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狠狠逼迫

“田灭尘!”  话音一落,一位身形健硕,气质冷峻的少年不声不响的站了出,步履稳重,神完气足,举起手投足之间自有股深严法度。  老者望着他,眼皮轻轻跳了一下,心中都忍激赞,傲骨铮铮,大势蓄成,此子果真有田氏更年轻一辈第一人的风采,因为未来近百年临川城,田家练武场。。...

圣魔涅盘

推荐指数:10分

《圣魔涅盘》在线阅读

  深秋,朔风凛冽,残阳如血,天地间一片萧瑟。

  临川城,田家练武场。

  几十个身穿锦衣,英气勃发的少男少女,神色肃然,呼吸凝重,望着站在最前颇显萧疏轩举的青袍老者——田家排行第七的长老,田烈。

  此时此刻,往昔的喧嚣嘈杂一丝不见,,练武场上,只剩下落针可闻的安静。

  老者轻轻拨了一下下颏稀疏的长须,淡然的扫视着众弟子,“下面公布这一届田家有资格参加漠河派试炼的弟子名单。叫到名字的自动站出来。”

  “田灭尘!”

  话音一落,一位身形健硕,气质冷峻的少年不声不响的站了出来,步履沉稳,神完气足,举手投足之间自有股森严法度。

  老者看着他,眼皮微微跳了一下,心中忍不住激赞,傲骨铮铮,大势蓄成,此子果然有田氏年轻一辈第一人的风采,未来百年老三这一脉恐怕势不可挡了!

  老者微微涩然,随即念出名单上第二个名字,“田如雪。”

  “弟子在!”

  一位体态婀娜,貌美如花的少女应声出列,施然行步,巧笑嫣兮,隐藏在雪白衣袍下的腰肢又隐隐散发出柔若无骨、不堪一揽的感觉,这显然是将骨骼修炼到了易骨幻形的高深境界,在田氏族中绝对能排入前三。

  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赞许,目光随即移到下一个名字,“田三通!”

  “弟子在!”

  一位容貌俊俏到堪比豆蔻佳人的少年站了出来,老者看到他,眼中闪烁着一丝老怀安慰之色。

  在此之后,又响起一连窜名字。

  “田无忌!”

  “弟子在!”

  “田野明!

  “弟子在!”

  “田恕行!”

  ……

  “田东河!”

  ……

  “田立明!”

  ……

  “田宗璞!”

  …..

  叫到名字的六人一一出列,或灵秀逼人,或身形雄壮,或气质娴雅,或安稳古拙,六人各具特色,都不是泛泛之辈,只可惜老者神色却始终保持淡然,似乎这些人还无法入他的法眼。

  然而当他瞄到名单上的最后一个名字时,脑海中瞬间浮现起族里最近甚嚣尘上的种种风闻,眉头不由皱成了川字。

  “田文渊!”

  “弟子在这儿!”

  练武场西北角,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瘦削少年,踏着轻盈如风的步子走了出来。

  周围的人看到此人一身装束与他们格格不入,顿起一丝骚动。

  “这家伙是旁支弟子吧?”

  “想不到最后的一个名额居然是他?”

  “这已经是数十年未有之事啊!七长老到底是怎么想的?”

  ……

  对于这些,少年恍若未闻,此时的他脸上带着一丝酡红,呼吸也有些急促。

  很显然,这个结果令其相当激动,心潮澎湃。

  老者自上而下打量着,见他全无世家子弟的仪表和气度,下意识便流露出一丝不喜,不过随即留意到爽充满坚毅和灵性的眼眸,终于似乎想通了什么,脸上还是挤出来一丝微笑,说道:“嗯!你很不错!最近几届,旁支弟子当中人才凋零,一直没有人入围名单。你算是开了好头!以后不要懈怠,好生努力,将来为家族做出贡献吧!”

  呃!

