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旭瞟了几眼,看向宁神,他和宁神青梅竹马一同慢慢长大,本来对于宁神这个已婚妻是非常不满意的。宁神出身贫寒好,长的又好看,教养非常良好,肯定是一个不合格的主母人选,可这大半夜登门查岗的行为真的让他有些非常不满。他冷冷一笑一声,林晓峰和宁神什么身份?需出门时送外卖平台?他推断宁心出身好,长的又漂亮,教养良好,绝对是一个合格的主母人选,可这大半夜上门查岗的行为实在让他有些不满。。...

洛旭瞟了一眼,看向宁心,他和宁心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原本对于宁心这个未婚妻是满意的。

宁心出身好,长的又漂亮,教养良好,绝对是一个合格的主母人选,可这大半夜上门查岗的行为实在让他有些不满。

他冷笑一声,林晓峰和宁心什么身份?需要出门送外卖?他断定林晚峰只是用外送当借口,实际上就是不知从哪得来的地址,想要上门找自己麻烦。

洛旭冷笑:“这既不是我点的,也不是我家里人点的,至于我家的地址,你们难道不知道?”

他口气里带着的轻蔑,让林晚峰皱了皱眉,刘铭也听出来了,火气顿时就上来了:“怎么,我们还会无缘无故跑上门来吗,你家又不是动物园,你又不是开屏的公孔雀,我们犯的着赶来参观吗?”

洛旭年纪只是二十出头,心气很高,被刘铭这样说,当即提高了音量道:“我弟弟昨天就失踪了,我找了他一天一夜,刚刚才休息了一会儿,你觉得我现在和我的家人,谁会有闲心点一份连听都没听过的餐馆做出来的食物?”

林晚峰按住了脾气上来的刘铭,洛家的小儿子不见了踪影,这可是大事,他问着洛旭道:“既然这样,送餐的事应该是有人恶作剧,洛辰失踪,你们报警了吗?”

洛旭没好气道:“报了,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吗,我再休息一下又要去警局,我不想在无谓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了。”

宁心看着这一幕想起来这里似乎也是剧情之一,秦玄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亲自上门送外卖,刚好遇到洛旭的弟弟失踪,她出手帮洛旭找回了弟弟,也吸引了洛旭的心。

果不其然,下一刻秦玄就拿出了罗盘道:“告诉我你弟弟的生辰八字,我可以帮你找到你的弟弟。”

洛旭皱了皱眉,看向了林晚峰,不知道这又是闹哪一出,林晚峰扶了扶额,秦玄能找到倒也罢了,要是找不到,林家出了一个神棍孙小姐的事传出去,可就要颜面无存了。

不过秦玄的眼里闪现出自信的光芒,林晚峰对着洛旭道:“多一条路子总是好的,难道你不想找你弟弟了吗?”

洛旭想了想,既然这群人自己送上门来,让他们试试也好,要是不行,正好有名正言顺的借口把他们赶出去。

宁心一进门,就环视了整个屋子,目光聚集在一扇小门前,指着那门道:“那是什么房间?”

洛旭看了一眼不耐道:“地下室,装杂物的。”

秦玄见此对宁心露出鄙夷的神态,这个宁心什么用都没有,好奇心还挺重,身为未婚夫的洛旭也对她如此不耐烦,可见她也没多讨洛旭喜欢。

秦玄用洛旭说的生辰八字卜了一卦,眉间起了严肃之色道:“上艮下巽,艮为体凶,怕是你弟弟这次要遭难。”

洛旭狐疑的看着秦玄,这些风水师不都喜欢说什么有大劫难,然后让人给她钱求她消灾解难吗,他刚怀疑是不是托词,他父母就打来了电话,说刚才有个陌生号码打过来,洛辰被绑架了,要求赎金三百万。

洛旭顿时惊讶的看向了秦玄,她刚才才说洛辰要遭难,现在就有绑匪打来了电话,如果不是串通,就只能说明秦玄是有神通。

宁心好整以暇的托着下巴看着这群人,洛旭对着秦玄的态度有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着急的问她能不能算出他弟弟的位置,或者他们拿钱能不能消解这场灾难。

毕竟对于洛家来说,三百万也不算什么。

宁心在一旁打了个哈欠,被正在施法的秦玄见着了,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宁心对她构不成什么威胁,可她就是说不上来的讨厌她。

秦玄淡淡的说了一句:“无关的人士要避开,不然会对我最后的结果有影响。”

林晓峰和刘铭刚要起身,秦玄又道:“你们是男子,身上阳气重,和我阴阳互补,在我身边有利于我的卦象。”

言下之意,除了她,唯一主阴的宁心就是属于无关人士了。

宁心笑了笑,她还什么都没做呢,秦玄就这么着急赶她走了?

林晓峰的脸色沉了沉,他在商场这么多年,秦玄这些排除异己的手段,他还是明了的,虽然是好心找人,可是秦玄也做的过了一些。

宁心不觉得秦玄能算出个什么结果来,索性列出疑点,让他们的榆木脑袋开开窍:“没人觉得奇怪吗,绑架了洛家小少爷这么大的案子,居然只要三百万,现在三百万能做什么,在A市一套房子都拿不下来,可是却要承受这么大的风险。”

秦玄抿住唇,眼里透出不太高兴的色彩,在她看来,宁心就是个话多的废物,具体什么原因,等她找到洛辰之后不就知道了?

