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沉侵在死亡……与哀伤的河流中,不能自拔……  这座城池内,弥散着死亡……的气息,笼雾中,是残破不堪的尸体和断壁残垣,“那些东西了在附近了”一个手拿木锥的女生高度警惕的望着周围,那锥平半延着金色很奇怪的雕花纹,“来了”话落,她迅速扭过身,用手里的东西笼雾中,一个巨大的身影慢慢走了过来,“1、2、3,拉”在那个身影走到绳子前时,两人把绊绳拉了起来,“嗷”一阵嘶吼,好似颤动了整个大地,在怪物前倾的一瞬间,女生迅速跑了过去,看准它的心脏,把木锥狠狠钉了上去,“嗷”又是一阵嘶吼,怪物身上蔓延出了无数的藤蔓,那藤蔓如张扬的手朝女孩伸去,将她缠绕了起来,然后猛的把她甩在了对面的墙上。。...

  我们沉浸在死亡与悲伤的河流中,不能自拔……

  这座城池内,弥漫着死亡的气息,笼雾中,是残破的尸体和断壁残垣,“那些东西已经在附近了”一个手拿木锥的女生警惕的看着四周,那锥上盘延着金色奇怪的雕花纹,“来了”话落,她迅速转过身,用手里的东西挡掉了迎面而来的物体,“看来这次是两只”身旁的男生说道,“既然这样,给”女生把手里绳子的一头扔给了对面的人。

  笼雾中,一个巨大的身影慢慢走了过来,“1、2、3,拉”在那个身影走到绳子前时,两人把绊绳拉了起来,“嗷”一阵嘶吼,好似颤动了整个大地,在怪物前倾的一瞬间,女生迅速跑了过去,看准它的心脏,把木锥狠狠钉了上去,“嗷”又是一阵嘶吼,怪物身上蔓延出了无数的藤蔓,那藤蔓如张扬的手朝女孩伸去,将她缠绕了起来,然后猛的把她甩在了对面的墙上。

  女生的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表情显得格外痛苦,那怪物正一点点朝她接近,大雾依然笼罩在城池上方,她艰难的举起双手,然后慢慢交扣了起来,“哄嘛呢嘛呢呗呗哄……去”话落,一道金光射出,正好打中了木锥,它狠狠的刺了进去,怪物,消失了,她从墙上跌了下来,“你没事吧”男生跑了过去。

  “恩,好了,现在还有一只”她支撑着站了起来,“那只在前方,我已经布置好了”“好,我们过去”‘吱’地上,一个粉色的小东西在乱蹿着,男生看了一眼,然后用脚踩了下去。

  在这个充满奇怪生物的世界里,我们需要时时保持警惕,因为,这样你才有机会生存下去,与非人类的东西对抗,可也是很危险的……

  这是一片红树林,生机,却已是昔日的景象;黑暗、悲弃,正是现在的景象,“就是这了”男生停下,四周,变得诡异起来,脚下,一个奇怪的图案正慢慢现出,那是一条条血沟组成的,那红色的东西,对异界之物,散发着淡淡的诱惑,和威胁。

  ‘吱’又是一阵如老鼠般的奇怪声响,一只粉色的小东西跑了过来,两人站在图案中心,看着那从四周陆续跑出来的生物,它们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群体,不断的涌来;女生转过身,面对着圆心,手里出现了一朵白色的花,她把花合于手掌,“沉寂在死亡之花的生灵啊,请听吾之言,用汝之神灵,净化那不洁之灵”在双手的摩擦下,白色之花变成粉末,洒落在了中心上;在粉末接触到血沟汇聚点的刹那,一朵妖冶的红色之花竦然盛开,那群粉色的东西随着花瓣爬了上去。

  “好了,我们走吧”女生拿起背包,“你的伤不要紧吧”“这些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回去处理下就可以了”她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伤痕,那些如小蛇般蜿蜒的伤口有些让人触目惊心,“没想到第一次做你的搭挡压力就这么大”“没事,以后就习惯了”她忍不住笑笑。

  午后阳光淡淡,被树荫遮挡,照射不到地面,“好了”“这样就可以了吗?”他看着她手上的绷带,“恩,只要不被大家看到就可以了”她放下袖口,“为什么你不让你家人知道你的事?”他有些疑惑,“你知道吗,在这座城市里,除了人类,还生活了许多奇怪的生物,而我们的责任就是消灭它们,然后,一旦被感染,那你就不得不……”她的眼神暗淡了下来,“我知道了,我们走吧”他没再让她说下去。

  这是一栋白色的大洋别墅,整栋房屋被阳光笼罩着,没有一点颓废的感觉,“你家还真有钱”男生有些吃惊,“还好,我们进去吧”走进大门,里面显得更加宽阔,“姐姐”前方一男一女跑了过来,两人大约不到15岁,“你们来了”她蹲下,看着两人,“恩,妈妈也来了,你跟我来”小女孩高兴的拉着她。

  房间内,“仓拉回来了”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过来,“妈”“这位是”女人看着她身后的男生,“伯母好,我是仓拉的朋友,洁雨白”他礼貌的说道,“哦,你好”“妈,因为一些原因,他可能会住在我们家一段时间”“哦,欢迎入住”女人笑道,“好了,我先带你去房间,顺便还有一些事告诉你”最后一句话她说得很小声,“恩”“姐姐,哥哥要在我们这住吗?”男孩跑了过来,“恩,你们先去玩,姐姐还有事”“恩”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灵异怪谈惊悚之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