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无所不用其极的卑鄙

噼啪炸响,骨节拨高,整个人涨大了一圈,放佛黑熊立于,筋肉虬结,仿若麻绳缠,原本也就练髓中后期的气息登时爆涨了数倍之多。  拳脚轻轻一颤,就将周围的空气一字排开,催动一股股微小的旋风,轰鸣声不断地。  人群见此,争相直呼卑鄙。  武者的境界,分伐毛说话间,他突然掏出一颗米黄色的丹丸,往嘴里一塞,嘎嘣嘎嘣的咬碎。。...

圣魔涅盘

推荐指数:10分

《圣魔涅盘》在线阅读

  田文渊死死盯着他,“哼!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手下败将!”

  田灭云听到“手下败将”这四个字脸色一下子泛出青色,恼羞成怒道:“今天我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磕头求饶,我就不叫田灭云。”

  说话间,他突然掏出一颗米黄色的丹丸,往嘴里一塞,嘎嘣嘎嘣的咬碎。

  其原本白皙的皮肤转眼间浮现出猪肝一样的红色,显得无比诡异。

  而仅仅数息之后,一股强烈的威压从田灭云的身上爆发出来,全身骨骼发出爆炒豆子般的噼啪炸响,骨节拔高,整个人涨大了一圈,仿佛人熊而立,筋肉虬结,好似麻绳缠绕,本来也就练髓中期的气息顿时暴涨了数倍之多。

  拳脚微微一动,就将周围的空气排开,引动一股股细小的旋风,轰鸣不断。

  人群见状,纷纷大呼无耻。

  武者的境界,分伐毛、爆骨、焚髓这三大基础,在此之上便是极少有人能够完成的换血之境,和几乎等同传说的脱胎之境。

  抛开真实战力不论,此时的田灭云展现出来的气势,已然不能够用焚髓境来描述了。

  田文渊脸色极其难看,忍不住大声质问田烈。

  “烈长老,他服用秘药,这比试难道也算公平?”

  田烈并不回答他,反而看了一眼田博,轻声问道:“三哥,你这章程未免也太过了吧!传扬出去,我可丢不起这人啊!”

  田博嘿嘿一笑,“这小子从小就被孤立,性情偏激,记仇不记好,此刻怕是已经连你也恨上了,你又何必再出言维护呢?再说了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今日之后,没有人会在意一个失败者的疯言疯语。”

  听了此话,田烈摇头无语,显然也是心头默认下此事。

  田文渊虽然没听清他们说什么,但见这副不予理睬样子,顿时对这个平时口碑还算不错的七长老,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天下乌鸦一般黑,果不欺我!

  就在他们说话之间,练武场上众弟子已经纷纷散开,为他们腾出比武的空间。

  服药之后的田灭云眼中爆射出疯狂的光芒,忽然又做出一番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哞……….

  他的鼻子里发出阵阵冬雷般的闷响,一道道粗重的白气喷射出来,随即更是仰天咆哮,不知疼痛般的捶打胸口,展露出熊罴巨兽一般的恐怖姿态。

  这幕一出现,刚刚沉寂的全场再度爆发出惊呼。

  “蛮熊咆哮!这是《蛮熊震天劲》的起手式蛮熊咆哮!”

  “田灭云这纨绔怎么有资格学习这套武道绝学的?我记得,这套绝学应该只有对家族有功之人才能学习啊!”

  “难道三长老或田灭尘私授绝学?这是大忌啊!”

  “果然够卑鄙!”

  “这下田文渊彻底凶多吉少。”

  “不过田文渊区区旁支弟子,身份卑微,染指试炼名额也的确是僭越了!”

  练武场上兴起各种议论,乱糟糟一片,田烈看到这一幕也是忍不住头疼,轻声道:“三哥!你看看。现在你私传《蛮熊震天劲》犯了众怒,被人捅到族长那里,恐怕后果难料啊!”

  田博毫不在意的一笑,“哈哈哈……谁说是我传的?这分明是尘儿所传。他是我们田家未来的中流砥柱,往后百年兴衰还得看他,莫非族长还能拿他问罪不成?”

  “三哥果然老奸…….谋深算………”

  “好好学着点吧!”

  …

  练武场中央。

  两人间隔六丈之距。

  随着一声声惊天咆哮,捶胸顿足,狂暴药力渐渐化解,平稳下来,某种全新的平衡在体内悄然建立。

  田灭云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再度睁开时,一抹惊心动魄的血红色夺眶而出,妖异而恐怖。

  感受着体内澎湃如海的霸道力量,一股拍碎一切的强烈冲动狂涌上来,不可遏制!

