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节 行程

着马就嘀嘟囔咕的埋怨出。  “一个大男人整天还得怕他冻着饿着,这趟出真没意思。张玲你不管怎么说是现在的人威将军啊!怎么娶他后变了个模样!连骑着马都有些颤颤巍巍了。”  “那天威将军!你给在前面开道吧!看一看你天威是也不是依旧啊。”  张兰“谐风柔,不知其最终;黄花浅,但愿往其中;闭目依旧感金秋。”。...

纷乱大陆

推荐指数:10分

《纷乱大陆》在线阅读

  日光明媚,秋意深浓,本来出了会稽城向东走有的只是些小村落和大片的森林,但是这一切对于几乎不出门的苏璞来说这是第一次见到。

  “谐风柔,不知其最终;黄花浅,但愿往其中;闭目依旧感金秋。”

  “夫君好兴致啊!可惜的是前面就没有知道的村子了。如果晚上都找不到村子的话,我们只能露宿了。夜晚气凉,夫君你不要紧吗?”

  张兰又一次进来找了件外套给苏璞披上。苏璞笑呵呵的任由张兰在自己身上再加一件衣服。张玲骑着马开始嘀嘀咕咕的抱怨起来。

  “一个大男人天天还要怕他冻着饿着,这趟出来真没意思。张玲你好歹也是以前的人威将军啊!怎么嫁给他之后变了个模样!连骑马都有些颤颤巍巍了。”

  “那天威将军!你给在前面开路吧!看看你天威是不是依旧啊。”

  张兰重新爬上马背调侃起来。

  “我!你看现在我在会稽城里谁敢拦我!就是那个王朗老头,看到我也要绕行。”

  张玲似乎蛮喜欢整个会稽城害怕她的感觉的。她挺起了胸膛,雄纠纠气昂昂的让马甩着蹄子,她那匹上好的西凉马也合着主人的性子打起了骄傲的响鼻。

  “项羽傲气不过乌江啊。兰儿,玲儿倒是有几分当初霸王的傲气。”

  张兰笑了笑以作回答。单听到用霸王比喻自己的时候张玲却显得不高兴起来,她一边似不屑的提高起嗓门一边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对着众人说。

  “我才不会想项羽那样傻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想当初我们在青州受人排挤我就带着你们去汝南,在汝南打败了鲍鸿那厮然后战庐江,走柴桑。哪次我都不是英明神武!哼!”

  张兰看着这个傲气过人的大姐不由的笑出声来。她这一笑带着整个车队的人都笑了起来。张玲顿时恼火气急败坏的说

  “有什么好笑得,我说的是事实。”

  众人笑的更开心了,车队之后有个人插口到

  “我记得汝南一战如果不是二小姐地威将军从青州赶来,我们怎么可能用乐三眼那家伙的杂兵打败官兵。”

  “对啊,对啊!还有庐江那次,没有三小姐神机妙算我们哪能偷过江去到柴桑呢。大小姐你似乎只是带队在敌军里冲来冲去。对于我们如何过江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是啊!你还记得大小姐怎么说的吗?”

  “记得记得!!就不是这么宽的河吗!游过去就是了。”

  一个家丁模仿张玲的语气说出了一句很可笑的话,这让苏璞也不仅笑了起来,游过长江到柴桑,也许只有这个宝贝想得到了。

  “你们笑什么,我不是游到船上了吗?”

  “是啊!游到船上之后就开始吐的不成样子。最后下了船还是我们架下来的呢。”

  嘲讽声一句接着一句。张玲终于爆发了,她抬起手来,两颗石子就让后面两个家丁应声从马上摔下。捂着脑袋大叫

  “大小姐,你玩真的啊!”

  几个家丁抄起手上的木杖骑着马就向张玲冲去。张玲杏眼一瞪,直接拽过最前面那个人的木杖将他拖下马去,然后抄起木杖利落的将后面两人点了下去。

  “看来,几年没打仗你们的身手都变迟钝了啊!”

  倒地的家丁相视大笑起来。就在大笑声中,另一个倩影带着几个家丁把张玲团团围住。

  “姐姐,我来讨教讨教。”

  张玲用手指指着来人,大声的叫骂到。

  “小东西,有了夫君就不要我这个姐姐了,也罢!让你看看什么叫天威!”

  张玲左抵右挡几根木杖撞在一起啪啪作响,但是没有人沾她衣角半毫。战局迟迟不定,苏璞在一边看了个热闹。就在张玲正准备把一个人点下马去的时候,张璞说了声“后面”提醒张玲,但张玲毫无所动还是依旧把那个点下马去,然后随手一扫右侧一人又跌下马去,张兰是如山倒众家丁一个个被赶下马来。张兰也渐敢不支,张玲一个欺身伸手直接将张兰拦腰抱下,然后喜滋滋的向众人说

  “你们都不行啊!看来是太平日子过多了。哪像我到现在武艺依然精湛。特别是你阿兰,现在连和我打十合都不行了。还有你张璞,你认为你那老套的计谋还能对我起作用吗!我可是天威将军!同样的手段对我是不能中两次的!(这句话好像圣斗士啊。)”