  在田氏一族中向来不受人待见的田文渊,听到这番破天荒的夸赞不由愣了一下,随即连忙稽首道:“多谢七叔公厚爱!家族既然赐下如此良机,我如果还不思进取,混沌度日,岂不是愧对祖宗?日后文渊也定会竭诚尽力,报答家族的大恩。”

  老者抚须大笑,“好!很好!”

  可这头话音刚落,一声冷哼突然怒雷般炸响。

  “好个屁!这番话分明是在讽刺其他未能入选之人!典型的小人得志!”

  场上众人闻声顿感头皮一阵发麻,纷纷回头,就见一老一少正从练武场外,气势汹汹的走来。

  发出冷哼的赫然便是走在前头的一位拄着龙头拐杖,身着玄青色华服的老者——田氏排行第三的长老田博。

  在其身后的那个面色泛白、神情倨傲的邪气少年,众人也都一眼认出来,正是田博最小的孙子,在整个临川城都属臭名昭著的纨绔子弟,田灭云。

  两人旁若无人的走到青袍老者身侧,挥袖甩襟,大有一种反客为主的气势。

  田烈见此,脸色一沉,“三哥,你怎么来了?这名单之事可是一直由我掌管的,你莫非还想横插一杠?”

  “哼!”

  田博目光阴冷,“家族给你机会是希望你秉持公平公正之原则,为田氏选拔贤才,可不是让你将一些鱼目混珠之辈放入其中。如果你做的不到位,给你的权利自然可以随时随地收回!”

  “鱼目混珠?”

  田烈闻言大怒,伸手从腰间掏出一本名册,摔了过去,“简直一派胡言!这十人名单,乃是从过去三年家族的各次小比大比之中的优胜者中挑选而出。历次胜负,大家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白纸黑字,有据可查,哪里有什么不公平?三哥,你身为长老,位高权重,说话做事更该谨言慎行,再这样信口雌黄,可别怪我在家主面前告你一状。”

  “哼!我做事还用你来教?”

  田博一脸寒霜,阴毒的目光随即偏转,盯向田文渊,大喝道:“我说的鱼目混珠之辈不是别人,就是他!区区一个卑贱的旁支子弟,德行低劣,资质浅薄,竟然还妄图染指家族宝贵的试炼资格。这种人说他鱼目混珠都是轻的,依我看,直接扫地出门都不为过。”

  此话一出,满场哗然!

  众人原以为是家族上层权力之争,却是想不到堂堂家族长老,居然不顾身份,直接将矛头指向一个弟子。

  首当其冲的田文渊擦掉扑面而来的唾沫星子,神色一僵之后,一股羞怒之气顿时遏制不住的涌上来,“你血口喷人!田家祖祠碑文上清清楚楚写着,凡田氏子弟,不论嫡出庶出,不论主脉旁支,皆可公平竞争试炼资格。这是祖宗规矩,即便家主也要遵守。你身为长老莫非就敢公然违逆祖训?”

  “好一个尊卑不分的狗东西!居然跟老夫大吼大叫?”

  龙头拐杖猛地一砸,田博脸带戏谑,“你惯于拿祖训压人,这点跟你死去的废物老爹真是一模一样。”

  “你……”田文渊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

  田博大摇其头,越发不屑,眼中透射出阴翳的光芒,狞声激道:“当年,他和你一样,不识时务,窃据家族宝贵的名额,最终却才具浅薄,难当大任,白白死在了试炼之中,浪费了家族名额,这还不是废物一个?”

  田文渊双目怒红,狂吼道:“住口!你这老不死的东西!不许你侮辱我爹!”

  田博闻言变色,“你爹也不过是小辈,我还说不得?看来你比起你爹更加不堪。”

  “你明知我是长辈,却大庭广众之下,公然顶撞,此为不孝!”

  “得了机遇本该谦逊以对,但是你呢,骄狂自大,屡屡污蔑讥诮同族兄弟,讽刺他们不思进取,混沌度日,此为不悌!”