  轰!

  田灭云一脚震地,恐怖的力道自全身涌入腿部,厚实的硬土地面瞬间就出现一个深坑,半截小腿都陷入其中。

  “哈哈哈……太强大了!重来没有感受过如此强大的力量!这绝对超出了焚髓境的极限,就算是换血之境也不过如此。田文渊,现在的你在我眼中和猪狗无异,败你,只需要三招。”

  “废话少说!来吧!”

  田文渊目光凝重,精瘦的身躯微微鼓荡,皮膜紧绷陡然浮现出岩石般的青黑色,亦是在极短的瞬间将气势提升到了巅峰状态。

  “哼!”

  两手一挥,狂风怒号。

  田灭云脸色的笑意凝固在最丑陋的时刻,脚下猛地跺地。

  伴随轰的一声巨响,其庞大到不似人类的身躯,仿佛一堵城墙打着横高速挤压过来。

  从起步道速度攀至巅峰,整个过程只有短短数息。

  六丈之间的空气被剧烈的碾压,排开。

  田文渊只觉一股沛然洪流拍打而来,根本不能力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他一退再退。

  但是修习了《蛮熊震天劲》的田灭云,速度和力量早就超越了他的预想,居然硬生生的黏了上来。

  “接我第一招!蛮熊爆裂。”

  一条大腿粗细的赤红手臂撕裂空气,肘部一折,闪电般捣出一爪!

  先声夺人!

  这一抓,在暴涨数倍的气血狂涛支撑下,宛如蛮熊亲临,荒兽附体,赫然是将《蛮熊震天劲》中最最凶残的精髓施展了出来,中者浑身骨骼撕烈,皮膜爆碎,惨不忍睹。

  到此时此刻,田文渊方才警醒过来,自己实在太过托大了,眼前的田灭云早就不是那个被他一败再败的纨绔子弟,此战若是再存丝毫矜功自伐的心思,今天恐怕要以惨败收场。

  “他服了禁药,后力绵长,必须速战速决。”

  下一刻,田文渊急中生智,爆喝一声,身躯中气血鼓荡,雷音阵阵,焚髓境的力量全力涌动到腿部。

  霎时间,足尖不断点地,身形飘忽如烟云一般,于间不容发之际,躲过了这强悍的一击。

  这是他从《燕闪劲》这套低级武学中提炼而出的绝技,叫做“燕折闪”,能够借助接触反弹之力,瞬间达到匪夷所思的高速,只是对于身体的负荷极大,一天使用最多不能超过七次。而且最好不要连续使用。

  说时迟那时快。

  田灭云直觉眼前一花,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落空,气得一顿狂吼。

  紧随而至,便是连连扑击,庞大的身躯裹夹着无边威势,横冲直闯,硬土地面上愣生生被其犁出一道道狰狞的沟壑,简直猛得一塌糊涂。

  只可惜,初次掌握如此神力的田灭云,还远远无法适应这种强大,而且《蛮熊震天劲》直线速度和出手速度虽然快到极点,但闪转腾挪却非擅长。

  此刻,连番进攻碰到游鱼般灵活的田文渊,竟一再落空。

  两人不断错身,气势交轰,激起无数尘埃,场面异常混乱!

  “啊!混蛋!”

  田灭云破声狂吼:“混蛋!有种你就别躲。”

  田文渊识得厉害,哪还会跟他多费唇舌,趁着他说话分神的间隙,闪到一侧的身躯立刻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赫然是第二次施展“燕折闪”的绝技,脚尖连连触地,身形翻飞,瞬间出现在了田灭云的背后。

  电光火石之间,全身巨力,涓滴不剩灌入右脚脚尖,弩箭一般抬脚,运转《荒牛劲》中的“荒牛顶”的绝杀之技,刺破空气,朝着田灭云的后背心窝狂刺。

  这一击,快如惊雷,迅猛无匹,而且绕过了田灭云的视线,瞒天过海,是毫无疑问的胜负手。

  看到这一幕,全场爆出阵阵惊呼。

  “这怎么可能?”

