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轮廓被遮挡住了出来,一个非常大的身影投射技术到了地面上,她缓缓地扭过头,抬头一看一株非常大的植物竖立起来在她眼前,它伸出手了藤蔓,还来还来反应,那些藤蔓便缠上了她的身躯,月色皎洁,一具被慢慢的直接穿透……  我们将再次前进在幽暗,那(新世界的生灵,遥遥于彼...

  月亮的轮廓被遮挡了起来,一个巨大的身影投射到了地面上,她缓缓转过头,只见一株巨大的植物竖立在她眼前,它伸出了藤蔓,还来不及反应,那些藤蔓便缠上了她的身躯,月色皎洁,一具被慢慢穿透……

  我们将继续前行在黑暗,那来自新世界的生灵,遥遥于彼岸;清晨,阳光直射进了房间,“加惠,起床了”艾须来到门边,却不见人回答,“加惠”她再次叫道,“奇怪”‘咯’推开门,‘砰’手里的东西落到了地上,眼前,房间不知何时被弄上了一个大洞,对面的墙基本被毁掉了一半,一些奇怪的绿色液体残留在地面,“啊”

  ‘嘎,嘎’乌鸦从当地飞过,这似乎预示着什么,“好了,有事情做了”仓拉拿起背包,垂下的头发依旧遮住了左半边脸,“找到了吗?”洁雨白跟了上去,“也不算,先走吧,妈,我先出去会儿”说完便走出了房间;阳光照耀的大地,被躯散的阴霾,如果光明消失,那么这个世界将永远的被腐蚀,然后,坠入那须止的黑暗……

  现场,已聚集了许多人,警察和法医勘察着,尽管没有看见尸体,但也知道已经发生了不好的事,“今天你一来就是这样吗?”“是”“你的朋友是住这间房的?”“是”“她叫什么名字?”“加惠”“在此之前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或者什么奇怪、反常的事吗?”“可疑的人,好像没有,不过是发生了奇怪的事,就是在昨天……”“恩,那她有什么反常或者精神上的疾病?”“没有”“那好……”

  “为什么要来这里?”洁雨白看着眼前的房间,拥挤的人群把他们隔离在了房间外,“你看这里有什么奇怪?”仓拉一脸神秘,“恩,好像一直没有看到尸体出来,而且房屋的另一边似乎被破毁了一大半”他看着房顶有些残缺不全,“那不知绕过去看看”“恩”两人走向一边;这里通向那里,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出口和入口,它们彼此连通着,从这里到那里……

  从街道绕到了房屋后,从这里,可以完全的看见案发现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破坏?”“恩”“难道是那个东西?”他看向一旁的液体,“恩,用这个把它收集起来”仓拉把一个玻璃瓶递给他,“为什么?”“分解,或许能研究出感染者的解药”“没想到你还了解这些”“呵呵,还好”她蹲下,把地上的液体装进瓶里……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声音厉声呵斥,“啊,警官”两人慌忙站了起来,仓拉把手里的玻璃瓶悄悄递给了身后的人,他迅速把玻璃瓶装进背包,“你们是什么人”男人打量着他们,“我……我们是来提供帮助的”“帮助?”“恩,警官,你有没有试试从多方位思考,比如,不是人为的”“不是人为的?”男人思考着,“快跑”等到他回过神,“喂,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警局,“队长,你说有什么东西能把房间破坏这么大,而且还把尸体带走”“队长,现场残留的液体检验出来了,是植物的液体”一个声音打断他,“植物?不会吧”一旁的人问道,“你自己看吧”他把检验结果扔在了桌上,“植物,难道她说的是真的?”男人再次想起那个女孩说的话:“你有没有试试从多方位思考,比如,不是人为的……”“队长”“啊,什么事?”男人反应过来,“队长,你怎么看”“暂时先不要对外公布,我们再去一次现场”他起身,“恩”

  黄昏,夕阳如血色,被染红的天空如鲜血般,有些东西,一旦开始蔓延,我会覆盖完整个区域……

  这是一个禁区,不容踏进,因为这是死亡者的地方;夜,袭满了天空,“哇,好香”“废话,这些液体都是植物的,自然有清香”“好了,开始吧”“恩”说完,几人便开始分开调查;‘沙、沙、沙’这声音让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喂,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吗?”“没有啊”“哦,那继续”这蝉鸣声就那么持续着,一直到世界末日……

  ‘沙、沙、沙’那阵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男人看向身后的草丛,‘沙、沙、沙’他起身,警惕着走了过去年拨开草丛,‘吱’只见一个粉色奇怪的生物正看着他,他用手捉住那个东西,然后把它提了起来,“队长,这是什么?”两人走了过来,“不知道,带回去”他起身,把手里的东西扔给他们,月光下,那巨大的轮廓再次清晰起来,他停住了脚步,地上,一个庞然大物的影子变得越发清晰,三人转过身,“这……这是什么”男生跌倒在地上,那巨大的如树妖般的怪物开始伸出了藤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灵异怪谈惊悚之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