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易水寒江

走几步便又停下去:  “但是不行啊,我自己下山,遇到龙鬼,是个送口粮的。更何况那大叔他不在了,我也跑开的话,村口没人站岗放哨,若龙鬼来袭,那村民就非常危险了。我但是在这等等吧,其他派报名参加寿宴的人所以也快回到了,到时候请他们出手相助就好很多了。”便,易水流果然如师傅所说,那大叔是在隐藏实力,他能在一会儿工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且不露半点声响让我发现,看来绝对不简单,只是他为何要这样隐藏实力,明明可以自己消灭龙鬼,却对师傅跪拜相求,难道山上有陷阱,他是故意扮弱取信骗师傅上落英山的?不行我得赶上去告诉师傅。易水流琢磨着担心师傅有危险,便想上落英山。可是他刚走几步便又停下来:。...

长生亦梦

推荐指数:10分

《长生亦梦》在线阅读

  易水流目送师傅离开,再回身去看那大叔时,那大叔已不在了。易水流大惊,四处观望也不见他的踪影。

  果然如师傅所说,那大叔是在隐藏实力,他能在一会儿工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且不露半点声响让我发现,看来绝对不简单,只是他为何要这样隐藏实力,明明可以自己消灭龙鬼,却对师傅跪拜相求,难道山上有陷阱,他是故意扮弱取信骗师傅上落英山的?不行我得赶上去告诉师傅。易水流琢磨着担心师傅有危险,便想上落英山。可是他刚走几步便又停下来:

  “还是不行,我自己上山,碰到龙鬼,就是个送口粮的。何况那大叔不在了,我也走开的话,村口没人站岗,若龙鬼来袭,那村民就危险了。我还是在这等等吧,其他派参加寿宴的人应该也快来到了,到时请他们相助就好很多了。”于是,易水流便代替那大叔守在村口站岗。

  很快便过了四个多时辰了,已是黄昏时分,一切都安安静静的。

  “守了这么久连个鬼影都没有,会不会是师傅上山把龙鬼都消灭了。但师傅怎么还不下来,那我今晚该怎么办啊,进村过夜还是继续在这等师傅啊。”易水流独自一人在发牢骚。

  突然易水流感觉头疼脑涨,目光之内,所见之物都出现了重影,都成了血红色。疼得易水流抱头满地打滚,他坚强的撑起来,盘腿坐在村碑前,默默的念着法决。这法决也是神效,快速的让他不再躁动,额头暴起的青筋也缩下去了,看样子头疼是克制住了。

  这易水流自懂事开始,每几天就会感到头痛欲裂,就像脑子里有什么力量要爆发了一样,于是他师傅便教他一种法决“凝神咒”来压抑心神,他问师傅为什么会头疼,师傅只道是病,无法根治,至于是什么病也不提。也是因为这种病,易水流从小便无法修习法力,只能当一名普通的弟子,被同门欺负,几次因为没用差点被赶出师门,但祸福相依,也是因为如此,才博得易见时同情,小小年纪便当了掌门唯一的入门弟子,近身服侍掌门,做一名持剑童子,但也只能做一名普普通通的持剑童子了。

  只是易水流感觉这一次头疼比以往的都厉害许多,即使使用法决还是很痛,凝神咒差点就压不住那要爆发的力量了。

  专心念着口诀,隐约感到有人在说话,易水流睁开眼,看到眼前是一个白面书生,头疼的紧,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便又不理会,继续念咒。

  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推一把,一看原来是那白面书生干的,易水流因为头疼心情本来就有些烦躁,被那白面书生一推,更没心情念咒了,便站起来对着他道:“你谁啊,敢打扰大爷修炼,不想活了吧。”

  那书生一身白衣加上白皙的面容,看起来弱不经风的样子,只是手中握着一把一手来长的铁折扇让他添了几分霸气。

  “你这小子,我在此叫了你十几声,你对我不理不睬,如今一开口便是恶语相向,你是哪个门派的,可知道我是谁,敢对我如此无礼。”书生道。

  易水流才知道原来他叫了自己这么久,只是自己受头痛困扰不知道,想来确是自己的失礼,但听他的语气那么嚣张,易水流便想戏弄一下他,就道:“我管你是谁,就算仙界五尊,到了我的村,也要遵守村中规矩,或者别想进村。”