  田博脸色铁青,龙头拐杖砰的一声,将地面砸出一个头颅大小的圆坑。

  “三哥!看来你的工夫白费了。”

  旁边的田烈也是神色复杂的道:“按道理《蛮熊震天劲》对付这种以灵巧见长的武学,只要把守震字诀,以不变应万变,根本是有胜无败的。哎!可惜……田灭云空有一身蛮力,却连这套武学的皮毛都没有领悟。”

  在这一霎那,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胜负已定。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战斗的中央,突然爆发出一声诡异如铜锣一般的巨响。

  咚………

  震耳欲聋!

  众人预料中的场景没有出现,田灭云完好无损的半趴在地,反倒是占据绝对上风的田文渊像是一张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四五丈远,摔得狼狈不堪。

  “哈哈…..田文渊,我早就防着你这一手。”

  田灭云拍拍屁股站起来,嘴里爆发出竭斯底里的狂笑,满脸尽是报仇雪恨和阴谋得逞的狂态。

  “怎么回事?”

  “刚才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形势怎么莫名其妙逆转了!”

  “难道《蛮熊震天劲》真的如此神奇?”

  人群绝大多数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胡乱猜测。

  只有几位被选中的弟子和两位长老,才隐隐留意到倒飞出去的田文渊,脚上正在不断地渗出鲜血,却看不到明显的伤口。

  但以他们的眼光立刻猜到,田文渊一定是在刚才决胜负的瞬间被安置于田灭云身上细小锐器暗算,以至功败垂成,胜负逆转。

  此刻,田博是又惊又喜,脸上神色一阵变幻,精彩无比,但很快被其掩饰过去,他趁着众人完全陷入云山雾绕之中的档口,迅速越俎代庖,大声宣布:“好!胜负已分,田文渊才具浅薄,难当大任,取消参加试炼资格,最后一个名额由田灭云取代。”

  身旁的田烈瞬间明白田灭云这一手恐怕连田博都没有预计到,一时忍不住讥诮道:“三哥啊!你这孙儿还真是好手段,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田博冷笑,“哼!结果说明一切,你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会给你一切交代的。”

  田烈闻言也不再说什么。

  另一边的,田三通柳眉一皱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转眼怒瞪着田灭尘,鄙夷道:“是你!你一定是把那件紫铜软猬甲给了他,是吧?爆血神丹、《蛮熊震天劲》、紫铜软猬甲,你们为了让他赢,还真是下了血本啊!”

  田灭尘闻言,神色依旧冷峻,毫不动怒,淡淡回了句,“他是我兄弟,我自然要帮他夺回属于他的东西。”

  …

  此刻,倒在远处的田文渊眼睁睁看着田灭云以胜利者的姿态一步步朝着他走过来,强烈的羞辱和不甘如潮水般淹没了他的大脑和五脏六腑。

  “田….灭云…….你真….卑鄙……”

  田文渊咬牙切齿的念着这个名字,他从来没有这样一刻,如此铭心刻骨的憎恨一个人。

  恨不得生啖其肉,痛饮其血,将其千刀万剐,烧成灰烬。

  但是这一切于事无补。

  “桀桀…..”田灭云发出阴毒的怪笑,低声道:“这叫兵不厌诈!你怎么不怨自己蠢?我早就说过,要跟你清算总账。今天我不止要在所有人面前赢你,还要杀了…你……”

  “就凭你……我就算废了一条腿,照样能拉你垫背…………”

  可话音刚落,田文渊一颗心再度往下沉。

  强烈的酥麻感从伤口蔓延上来,他渐渐感觉自己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要丧失殆尽。

  “该死!**的还淬了………”

  田灭云眼中闪过一道凶厉的光芒,甩手就是一嘴巴,将其抽飞,根本不容他将那个“毒”字说出口。

  砰!

  田文渊满脸鲜血的倒在地上,惨不忍睹。

  田灭云猛然起脚,朝着田文渊的胸口,狠狠踩下去。

  一脚又一脚!

  大肆宣泄!

  此时田烈看到田文渊已然奄奄一息,知道再不阻拦要出人命,立时大喝:“住手!胜负已分,速速退下。”

  田灭云不爽的抬起脚,舔了舔嘴唇,眼中散发着意犹未尽的凶光,看着浑身是血的田文渊,恶毒道:“终于舒坦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和你的爹一样,彻底沦为废物。不过,你会比你爹更惨,他一死百了,你却会生不如死。咱们之间还没完!”

  已经处在浑身麻木状态的田文渊,眼神中依旧充斥着强烈的不甘,仿佛一头受伤的孤狼,斗志根本没有被浇灭,还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是随着药效逐渐上涌,终究是是瘫软了下去。

  …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圣魔涅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