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鬼首之初现

砰然被打倒。  其余数十个山贼见此怪异情形,哪除了丝毫抵御的心思,争相惨嚎着从低缓的斜坡上往上跳。  但就在这时,男子轻轻曲指一点儿,血焰迅速内部分化成数十团完全相同大小的火球,放佛各自长了眼睛通常,朝着狼奔豕突的众山贼扑去。  一声声惨嚎此起彼伏。但是任谁都听得出,这颤抖的声音中蕴藏着何等强烈的恐惧。。...

圣魔涅盘

推荐指数:10分

《圣魔涅盘》在线阅读

  “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红鹰大声质问道。

  但是任谁都听得出,这颤抖的声音中蕴藏着何等强烈的恐惧。

  黑衣男子淡淡一笑,“借你们的头颅一用。”

  说话之间,男子手掌一挥,一团鲜红如血的火焰砰地一声炸响,在其掌上虚晃一下之后,飞速朝着众山贼扑去。

  轰!

  轰!

  首当其冲的两个山贼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血色火焰击中胸口。

  瞬间,穿出两个拳头大小血洞,一股焦糊的肉香飘散四溢,两个山贼应声倒下。

  其余数十个山贼见此诡异情形,哪还有丝毫抵抗的心思,纷纷惨叫着从平缓的斜坡上往下跳。

  但就在此时,男子微微屈指一点,血焰迅速分化成数十团相同大小的火球,仿佛各自长了眼睛一般,朝着狼奔豕突的众山贼扑去。

  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

  每一团血焰,在杀死一人之后,都会自动消失。

  眨眼之间,山坡上全是尸体,唯一一个还在血焰之下上蹿下跳,仗着身法拼命躲闪的就只有有修为最深厚的红鹰。

  红鹰几度险象环生,急得满头大汗,不过在其突发奇想,不断拾取四周的石块瞄准血焰投掷之下,这团火球似乎削弱不少。

  这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

  “你完了!你敢对我们红鲨道动手,我们老大……可是将肉身锻炼到传说中脱胎之境的人物,劈山断瀑,生撕角蟒,有鬼神之力,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红鹰怒吼道。

  “你说的是这个吗?”

  男子敛去了猫捉老鼠的戏谑,手中突然诡异的多出一颗还在滴血的头颅,双目怒瞪,阔口獠牙,面目狰狞得彷如鬼神,随即便朝着红鹰抛了过去。

  红鹰下意识接住头颅,一看之下,霎时整个人如同五雷轰顶,懵了!

  “这…这是红鲨老大!?你……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前所未有的恐惧在心头爆发,他哇的大叫一声,彻底乱了方寸,眼见便要滚下山坡。

  男子微微弹指,那颗缩小了许多的血焰轰的一声炸开,爆发出雄雄大火,瞬间将红鹰烧成一团灰烬。

  几乎就在这一幕发生的同时,满地的尸体居然开始快速的消融成一滩滩浓浊如浆,散发着奇异香气的血水,朝着男子的身躯激射而去。

  也就是数息的功夫,刚才所有的战斗痕迹全部消失的干干净净。

  男子手中赫然漂浮着一团黑红色气流,转眼被其吸入鼻孔。

  炼化之际,男子的面部表情凸显狰狞,不过随即浮现出飘飘欲仙的模样。

  “想不到区区不到一百条人命就炼化出一道本命魔气,杀戮果然是修炼《源暗腾蛇魔经》最佳的方法。可惜这里气运如织,显然是属于附近某个宗派势力的监察范围,出现大面积的死亡或者动用的法力稍大,很可能便会引来强敌。以这具身躯目前的程度顶多对抗练气境和降渊境的修士,一旦出现凝晶境的存在,就很难脱身了。”

  男子一脸的惋惜,不过转眼手上多出了一面漆黑幽亮,其上镌刻着一头棱角分明的远古异兽的鬼首面具,微微抚摸之下,惋惜瞬时变幻成了狂喜。

  “只不过是长时间接触,居然就使得那个山贼头领的肉体蜕变到连我的腾蛇血焰都无法一下子洞穿的程度。一旦我从中参透出核心秘法,加以修炼,效果恐怕强出百倍都不止!不过这个面具虽然已是相当不错的收获……但跟我的先前感应中出现的秘宝气息相比,差距还是极大。等等…….莫非…….”

  俊逸男子眉头一蹙,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抬手一招。

  山谷上空突然风云变色,狂风大作,悬浮在山巅的数亩大小,脓包状黑云,急速浓缩,再浓缩,最终变幻做一面和其手中面具造型截然不同的青铜色鬼首面具。

  男子将其戴在脸上,整个人瞬间爆发出一股顶天立地,充塞域内的气势。

  双手连连掐诀之际,他的目光变得仿佛魔神一般,渊渟岳峙,冰冷无情,神曦璀璨,洞穿九幽。

  头一偏转,恰好看到,脚下红河谷中,正在飞快逃离车队。

  “难道就在其中?”

  ……

  “快跑!快跑!”

  田家车队发了疯一般逃离山谷。

  刚才那一幕杀戮虽然离车队还有一段距离,但是火光冲天,惨叫不断,关键还是那朵诡异的黑云实在太过显眼,傻子都知道前面非常不对劲。

  而且,武者经历伐毛、爆骨、焚髓,这一系列的修行,身心早就锻炼到净无瑕秽的境界,再加上长期刀口舔血,于杀戮中培养出对于危险的敏锐直觉,一旦有不可抵抗的威胁降临,冥冥之中都会产生一丝预兆。

  没有任何人会不将其当一回事儿的。

  此刻,刀疤男逃在最前,眼神中散发出极度的惶恐。

  “执事大人,那玩意儿究竟是什么?那小子我们还杀不杀?”紧随其后的矮小男子发颤道。

  刀疤男破口大骂,“你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都到这个节骨眼了还杀个屁啊,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吧!刚才那个绝对不是凡人的手段。那东西如果追上来,我们全都别想活!”

