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之间的明争暗斗林城也没放到心上,他而已在衡量标准着因为未来的继承人该选谁。林城看向自己的女儿林欢,进出口是白丁言谈,市井很精明,真的不堪入目,貌似这个孙女秦玄尚除了几分气性。但是跟另一个孙女比出来......他目光转而宁神,如玉的脸庞,生的眉目如林城看向自己的女儿林欢,出口就是白丁言谈,市井精明,实在不堪入目,倒是这个孙女秦玄尚还有几分气性。。...

女人之间的明争暗斗林城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在衡量着未来的继承人该选谁。

林城看向自己的女儿林欢,出口就是白丁言谈,市井精明,实在不堪入目,倒是这个孙女秦玄尚还有几分气性。

不过跟另一个孙女比起来......他目光转向宁心,如玉的脸庞,生的眉目如画,气质清幽淡然,显然,哪怕是孙女辈,也是这个假孙女更让他满意。

他心底暗自摇头叹息,怎么就不是亲生的呢?

林太太此时却突然惊叫了一声,吓了林城一大跳,林城不满的看向她:“你这又是怎么了?”

林太太摸着自己的耳朵道:“我的翡翠玉石不见了,今晚上我可要带着它去打牌呢。”

秦玄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林太太最好面子,翡翠玉石是之前林城从苏富比的拍卖行拍下来的,价值不菲,和那些富太太碰面的时候,她就喜欢戴着它去四处炫耀,现在不见了怕是今晚上的牌约都要取消。

林城听着也来了脾气:“你可真是会花钱,这么贵的东西,也能弄丢。”

秦玄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暗自算了一卦,对着林太太道:“让人去西南一角找找吧。”

林太太疑惑的看着秦玄:“你怎么知道东西会在那?耳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我上午还去了百货大楼,也可能丢在那了,还有......或许,是被人拿走了。”

林太太越说越恐慌,那耳坠要是被人捡走了,她都能气晕过去。

秦玄微微一笑:“不用慌张,午财空亡,不受克,财不失。”

林太太听着秦玄说的有些门道,顿时来了一些兴趣:“你学过易数?”

秦玄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样子,谦虚道:“知道一点。”

宁心听着却在一旁笑了起来,林欢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会算卦了,但是看见宁心笑里带着嘲讽的模样,就像被针扎了的兔子一样,立马跳脚:“妈,你看看你们的好孙女,小玄尽心尽力的帮你们找东西,她不帮忙就算了,还在这里嘲笑我们。”

林笑看了一眼宁心,赶紧站起来解释道:“姐姐,你误会了,心心不是这个意思。”

秦玄听着母亲的话,转头看向了宁心,目光也带着嘲弄,她觉得宁心根本不懂这些术数,等到自己找到了林太太的心爱之物,所有人都会大吃一惊。

她的目的只是为了博得林太太的欢心,顺利入住林家,至于宁心,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也就道:“宁心还小,可能觉得这就是封建迷信吧,也不能怪她。”

她知道林太太是信这些风水八卦、四柱命理的,宁心嘲笑她,就是在嘲笑林太太,果然林太太听了这话之后,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宁心在家里住了十几年,不可能不知道她喜欢这些,露出的这样的神色,难道是因为发现她和林家没有血缘关系,被秦玄取代了身份,所以在表达不满吗?

林太太越想越觉得宁心是娇小姐脾气作祟,心眼狭窄,心里一时对她失望了不少。

宁心扫视了一眼众人,将他们各自的神情尽收眼底,而后才缓声道:“我笑的不是什么易数,而是西南一角遍地尽是绿植花草,在里面找耳坠,无异于大海捞针吧。”

在一旁旁迟迟未动的佣人听了这话,含泪猛点头,想着终于有人懂她的苦楚了,这个新来的孙小姐,一句西南一角,就把苦差事交在了他们的手里,却不想想,翡翠是绿的,那些植被都是绿的,这该怎么找?

秦玄脸色一僵,她的术法还没精进到能够准确定位的地步,他们这意思,是要逼自己说出准确的位置了?

林欢看着自己女儿吃瘪,对着佣人吼道:“给你们工资不就是让你们做事的吗,这么点小事都不肯做,招你们进来是吃白饭的吗?”

佣人低下了头,心里却愤愤不平,他们是帮工又不是奴役,这个秦玄才进林家一天,就开始把他们当奴仆使唤,以后自己还有好日子过吗?

林城皱了皱眉,虽然这些佣人是帮自己做事,但他们都有独立的人格,他一直都好言相待他们,林欢才改姓,架子倒是比他们摆的还足。

秦玄知道找到东西才能挽回自己的声誉,便对着佣人道:“场地不小,我和你们一起找吧,再发动其他人,一人划分一块地,应该很快就能搜索完了。”

虽然林欢没在林城的心里留下好印象,但是秦玄勉强算得上大方得体,让林城点了点头。

林笑见着秦玄去了,拉了拉宁心的袖子道:“心心,你不去吗?”

