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七章 剑门比剑

,他给慕平岚拜别,他明白自己一离开了,老人又将孤苦伶仃的,非常的不不忍心。  “老王八羔子,你安心,我肯定努力修练,尽全力以赴以最慢的速度战胜剑魔,来接你出谷的。”他单膝跪着向慕平岚辞别。  “你说的最慢速度是多快?给你半年时间够还不够?”  “好“小王八羔子,你出了这树林,便可见一条大河,沿着大河上游直走,便能到不倒峰瀑布底下了,只是山势险恶,你没有法力,要上山顶恐怕很困难啊。”。...

长生亦梦

推荐指数:10分

《长生亦梦》在线阅读

  落英深谷,狼嚎密林深处,一个简陋的木制小屋。

  “小王八羔子,你出了这树林,便可见一条大河,沿着大河上游直走,便能到不倒峰瀑布底下了,只是山势险恶,你没有法力,要上山顶恐怕很困难啊。”

  深谷学剑已经第三天了,而今天恰恰就是剑门掌门的寿辰,想必各派的高手都汇聚在剑门千虹宫了,而剑门的全部弟子都会聚集在一起,所以易水流必须今天上山去,才有机会揪出剑门内奸,请求各大派联手屠龙替师傅报仇。

  临行前,他给慕平岚拜别,他知道自己一离开,老人又将孤苦伶仃的,十分的不忍心。

  “老王八羔子,你放心,我一定努力修炼,尽全力以最快的速度击败剑魔,来接你出谷的。”他单膝跪着向慕平岚辞行。

  “你说的最快速度是多快?给你两年时间够不够?”

  “好,两年后的今天,我一定如期回来这里接你出谷。”

  “小王八羔子,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来,我这把佩剑就送给你了。”慕平岚从屋中取出了一把剑,赤红色的剑鞘。

  “不行,这把剑我不能要,请师伯收回。”他知道这把剑从慕平岚少年时便开始佩戴了,这十八年来,在深谷,每当慕平岚寂寞孤独思乡时,都是对着这把剑倾诉的,所以绝对不能拿走了。

  “诶,你还嫌弃,我告诉你,这把剑可是十名剑之一的‘赤霄斩龙剑’,对你以后肯定有帮助的。”

  “能学会迁虹剑法已经是万幸了,这斩龙剑我不能要,你收回去吧老王八羔子。”

  “哈哈哈,好你个小王八羔子,你不贪,我活了几十年了头一次看见有人对着十名剑不为所动的。你就是这三界中的一个例外。”慕平岚大笑道。

  “好,老王八羔子我便安安心心的在这谷底等你小王八羔子回来。”

  “师伯,我走了,你要保重身体啊,照顾好自己啊。”易水流起身离去,依依不舍的看着剑狂。

  “他就是人妖两族间一个特殊,仙魔人三界的一个例外。也许他会推翻魔界,重整人间秩序,也许他将统一仙界,踏平三界,也许他会导致天下大乱,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太多可能了,但我能肯定他将来的成就会超过他师傅和我。他一定会回来这的。”看着易水流离去的背影,剑狂心中思量着。

  ......

  如剑狂所说,穿过了广阔的密林就是条河,沿着河一直走,很快就可以来到了大河的上游,不倒峰的长青瀑布。不倒峰耸入云端,抬头不见顶端,只见云雾缭绕。山峰如巨剑一般从大陆突起,分开天地,而山峰瀑布则像从天而降的大水,飞流直下三千尺,恩泽大地。

  易水流抬头望着这直入天际的山峰,心里想着要如何是好,若不御剑飞行,恐怕一天一夜都爬不上去。

  仰到脖子都酸了,就是拿不出一点办法来,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奇峰。心里知道,若是爬到的话,至少明天,那剑门弟子都解散了,再聚集他们可就难了,就无法找出谁是内奸了。

  左右环顾,寻找捷径之际,却发现河里有一女子负手踏水疾驰而来,且速度非常之快。心想:这女子必定也是上山的,说不定她有上山的办法。便大喊道:“喂,水里的姑娘,可是要上山啊。”

