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下们噤若寒蝉,老大的规矩他们明白,有人敢坏了规矩那是更可怕的。虽然美色现阶段,虽然他们也不怕死。宁茉明白他们占时安全的了。她这么做犹如火中取栗,虽然她现在的的处境是如此,么除了更好的可以选择吗?一群人都被关在一个屋子里面,很多人在低声痛哭,仿若为自宁茉知道他们暂时安全了。她这么做如同火中取栗,但是她现在的处境就是如此,难道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属下们噤若寒蝉,老大的规矩他们知道,有人敢坏了规矩那是要命的。虽然美色当前,但是他们也怕死。

宁茉知道他们暂时安全了。她这么做如同火中取栗,但是她现在的处境就是如此,难道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一群人都被关在一个屋子里面,很多人在小声哭泣,好似为自己觉得悲伤。

“小姐,你可真厉害,竟然一点都不怕,还有李嬷嬷,真是死有余辜!”春华这么说,宁茉看着这个憨厚的丫头说道:“没错,我很厉害的,所以你们放心,咱们一定能逃出去的。”

“小姐,若是有机会你就跑吧,不要管我们了。”春华很坚定的说道。

“是啊,茉儿你不要管我们!”林姨娘也颤抖的说道,她只盼着宁茉好好的。

春华和林姨娘的话让宁茉心中一暖,安抚的拍着她们的手什么都没说。

宁茉不怕吗?她怕的要死。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她没有选择,林姨娘和春华,还有这个孩子全部都指望自己了。

宁茉看着春华怀里的小男孩,这个孩子从刚才开始便一声不吭,好似被吓坏了。

“别怕,我们不会丢下你的。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我的弟弟,记得,谁问都要这么说。”宁茉这么说,男孩神色放松了一些,用力的点点头。

现在他们在船上,没有一点办法,但是只要他们一上岸,那就不同了。

只要上了岸就有人,有人便有官兵。

这个年代,官兵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是总会有武器吧?宁茉细细的盘算,不能算错了一点。

船很快就靠岸了,水匪开的是快船,到最近的坞城只要两个时辰。

他们都被捆了手脚,堵了嘴巴,关在一个个巨大的箱子里面。很显然,水匪想要上岸,也需要避人耳目。

道路颠簸,宁茉在箱子里自然也不好受,她的手一个用力,绑在手上的绳子拽断了。

宁茉缓缓的坐了起来,心中忍不住的想要感谢系统,大力丸救了她的命。

‘主人,本系统和主人生死相随,荣辱与共,主人请不要再怀疑本系统的真心了。’

宁茉:……这言情风的调调,真是让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系统,我要买点东西。’

‘主人,您要买什么?本系统所出售的商品,绝对的货真价实良心价格!’

宁茉笑了,首先她需要一个瓷瓶子……

城门口嘈杂的声音很快就传来了,宁茉却越来越冷静了,因为她的机会来了。

自己一个人不行,那再加上这些官兵呢?

“你们是哪里人,做什么的?”守城的官兵这么问道。

“官爷,我们是走镖的,这是我们的文书,这些都是货物……”水匪头目正在说着,就听到哐当两声,那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这样大的动静让所有人都愣了,官兵,水匪,围观吃瓜群众……他们眼看着一个箱子盖子飞了起来,从箱子里站起来一个貌美的姑娘。

“这是什么东西!不对,这是什么人!”守城官兵怒吼。

水匪:……

“他们是土匪,是要进城杀人的!”宁茉高声喊道。

“什么!土匪!”此前还吊儿郎当的守城官兵马上抽刀。

场面瞬间变得很混乱,百姓们纷纷逃亡,更是有人在慌乱之中敲响城楼上的大鼓。

这个城楼上的大鼓,几十年没用过了,这是战争时代修建的战鼓。所谓‘战鼓响,号角鸣,大地震动兵马行!’

今天战鼓突然响了,震惊了整个城池。

坞城知府一个机灵猛的站了起来,有人进攻坞城?这不可能啊!

“来人,快来人啊!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刻,城外一行人也突然停了下来,一个男子听到了鼓声,狠狠的皱着眉头,战鼓?

水匪一群人善战,守城官兵显然不是对手。

百姓们早就跑了,城门就剩下他们双方正在对峙,官兵不敢强攻,他们在等援兵到来。

“走!现在就走!”水匪头目说着要逃走,但是他们的马绑在车上,怎么逃走!

就在这个时候,城门外马蹄声传来,大家抬头看,一群人飞奔而来,这些人正好堵了水匪们的退路。

对面一共七个人,每个人都穿着黑色毛皮大氅,上衣不显,腰间佩戴长剑,背上别着弯弓,一匹匹的纯黑坐骑,这马一看便是良驹。

坐在中间的男子最尊贵,其他六个人分明是护卫他的姿势。

中间男子头戴金冠,黑发高束,剑眉下面是一双星目。鼻梁高挺,唇角微挑,好似带着一丝鄙夷的看着对面的水匪。

宁茉一眼就被这双眼睛吸引了,男子凤眼狭长,眼角微微挑起,双眸幽深如同看不到底,竟然一点也看不透这人的情绪。

用现代的话说,这帅哥完美的长在了大家的审美上。男神级别的容貌能原地出道了。

只可惜了这脸冷的让人不敢直视,这一身的杀气,充满压迫感。偷偷看两眼就算了,这人一看就不好招惹。

“老大!他们穿的是军靴!”水匪看着前面的人,忍不住的喊了一声。军靴,只有军营里面的高等级将官能穿。

“虎卫营的靴子,上面有虎头纹。”水匪头目这么回答,心中无奈叹息。

若是碰到了别的人,他或许还会拼一拼,但是虎卫营,那是军中高手选拔出来的,专门护卫周大将军的。他们打不过。

“刚才战鼓是因为他们响起来的吗?”对面的男子这么问道,显然很在乎这个问题。

“大人,他们是土匪!不能放他们走了!”守城官兵这么回答。

男子微微皱着眉头,为了几个土匪,他们就敲响了战鼓?

“没错,我们是水匪,现在我们手上可是有三十多条人命,这里面还有官宦家眷。若是你们不在乎,那我就杀了他们!有这么多的人陪葬,我们也不亏了!”

水匪头目手中捏着火折子威胁,宁茉心中一沉,原来箱子外面涂抹了油是这个用处,关键时刻他们还能拿来做人质。

男子打量了几个箱子一眼,就看到了唯一站在箱子上的宁茉,实在是她太显眼了一点,想看不到都很难。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他们为了剿匪而死,也算是死得其所。”男子冷漠无情的气质一览无遗,宁茉气的胸口都疼了。

去你妹的死得其所,你问没问我们的意见就替我们做决定啊,怎么着了就死得其所了,你死一个感受一下?!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