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次了,第三十次了,他究竟想怎么样,究竟怎么样他才肯不满意?要不然再不了断,那么也不是他死是他死,是他死啊啊啊啊!”苍灿灿同志握着手里了被多次反复修改后过,甚“苍助理,修改文件直到BOSS满意本来就是你的工作嘛,有什么不能忍得,看你这小细胳膊小细腿,还他死他死他死的……啧啧,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第四十次了,第四十次了,他到底想要怎么样,到底怎么样他才肯满意?要是再不了结,那么不是他死就是他死,就是他死啊啊啊啊!”

苍灿灿同志握着手里已经被反复修改过,甚至都在手指不断蹂。。躏中变得发皱的文件,一脸隐忍的悲愤道。

“苍助理,修改文件直到BOSS满意本来就是你的工作嘛,有什么不能忍得,看你这小细胳膊小细腿,还他死他死他死的……啧啧,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苍灿灿看着好友在一旁冷嘲热讽决定有必要和她倾诉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来博取她的帮助与同情。不然自己要改到什么时候。

“我跟你说……”苍灿灿可怜兮兮地看着好友诉苦着。

言向烟看着好友故作哭哭啼啼状诉说着昨晚看似狗血的故事,也很同情她:“灿灿啊,没想到你这么可怜。那晚上我请你去TsingYi喝一杯,抚慰你受了刺激的小心灵,好不好?”

苍灿灿立刻点了点头。

“但是。”言向烟立刻犹如铜女王般,垂眸看着自己新做的亮晶晶的指甲开口道:“你先把这些文件弄好吧。”

整整一天的工作,几乎就是在唐睿墨黑臭的脸与粗暴的对待中度过的。

苍灿灿几次拿了整理成型的会议记录进去给他看,他每次都能挑着错处,把她从头骂到了脚趾头。

言向烟探了脑袋过来,看着哭丧着脸从他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小女人,唤了一声“灿灿”,说:“你还好吧,要不要紧?”

“姓唐的吃了炸药了,喷我满脸火星子,妈,救命!”

言向烟摇了摇手说:“亲爱的,快别叫我妈了,就算我是你妈也救不了你啊。”

苍灿灿看着窗外的暮色渐浓,忧伤地低头处理手中的文件,希望唐睿墨不要逼自己加班。

下班时刻,苍灿灿电话响了起来。

“苍灿灿!妈妈跟你说,你赵阿姨又给你找了青年才俊,这次妈妈提前看照片了,肯定……”

苍灿灿大骇,丢手机的同时迅速关机,抬头就看到双手插在裤袋里,静静站在门边盯着自己的俊帅男人。

“相亲?”唐睿墨轻佻眉头。

“没有。”苍灿灿连忙摇头只觉得头晃得都晕了,“以后不相了。”

“哼……”唐睿墨轻笑一声,转头离开办公室。

苍灿灿看着老板离去的身影,心中纳闷。刚刚那个嘲讽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就是瞧不起我相亲的对象吗?

直到到了酒吧,苍灿灿也依然嘴巴不停地在碎碎念。

“灿灿,这可不像你啊。怎么跟个怨妇似的了。”言向烟喝着手中的酒,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苍灿灿闻言一愣,随后甩了甩自己海藻般的长发,向着四周引来的男性目光,眨了眨眼睛,引起了几个男士口哨声的欢迎。

立刻向好友证明,自己依然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妖精。

然后直直向着某个桌椅前的男人,在口哨声中,朝他大胆地走了过去。

“嗯?帅哥,请我喝酒。”小妖精有沙发不坐,偏偏坐在放酒的透明玻璃桌子上。火红短裙下的双腿衬的更加白皙。让人只想将这美丽得不可方物的身姿一看再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首席boss花式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