她让宁心去倒也不是想和秦玄争什么,只是觉得不能让林家人感觉刚宣布了没有血缘关系,连这点孝心都不肯尽了。

宁心让林笑好生坐着,悄悄对着她道:“东西不在那,去了也没用。”

林笑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东西不在那里,我看秦玄似乎挺厉害的,也很笃定。”

宁心冲她笑了笑:“秦玄怎么知道的,我就是怎么知道的。”

林笑对这句话的理解似是而非,她的女儿难道也会那些东西?

林太太看着宁心只是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心里难免有些不快,且不说东西在不在那,秦玄肯努力起码就是孝心可嘉了,而宁心这样,在她眼里,就是耍懒。

宁心默了半响,转过身却问着林太太道:“您能说说今天去了百货商场之后都做了什么吗?”

她卜的卦,是雷泽归妹,下卦为兑,安静不动,上卦变离,东西就在林太太熟悉的地方没有变动,只要时间一到,她就能找到。

林太太因为对于宁心不满,所以有些敷衍的回答道:“能做什么,回来我就吃了东西,然后去浇花……”

林太太突然醒悟,匆匆跑上楼去,打开了自己的首饰盒,想着自己真是年老忘性大,她之前就因为浇花就掉过耳坠,所以特意在今天浇花之前把它取下来放进了首饰盒里,没想到一来二去的折腾,反倒忘记了这一点,还以为一直戴着呢。

“找到了,一直在盒子里呢。”

林太太带着歉意的下来,看向了宁心:“多亏心心提醒我。”

林笑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是巧合还是什么?

只是没想到,林太太刚拿起耳坠,秦玄那边也传来一声:“找到了,我找到耳坠了。”

林太太面露疑色,怎么有两对耳坠?

秦玄不知道林太太的耳坠子长什么样子,只知道是翡翠绿,便从花盆中找到的玉石耳坠拿了过来,给了林太太:“您看看,是不是。”

不过她话音刚落,就见着林太太的手上已经有了一副相似的耳坠了,成色和工艺都远远超过自己手中的这一对。

此时煮饭的李妈见着磨磨蹭蹭的站了出来道:“孙小姐,那个,是我的,之前我看到太太的耳坠很漂亮,去逛街的时候见了一对相似的,几千块钱也不贵,就买了下来,结果昨天弄丢了,一直没找到。”

秦玄的脸顿时黑了下来,自己算半天的卦,就是找了一个佣人的耳坠?这让她的面子往哪搁?

林欢见着也不满起来:“你一个煮饭的带什么耳坠,这要是掉进锅里怎么办,你想害死我们啊?”

李妈红了脸:“我平时都是放在包里,不会戴的。”

她知道自己的耳坠和林太太的相比,是云泥之别,但是她实在羡慕,所以只是在无人处偷偷拿来欣赏罢了。

林太太对于别人戴了自己仿品有些不快但也有点升起的虚荣心,便道:“行了,秦玄,还给她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林欢只好道:“妈,你的坠子上哪找到的。”

林太太摸了摸自己的心爱之物,笑眯眯道:“心心帮我找到的。”

秦玄顿时如临大敌,难道宁心也会术数?

她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宁心,用开玩笑的语气道:“原来宁心也会占卜啊。”

林太太挥了挥手:“不是,她帮我记忆回溯了一下,我想起原来我把耳坠放盒子里了。”

秦玄听着心里一郁,但想着只要宁心不是玄门的人,后面总会有她表现的机会,现在的宁心不过是仗着对于林太太的熟悉,卖弄几分小聪明罢了。

“不好意思,公司有些事需要我处理,我回来晚了。”

大门打开,走进来一个眉目有些年龄感,但依旧丰神俊朗的男人,他将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但是整齐的领结和精致的袖扣,依旧能表明他讲究严谨与细致,他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两个女孩,眼神转向了秦玄:“这是我另一个侄女?”

林城点了点头:“晚峰,这是你姐姐林欢和她的女儿秦玄。”

林欢没想到自己还有个长相这么优秀的弟弟,养尊处优的保养再加上差距七八岁的年龄,在外面说这是她的儿子都有人信。

秦玄看向自己的舅舅,研究了一番他的面相之后,知道他近期必将遭遇灾祸,第一个想法不是同情,而是欣喜,林家就这么一个儿子,林晚峰持有不少林氏的股份,要是能够笼络他和自己一个阵营,在林家的路自然就走得通了。

不过林晚峰只是对着林欢母女点了点头,就上前摸了摸宁心的脑袋:“小丫头,好久不见啊。”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豪门女配从修真界回来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