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神望着一向宠爱自己的舅舅林晚峰有一刹那的发愣。她从后的剧情里深入了解到所以未来的宁神会所以妒忌秦玄可以得到家人的偏爱而闹,并被家人强制性送进寄宿学校管制,亲手把她送进那个地狱,毁了她的是自己这个始终把她疼到骨子里的舅舅。书中写着她这个狠毒女配不断地她从之后的剧情里了解到未来的宁心会因为嫉妒秦玄得到家人的偏爱而闹腾,并被家人强制送到寄宿学校管制,亲自把她送到那个地狱,毁掉她的就是自己这个一直把她疼到骨子里的舅舅。。...

宁心看着向来疼爱自己的舅舅林晚峰有一瞬间的愣神。

她从之后的剧情里了解到未来的宁心会因为嫉妒秦玄得到家人的偏爱而闹腾,并被家人强制送到寄宿学校管制,亲自把她送到那个地狱,毁掉她的就是自己这个一直把她疼到骨子里的舅舅。

书里写着她这个恶毒女配不断的作天作地,让舅舅逐渐对她失望,导致后来的她失去了最后的庇护。

现在的宁心虽然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但是林晚峰的关心,还是让她心一阵阵的刺痛,她不明白舅舅明明这么疼他,为什么最后会被秦玄蛊惑,眼睁睁看着他们毁了自己?害死自己?

林晚峰见宁心不说话,捏了捏她的脸:“怎么,还生舅舅的气?”

秦玄对于林晚峰对着宁心的喜爱有些嫉妒,明明这一切应该是属于她的,却偏偏被林笑母女抢了去。

宁心眨了眨眼:“对啊。”

林晚峰有些无奈,正要解释什么,宁心却对着他道:“所以得请我吃饭才能让我消气。”

林欢在一旁嗤笑了几声:“宁心,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林家的孙小姐了,我弟弟做什么了要对着你百依百顺。”

林晚峰当即表明了态度:“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我都把宁心当作我的侄女,林笑,也永远是我的姐姐。”

毕竟他和林笑相处了几十年,这些年的情谊很难用一句没有血缘就能抹去,林笑听着感动的点了点头。

林欢有些忿然:“晚峰,那我和秦玄在你眼里算什么?你想想这么多年来要不是林笑抢走了我的一切,我们姐弟至于这么生疏吗?”

林欢的怒吼吵得林晚峰耳朵疼,不过他也明白林欢生气的理由,所以只是柔声中带着客气道:“当年的事,林笑也无法选择,你当然也是我的姐姐,我对于秦玄也会一视同仁。”

林城看不下去了,对着林晚峰道:“行了,这样,我和你的两个姐姐谈点事,你带着你的两个侄女去吃饭吧。”

他之前给了林笑一些股份,为示公平,得拿一部分出来分给林欢,不过林欢一市井妇人,不能给太多让她有决策权,也不能给太少,显得自己太过偏心,这些事都要慢慢商量,几个小辈就没必要旁听了。

但是秦玄害怕自己的母亲吃亏,立即道:“我还是留下来和妈一起吧。”

林城却沉了脸色道:“姥爷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秦玄退了一步,只好道:“舅舅,我现在也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宁心知道自己的母亲仁慈善良,估计也不会要什么股份,不过这些也不重要,她们宁家有她的父亲和她,倒也不需要林家来养,她拍了拍林笑的手,跟着林晚峰走了出去。

林晚峰开了一辆英菲尼迪停在二人的面前,为了不显得厚此薄彼,让二人都坐了后座。

秦玄透过后视镜观察了一下林晚峰的脸色,对着他道:“舅舅,你开车要小心啊。”

她这句话不像普通的关心之语,林晚峰在进来的时候,也看到了西南的院子被翻的乱七八糟,过问了两句,想起那些佣人说秦玄会看风水便问道:“哦?怎么说?”

秦玄想要快速获得好感,便对着他道:“我见舅舅的印堂发青,乌气环绕眉眼,最近会有大灾祸。”

林晚峰却突然沉下脸色,训斥了秦玄:“你现在才高三,不好好学习怎么一天搞这些迷信思想,你以后准备去街头摆摊给人算命吗?”

秦玄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她好心提醒林晚峰,他却这么不识趣,等到遭难,就知道求自己了。

宁心明白这是打脸的必备步骤,配角先是不相信主角的话,当主角的话应验时,立马就会转变态度,成为主角的忠实拥护者。

秦玄说的没错,林晚峰最近有殃灾,不过问题不是出在林晚峰自己的身上。宁心看向了他车顶挂着的一个娃娃,关节玩偶,有着大且诡异的眼睛,嘴角有一个长的划痕,看上去就像是在阴冷的发笑,她假装不经意的问道:“小舅,你这个娃娃能给我看看吗?”