  “有没有规矩那是另一码事,我问你,为何刚刚如此怠慢我。”

  “开始我看你小子不像善类,白衣白脸的像个妖人,便想考验考验你,如何,你叫我作甚。”

  “我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妖人,我乃仙界桃花庄二弟子庄尧之,你区区凡人见了我还如此无礼。快说,村里可有借宿的地方。”

  “村里是有一间客栈,不过你这进村就得遵守我们村里的规矩,不然就算桃花庄庄主也别想进村。”

  “入乡随俗,那是自然,什么规矩你说就是了。”

  “我们这村子啊世代是由这落英大山的山神守护着的,所以啊,外来人想要进村就得留下孝敬山神的十两买路钱,否则就要接受山神爷爷的惩罚。”

  “我当是什么,原来是个强盗,难怪如此粗俗无礼。我劝你速速让开,不然别怪我得罪了。”他并不信易水流,自个朝村里走去。

  易水流急忙拉住他道:“诶,别走啊,入乡随俗可是你说的,山神可是你我都得罪不起的,你不交钱,连我都要跟着倒霉,你知道不。”

  庄尧之不理会他,继续往村里走,但易水流又赶在他前面,展开手拦住他道:“我看这样吧,我也体谅你个穷酸书生身上没那么多银子,咱们换个规矩吧,你朝着落英山跪下了磕三个响头,还要大喊‘山神爷爷饶命’,我想这样山神就不会和你计较了。”

  庄尧之听了这话恼羞成怒,打开了他的铁折扇道:“你个强盗,非要找死。”不等易水流回话,他便扇子一挥,一道白光射向易水流。易水流身子一扭,感觉一道寒风从身边穿过,转眼一看,白光打在了村碑上,石碑被打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易水流大惊,头冒虚汗,心知若被打中,恐怕小命不保了,忙道:“有话好好说啊,入乡随俗是你说的,我没逼你啊,咱们都是读书人,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现在才改口太迟了,我今日若不收了你,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老实人被你骗。”庄尧之冷冷的道。

  接着又是一道扇风,易水流赶紧逃窜,但还是被削掉了一块衣角。易水流大惊,若是自己跑慢一丁点,被削掉的就不是衣角了,而是屁股了。

  还不等他回过神,庄尧之已经闪到他面前,挥手就是一掌,易水流被直接打趴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这回跑不了吧,我得削掉你一只手,才能让你记得这个教训你还不开口求饶。”庄尧之得意的道。

  易水流坐在地上,胸口被打得发疼,动弹不得,只能等死了,但他又岂是那种开口乞饶的无能之辈呢,只见他把双手紧紧的负于背后,大笑道:“要你大爷我求饶,别做梦了,别想砍断我的手,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你!”庄尧之被他的笑声激怒了,一挥扇,三道白刃同时斩向易水流。

  看势头是要把易水流砍成四段啊。易水流起身想跳开,但一提气胸口就疼,根本动不了,再回神时,已没时间去躲扇刃了,只能紧闭双眼等死了。

  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易水流,心中快速的念着“徒儿不孝,师傅再见。”

  等了半响却始终没事,易水流第一反应就是师傅回来了,迅速睁开眼睛去看怎么回事。却见眼前是一女子,背对自己,倒悬着剑,挡下了扇刃。

  那女子冷冷的道:“仙友法力高强,却要将一个弱小的凡人分尸,这样的行为似乎更像强盗吧。”

  “姑娘有所不知,这小子专门诓骗过路人的,毛贼行为,小生此举乃替天行道。”

  “既然是毛贼,那人界自有官府管,岂容你草菅人命。我看仙友也是有事要忙,不如就由我将他送往附近的官府吧。”

  “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多亏了姑娘及时阻止,小生才不手染鲜血,犯下这罪孽,不知姑娘芳名,师出何派,来日小生登门拜谢。”

  “既然我们都谈妥了,这小子归我管了,你还啰嗦什么,还不快忙你的去。”

  “是是是,姑娘教训的是。那小生告辞了。”庄尧之作辑道,但他心里还是惊奇这如此曼妙的女子竟翻脸如翻书。又对易水流道:“小毛贼,我不杀你,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大礼就不用你行了,你告诉我往村中客栈该怎么走吧。”