  “而你明知自己根骨浅薄,族中比你优秀者大有人在,却不思退位让贤,硬是要窃据家族宝贵试炼资格,这种尸位素餐的行径严重伤害家族利益,此为不忠!”

  “像你这种不忠不孝不悌的狂悖之徒,何止是鱼目混珠,恐怕田氏土牢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田博步步紧逼,一句句诛心之言,一个个欲加之罪,呼啸而出,身上更是爆发出练髓劲武者难以企及的庞大威压,镇压在田文渊的身上,根本不给田文渊丝毫辩驳的机会。

  田文渊不断后退,眼中流出强烈不甘,却无力反抗。

  “够了!”

  一旁的田烈终于看不过去,“三哥!你堂堂铁齿铜牙的本事,却拿一个小辈出气,这算什么?还要不要你的面皮?”

  田博微微一窒,随即冷哼道:“你也有不教之罪。赶紧将此子剔除出名单,不然别怪三哥不讲情面,动用族法家规。”

  田烈脸色一沉,一把抢回名单道:“哼!田博你行事未免也太过霸道了吧!我也懒得和你多费唇舌,这份名单我自会交由家主确认,你有什么废话还是去找家主去理论吧。”

  田博闻言,鼻翼一颤,眼中散发出阴鸷的意味,低沉道:“这么说…田烈…你是想和老夫彻底撕破脸,对吗?我可记得你这脉,马上就有求于我!你可要明白,你跟我已经老了,往后的日子是属于年轻人的,你难道不懂得为子孙计吗?到时候你可千万别后悔啊!”

  言罢,龙头拐杖重重的砸进地面,发出咚的一声巨响,气势陡然暴涨数倍。

  田烈眼皮一跳,怒气眼看着就遏制不住,可略一琢磨他这话,心头咯噔一下往下沉,脸色大变,“你是想为难宽儿……”

  “呵呵呵呵…….你家宽儿当选下届族长本来是众望所归,阿烈啊!你也不想他因为些许小事,就耽误筹谋许久的大局吧?”

  田烈闻言,当场愣住了,

  田博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奸计得逞的笑意,“自家兄弟,你不为难我,我何苦不会找你麻烦?这件事情只要你顺了我的意,我自有后报,肯定不会叫你失望。好好想想吧,你可是赚大便宜的。”

  此时,田文渊看到先前还维护自己的田烈面露迟疑之色,心中顿生不详的预感。

  果不其然!

  片刻之间,田烈换了副嘴脸,摇头苦笑道:“三哥!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不依你岂不是伤了你我兄弟情分。可是这名单毕竟有事实为据,若是随意篡改,事后追究起来,我担不起罪责啊!这样…..不如你提个章程?如何?”

  “好!爽快!”

  田博将龙头拐杖砸得悾悾作响,幽森的目光转向田文渊,寒声道:“小子,你虽然恶迹斑斑,不堪入目,但老夫看在你自小丧父,缺乏管束这点上,依旧大发慈悲,给你一个机会。你既然口口声声认为自己有资格获得试炼名额,可敢接受下面众弟子的挑战?”

  “你!”

  田文渊看着这老混蛋三言两语就否定了自己数年努力得来的成果,心中那个恨啊!

  不过形势比人强,这个条件不答应,看样子自己连最后的机会都要丧失了。

  田文渊当即咬牙发狠,“我有什么不敢?我这资格本来就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谁要是自认为能够赢我,尽管拿去就是!”

  言语间,散发出一股百战至勇的强烈自信和破釜沉舟的勇气,令得一众弟子纷纷侧目。

  田博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不过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很好!这是你自己说的,可没人逼你!云儿,你去让他瞧瞧什么叫做差距。”

  “是的!爷爷!”

  站在其身旁的田灭云,神情桀骜,嚣张地走到了田文渊对面,戏谑道:“田文渊….我早料到你这卑贱的家伙不会识相到自己滚下去,这一次正好当着众人的面,把咱们的旧账,一笔清算。”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圣魔涅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