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铭寻思了一下,按照秦玄这样的说法,他们每日都躺在棺材里,听出来确实慎得慌,虽然这房顶一拆,自己损失了几百万再说,这生意不也做不成了吗?林晚峰望着刘铭那个不舍的劲,也会觉得秦玄的说法不不靠谱,不能够因为她的一句话,就来拆房子吧:“秦玄,你这风水看秦玄在看到男人的那一刻就愣住了,男人漆黑的双眸,像是藏着深渊,本该如死水一潭,偏偏里面蕴满一种神秘的力量,叫人看他一眼,就能永远记住他的模样。。...

刘铭琢磨了一下,按照秦玄这样的说法,他们每天都躺在棺材里,听起来的确慎得慌,但是这房顶一拆,自己损失了几百万不说,这生意不也做不成了吗?

林晚峰看着刘铭那个不舍的劲,也觉得秦玄的说法不靠谱,不能因为她的一句话,就来拆房子吧:“秦玄,你这风水看的准吗,如果拆了之后还是有怪异的事情发生怎么办?”

秦玄正要辩驳,按照她的修为,处理这些事只需要一根手指头,若非这些人不信任,她用得着在这跟他们耗费时间吗?

不过她话还没说出口,不远处走来一群人,为首的男人,高大的身影背着光走来,听着林晚峰的话,看向了秦玄,声音像是大提琴的弦音骤起,低沉又高雅:“你,是风水师?”

男人说话的调子很慢,却不是故作姿态,而是因为长期以来居于上位,养成的说话习性。

秦玄在看到男人的那一刻就愣住了,男人漆黑的双眸,像是藏着深渊,本该如死水一潭,偏偏里面蕴满一种神秘的力量,叫人看他一眼,就能永远记住他的模样。

秦玄的心在狂跳,她不知道男人吸引她的是那冷峻的脸庞,还是那双泛着神秘色彩的眼睛,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是能得到这个男人,此生无憾。

男人见着秦玄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眉间皱成了川字,脸上显示出不耐烦的情绪,林晚峰上前对着男人伸出了手做了自我介绍:“这是我的侄女秦玄,她只是会一点……”

秦玄瞧见林晚峰居然要拆台,抢先道:“堪舆之术、四柱命理,我都会,按照你的话来说,我就是你口中的风水师。”

男人先是把眼神移向了林晚峰的手,但是没有任何回握的打算,然后他再次看向了秦玄,只是瞧了一眼就面无表情的走开了。

林晚峰尽量不显尴尬的收回了手,刘铭悄声对着他道:“你放心我给你出气,我让人多收他一些服务费,狠狠敲诈他一笔。”

林晚峰笑着摇摇头:“顾氏集团的顾总,性子有些怪异是皆知的,你要是敲诈了他,他没准真的会让律师团来起诉你。”

“不是吧,这么小气,他都有顾氏了,这么点钱都不肯给。”

不过刘铭就算有小算盘,也敲诈不到男人的身上,他只要不是独自用餐,都是有人为了利益巴结,请他吃饭,现在那人去结账,男人却脚步不停的往门外走去,就看见宁心站在门前独自思索着什么。

男人刚想说挡着道了,却见宁心回过了头,二人四目相对,男人想说的话就像是被施了禁咒,再也说不出口了。

因为宁心在打量他,但是不是秦玄那种带着欲望的打量,她的眼神纯粹又深邃,像是触及了男人最深处的灵魂,让他有些战栗和欣然,似乎被束缚已久的东西,马上就要被打开了,他的自由之钥,就掌握在她的手里。

不过宁心挑了挑眉之后就避开了眼,这个男人浑身都是麻烦,她讨厌麻烦,得远离。

这下换做男人一直盯着宁心,在察觉到他的视线之后,宁心却假装不经意的走开了,男人隐下神色,一旁的助理却在上车后对着他道:“顾总,之前那个算命的说,来芳华园就能遇见能够治好您的风水师,看来就是那个秦玄了。”

男人没有说话,的确,当时说这个预测的时候,芳华园连影都没有,现在不仅建了起来,还真的有风水师在,那个预言似乎真的成真,可是男人却低下头沉思,他想起了秦玄看他的眼神,不知为什么,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宁心走了进去,就见着秦玄和刘铭商量到底要不要拆房顶,她抬起头打量着房顶的壁画,那是仿照敦煌的装饰和人像壁画,其实买贴纸就可以完成的事,但是刘铭为了追求艺术效果,让人花了四个月的时间才完工,就是为了打造出芳华园不同寻常的吃饭氛围。

林晚峰看着宁心一直抬着头仰望,笑着问着她道:“喜欢这个壁画?”

