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铭这样一说,洛旭也反应时了回来,洛辰没事儿毕竟最好是,但是秦玄刚做足了架子,还骗自己说会八卦风水,现在的的确也但是如此,他原本刚对秦玄升起来的好感度,又降到了最高。秦玄见着洛旭的神色心里一沉,瞟向了一旁悠然自得的宁神。怎么会这么巧?她刚弄响烟雾秦玄见着洛旭的神色心里一沉,瞟向了一旁悠然自得的宁心。怎么会这么巧?她刚刚弄响烟雾警报器,洛辰就从地下室里窜了出来,难道她也是玄门中人?早就算到洛辰的绑架案是自导自演?。...

刘铭这样一说,洛旭也反应了过来,洛辰没事当然最好,不过秦玄刚刚做足了架子,还骗自己说会八卦风水,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他本来刚对秦玄升起的好感度,又降到了最低。

秦玄见着洛旭的神色心里一沉,瞟向了一旁悠然自得的宁心。怎么会这么巧?她刚刚弄响烟雾警报器,洛辰就从地下室里窜了出来,难道她也是玄门中人?早就算到洛辰的绑架案是自导自演?

秦玄探测的目光打量着宁心,却看不出她的身上有任何相关的气息。

洛旭刚想找个借口把这群人赶出去,屋子里的灯霎时熄灭了,此时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今晚多云,自然的光线照不进来,别墅里顿时就伸手难见五指,连走上一步都很困难。

这周围一黑,刘铭就想起来今晚来这是干嘛的了,开始惊声大叫起来,洛旭皱了皱眉:“应该只是跳闸而已,你叫什么?”

“嘘,你们听,这是什么声音?”

不远处的地方传来‘嘶啦’作响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拆东西,刘铭立即道:“是食盒,有人在拆我放在桌子上的食盒。”

林晚峰问洛旭:“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洛旭摇了摇头:“这里只是我休息的一个地方,我平常很少来这,不应该有其他人在。”

洛辰断定道:“小偷,肯定是小偷,居然敢偷到洛家来了。”

他说着就要抄家伙准备上前,宁心在黑暗中喝止道:“谁家的小偷会来别墅中偷吃的?”

秦玄在黑暗中开了天眼,也拦住了洛辰:“不是小偷,前面危险。”

刘铭听她这样一说更加害怕,赶紧躲在了宁心的身后。

秦玄掐了一个火诀,指尖上燃起一小团的火焰,照亮了周围的一小块地,洛旭看向她,心里暗道难道这人还真有几分本事?

刘铭见总算看清了人脸,才松下一口气,不过他感觉手里突然被人塞了一团东西,不解的看向宁心:“你往我手里塞啥了?”

他只见宁心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古怪,似乎带着同情与戏谑,刘铭低头一看,他的手上握着一大把花花绿绿的冥钞。

“啊啊啊啊!”

刘铭手就像是上了马达一样不断的甩弄,冥钞到处飞舞,他却感觉那种惊悚的冷意怎么也甩不掉。

洛辰此时也有些害怕了,这冥钞哪来的?

林晚峰叹了一口气,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洛旭,洛旭当然不相信:“林总,你现在带着一群人来这,就是为了给我讲鬼故事?你好歹也算是长辈,编也编得靠谱一些吧。”

刘铭为林晚峰争辩:“那你说刚刚的冥钞和桌子上的响动怎么回事?”

洛旭冷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合起伙来在这演戏?”

宁心的眼里冷光一闪,笑了一声:“自己亲眼看看不就知道了。”

洛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宁心推了出去,凡人的肉眼是见不到任何不属于人界的东西,宁心在将他推出去的那一刻,在洛旭的身上画了一道符咒,让洛旭暂时的开了天眼,她的动作太快,大家只知道洛旭被人推了出去。

洛旭借着秦玄掐的火诀的余光看了一眼,就一眼,他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已经崩塌了。

那是一具浮肿而又溃烂的身体,面色发青发紫,红色的斑点遍布全身,上臂满是鸡皮疙瘩,它拿着泡发的手掌正在吃着东西,见到洛旭来到它的身边,反倒好奇的和他对视。

这对视的一眼,洛旭差点感觉自己被送走,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叫不出声,因为他感到太害怕了,全身的血液倒流,遇到危险的静止不动,是古老的人类进化之后的结果。

秦玄看着洛旭的反应觉得奇怪,按理来说洛旭没有天眼,应该看不见什么东西才对,可他的脸上却出现了惊悚的神情,秦玄伸手一指,一道雷光劈向和洛旭对视的东西,洛旭这才晋升到面临危险的第二阶段,逃跑。

秦玄抓住逃跑过来的洛旭,问着他道:“你看到了什么?”

“你们看不见吗,是死人,死人,死人在吃东西!”

洛辰想还好自己闭着眼,看不见。秦玄却沉着眉目道:“你看清它的脸了?”