  那女子听见了喊声,便纵身一跃,跳到了易水流面前。

  看到她,易水流惊呆了,两眼定定的望着她。

  一袭白裙,手中长剑,没错,她就是韩江雪,她就在眼前,这回不会认错人了。

  她看向他,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韩江雪急忙将目光移开,不敢与他对视,又转过去看着瀑布。刚认识那会,易水流呆呆着看着她,是被她揪耳朵的。

  看到她转身,易水流回过神来,道:“是我啊,你怎么不敢看我。还有你那天怎么不辞而别呢,我到处找你不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也不知为什么一见她,便有一股莫名的好感,不是对师傅那种感觉,也不是与师弟们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呢?好奇怪的感觉。

  “我爱干嘛就干嘛,要你管啊?”韩江雪依旧不回头看他。

  看到韩江雪已经不理自己,他便从韩江雪身后伸头过去,看着韩江雪的侧脸道:“雪女侠,你为什么不肯看我一眼,那晚我也是无奈之举啊,对不起,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想不负责任啦?”韩江雪把头扭过另一边,不让他看。

  “那好,那你想怎样,我随你处置。”说着也把头伸向另一边,看着她。

  “你说的,可不许反悔。”

  “那是......”一句话未说完,韩江雪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亲向他的脸颊。

  一闪即逝。

  易水流完全愣住了,眼都大了,呆呆的捂住自己的脸,喃喃道:“你亲我?你刚刚亲我了?”

  “正是,你那晚非礼我,现在我非礼回你,我们打平了。你不许再惦记着这件事了,我也不会惦记的了。”韩江雪叉着腰道。

  但易水流还是不敢相信,呆呆的。

  “我说了不许惦记,你还想!”韩江雪便伸手去扯他耳朵。

  他回过神来,躲过她的手,道:“那好,我不惦记了。”

  “我说雪女侠,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你也是要上山的吗?”

  “我哥说感受到我们族至宝的气息在不倒峰附近,我和我哥他们便分散在这附近找了。怎么了,你要上山吗?”

  “还有,我救你一命,但在山上你也救了我,我们打平,你以后就不要叫我雪女侠了,怪怪的,你叫我雪儿吧。”

  “是啊,雪儿,不过我正愁没办法登上这高峰呢。”

  韩江雪听他这么一说,诡异的笑了笑,道:“嘿嘿,没事,那天你带我上山,这回换我了,我带你飞上去吧。”

  “不劳烦你了,带下你哥他们找不到你就不好了。”

  “没关系的,听说山上在搞什么掌门寿宴加屠龙会,我也想上去看看偷我族东西那贼在不在呢。”

  “那好,你要怎么带我飞啊?”

  “就这样啊!”说完,韩江雪直接提着易水流的衣领,双脚轻轻一蹬,便拉着易水流飞上高空。

  “啊!你能不能提前说声啊。”被她突然这么拉着就飞了起来,而且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易水流在空中惊叫道。

  “别瞎吼,惊动了守山的弟子就不好了。”韩江雪言语将带着些嬉笑。

  这是乘风术,飞行术的一种,如果是御剑术乃御物飞行,那乘风术便是踏风而行。

  两人乘风直上。

  一路崇山瀑布。

  瀑布尽头,直到山顶,顶上又一石峰突起。

  石峰四面十分平整,不曾有草木破石而生,只有最顶处有一棵倾倒出来的松树。看到这,易水流才明白,普通人不借助道具是根本爬不上去的。

  石峰顶上便是千虹宫。

  仙宫,红砖围墙里许多琼楼玉宇,金碧辉煌,感觉站在宫殿顶上就可以摸到那道彩虹了。而门外这是一大片的绿草地,空旷旷的,只有那一棵常青松树。

  韩江雪拉着易水流直接落在了那棵大松树顶端树梢上。从这观望,石峰孤立,四处只见云海。

  门外接引弟子一见突然两人飞了上来,厉声大喝道:“你们是谁,竟敢踩在本派长青宝树上。”

  “啊?这是你们派的宝树啊,哦哦,对不起啊,我不知道。”韩江雪急忙拉着易水流跳下去。

  “你们哪个门派?可有请帖?”