  张璞笑呵呵的说

  “是,是,是!天威将军大人。把兰儿放下来吧。我们要快点,不然真的得在森林里扎营了。”

  张玲哼了一声放下了自己的妹妹,众人也笑着重新骑上马,捡起木杖继续沿着小路走,太阳开始渐渐向西方下沉,天似乎很快就要黑了。

  ······

  野武士是什么?土匪,草寇,雇佣兵,一群没有固定主家的暴徒,这一次须六郎又一次正视自己的身份。纵意的享乐是他们的生活,为了这种生活他们需要不停地抢劫村庄,商人,甚至合伙起来抢劫军队,但长期在一个地方抢劫肯定会让当地的领主感到头痛和讨厌,现在的他们就面临这种状况。长期在战乱不断的丰前打劫那些男丁稀少的村落,这些行为的频繁让刚刚掌控这的大友家感到讨厌。大友家需要一个契机来笼络这片土地的民心,而在这里长期活跃的盗匪们就是这个契机。

  “老大,阿弥助也给大友家的人抓住了。昨天已经在城下町斩首示众。大友家这次来真的,他们难道要将我们完全驱逐出丰前?不过说回来这几个月我们也实在做得太过火了。”

  “笨蛋,我们不是做的过火了,而是他们和毛利暂时停战了。所以我们要去西面那些新地方转转。等他们开战之后再回来转一圈。”

  须六郎一边自顾自的擦拭这自己的刀一边毫不在意的说到,在他看来这些军队做的比他们好不了多少。

  “大哥英明,大哥英明!”

  须六郎看了看这个跟着自己点头哈腰的癞子头,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有理睬,而癞子头也很知趣的退到一边。他清楚的明白这群人根本不可靠,没有道德,忠义只拥有渴求不劳而获的贪婪。终于借着月光,他的长刀被擦得雪亮,锋利的剑刃在月光下闪耀这异样的光芒。只有这一刻须六郎才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只不过是弥补自尊心地杀戮。

  “大哥!大哥!前面!前面!有人!”

  须六郎沉淀了下自己的情绪,慢慢将剑收到刀鞘里。一挥手,冷冷说道。

  “带我去看看。”

  明国的一些小说本上会有月黑风高,现在就是这个时候,前面的篝火旁有着几个人在准备扎营休息。他们的马匹都拴在附近的书上。

  “一,二,三,四,五,六,七。老大他们只有七个人,每人一匹马。真奢侈啊!一定是个商队。看那些那两辆马车一定装满了货物。”

  “恩~~~~你去叫兄弟们过来。准备干票大的。还是老样子男的就杀掉,女的留着卖。我在这看着。”

  “好咧!”

  癞子头高兴地嘴都咧歪了,屁颠屁颠的往回走,须六郎依旧静静地观望这对方,

  “这些人每个人身上都挎着武器背着弓箭,并且装束统一,严密的排位让他们的视线可以看得到两边一点死角都没有,篝火生在了两个马车之间,用来射击的面减少了,而可以射击的两边也或多或少的堆着一些器具,从这个扎营的方式来看,这是一群老兵。”

  这是他的第一个感觉,然后他稍微看了看那些马匹。

  “如果马车需要两匹马,那么马匹为什么还会多两匹呢?拿来驼货?那些马其中有七匹一个个俊美无比,那绝对是上好的战马,不可能给人用来驼货,那么说这就最少有九个人。”

  果然一会儿从马车里出来两个女人,她们相互说说笑笑的走到篝火旁。这些人给她们行礼。

  “看来她们是这些人的主人。”

  其中一个人大大咧咧的和那些老兵围坐在一起,另一个端着点东西又走向了马车。

  “马车里还有个人,他才是这些人的主人。”

  他一边计划着等下该怎么样去进攻这些人,一边在脑中模拟着战斗之后的情景。

  “先一阵弓箭偷袭?不!容易引起警觉而起效果不会很大。但是没有更好地办法,看来只能先用火箭远射,做好标记然后在黑暗中乘乱杀死那些人。女人和车队里的人可以不管。”

  在认真思考战术之后,只有等待时机的来临了。没过多久癞子头就带着那些野武士过来了,在安排战术之后,相约到位以短狼叫为号,攻击时长狼嚎叫为号。

  “嗷呜~~~嗷呜~~~”

  两声短狼嚎发了出来,看来那个家伙已经到了,对方饭还没有吃完现在正是时候。

  “嗷呜~~~~~~~~~~~”

  我们两边开始快速点燃火矢,向马车射去。对方看到火光之后,首先是那个大大咧咧的女人反应过来,只见她抬起手来,然后身边传来一声闷响,须六郎身后一个弓箭手直接倒地身亡了,他的眼睛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射了进去。而女人的手下也迅速地抓起放在一旁的那盆水瞬间就把篝火扑灭。对方真的很厉害,但是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须六郎一挥手,十几根箭矢带着火点射向马车然后对面也这样射了一波火箭。原来对方篝火的地方充满了星星点点的火光,那些光够了,火光所照出来的影子中看到四个人蹲在车边,车里的倒影能看到两个,还有三个人在哪?事情越来越不顺利了。须六郎想到,他又学着狼叫嚎叫一声示意一起合围,刚学完就感觉有一点冲击打在了他的桶甲上。他倒吸一口冷气,慢慢的从桶甲上扣出了那个射击他的东西——是一颗石子。这时对面传来一声狼吼紧接着就是哎呀一声尖叫最后就发出咕咚一声闷响。看来癞子头凶多吉少了。