“当然,难道你们没看到吗?”

秦玄心里大惊,她在茅山修习数年,方才开天眼也不过看清一个轮廓,洛旭不是全阴体质又无其他东西相助,怎么可能看得这么清楚。

宁心看向因为秦玄的术法,而四处逃窜的东西,看上去还挺可怜的,便道:“既然这里有古怪,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秦玄只当宁心胆小:“要走你自己走,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驱邪的,你要是害怕,就可以回去了。”

宁心眯了眯眼,问着秦玄道:“你要怎么驱邪?”

秦玄理所当然道:“这样的邪灵,自然只有让它魂飞魄散,才能阻止它危害人间。”

那阴魄只是长得丑,却没有害人之心,且胆小怕事,秦玄一来就要让它魂飞魄散,损的也是自己的功德。

不过洛旭却道:“对,你要是有法子让它魂飞魄散,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他虽然刚刚瞧不起秦玄的三脚猫功夫,不过现在病急乱投医,在场的除了秦玄,也没人会驱邪了。

林晚峰不知道洛旭到底看到了什么,让他态度大变,但知道肯定是危险的事,便让宁心赶快去车上待着,他陪着秦玄在这,不管怎么说,秦玄和他也有血缘关系,他想让宁心安全,但也不能丢下秦玄。

洛辰是跑得最快的,连他哥哥洛旭都不管了,宁心见着他跑了出去,一团黑气在他身边围绕,便答应了林晚峰的要求:“好,我先出去,你们小心。”

洛旭也想出去,林晚峰沉下脸色,怎么说这也是帮洛旭的忙,主人走了算怎么回事:“洛旭,你的别墅我们不熟悉,你还是和我们一起待着为好。”

见洛旭有些不情不愿,秦玄对着他道:“只要你们跟在我的身边,就不会有危险。”

最后只有宁心、刘铭和洛辰三人上了车,洛辰不肯坐前座,将刘铭挤了上去,他和宁心坐在一起。

这里有路灯,比屋内漆黑的环境好上很多,刘铭一下子松弛下来,问着洛辰道:“你说你小子没事搞什么自我绑架,要不是你,我们说不定就遇不上这事了。”

“大叔,你的话有逻辑吗,你们撞邪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还说屋内的东西是你们招来的呢。”

他就是和父母闹了矛盾,所以跑来洛旭的家里,本来吃吃喝喝挺好的,结果谁知道洛旭突然回来了,他只好躲进了地下室,按照计划拨打了‘绑匪’电话,准备敲诈自家人一笔,谁叫他们断了他的经济来源。

想到这,洛辰恶狠狠的盯了宁心一眼,要不是她,自己也不会被抓个现行。

结果宁心却转过了头,看向了他,他一时收不回表情,被逮了个正着,宁心却对着他道:“不要回头。”

洛辰这年纪哪能听劝啊,宁心叫他不要回头,他偏要,结果一转头,就看见车窗外贴着一张发皱的恶心鬼脸,顿时惊叫起来,吓了刘铭一跳,往他尖叫的地方看去,却什么都没有。

但是洛辰却能一直看见,想要逃跑,那东西就站在门外,想往另外一旁下车,可是宁心一直拦着,他害怕得在车内慌张的摆动,一直叫着救命。

宁心挑了挑眉,果然,洛辰是能看见的,她朝着洛辰身上看去,发现他脖子上挂着的东西,一把扯了下来,那是一个玉佩,上面穿着一个桑木珠作为装饰。

这下洛辰看不见了,可他已经被刚才的东西吓得晕厥了过去。

阴魄看向了宁心,察觉到了一种恐怖的力量,抱着头就跑开了,宁心打开车门追了下去,刘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见洛辰像抽了羊癫疯一样,而宁心却拿走了他的玉佩就跑向了别墅。

自己的好友有多宝贝自己的侄女,他知道,这要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林晚峰能弄死他。

他咬了咬牙,只好也跟在了宁心的身后。

秦玄正在洛旭的屋子里遍寻阴魄不得,却见得它仓皇逃窜至自己面前,当即拿出了勾魂囊,解开上面的生绠,内置一个黑色绳子缠绕的如牛胞的囊状物,对准了阴魄。

这个阴魄愣在了原地,好奇的看着秦玄,这个勾魂囊对它好像没什么用处,秦玄见着面前的阴魄居然纹丝不动,冷汗都下来了,一时急躁,念错了咒语,之前没有炼化完成的阴灵怨气却借此跑了出来,被阴魄吸收了个干净。

等到宁心跑进来时,看到阴魄的状态皱起了眉,秦玄这是驱邪不成,反倒不小心放出了怨气,增加了阴魄的力量。

这个阴魄居然在众人面前幻化出了实体,现在不用开天眼,所有人都能看清它可怖的样子了,林晚峰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豪门女配从修真界回来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