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眼前这位年纪轻轻地就秃头的赵先生,苍灿灿满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赵先生是公务员,月薪税前六千多,三险一金除了福利,实际上这工资苍灿灿吊打,但架忍不住赵先生自我感觉赵先生是公务员,月薪税后四千多,五险一金还有福利,其实这工资苍灿灿吊打,但架不住赵先生自我感觉良好。。...

看着眼前这位年纪轻轻就秃顶的赵先生,苍灿灿满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赵先生是公务员,月薪税后四千多,五险一金还有福利,其实这工资苍灿灿吊打,但架不住赵先生自我感觉良好。

微抬眼皮,对方居然还在以温和的语言讲着莫名其妙的话语,苍灿灿又垂下眼皮。

叽里呱啦,都不口渴么,苍灿灿心想。

苍灿灿的皮肤白得仿佛水煮蛋的蛋白,又q又弹,而她在所有口红色系里只偏爱正红。温润的白和极致的红相互映衬,无数次将她的相亲对象们都看得痴痴迷迷。五官十分精致,清丽中带着天生的天真,哪怕红唇耀眼,给人的感觉也不过是天真的人故作妩媚,别有一种纯真的风情。

就是这副长相,让对面这位社会精英,在明明看出她的不耐烦之后,依然还喋喋不休。

苍灿灿不禁对妈妈提供的相亲对象的质量深深打上一个问号。

要知道她从二十一岁大学毕业开始,她父母最初给她的相亲对象定的标准可是全国排名前十的名校高材生。

二十三岁的时候这个标准下降到了前二十名。

二十五岁的今天这个标准才刚刚降至985、211的。

对面的赵先生还在杂七杂八嘚啵了一大堆,然后问苍灿灿:听说你买了套房子?

苍灿灿:“嗯。”

他说:“那要是咱俩好了,你房产上添我名字吗?”

苍灿灿:“……”

“你看苍小姐,你父母开个小公司,家境也不错。这点小事应该不介意吧。”

苍灿灿无语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真的不想和他说话了。

“苍小姐长这么漂亮还是处/女吗?其实我不是很介意,但是我毕竟还有第一次。”说着赵先生不禁老脸一红,连带着油腻腻的头顶也微微发红,“所以苍小姐你家来准备结婚的房车吧,房子的装潢的钱我可以掏,毕竟哪能老花你的钱啊。”

苍灿灿:“……滚!蛋!”

在赵先生之前,她还遇到过体重一百七,身高一百六在某税务局工作的王先生;再之前,是一个重点大学毕业身高一七八长得也不错,但出身普通一张嘴就跟她说自己妈妈姐姐有多辛苦,要苍灿灿以后照顾着的“潜力股”杨先生;再往前追溯的话,还有牛皮飞上天满嘴跑火车恨不得一身都是嘴的章先生。跟没说几句话就开始问她是不是独生女,家里有几套房以后嫁妆给多少的李先生。

相亲果然是一种考验人耐性的活。苍灿灿一直很好奇,自己长得好看,虽然父母经营着一家小公司但是经济不成问题,而且自己工作在全球排的上号的唐氏集团。按照自己的条件得找个高富帅啊,怎么相亲对象总是如此惨绝人寰。

“灿灿啊。”赵先生一脸微笑的看着苍灿灿。

“赵先生,我看我们还不是很合适。”苍灿灿决定先走人,回家再跟妈妈算账。

“灿灿,不是处/女,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苍灿灿:……

“呵……”

隔壁桌发出了一声轻笑。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随意搁在桌上的手。

干净、修长。

像指挥家的手,亦像魔术师的手,已经不能用漂亮来形容,但只是一眼,苍灿灿已经开始幻想这样的手指游走在人肌肤上的感觉了。原谅一个奔三老处/女的淫念。

灯光倾泻而下,给男子镶嵌上了层层光晕,干净修长的背影也让人恍惚间产生了幻觉,等他转过身来该是怎么样的惊人模样。

可是这迷人的背影却在轻轻抖动。

竟然在如此尴尬的时刻,嘲笑我!

苍灿灿拿出母亲给的诺基亚越过暂时是同盟的赵先生,朝着后面的完美后脑勺砸去。

男子吃痛捂着被砸的后脑勺,阴着脸看向身后。

当苍灿灿看清眼前那张俊脸后,估计自己到死都会记住眼前这个情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首席boss花式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