秦玄看向这里的主人洛旭:“你是想找你的弟弟,还是想找这个案子的疑点?”

洛旭当然毫不犹豫的站在秦玄这边:“当然是我的弟弟。”

他对着宁心道:“帮不上忙,你也可以选择闭嘴,我不关心绑匪要多少钱,只要他们不伤人就行。”

宁心摇了摇头,一群蠢物,人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还找什么找。

宁心向一旁走去,林晓峰不想让自己的侄女觉得委屈,也跟了上去,秦玄见了,心里更加堵得慌。

“宁心,现在主要还是以找人为主,其他的事我们先放放吧。”

宁心冲着林晓峰笑了笑,问他道:“小舅,你抽烟吗?”

林晓峰暗下脸色,以为宁心是在学校学习了坏习惯,要吸烟,当即要训斥,宁心却道:“给我一个打火机,我有用处。”

原来只是要火机,林晓峰放下心来,将一个银色的火机递给了她,却又好奇:“你要这个做什么?”

宁心转身进了厨房,扫视了一眼就笑着呢喃道:“我运气还不错。”

厨房的一处堆着一些烛台和蜡烛,她用打火机点燃,托着烛台,让它靠近了烟雾警报器。

林晓峰深吸了一口气,赶紧上前拦住她:“宁心,你干什么,顽皮也不是这个时候。”

宁心没有说话,只是避开了林晓峰,洛旭家里的烟雾警报器特别敏感,感觉到烟雾靠近,就开始响了起来,惹得外面的三人赶紧冲了进来看看发生了什么。

见着没有火警,只是宁心拿着烛台弄得祸事,洛旭忍不住要破口大骂,林晓峰只能站在宁心的面前对着他抱歉道:“小孩子只是一时贪玩,没什么恶意的。”

秦玄厌烦的看了一眼宁心:“舅舅,这也是一句贪玩就能掩盖的事情吗,宁心可都18岁了,之前一直生活在林家,也代表着林家的脸面,现在居然跑到别人家玩警报器,像话吗。”

洛旭听过最近林家的事,秦玄这么说,也就意味着宁心就是那个假的孙小姐了,他眼里不禁露出鄙夷之色,林家有了真假千金之后,他母亲却坚持要跟受过正规教育的宁心联姻。

宁心是他母亲看着长大的,他母亲相信自己的眼光和宁林两家的教养,却不想宁心只是受了秦玄一点气,做事情这么不着调。

洛旭跟着附和冷哼道:“宁家自诩教导了一个名门淑女,这难道就是名门淑女的样子吗?”

林晚峰不满洛旭的语气,在他心里,宁心不过是爱玩闹,哪有他说的这么严重。

他顿时也冷淡道:“宁心要是让你遭受了什么损失,赔偿费尽管寄到林氏。”

刘铭打着圆场道:“要不还是先把警报器关了吧,等会物业该来了。”

宁心对于众人的神色毫不在意,只是喃喃念道:“1,2,3……”

秦玄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一眼宁心,对着林晚峰道:“舅舅,宁心不会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宁心数到第四声的时候,地下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人迅速的捂住口鼻跑了出来,边跑还边大叫:“哥,哥,起火了,快跑。”

洛旭眉心一皱,快步走了出去,就见到秦玄所说要遭难的洛辰,非常完整的站在他的面前。

他看着打开的地下室大门,指着道:“你一直在那里面?”

秦玄顿时面色大骇,不对,她怎么会算错,洛辰怎么会好好的。

洛辰此时也明白了过来,没有什么火灾,他刚刚躲在下面太着急了,害怕火势蔓延进来,他自己又在地下室里,连消防都救不了,这才跑出来。

他眼珠子转了转,立即找了一个借口道:“对啊,昨天我来你家找你玩,谁知道你不在,我就想去地下室看看,结果不小心就在里面睡着了,刚刚听见声音才出来。”

宁心打量了他一眼,露出嘲弄的笑意,随意施了一个符咒,洛辰的兜里就掉出来一些东西,一个老式手机,和一个变声器。

洛辰慌乱的想要捡起来,却被林晚峰一眼看透,笑着对着洛旭道:“洛小公子的装备挺齐全,不会是自导自演吧。”

洛旭沉着脸色上前打开了那部手机,一查通话记录,最新的一条就是打了家里的座机。

林晚峰拍了拍宁心的脑袋:“还是我们家宁心厉害,随随便便一个玩闹,就解决了洛家的一个大难题。”

宁心淡淡道:“宁家教导出来的是不是名门淑女我不好断言,但洛家教导出的世家公子是什么样子的,我今天可真是见识了。”

洛旭脸色瞬间沉了下去,看向宁心的目光带上了恼怒。

刘铭此时忽然摸着脑袋来了一句:“不对啊,刚刚秦玄不是算出洛辰要遭殃吗,怎么现在还好好的。”

都准备当隐形人的秦玄,顿时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心里把刘铭骂了一个遍,要不是给他驱邪,自己能遇见这种事吗?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豪门女配从修真界回来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