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殿前百官齐聚一堂,文武百官依品级位列两侧,在他们身后站着英姿焕发的玄甲将士。文官以温行俭领头,武官则以卢舒翰领头。至于位高权重的裴重熙自然而然是站在御道下等着桓淇栩的到来。迅速帝王仪架就会出现在众人眼前,百官伏地叩首施礼。落轿后。桓淇栩在郑毅的文官以温行俭为首,武官则以卢舒翰为首。至于位高权重的裴重熙自然是站在御道下等着桓淇栩的到来。。...

太极殿前百官齐聚,文武百官依品级分列两侧,在他们身后站着英姿焕发的玄甲将士。

文官以温行俭为首,武官则以卢舒翰为首。至于位高权重的裴重熙自然是站在御道下等着桓淇栩的到来。

很快帝王仪架就出现在众人眼前,百官伏地叩首行礼。

落轿之后。桓淇栩在郑毅的搀扶下正襟从群臣面前走过在裴重熙面前站定。

裴重熙含笑看了眼面前的桓淇栩并没有做任何表示。群臣不免有些着急起来,这裴重熙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

另一旁温行彦则目不转睛地盯着裴重熙。

这裴重熙到底想干什么,吉时将至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如今只盼着他派去的人能够将桓儇阻拦在路上。

毕竟那人可是和裴重熙一样难缠的对手。

“镇国大长公主到!”

“恭迎镇国大长公主!”

响亮的声音落在耳畔,诸臣皆是一脸诧异地转身,齐目朝宫门口往去。

只见一顶绘有九凤朝阳图的七宝流苏銮轿,在一众宫女太监侍卫的簇拥下缓缓移动。

銮轿两侧皆有彩衣云鬓宫女莲步随行,一众人步履整齐丝毫不见半点不妥之处。终于轿子在离诸臣所在位置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停了下来。

此时只见为首的一名女官打扮的人上前一步敛衣行礼,温声道:“殿下,我们已经到了。”

轿帘未动,只听得銮轿内传来一道温和女声轻声应了一句。

那女官在得了许可后立刻取了木杌放于銮轿旁,小心翼翼地掀开轿帘躬身立于一旁。

一双莹白如玉的手探了出来搭在女官手上后,那双手的主人也出了轿子在女官的搀扶下缓步下轿。

那女子一落地原本跟在轿后的宫女迅速行至她身后,有的持凤翣龙旌有的持雉羽宫扇还有人持了一柄曲柄九凤伞。

望着那些动作迅速而且一致的宫女内侍,裴重熙眼中逐渐流露出一丝笑意来。

他就知道那个永远不会让他失望。

那女子振袖转身缓步前行,从她提步起诸臣悉数跪下行礼,高呼千岁。

直到她走近。原本还在疑惑中的诸臣才看清她的面貌,这人居然是那个已经退居皇陵六年的秦国长公主——桓儇。

她居然回来了?

抬眸凝望着缓步而来的桓儇,裴重熙眼中笑意越来越浓。

今日的桓儇满头青丝堆叠成鬓,仅在发间斜插了一支九凤衔珠流苏步摇,移步之间步摇轻晃。眉黛如柳,凤眸含笑,眼尾用胭脂染红刻意上挑,让原本就惑人的眸子更添了几分魅色,绛唇染艳。

上着玄色上襦下着红色襦裙,裙上绘有鸾凤从腰间盘旋而下,外罩大红广袖。她所行之处,只觉得让人香风萦绕。

见她如此裴重熙眸色略黯,这么多年过去了,桓儇果然是越发的美貌……真当配得上一个艳冠天下。

才走了一会桓儇就已经到了裴重熙面前,两人目光彼此交汇又各自移开看向他处。

反倒是桓淇栩一把松开裴重熙的手,一脸兴奋地跑了过去抱住桓儇唤了句,“姑姑!”

“淇栩,乖。”桓儇舒眉伸手摸了摸桓淇栩温声道:“今天你身份和从前不一样,可不能这么冒冒失失的。”

话落在众人耳里诸臣面面相觑,任谁也想不到她居然还会回来。

看样子这下朝中有好戏要看咯。

见二人如此太常寺卿王采和钦天监褚澜鉴二人互看了一眼后齐声道:“大长公主殿下,吉时将至请您和摄政王共同主持登基大典。”

话落耳际桓儇含笑凝目于二人身上,明明是温和的目光却看得二人是一阵心惊。

垂着头不敢去看桓儇,只能硬着头皮又重复说了一遍刚刚说过的话,但是声音却比刚才多了几分恭敬。

“开始吧。”见此桓儇勾唇轻哂一声,收回目光淡淡道了一句。

等到桓儇开口,太常寺的人才敢宣布登基大典开始。所有的一切才按照大典仪制,步步循进。

桓儇和裴重熙两个人一左一右,各自落后桓淇栩半步距离,伴着他一步步走在御道上。

丹陛下的温行俭凝视着裴重熙的背影,眼神中淌过一丝愤恨。

如果不是裴重熙从中作梗,恐怕此刻桓儇还不得回京。不过就桓儇一个远离朝局多年,毫无权势的公主,又如何能够撼动被温氏和裴氏瓜分的朝堂?

莫不是裴重熙想和桓儇联手共同对付他们温家么?

思及此处温行俭眸色冷冽,如此说来桓儇的出现既有可能打破这表面的平衡重新促成新的局面。

只是桓儇……这人真是叫人捉摸不透当年的柳家不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吗?柳氏蠢钝,本来是想借助桓儇谋权,却不想反被桓儇利用以至阖族覆灭。

恐怕到死柳家家主,也想不明白桓儇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正值他思索之际,桓淇栩已安座于龙椅上。

褚澜鉴高唱一句:“授冕!”

话才落下已有内侍捧着褚漆木盘而来,其间放着十二旒冕冠。

内侍屈膝跪于桓儇面前,将木盘高捧于顶。扫了眼四周后桓儇才伸手拿起冕冠,盘子一空内侍立刻叠步退下。

眼角余光虚睇一眼裴重熙,见他神色无异后桓儇这才转身移步走到桓淇栩面前,屈膝替他将冠冕系好。

授冕之后便是大祭天地诸神,四方神灵,再行颁诏已告天下百姓。随着群臣伏跪高呼三声万岁便寓意着大典已成,新帝即位。

新帝下旨改年号为河晏,寓意新帝即位后天下太平,海清河晏。

桓儇静立于新帝下首,微扬着头凝视着伏跪在丹陛之下群臣,凤目中闪过一丝凌厉。

当初为了兄长,她甘愿避权退居皇陵六载。却不曾想总有不长眼的人,不记得她当初也是个无情狠毒的长公主。

既然她回来了,就别有人妄想趁新帝尚幼专权独大。

大明宫,本宫回来了!又回到了这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桓氏的江山,永远轮不到外人染指半分!谁若妄图肖想她桓家的天下,皆当一死!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听说摄政王有个秘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