  车队退出红河谷,朝着来时的方向狂奔,在几次刻意的减速之下,田文渊已经落到了最后。

  “看来是时候找机会开溜了!不过…….红河谷深处那团黑云和火光究竟代表什么?为什么我心中会有种不祥的预感。”

  田文渊摇摇头,不去多想,瞅准前方的一条岔道,准备脱离队伍。

  可就在这时候,空气中突然响起轰隆隆的巨响。

  一道黑虹破空而来。

  还来不及搞清状况,一匹匹撒蹄狂奔的膘马突然发出阵阵惊恐的长嘶,口吐白沫,诡异的瘫软下来,骑在马背上的众人全都猝不及防,直接栽倒,摔得头破血流,一片哀嚎。

  “哎呦!老子腿断了!”

  “这该死的马发什么疯!”

  ….

  田文渊仗着身手敏捷没有摔得过于狼狈,不过也再度牵动胸前的伤势,疼得脸色都微微泛白,正准备起身,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背脊生寒,头皮都炸了起来。

  “这……..”

  原来不知何时,马车棚顶之上居然多出了一个头戴青铜鬼首面具的家伙。

  “这个人…….难道就是刚才红河谷那场杀戮的凶魔?完了!若是他大开杀戒,今天恐怕就要交待在这儿了。”田文渊下意识猜道。

  其他人也渐渐醒悟过来,看着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诡异男子,心中直打鼓。

  刀疤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不过却不愿意在手下面前,平白弱了气势,当即大喝道:“朋友!哪条道上的?这年头,敢单枪匹马出来干这种杀头买卖,我敬你是条汉子。不妨实话告诉你,你这趟是白跑了。我们运送的就是一副棺材,开了棺保不齐能得两件死人玩意儿,晦气的很。不如,我另出一百两银子给兄弟买酒喝,就当是交个朋友如何?”

  鬼首男子看都不看他一眼,自始至终低着头,双手十指比划着什么。

  刀疤男心中愠怒,不过根本不敢形之于色。眼前这人给他一种惊悸的感觉,不能贸贸然撕破脸。

  突然,一团红色的火焰变戏法一般从鬼首男子手中飘散出来,直接落到其脚下的马车棚顶之上。

  轰!

  马车炸得四分五裂,一口淡青色石棺完好无损的裸露出来。

  男子轻飘飘的落到地上,舔了舔嘴唇,双目闪过猩红色的光芒,“居然能够承受我的腾蛇血焰而完好无损,这个石棺的材质不一般。”

  说着,伸出一指,朝着石棺一点。一道黑红色的气流激射而出,直接轰击在淡青色石棺表面。

  呲!呲!呲!

  以气流击中处为原点,一道道龟裂的纹路如同蜘蛛网一般,缓慢蔓延开来,男子惊咦了一声,随即欣喜若狂的大笑起来,“太好了!连本命魔气都无法直接将其打破吗?看来其中藏着的事物必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啊!这次千里迢迢过来,果真是没有白来。”

  到此时,田氏众人已经吓得脸色惨白。

  “等一下!朋友,咱们打个商量,这副棺材里的宝物你拿走,我们认栽,如何?”早就被此人吓得六神无主的刀疤男闻言,突然说道。

  “唔?”鬼首男子微微扫了他一眼,原本圆形的瞳孔骤然变成竖状。

  “你!”

  刀疤男满目惊恐,连连倒退,哆哆嗦嗦的说道:“阁下神通广大,我等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出言无状,求阁下放过我等一条生路吧!”

  鬼首男子摸了摸下巴,自顾自笑道:“刚才太投入了,怎么把你们这些小杂鱼给忘了,也罢,人虽不多,也足以炼化成一缕本命魔气了!”说着,手掌一挥,一道血焰再度浮现。

  “妈呀!快跑!”

  “快跑啊!”

  田家众人见此终于意识到大祸临头,纷纷作鸟兽散。田文渊混入人群,大步流星般的狂奔,眨眼蹦出去近二三十丈,不过心头的不祥之兆却愈发强烈起来。

  一声犹如冰渣坠地般的冷笑从背后传来。

  “嘿!跑得掉吗?”

  鬼首男子故技重施,屈指一点血焰再度分化,眼看着田氏众人就要步那群山贼的后尘。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布满裂纹的淡青色石棺突然震动了一下,幅度小到几乎难以察觉,但这没有逃过他的感知。

  刚刚浮现的血焰瞬间消散,鬼首男子迫不及待的摸到了石棺表面。

  轰!

  两者接触的瞬间,万道金曦透过裂纹爆射出来。

  这种金曦,璀璨无暇,照耀万古,充斥着苍茫悠远的气息,仿佛是远古时代高悬天穹的炽阳透过命运长河投来的光辉,至尊至贵,又如同古老的圣贤阐述着文明的真谛,玄妙得不可思议。

  淡青色石棺在这金曦照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着。

  “这…..到底是……..”

  饶是以鬼首男子的阅历见识,看到这一幕、感受着此中气息,也彻底惊呆了。这一刻他根本没工夫搭理田氏众人,只是随意释放灵压,将众人暂且震晕。

  沐浴在金曦中,鬼首男子目光渐渐凝重,又隐隐期待。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圣魔涅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