  “在下是云海天宫易水流,这位是在下朋友,麻烦师兄带我们进去。”易水流道。

  “既没请帖,那就带我请示了掌门再说。”

  “有劳师兄了。”

  不一会儿,门打开了,许许多多的人拥了出来,迅速将他俩围住,死死的盯着,那眼神跟看杀父仇人一般恶狠狠的。这群人服装各异,看来都是各门各派的。易水流竟看见了见辰师叔带着一群师弟,而师弟们显然也是看见他有些惊讶,欲言又止的样子。

  易水流不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所有人都凶神恶煞的盯着自己,这时,人群中央,一位衣着华丽,童颜鹤发的老者开口道:“你这个欺师灭祖的畜生还敢上来自投罗网。来啊,众弟子,给我将他们拿下。”随着这人一声号令,众剑门弟子纷纷拔剑对着易水流。

  “老头,你是谁啊你,有话说清楚,才见面就要动手啊。”韩江雪不服气的道。

  “老夫乃剑门掌门人剑尊,你又是何人。”那人喝道,如晴天霹雳,且声音中还带有剑气斩向韩江雪。

  韩江雪急忙拔剑挡下剑气,道:“我是谁要你管,切,还剑门掌门呢,这么小家子气,我不就是踩了你家的宝树一下而已嘛,你至于带着那么一大帮人来抓我们么?”

  “好,老夫也不管你是谁了,你给我呆一边去,待我办完正事,自会派弟子送你下山,但你若是敢帮易水流这畜生的话,我便教你尸骨无存。”

  韩江雪就不依他,偏要顶嘴,道“你都这把年纪了,说话怎么还那么不懂礼数啊,张口闭口畜生的,我凭什么听你的,你们这么多人想欺负他一个,我就非要帮他。他是我带上来的,我就要带他安然下去。”

  易水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剑门对自己如此深的仇恨,百思不得其解。但韩江雪那句“是我带他上来的,就要带他安然下去”让他很是感动:

  “各位师伯师叔,是不是小侄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还请明言。”

  这时人群中传来一声“哼,你还装不知情?以为我们不知道吗,还想瞒天过海吗?”

  “师叔,让我出去教训教训这小子,给我们桃花庄在众多仙界同仁中长长名望。”又听那人轻声道。

  “好,去吧,出手轻点,给天宫留点面子,不可伤了他性命。”

  从人群中跃出一人,手持折扇,气势逼人,竟是庄尧之。

  “原来是你这白面书生。”易水流惊道。

  “我也没想到你就是易水流,前些天相见时,你就如此的目中无人。一个毛贼会做出欺师灭祖的事,也不奇怪,亮兵器吧。”庄尧之道。

  “爷的,一群前辈不知所云,就连你个小卒子也敢来骂我,也好,我正好拿你试试师伯的剑法,报那一日一掌之仇。”易水流心中暗自道。

  “列位,有谁愿意借把剑我使使。”易水流道,虽开口了,但所有人都无动于衷,没人愿意借他兵器。

  易水流正无奈之际,一人喊道:“大师兄,接剑。”

  易水流一把接住飞来的长剑,看了一眼扔剑的师弟。而众人见师弟借剑他,都在指责他。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所有人都与我为敌,就连借把剑给我都要受到指责。

  “小毛贼,既然你有兵器了,那就动手吧,不用怕,我会手下留情的。”庄尧之挑衅道。

  易水流狡黠的笑了笑,道:“别那么猴急嘛,既然我们今日都在剑门,那我们就只比剑法,我不使用我派的咒术,你也不使用你派的绝技,都不使用法力,你看如何,敢应战么?”

  “好一个剑门比剑,我知道你畜生废物没有法力,那我让让你,不使用法力又如何,反正你输定。”

  “好,你说的,谁用了谁就是畜生。”计谋得逞,便率先出剑刺向庄尧之。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长生亦梦”,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