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等祝陛下千秋万代,祝我大魏国祚万年绵长,国泰民安。”循声裴重熙与桓儇分别为1站站起身率领众臣朝新帝举樽贺喜。“朕自当不辜负众卿所望。”桓淇栩面露肃色端起酒杯看向众臣肃容道。凝望着龙椅上面面还在稚龄却因为身份非常特殊没办法故做出一副逐渐成熟模样的桓淇栩,桓儇不闻声裴重熙与桓儇分别站起身带领众臣朝新帝举樽恭贺。。...

“臣等祝陛下千秋万代,祝我大魏国祚万年绵长,国泰民安。”

闻声裴重熙与桓儇分别站起身带领众臣朝新帝举樽恭贺。

“朕自当不负众卿所望。”桓淇栩面露肃色举杯看向众臣朗声道。

凝视着龙椅上面面还在稚龄却因为身份特殊只能故作出一副成熟模样的桓淇栩,桓儇不禁莞尔一笑。

无论是谁一旦登上这个至尊之位的时候开始,很多东西就必须舍弃的一干二净。

众卿落坐,相谈甚欢。

殿内觥筹交错,宫女移步间可闻香风阵阵,听得环佩叮当。

正厢此际太后身边的宫女浅汐缓步走至桓儇身侧附耳低语。

话落桓儇抬眸扫了眼浅汐含笑道了句,“这招待内命妇的事情有太后便成,要本宫做什么?本宫一来不通宫中内务二来与她们可不相识。”

“大殿下,倒也不是太后娘娘她想麻烦您。”浅汐略微错愕旋即躬身面上颇为无奈地道:“只是好几位内命妇都想给您见礼,说是她们有好些年没见过您了甚为想念。太后娘娘想着既然都是一家人,见见也没什么。”

闻言桓儇勾唇饶有深意地扫量了浅汐一眸,“即是如此那本宫随你走一趟,总不能因着本宫之故拂了太后娘娘的好意。”话落她又转头看向诸臣唇边笑意温和朝着桓淇栩的方向微微垂首,“偏殿那边太后相邀本宫也不好推辞,本宫先行告退。”

“既然是母后那儿相邀姑姑,那姑姑你便去吧!朕这没事。”听见桓儇的话以后桓淇栩笑眯眯地看着她语气颇为温和。

得到许可之后桓儇颔首移步随浅汐一道往偏殿而去。

偏殿内太后温初月与诸位命妇似乎是相谈甚欢,连带着京城贵女也是浅笑涟涟。

眼角余光瞥见桓儇来了,温初月含笑朝她招了招手柔声道:“昭鸾,你可算来了快来本宫身边坐着。你们还愣在哪里干什么还不快过来行礼。”

那声殿下还喊未出,便被侍立在一旁的徐姑姑出言打断。沉着一张脸嘱咐她们以后见到桓儇须喊大殿下。

众人依言三呼千岁,稽首行礼。

桓儇昂首坐在温初月身侧温和地目光从跪在地上的一众命妇以及高门夫人的身上扫过。

明明眼中透出丝丝温和来然而却让人感觉到无形压力,压得她们几乎都喘不过气来。

好半响之后桓儇才偏首瞧了眼徐姑姑微微点头示意徐姑姑让她们起身。

待这一众人起身之后桓儇继续含笑审视着玉阶下的诸位命妇们神色十分玩味,这里面果然有不少她熟系的面孔比如洛阳那几世家的女儿。

想到此处桓儇微垂着眼帘,黑白分明的眼中隐有笑意这些人啊约莫不记得自己以前做过的事了。

看到往日宫中的姐妹各个都是十分恐慌地看着自己桓儇勾唇轻嗤一声。伸手抚上额角,隐有痛感传来。依照目前的局势来看,这些人背后都有一股势力维持这个朝廷的安定,现在她暂时还不想与他们对上……反正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大殿下,您的姿态仪度果真堪为我大魏贵族女子的表率,若是小女能有大殿下您一半仪态。那妾身就心满意足咯。”

说话的是韦夫人陆氏。看似调侃的话语却仿佛暗藏着玄机一般。

话落耳际桓儇挑眉瞧了她一会莞尔笑道:“韦夫人谬赞了,不过若是韦娘子愿意入弘文馆的话,本宫倒是可以亲自指点一二。”

闻言众人的目光皆落在了陆氏身上,各异的目光让陆氏倍感不适。

要知道弘文馆是大魏开国时太祖所设立,是用来教习皇家子弟以及世家贵胄之地,眼前这位镇国大长公主桓儇也曾经在此间待过。

按照如今京中各大世家的实力来说,以韦家的资质根本没资格入内修学,可是如今桓儇轻飘飘地一句话就将韦家的女儿引入弘文馆实在是叫人羡慕不已。

“小女自小顽劣若能得大殿下您亲自教导自然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荣幸。”韦夫人连忙拉着身旁那一袭鹅黄色襦裙,模样不过十八的少女上前一步道:“你还不赶紧跪下叩谢大殿下。”

那少女似乎是极为不情愿姿态怪异地折膝跪地,“臣女韦昙华多谢大殿下恩典。”

“昙华……《法华经》有云优昙花者,此言灵瑞。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桓儇微笑看着面前的鹅黄襦裙的少女脱口赞道:“这个名字不错。”

退居皇陵六年中她闲来无事便喜欢在寝居中抄录佛经偈语,希望以此来为母亲祈福消除母亲身上的业障,愿母亲能够早日脱离苦海。是以对于佛经她早已经是熟悉不已。

哪怕是面对桓儇的夸赞,韦昙华仍旧是保持着极为漠然的神情,“多谢大殿下。”

话落韦昙华当即退于陆氏身后不再多言。但是桓儇却对她十分满意,在她看来此女行事进退有度,不恃宠生娇委实不错。如今她刚刚回京许多事情都未能完全掌握,她需要一个得力助手替她去办事。

“昭鸾,你既然回来了以后有空便多去孤那边坐坐。”温初月亲昵地挽着桓儇臂弯语气柔和,“这么多年没见孤可是十分想念你。”

闻言桓儇挑眉含笑点了点头算是允诺。

人群中的紫衣贵妇含笑道了一句,“臣妾还记得大殿下彼时在洛阳也是这番美貌绝伦,当时不知道引得多少洛阳俊才公子为其倾心。”

此话一落那紫衣贵妇似乎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所错了话,喋喋咻咻讲了个不停。众人的目光被她的声音吸引过去,面露鄙夷地看着紫衣贵妇,纷纷摇头叹息。

从那紫衣贵妇讲完第一句话的时候桓儇就已经寻声而去,目光凝于那妇人面上,双眸似是深渊瀚海陡然凝结的冰层透出一股冷意来。

不过她又似乎对紫衣贵妇说的话饶有兴致,屈指叩击着面前的案几唇边笑意越发浓烈起来。

侍立在桓儇身后的徐姑姑和流珠互看一眼后不禁摇摇头。

好不容易等那紫衣贵妇讲完桓儇停止了叩击案几的动作,眼神冷冽地摩挲着手中玉樽,半响未语。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听说摄政王有个秘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