加惠停了下来,“怎么了吗?”“我又看见了”她看着行驶的车辆和来往的人群,“那……”艾须转过头,看向那条街道,“不如你先住我家吧”“恩”她们似乎想到了什么!总有一个人被盯上,总会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徘徊在耳边,‘沙、沙、沙’她微微侧过头,什么也没有,‘沙、沙、沙’……

  别墅,“对了,我们要怎么找那些东西?”洁雨白坐在沙发上,“不用找,它们自己会来,只要注意身边的东西就可以了,或许是秋千”“什么?”“好了,出去转转吧”“喂……”

  一次次的欺骗,在千年后的某一天,我们将坠入轮回之单……

  夜晚,天空早已暗下,“加惠,早点睡吧”“恩”艾须走出了房间,女孩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渐渐坠入梦中;梦,“残暴者”奇怪的声音在这个空间徘徊,女孩头也不回的行走着,四周是彼岸般的红,践踏在这纯洁土地之上的残暴者,你将被驱逐,

  在那黑暗的边境,你也将无从生存……

  夜,沉寂,床上的人猛得睁开了双眼,‘沙、沙、沙’那阵声音又响了起来,她起身,慢慢走到了窗前,外面,似乎有一双眼睛盯着她,她犹豫着伸出手,却很快得缩了回来,周围,很静很静,‘沙、沙、沙’那阵声音从死亡边缘徘徊了上来,‘吱’如老鼠般的声音出现在地面,她低头,只见脚下一只粉色的小东西正撞击着她的脚,一股不祥的预感自心头涌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灵异怪谈惊悚之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