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时候的天空,像是穿起了一件红袍,红袍印衬的天空下三个穿着有些土里土气的男女朝着一处气势恢弘的别墅内走去。一进大门,澄澈的水池内立着一只仙鹤模样的雕塑,另边,两尾鲤鱼正喷撒着清泉。这样美轮美奂的景色却没能被吸引进屋的少女,她目不眼睛斜视的跟随父母一进大门,清澈的水池内立着一只仙鹤模样的雕塑,另一边,一尾鲤鱼正喷洒着清泉。。...

黄昏时候的天空,好像穿上了一件红袍,红袍映衬的天空下三个穿着有些土气的男女朝着一处气势恢宏的别墅内走去。

一进大门,清澈的水池内立着一只仙鹤模样的雕塑,另一边,一尾鲤鱼正喷洒着清泉。

这样美轮美奂的景色却没能吸引进门的少女,她目不斜视的跟着父母顺着一排玉兰树走入别墅大厅。

进了大厅,为首的中年男女就停在了原地,局促的看着大厅内衣饰华贵,满身贵气的众人。

见三人走进来,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美貌贵妇起身迎了过来:“姐姐,快来这里坐。”

林笑笑的温婉甜美,高贵典雅,让林欢觉得浑身都不舒服,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两个人是同一天出生的,可看起来却差了有十岁不止。

林欢啪的一下甩开了林笑的手,让林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取而代之的是委屈的神色:“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占了姐姐的身份,让姐姐吃这么多苦......”

宁心几步走过来扶着自己摇摇欲坠的母亲,道:“妈,过来坐吧。”

林笑和宁心母女的话瞬间让林城夫妻对于这个认回来不久的女儿生出了更多的不喜,深觉小门小户养大的女儿就是小家子气。

林城重重咳嗽了一声,脸上带着明显的厌恶:“林欢,跟笑笑道歉。”

林欢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城,激动道:“爸爸,我才是林家的女儿,凭什么她占了我的名字,占了我的身份,占了我的婚约,她的女儿现在还要占属于我女儿的婚约?”

林太太不等丈夫说话就道:“你女儿什么样子你自己不清楚吗?粗鄙不堪,没有文化,洛家会要这样的儿媳妇吗?”

林欢气的浑身都在发抖,赤红着双眸道:“妈妈,我女儿为什么粗鄙不堪,为什么没有文化?是因为她们这一对母女鸠占鹊巢,抢了本该属于我们的人生啊!”

她垂下头,眼泪啪嗒啪嗒掉了下来:“你们难道不知道女人嫁个什么样的丈夫关系到她的一生吗?洛家定亲的对象是林家外孙小姐,我女儿才是正儿八经的林家外孙小姐,为什么不能得到这份婚约?她们是假的啊!”

她就是因为被认回来的太晚,已经嫁人生女,有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泥腿子丈夫,才在家里处处被人看不起。而林笑,明明已经不是林家大小姐,可因为嫁入豪门,现在回林家,众人也都恭恭敬敬的。

林欢发自心底的呼喊在别人看来似乎只是一个笑话,所有人都用不屑的目光看着她,就连林城夫妻都觉得她没有自知之明。

林城放下手里的茶杯,道:“你也知道,洛家定的是林家的外孙小姐,是从小受了名门教导的外孙小姐,而不是乡下出来的村姑。就算给她洛家主母的位置,她做的来吗?”

林城语气里满是鄙夷和不耐,大约若不是看在林欢是他真正血脉的份上,他都不屑跟林欢这样的村妇说话。

而他的态度也让林欢本就绝望的心更加跌落谷底。

林母扫了一眼自从进来后始终不发一言的秦玄,补充道:“让秦玄好好读书,别成日里就想着抢男人,日后好歹读个大学,林家还愁给她找不到一门好婚事吗?”

林欢的心都凉了,随便找一门婚事,跟洛家的孙少爷能一样吗?一个假千金的女儿比她这个正经林家千金的女儿嫁的都好,凭什么?

秦玄却在这时候开口了:“是,我会好好读书,争取考一个好大学的。”

秦玄的话在众人听来就更是一个笑话了,秦玄是从山沟沟里出来的,那里教育条件极差,现在高三了,秦玄的程度还不如这里高二的学生,能不能考上大学都是个问题。

只有宁心知道,作为这本书的女主,秦玄的剧情就是一路的打脸,她说她能考上大学,就一定会考一所最好的大学。

林母在这时候哼了一声:“你有自知之明就好,别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林欢的身体抖的更厉害,颤颤巍巍:“妈妈,什么叫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不是林家也是不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是不是该被扫地出门,回去种地?”

林母沉默了,虽说她不喜欢这个女儿和外孙女,可到底血浓于水,这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林家家产不传给亲生的,传给一个冒牌货,她还是下不了那个决心。

林城也是看重血统的人,犹豫了片刻后看着秦玄道:“你若是争气,好好读书,将来有本事接手林氏家产,那林家自然有你一份。可若你自己不争气,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林家百年基业毁在你的手上。”

秦玄应声道:“是,我一定会好好学习。”

秦玄的话别说林家众人不信,就是林欢自己也不相信女儿有那个本事。她当下就要再次提出把婚约给女儿的事情,在她看来,有未来姑爷帮忙,林氏家产就不会有问题。

这样的好事情凭什么要给宁心那个鸠占鹊巢的冒牌货?联姻洛家,不是凭白给了林笑母女一大助力吗?

秦玄却在这时拉了拉林欢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开口了。

现在的秦玄已经不是以前的秦玄了,作为茅山分支第一十八代掌门,她可没有靠男人的习惯。

秦玄一双眸子里熠熠生辉,不就是学习吗?她可以的!

宁心看向秦玄的眸子里晦暗不明,她知道,这里就是剧情的开始,真千金的女儿被认回来,起初所有人都看不起她粗鄙,没文化。

可秦玄却靠着自己的玄门手段笼络了许多大佬,一路开挂打脸,不仅得到了林家二老的认可,还得到了她未婚夫洛旭的心。

而她这个假千金的女儿,最后一无所有,被秦玄的爱慕者设计,被混混欺辱,惨死街头。

宁心的眸子里酝酿着风暴,让她惨死街头?是她宁心提不动刀了?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豪门女配从修真界回来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