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伟忠叔的梦想

嘿嘿一笑,“那这下他也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爷爷你啊高超,当初这田氏族长就该由您来当。那些老家伙哪有你本事。但是这田文渊留着是个祸害,爷爷你看是也不是找机会把他……”  说着,便把手刀往脖间一抹,露着毫无人性的笑意。  田博看见这一幕,不但不不会觉得田氏田博府邸。。...

圣魔涅盘

推荐指数:10分

《圣魔涅盘》在线阅读

  …

  一个时辰之后,夜幕降临。

  田氏田博府邸。

  田灭云一脸不爽道:“爷爷!田烈这个老狐狸分明不把你放在眼里,居然在关键时候把那个小畜生救了下来,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我就能把田文渊彻底了结啊!”

  田博眼中跳动着阴森的光芒,淡淡道:“哼!那个两面三刀的老东西成不了什么气候。就他儿子还想当下一届族长,指望老夫站在他那边,简直痴人说梦。”

  田灭云听了这番话,原本发白的脸色浮现一抹病态的红色,嘿嘿一笑,“那这回他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爷爷你真是高明,当年这田氏族长就该由您来当。那些老家伙哪有你本事。不过这田文渊留着是个祸害,爷爷你看是不是找机会把他……”

  说着,便把手刀往脖间一抹,露出残忍的笑意。

  田博看到这一幕,非但不觉得丝毫不妥,反而露出欣慰的笑容,“云儿!经过这一战,爷爷发现你终于懂事了。这世上无毒不丈夫,你要给我牢牢记住,凡是冲上去就干的,这都属于匹夫之勇,莽夫所为,我辈不取。”

  “我们为人处世主要还是靠脑子。把那些伪君子假道学所不齿的阴谋诡计活学活用,那是一门了不得的大学问。这方面你的天赋比你的大哥强多了,我这一脉未来能够依靠的还是你。至于你说的田文渊嘛,现在丢了试炼资格充其量也就是个小蚜虫,你待会儿去趟任务堂,拜托一下王威执事,让他给这小畜生指派一个有去无回的强制任务,这件事就了结了。”

  “好嘞!我这就去。”

  …….

  三天之后,中午。

  城东一间破旧的瓦房内。

  一道温热的光芒从窗外投射进来,照在田文渊微微泛白的脸上。

  眼皮颤了一下,田文渊眯着睁开眼睛,顿时感觉剧烈的痛苦从胸口传来,差点再度晕过去。

  “终于醒啦!你小子也真够行的,居然足足睡了三天三夜,还要老子伺候你。再不起来,我准备把你埋了。”

  杉木门吱呀一声的打开,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独臂男子走了进来。

  这男子身材精壮,浓眉大眼,典型的国字脸,下巴上胡子拉碴,颇有几分沧桑的样子。

  田文渊见到此人仿佛见到至亲之人,眼眶一红,喉头仿佛堵着什么,声音发颤道:“伟忠叔!”

  独臂男子迎着上去就是啪的一声,一记清脆响亮的大嘴巴子。

  “怎么?要淌狗尿?别他妈娘们唧唧的,不就是输了一场比试吗?”

  田文渊刚刚酝酿出来的一点委屈瞬间被这一巴掌扇到了九霄云外,“谁说我要哭?我只是…….”

  独臂男子眉头一蹙,立刻打断道:“少跟我扯有的没的,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田文渊一听这话,顿了一下,眼神中突然绽放出坚定的光芒,“我不会放弃,我要向田灭云挑战,把名额抢回来。田灭云药力一退,就凭他那根本没有掌握的《蛮熊震天劲》,我肯定有机会打败他。”

  “笨蛋!”

  独臂男子失望的看了他一眼,破口大骂,“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用一下子激将法就会答应别人的挑战?田家从来没出过这规矩,那小子理你才怪。再说,田博老儿摆明车马对付你,他能暗算你一次,就能暗算你第二次。你还想跟他斗?你看看这是什么吧?”

  独臂男子边说着边从腰间掏出一块令牌,抛了过去。

  “强制任务令牌?”

  田文渊接过令牌,原本泛白的脸色瞬间胀红,咬牙切齿道:“欺人太甚!”

