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八章 落虹无情

步,离开了了他的攻击范围。  “不可能会。”庄尧之撇了撇撇嘴,记得我那日他偏偏是个只明白躲闪的废物,为何才几天就变的如此很厉害。  庄尧之双手合掌,将铁扇合而为一,犹如一把钝剑,刺向易水流,靠近了易水流时,铁扇在他手中又突然再打开,迅速旋转的出来犹如飞轮,脱众人吵闹纷纷,争议不休,一时间噪音纷扰。。...

长生亦梦

推荐指数:10分

《长生亦梦》在线阅读

  山峰之上,穹顶之下,千虹仙宫。

  众人吵闹纷纷,争议不休,一时间噪音纷扰。

  这是为何?原来是易水流在剑门使出了剑门不外传的‘迁虹剑法’,要知道这剑法连剑尊都不会,他却轻易使了出来,这是多么轰动的大事。

  不理会旁边众人如何议论,且看易水流与庄尧之交手,他出剑随意,如轻描淡写,变化起来却让人抓摸不透。

  出手快速,剑招似凌乱却变化莫测,招招逼人,从未见过如此奇幻的剑法,庄尧之防不胜防。连退了几步,离开了他的攻击范围。

  “不可能。”庄尧之撇了撇嘴,记得那日他明明是个只知道闪躲的废物,为何才几天就变得如此厉害。

  庄尧之双手合掌,将铁扇合一,如同一把钝剑,刺向易水流,靠近易水流时,铁扇在他手中又突然打开,快速旋转起来如同飞轮,脱离了庄尧之的手,削向易水流,而庄尧之也空手以拳脚攻击。

  虽上有飞轮,下有庄尧之拳脚夹击,但易水流轻而易举便全部防下来了,先是快速的出剑挑开飞轮,又回剑以守为攻来防空手的庄尧之。

  但飞轮转个不停,一直在上方缠绕不休,缠着他不放。

  若是出手攻击庄尧之,背后肯定受那飞扇袭击。看来只有先将飞扇击落才行。易水流心中思量,手中长剑快速挥耍,拖着剑影,旁人眼里看来就如他一手使得三把长剑,一把去抵挡天上的飞轮,一把去抵挡庄尧之,还有一把时不时攻击一下庄尧之。这是迁虹剑法的第二式变化‘一虹为七’。

  眼瞧易水流被自己的飞扇压制住了,庄尧之有些得意,又以指为剑,双手轮流配合去攻击他。还不忘讥笑道:

  “小畜生,你也就这点本事。”

  易水流不受他的嘲讽,继续专心防御,等待破敌时机。

  大概是时机到了,易水流嘴角微微上扬,“长虹贯日”,长剑往上一刺,竟刚好刺进铁扇的扇骨间,放佛被卡住了一般,飞扇被举在半空不停的颤动。

  看到这一幕,庄尧之有些震惊,道:“那又如何,我没扇,你没剑,难道还敌得过我不成。”说话间,便已袭向易水流。

  看他冲来,正中下怀,易水流用力一甩,将铁扇甩向他。

  铁扇一脱离长剑的控制,便又化作飞轮。

  看飞轮斩向自己,庄尧之大吃一惊,弯腰去闪。

  还没完呢,只见易水流奋力一跃,跳在飞轮上,单脚踩着飞轮在空中滑行。

  居高临下,手中长剑飞舞,此时如同雨点挥洒,七把长剑一齐在空中刺向庄尧之。

  庄尧之躲闪不及,连连后退,衣服被割破几处。

  退无可退,庄尧之被自己绊倒,一屁股坐在地上,眼见七剑合一,刺向自己心脏,可易水流没有打算收手的趋势。

  被刺中就死定了,“啊”庄尧之大喝道,凌空发出一道剑气,挡住了易水流。

  我就猜到他会怕死使用法力来抵挡。易水流轻笑着跳下飞扇,一脚将停在空中的扇子踢向庄尧之,用剑抵着他,神情故作疑虑,道:“这位桃花庄的庄师弟,哦,不对,是畜牲,你刚刚好像使用法力了,不过你还是输了。”

  庄尧之狠狠的砸了砸地面,道:“可恶,若是我大师兄,剑法绝不会输给你这毛贼。”

  “你是小畜牲,那你大师兄便是大畜牲,而你师叔嘛,就是老畜牲。”易水流戏谑着他。

  “你......”他明显发怒,拳中发出白光,而他的铁扇也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愤怒,浮在空中。

  “技不如人,愿赌服输,你还不退下。”人群中,他师叔喝道。

  庄尧之落败,众人的议论声更杂了,但都是冲着易水流的剑法。

  此时剑门弟子中一名年轻弟子站了出来,易水流认得他,那日在落英山悬崖边众剑门弟子的师兄。易水流扫了一眼剑门的弟子,并没有发现佩戴折叶长剑的,莫不是那人现不在剑门?

  “好狠的心,竟对仙界同仁下如此毒手,他若不使用法力去挡,恐怕已丧生在你剑下。不仅如此,还出言侮辱仙界长辈,像你这种人做出欺师灭祖的事也不奇怪。”这人语气虽然温和,但却让人听得毛骨悚然,他又忽然厉声喝道:

  “你究竟是从何处偷学到我派的无上剑法,快快招来。”

  这语气,一定是个阴险小人。易水流冷笑着,道:“小师弟,你谁啊,胡说什么,谁欺师灭祖了。”

  “我乃剑门剑尊坐下大弟子慕冬庭。那日,落英山悬崖边,我亲眼看见你与龙魔交头接耳不知商量些什么,而你师傅却被你俩害死在一旁,见我剑门弟子赶来,你却跳崖逃走,如今还想狡辩?”