宁心点了点头:“要是拆了就可惜了。”

秦玄见着又来一个阻止的,不禁轻蔑道:“宁心,如果单单只是为了好看的壁画,就可以不管人的死活了吗,这地方阴气重,容易离或相触、犯小人,更甚者,疾病缠身,精神郁郁,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在这里插嘴了。”

秦玄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是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这些但凡没有听取她的建议的,最后都会遭致灾祸。

秦玄这么一说,员工也有些害怕了,他们只是来打工赚钱而已,要是这些阴气缠绕在他们的身上,带回去给家人怎么办,岂不是闹的家宅不宁。

“老板,要不就听这位小姐的话,把这天花板给拆了吧。”

刘铭和林晚峰都在思考秦玄说的话,唯有宁心在暗自发笑,秦玄是有两下子,但是这种两下子,是不够在她面前卖弄的。

宁心假装无知道:“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棺材房’吗?”

秦玄思索了一下,点头:“算吧。”

这个走廊前宽后窄,又有‘棺材盖’压顶,她之前看过的书上就是这么说的,宁心知道秦玄修为不够学艺不精,忍住笑意道:“可是我之前听别人说‘棺材房’一般都是密不透风的,这个走廊对着南北,皆有通风的窗户,东西又各开了一扇,‘死气’成为流通的气体,这也能够让邪气入体吗?”

秦玄被宁心说的一愣一愣的,一时有些答不上来,但是众人的眼光全都放在她的身上,弄得她面红耳赤,有些急躁:“你怎么都是听人说听人说,‘棺材房’的形式多样,你懂什么?”

林晚峰不满秦玄的语气,对着她带着警告的口吻道:“秦玄,宁心只是不懂就问而已,你要是解答不出来,也不必冲她发脾气。”

秦玄见着林晚峰这么维护宁心,心里更加恼怒,不过她知道林晚峰的情绪不过是因为和宁心相处得久,不自觉地偏爱而已,等着自己慢慢彰显出能力,林晚峰就会知道谁对林家是最有用的。

秦玄稳了稳心神,不拿出一些手腕来,这些人是不信自己了。

这时外送的人接了一通电话又跑来道:“老板,又有一个人打电话叫外送,也说是现金付款。”

刘铭刚想让人把电话线拔了,秦玄就道:“等等,你们既然不相信我,那我就让你们看看,舅舅,让你的朋友亲自去送餐,我们跟着他一起,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我说的话可不可信了。”

刘铭却有些犹豫:“我也要去吗?”

万一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他怎么办?

秦玄心里冷笑,想着就是要让你们这些人见见,省得她一直遭受质疑,她可真是受够了,以她的身份,居然还要跟这些人解释这些东西。

林晚峰想了想觉得有些危险,便转头对着宁心道:“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和他们去。”

宁心却是眯着眼睛笑了笑:“这么好玩的事我当然也要参加了,说不定能见到我一辈子都没见过的东西呢。”

秦玄哼笑了一声:“那你等会最好机灵点,不属于人世间却还在这里游荡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宁心只是勾了勾唇,没顾林晚峰的阻拦,等刘铭的餐点装好后就上了车。

一行人开车到了郊外的一个别墅区,此时天已经昏沉下来了,刘铭下车看着眼前有些阴森的别墅门,根本不敢上去按门铃,但其实所谓的阴森,不过是他在害怕之下的自我感觉,其实并无异样。

但他还是有些胆怯,推了林晚峰上去:“你去敲敲门。”

林晚峰无奈,说到底没见到实在的东西之前,他根本不信这个世界上,虚无缥缈的东西会出现,但是秦玄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我去。”

她按了门铃,半天却没人响应,刘铭这才有了一些胆子:“难道那东西知道我们人多势众,就给吓跑了?”

他话音刚落,门就开了,刘铭尖叫一声,竟然窜到了宁心的身后,结果定睛一看,开门的是个人,还是个长相不错的男人。

不过这人扫了他们一眼,不耐烦道:“你们干什么?”

林晚峰看了看眼前的人,又看了一眼宁心,最后还是道:“洛旭,好久不见啊。”

这个洛旭就是宁心,不,应该是说是林家孙小姐的未婚夫,但是最终花落谁手,现在成了未知数。

洛旭和林晚峰只是在宴会上见过几面,不知道他来这里做什么,只能忍下被吵醒的怒意问道:“林总,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找到这儿来?”

难道是因为他和他侄女的婚约,所以来查岗?

洛旭想到这就觉得不适,刘铭跳出来道:“不是你点的外送,让芳华园送糕点来吗?”

洛旭觉得莫名其妙:“我刚才一直在睡觉,怎么可能点外送,而且芳华园是什么,我都没听说过。”

刘铭感觉自己的饭店被侮辱了,撩起袖子,就掏出了手机,将备忘录里面记录的详细地址给了洛旭:“不是你点的,要么就是你家里人点的,不然这么详细的地址我们怎么会知道。”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豪门女配从修真界回来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