  独臂男子直接摆了摆手,“说这些有什么用?这次任务表面上只是帮助李家护送先祖棺木到四泉城,可实际上绝不简单。”

  “你还记得吗?上月初八,天降雷火正好击中李家祖祠,酿成一场大火,三天才扑灭。试问在这种大火之下,尸骸焉能保存完整?事后我就听闻,李家虽然遭大难,却无意间从地底挖出一件宝贝。”

  “我怀疑他们假借运送棺木之名,行转移宝物之实,到时候少不得会有暗中窥视之人下手抢夺,而你若是参与其中,恐怕就会凶多吉少。”

  田文渊一脸寒冷,阴沉得几乎滴出水来,“伟忠叔!照你这么说,田灭云抢了我的名额还不算,还想要借刀杀人?有这么大的仇恨吗?”

  “哼!你还是太天真!”

  独臂男子满脸冷意,愤恨道:“这就是世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且睚眦必报,稍有得罪就赶尽杀绝。当年,我就是被某些王八蛋逼的走投无路,才选择以散修身份争夺试炼资格,最后沦落到残废的下场。你这回可真得好好想想怎么过这坎儿。”

  “等等!以散修身份?”

  独臂男子一愣,“怎么?”

  田文渊微微沉吟,脑中突然灵光乍现,惊呼起来,“我有主意了!既然田家不给我机会,我何不直接以散修的身份去夺取试炼名额呢?我记得距离临川城最近的散修试炼点就在博望城,以我的身手,只要不是运气太差碰到散修者中的宗师级人物,还是大有希望的?”

  独臂男子闻言吓了一跳,“你在胡说些什么?你今年十七,再过三年还有一次机会,根本没必要走这步险棋啊!这相当于直接叛出田家,属忤逆大罪,被田博知道,更有借口对付你了。”

  “再说,你现在身上有伤,怕是连八成战力都发挥不出来,就算是和那些散修竞争也很艰难啊!”

  “散修的功法虽然粗陋,但是长期刀口舔血,经历腥风血雨,搏杀的技艺和临敌对战的意志可比你这种世家弟子强出太多了。更何况散修之中也有绝世妖娆,他们气运如蓬,在出生入死之间得到各种天赐机缘,也不缺强大功法和修行宝药,那是比绝大多数世家子弟还要恐怖的存在。当年我便是遇到一位散修高手,被其玩弄于鼓掌之间,捡回条命已经是万幸,我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可要好好想清楚啊!”

  独臂男子苦口婆心的劝说着,晓以利害。

  但田文渊似乎吃了秤砣铁了心,激动道:“伟忠叔,我知道这条路险阻重重,但是除此之外我恐怕已经无路可走了。虽然三年后还有一次机会,但届时以我资质、年纪,根本入不了那些宗派仙人的法眼,怎么和那些天赋异禀的弟子竞争啊!我不甘心被那些混蛋决定命运,更不甘心就此庸碌一生啊!”

  “不甘心就此庸碌一生……”

  “不甘心…….”

  独臂男子闻言,浑身一颤,整个人彻底呆住了。

  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回荡着这句振聋发聩的豪言,再看少年坚毅如铁的神情,不觉怔怔出神,此情此景,他恍惚看到了十五年前的自己。

  一样的热血发奋!

  一样的志比天高!

  只是自己的热血和斗志很快就被残酷无情的现实击得粉碎,现在的自己鲜血已冷,斗志燃尽,徒留满腹颓然,终日得过且过,活得苍白无力,简直咸鱼都不如。

  想起这些,独臂男子心中黯然。

  而现在同样的抉择再次出现,发生在他一手带大视如己出的田文渊身上,他绝不希望其步自己的后尘,但是……刚才那句话一出,他知道他无论用什么方法也不可能改变其决定。

  “哎……….这一切或许是命中注定啊!”独臂男子长叹一声。

  “伟忠叔……”

  蓦然间,田文渊看着眼前健硕的身躯似乎苍老的许多,心中沉甸甸的,却又不知该如何劝慰。

  屋子里瞬间陷入了沉寂。

  半晌,独臂男子终于从伤感中抽离出来,微微释然道:“既然你决心已定,我不拦你。不过在去之前,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田文渊问道:“什么事?”

  独臂男子眺望窗外,目光投射到无远弗届的天边,脸上更是浮现出一丝希翼之色。

  “他朝有一日,你若是自觉修行有成,就去踏遍千山万水,替我看看这个繁华世界到底有多大,传说中苍茫洲、倾月洲、净月洲还有弥陀洲,浩土神州,中央云洲这些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

  “伟忠叔,这话……..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田文渊惊讶的看着他。

  独臂男子被其盯得恼怒,呵斥道:“很奇怪吗?你伟忠叔虽然粗人一个,但也有梦想啊,难道就许你有梦想吗?”

  田文渊微微傻眼,随即郑重道:“好!伟忠叔!踏遍千山万水,我一定会做到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圣魔涅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