林晚峰手脚一顿,只道:“一个破娃娃有什么好看的。”

秦玄也注意上这个娃娃,却没发现什么异常,这种BJD玩偶,拥有一大群的粉丝,二次元的常见玩具,娃娃的诡异,她只当作是DIY的人自己弄砸了。

“只是觉得这不像小舅的东西。”

林晚峰沉默了片刻才道:“是我一个朋友送的。”

看来这个朋友不是一般的朋友,原本健谈的林晚峰一路上都没说话,只是到了地点才让宁心二人下车吃饭,等着他们下车之后,原本挂在车顶的娃娃,突然转了一个身,看着他们的远去的后背,动了一下眼珠。

他们来吃饭的地方叫做芳华园,是新开的一家饭店,因为老板是林晚峰的好兄弟,所以他顺便来照顾生意。

不过他一进去,就看着自己的好兄弟刘铭愁眉不展的坐在那,他打趣了一句:“怎么芳华园的老板也需要亲自坐镇了。”

“生意差的离谱,我在这坐镇也没用。”

“得了吧,我刚刚才看见两辆豪车停在你家饭店的门口,还没生意?”

芳华园本来就主打高级餐厅,不是人人都能来吃的。

“那可是唯一的两个财神爷,现在你是第三位。”

一旁打杂的道:“老板,又有人点外送,我按照你的嘱咐问了一句,他说是现金付款。”

刘铭立即挥了手:“不送不送,让他滚蛋。”

林晚峰有些诧异:“你这态度能做生意?”

刘铭一肚子的苦水没地倒:“你是不知道我最近……”

他看向林晚峰的身后的宁心两人,宁心他认识,他指了指秦玄:“这是谁,你女朋友?”

林晚峰顿时额角跳了跳:“这是我的侄女秦玄。”

刘铭想起之前林晚峰对他说的真假千金的事,也就明了的点点头,宁心问着刘铭道:“你说你最近怎么了?”

“哟,你这小丫头居然还会关心我了,小心我说出来的事,吓死你。”

宁心戏谑一笑,她在修真界什么东西没见过,就是徒手弄死一沓子修罗都面色不改,她倒要看看刘铭能说出什么吓人的东西,不过她也不是真想知道,只是发现刘铭的饭店有异,才问了一句。

刘铭开始了他的鸡皮疙瘩系列,原来他这个饭店开业不久,就来了好几笔订购餐食的电话,他为了保证速度和食物的新鲜度,都是让自己的人去外送。

只不过点这些餐的,都不是用手机支付或者pos机刷卡,而是直接扔了一大笔的钞票给外送员,说是剩下的当作小费。

外送的人都懵了,自己什么都没做,就几百块钱的小费,他可没见过,他兴致冲冲的回去告诉刘铭,刘铭觉得自己一定是请的财神管用了,居然来了这么多的土豪,可是到了第二天,这些原本的红票子,却变成了市面上最劣质的冥币。

刘铭查了监控,确保无人动过收银台,于是特别留心拿现钱支付的人,发现他们的钱在第二天都会变成无用的纸钱,把店里的人吓了个半死,收银台的小姑娘是哭着要辞职,觉得这家店不干净,自己一个人晚上回去整宿的失眠。

林晚峰不信鬼神,只是道:“会不会是有人恶作剧,变得魔术。”

刘铭立即反驳:“我这5.0的视力把钱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秦玄心下明了,只怕是酒店的风水触动了一些阴物,这属于自己的范畴,在这几个人中,也就只有自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了。

秦玄咳了咳,对着刘铭道:“可以把那些纸钱给我看看吗?”

刘铭下意识的看向了林晚峰,不知道秦玄闹哪一出,林晚峰想起家里的人话,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这事的确怪异,就算不让秦玄看,估计刘铭也会请其他人来测测风水。

秦玄接过刘铭递来的纸钱道:“我需要去看看你整个饭店的布局。”

她将纸钱放在罗盘上,罗盘的指针就开始转动,刘铭小声惊呼,想着秦玄真有点东西啊,林晚峰倒是有些皱眉,他可不希望自己的侄女最后真的去天桥底下给人算命。

宁心看了一眼秦玄的法器,很不错的东西,但是以秦玄现在的修为,还不能完全操控,若是强力为之,有朝一日,只怕反噬。

刘铭带着秦玄走进去,店员看秦玄的做派还真以为是大师,都纷纷围着她转,看看她能瞧出一点什么,林晚峰这时发现宁心不在自己的身边,回身一看,就见着她站在芳华园的大门,进去又出来,出来又进去,他摇了摇头,想着宁心果然是小孩子心性,这时还想着玩闹。

这想法要是被宁心知道,那得满头黑线,她明明在相地堪舆,林晚峰却只当作是小孩子的幼稚行为。

宁心的心里隐隐有了一些答案,秦玄那边也有了结果,她指着刘铭设计的拱形房顶道:“长园拱形,招阴,得拆了。”

刘铭跳脚:“你看到上面的壁画了吗,那可是我花了几百万找人给我画上去的,大师名作,我这百年后都可以当作历史遗迹了。”

秦玄却异常坚持:“这个拱形整个就是棺材的形状,压下来就是盖棺,你觉得活人能够在棺材里行走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豪门女配从修真界回来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