  “什么!”易水流终于明白了,原来那日被龙魔吹下悬崖,却被认为是弑师畏罪潜逃。

  “根本不是这样的,大家别听他片面之词。”

  “误会?我片面之词吗?那日我众多师弟都在,众目睽睽。还有,若不是有熟人在当诱饵,易掌门又怎么会被骗进囚仙阵。快说,你与龙魔是何关系,又怎么偷学到我派剑法”慕冬庭恶狠狠的盯着易水流,心中一口咬定这就是事实。

  听到他的话,易水流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非常震惊,难以相信,自己竟被认为是杀害师傅的帮凶,明明自己是上来这寻找剑门内奸的。陷入了沉思中,快速的回忆这几日发生的诸多事情,希望能找出一件可以证明自己清白的。

  “既然你不肯说,那就别怪我剑下无情了。”慕冬庭拔出了背上巨剑,冲向易水流。

  可易水流根本无心去理会他,还在思索着这几日的事情。

  慕冬庭冲到他面前,看他一动不动的,便一脚将他踢出丈许远。

  即使狠狠的摔在地上,易水流也没有去理会,继续想着自己的事。

  慕冬庭紧接又飞起一拳狠狠的打在易水流身上,见易水流还是无视自己的攻击,他恼羞成怒了,插下巨剑,抡起双拳快速的击打着易水流。

  但易水流竟像木头一般,不知疼痛,躺在地上,想着为什么突然间全世界都不相信自己。

  “怎么回事?他明明没有法力,我居然打不动他。”慕冬庭心中大惊。

  “我就不信你不痛的。”慕冬庭怒吼道,高高举起拳头,拳中还带着红光,全力一拳打向易水流。

  “我相信你啊!你给我还手啊。”一旁观战的韩江雪着急的喊道,她的眼中闪烁着泪光,看到易水流如此,她已经按耐不住了,手中紧握的长剑也不知在何时变回了猩红长弓。

  即使全世界都不相信你,还有我相信你啊!

  千万人中总有一人你会为之动容,总有一人会让你落泪。

  听到了韩江雪的呼喊,易水流迅速回过神来,挥剑去挡住了慕冬庭的奋力一击,但还是被击飞了,且这回明显受伤了,吐出一口鲜血。

  慕冬庭不给他任何喘气的机会,便抡剑劈来。

  易水流此时好像发了狂似的,挥剑迎敌,只攻不守,手中长剑再次化作七把,上下左右,全方位的去攻击慕冬庭。

  这慕冬庭一开始本来也是不使用法力的,但在易水流猛烈的攻速下,只能使用法力做盾去抵挡。

  “卑鄙!”一旁的韩江雪不忿的喊道。

  “我本来就没答应过你不使用法力,何来卑鄙。”慕冬庭冷笑一声,又使出一道剑气去隔开易水流的剑。然后迅速化守为攻,巨剑抡向易水流。

  这巨剑剑法,招招凶狠,攻势虽慢,但力度很沉,易水流虽然回剑格挡住了他的攻击,但还是被他剑上的法力震的手疼。

  几个回合下来,易水流渐渐抵挡不住了,毕竟人家法力高深,且剑剑沉重凶狠。

  易水流被打得连退几步,手中长剑也被震得脱手落地了。

  “你剑法再好也是偷学我剑门,而你终究不过是个欺师灭祖的废物。哈哈哈,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杀你的。哈哈哈。”慕冬庭得意的大笑。

  易水流站着一动不动的,心里很恨,如果有点法力,都能教他做人,可惜没有如果。

  但就在此时,奇怪的事发生了,易水流感觉忽然有一股法力从脚底涌入自己全身。

  突然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只是朝剑轻轻一抓,便隔空将剑吸回自己手中。

  怎么回事,难道这小子是隐藏实力?他居然有法力!而我居然看不出来。众人大惊,几乎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样。

  只有易水流自己知道,他的法力是场上的某位高手通过地面传输,暂借给他的。

  但已经足够,哪怕是一点法力便也可以使出迁虹剑法的中三式了。

  “多谢了,那么接下来就轮到我来教你这个剑门大弟子什么才是正宗的剑门剑法了。”易水流轻轻一笑,手中长剑顿发紫光。

  一瞧他这举动,在场的人都安静了,都想看看这小子究竟隐藏了多少实力。而慕冬庭也有些心虚了,连退几步。

  “第四式,落虹无情。”易水流大喝一声,将剑狠狠的插入地上,双手握决。

  长剑入地,狂风大作,草地发亮,变得通红,忽然,慕冬庭那,土地崩裂,三把赤色巨剑飞出,袭向慕冬庭,就连风也化成了剑气,凌厉的削破了慕冬庭的衣服。

  三把巨剑同时攻击,慕冬庭措手不及,眼看剑就要刺到了,易水流一声“收”,巨剑也随之消失了。

  易水流又迅速拔起长剑,脚下生风,一闪便来到慕冬庭面前。等慕冬庭反应过来时,长剑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急忙扔下巨剑,举手投降。

  “你放心,我是不会杀你的。”易水流面无表情,淡淡的道。紧接着便是奋力一拳打在了慕冬庭的脸上,打得他吐出了几颗牙齿,然后又是一脚,狠狠的将他踹出几丈,易水流又将他的巨剑甩向他。巨剑插在他身边,仅差以一厘距离,但剑气已划破了他的脸。

  “你......”慕冬庭气炸了,欲冲去再斗。

  “徒儿,退下,你不是他的对手。”这时剑尊开口了。

  “剑魔阁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长生亦梦”,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