  易水流躲在那女子的裙后,抓住她的裙角,伸出一个头来,道:“那可不好走,村里房子多,得绕很多圈,此去直走进村,见路口往左拐,再直走,再左拐,再直走,再左拐,再如此拐几次就到了。”

  庄尧之很是惊奇,竟如此难走,但也没多问,他得在天黑之前找个地方歇脚,便匆匆赶路去了。他不知,其实易水流自己都未曾进过村子。

  看他走远了,那女子便转过身来,对易水流道:“够了吧,该起来了吧。”原来易水流一直坐在她身后,头靠着她的脚歇息。

  易水流抬起头,看看救了自己的女子,那一刹那,他惊呆了,时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看来是自己呆在海岛上太久了,太孤陋寡闻了。

  这女子手持长剑,绛白纱裙,婀娜多姿的身材,肌肤胜雪,只是脸上毫无半点血色,就连嘴唇也只有淡淡的粉色,这肤白世所罕见,虽如此,但和她的气质搭配,显得更加美丽了,那一瞬间,易水流给惊艳到了,仿佛人生的第一次雪。如此绝色,难怪那庄尧之那小子见了她就熄火了,又是问人家住哪里,又是作辑行礼的。

  那女子看易水流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自己,不明所以,便伸手去扯易水流的耳朵,道:“发什么呆呢你,跟我走,我还有要事要办呢。”

  易水流回过神来,道:“啊,你不会真的要把我送去官府吧。”

  “别啰嗦,你跟我走就是了。”

  “女侠饶命啊,我可不想去官府啊。”这易水流让他向一个男的求饶他宁愿死,但让他向一个女的求饶,却像儿戏一般轻而易举,只见他抱住那女子的脚,就是不起来。

  “你还不松手,我就真的送你去官府了哦。”

  “这样说你是不会送我去官府的咯。”易水流急忙松开手。

  “对,看在你叫我女侠的份上,我就不送你去官府了。你赶快起来,我有事请你帮忙。”

  易水流刚站起来,但由于受了庄尧之一掌,全身乏力,摇摇欲坠的,倒向那女子。

  那女子扶住他,道:“看样子你不是装的,你一个凡人竟敢去戏弄一个修仙之人,你真是嫌命长了。”

  易水流不用她扶,反而伸手去搭住她的肩膀,道:“你是不知道那小子有多嚣张了,虽然是我无礼在先,但是我也受不了他那一副老子是仙界中人,你们凡人都要崇拜我的跋扈样。”

  那女子厌恶的看了易水流一眼,想到他有伤,也不推开他了,就让他搭着自己。

  “女侠啊,你说有事要我帮忙,不知是什么事。反正我这条命是你救的,你有什么尽管说,我万死不辞。”易水流很豪爽的拍拍胸脯承诺道,但又拍得自己痛得咬牙。

  “这天色晚了,我想要进山,但山大林密,我怕天黑了会迷路,便想找一个识路的人来带路,我看你是本地人,应该识路吧。”

  “没问题,不就带路,简单。”易水流虽然有些犹豫,一是自己并不识路,二来这山上有龙魔龙鬼,可能会害了那女子,但又想起师傅进山这么久了还不回来,可能是遇到危险了,就压抑不住自己想要进山的念头。

  二人便趁着夕阳余晖往落英山赶。

  路上,易水流想到自己带那女子进山可能会害了她,就有些过意不去,便忍不住问道:“女侠,这山上很是凶险,有许多怪物,你怕不怕。”

  “不怕,我此次上山要捉的人肯定比那些怪物要厉害一百倍。”少女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她说她上山要捉一个厉害人物,难道是师傅?师叔?还是说是龙魔!易水流暗暗想到。

  “你说的怪物是什么?”

  “是一种叫做龙鬼的长角巨手怪物。”

  “龙鬼?看来一定是她捣的鬼。”少女独自打量道。

  他?难道她真的是来捉龙魔的。易水流心中很是惊讶,一个小姑娘真的可以捉住剑门前辈都奈何不了的龙魔吗?

  “女侠放心,既然我带你上去,哪怕是用命也会带你下来的,只是我还不知道女侠叫什么姓名呢。”

  被易水流问起姓名,她很明显的一愣,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我叫韩江雪,你呢。”

  “韩江雪女侠,我叫易水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长生亦梦”,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