  “你们几个在这等着,看到人就射箭,尽量掩护我们。你们跟我上。”

  紧急安排些临时战术,他们开始慢慢向马车靠近。突然又一堆篝火燃烧起来。几个躲在器具旁的人瞬间站起来,开弓拉箭射向自己。但普遍这些老式弓箭根本没办法射进他们的桶甲里。在一阵虚惊后,跟在自己的人嚎叫这冲向对方。

  “呜啊!”

  惨叫发生了,不是对面而是自己人,倒下去的人背后插有箭矢。后面!后面的那些人被干掉了。他们也趁着黑暗偷袭自己。现在大势已定只有抓住车里的人做为人质了。想到这,须六郎加快了脚步利用自己人身体的掩护一个跃步跳上了马车。但是刚进去一只玉脚就正好踹到他胸口。他直接被踹出马车,一柄钢刀立马赶上架在他脖子上。看着对方乐呵呵的脸须六郎只能重重的叹了口气。看到自己被捉和自己一起过来的人都四散逃跑了。而对面的癞子头那部分人根本就没有出来过。果然野武士都是一群没有主家的家伙啊。

  ······

  趁着火光,张玲好好地打量了这个被自己俘虏的家伙。很矮!这是她的第一印象。看到自己的主人在俘虏一旁徘徊,一个家丁过来问道。

  “大小姐啊!这个人怎么办啊?”

  “没想好!”

  张玲直截了当的回答,她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办,杀掉?还是放了?还是其他什么,张玲一点打算都没有。这时候张兰撩开车帘插嘴到

  “我看直接杀了算了。一个恶徒没什么可商量的。”

  “兰儿啊,为什么要杀了他呢?平常你不是心慈手软吗?”

  “对乱民当然可以同情,但是他这种江洋大盗多杀一个是一个。完全是趁着世道不太平从中作乱!”

  “我倒是没想到该怎么办。”

  张玲听了他们的对话后还是自顾自的说,她一个人慢慢走到那个人旁边仔细的看了看他的模样。得到了第二个印象,很凶。但是这么凶的人会安排出刚刚那么严谨的战术吗?他身上还有自己射中的石子,已经深深地嵌入了他铠甲里了。

  “你真利害,被射中了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真冷静啊。”

  张玲自顾自的对他说但是他似乎一点都听不懂。索然无趣的张玲看到他那把已经被收缴到一边的刀,伸手就拿了起来。对方终于有些反应了,他挣扎着站起来似乎很激动的样子。她看了看对方那张凶悍的脸哈哈一笑。就抽出那把刀,明亮的刀刃照着她有些刺眼,刀刃上哪波浪形的刀纹她突然有一点爱不释手了。

  “好刀啊!真是好刀啊!好!现在归我了。我决定了!这把刀和这个人都归我了。”

  张兰听到这个后立刻又从马车里钻出来,大声叱问道

  “姐!这个人是个土匪!留着干什么!还有什么叫做这个人归你了,你不会想把他收编到渠众里面吧!我头一个不同意。这种只会糟蹋人命的人,他不配。”

  “你不同意也得同意!这渠众是我的!这刀也是我的!这个人也是我的!”

  张兰还想说什么,苏璞的声音却从车里传出来。

  “算了,兰儿这个人就让玲儿管吧。玲儿的天威也不那么容易被一个囚徒损坏。而且现在大家都很累了,稍微打扫下就休息吧。”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张兰抿了抿嘴叹了口气丢下了句“随便你”就独自回到自己的马车上。张玲也稍微松了口气。她钻进苏璞的马车里一边看着这个属于自己的俊美丈夫一边傻傻的直乐。

  “笑什么!给你吓到了。”

  “谢谢你啦!夫君。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说服阿兰。”

  “每次听到你叫我夫君都感觉浑身难受,玲儿你是我的妻子,我当然要体谅你了。”

  “呵呵~~~~那我去处理战利品了。”

  张玲笑呵呵的跳下马车,她顺手把那把宝刀丢给那个在一旁捆的结实的男人。

  “你现在是我的了!你就帮我看着这把剑。记住我的名字,我是黄巾天威将军张玲。算了,看来你也听不懂。”

  不管那个男人困惑和奇怪的眼光,张玲又一次扑向另外一些收缴到的东西。

  “这把弓也是我的!”

  “是,大小姐。”

  “这个也是我的。”

  “这个不好吧!上面味道难闻死了。”

  “那你帮我洗干净。”

  “哎~~~~”

  “还有这个!这个!这些全是我的!”

  苏璞稍微撩开车帘看着在那不亦乐乎的张玲。笑了笑,果然这次出来是有收获的明天的收获也许更大,也许我的理想会实现。今天会做个好梦吧!一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纷乱大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