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怎么办?要不然咱们,咱们高台跳水吧!”春华吓傻了,直接要往窗外跳。“不行啊,江水太冷,更何况你们会水跳一直这样只会被淹死,逃不掉的。”宁茉这么说,望着春华怀中的孩子,不说话的也不不能动弹仿若了傻了通常。“那怎么办?”春华左手抱着孩子,左手抓着门栓,为“不行,江水太冷,何况你们不会水跳下去只会淹死,逃不掉的。”宁茉这么说,看着春华怀中的孩子,不说话也不动弹好似已经傻了一般。。...

“小姐,怎么办?要不咱们,咱们跳水吧!”春华吓坏了,直接要往窗外跳。

“不行,江水太冷,何况你们不会水跳下去只会淹死,逃不掉的。”宁茉这么说,看着春华怀中的孩子,不说话也不动弹好似已经傻了一般。

“那怎么办?”春华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抓着门栓,为自己找点安全感。

林姨娘将宁茉护在身后,她拼死也会守着宁茉的,她就是死也要和女儿死在一起!此刻,林姨娘已经有了拼死的心。

‘系统,我能带活物进入图书馆吗?’宁茉这么问道。

‘除了主人您任何活物进入图书馆,就会被时间冻结。也就是说,这辈子都会保持一个状态,即便带出来了,也是植物人了。’

宁茉叹了口气,果然不该心怀侥幸的,捷径走不通。

透过门缝看外面,隔壁的门被踹开了,几声呼喊声后便有两个女子被拽了出来。还有一个男人想要逃走却被狠狠的一刀砍在后背上。

如此场面看的人心惊胆战,宁茉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这是一群亡命之徒,太可怕了。

可能是因为有了死亡的威慑,这一次隔壁船舱又有五六个人好似鹌鹑一样的被抓出来,再不敢反抗了。

宁茉的眼睛一凝,看到了李嬷嬷和灰衣婆子,这两人原来是藏在了隔壁。

“哈哈,老大,这几个小娘子不错,能卖个好价钱。”有人这么大声喊道,显然已经不怕被人发现了。

“能卖了赚钱的留着,剩下的,都杀了吧。”那头目说的轻描淡写,宁茉觉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等下,我们虽然不年轻了,但是卖了当个女史婆子也是一笔收入,诸位好汉,饶了我们吧!”李嬷嬷这么恳求,即便是大夫人身边的得意人现在也没了傲气。

“呵呵,你这婆子当我好骗呢!你这样的婆子能卖几个铜板?太繁琐,不划算。”那人这么说着举起刀便要砍下来。

“我们是吏部侍郎宁大人家的婆子,你杀了我们,可是想过后果!”李嬷嬷这么呼喊,好似上岸的鱼一般,苟延残喘。

那人犹豫了一下,然后看着他家老大,等着头目拿主意。

“吏部侍郎倒是个不小的官职,可你一个婆子侍郎府应该不会在意,杀了就杀了。”那老大这么说着,眼神轻蔑。

李嬷嬷脸色难看,想了想而后说道:“婆子我是伺候我家小姐和姨娘出来的。”

春华听到这话气疯了,这个李嬷嬷简直是恶奴,这是为了自己活命要害死小姐啊。

“哦,那倒是有些价值。你带路吧,请你家小姐出来。”头目这么说着,宁茉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了。

宁茉看看李嬷嬷带着人往这里走,此前她和李嬷嬷算是没什么恩怨,但是从今开始就不是了。

宁茉拉着春华和林姨娘往后退,事到临头,反而镇定了下来,反正怕也是没用的。

门被人一脚踹开,门口站了三人,将她们的出路完全堵死。那些人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宁茉,宁茉也在打量对方。

这些人身形高大,孔武有力,手上拿着大刀,上面还有血迹滴落,可见锋利。

她一个人打的过这么多的人吗?答案显然是不能。

她不会飞檐走壁,不会百步穿杨,她连太极拳都不会打!这么一想,自己这战斗力也太弱了。

“哎呀,这几个小娘子,真是漂亮啊!”其中一个水匪伸手奔着林姨娘而去,此刻林姨娘在最前面,最先要抓的便是她。

宁茉哪里能视而不见,一巴掌拍在对方的手腕上,就听到咔嚓一声,好似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

“啊!我的手!老大我手断了!”那水匪抓着自己的手哭喊了起来。

宁茉:“……”哎?

‘主人,您不能飞檐走壁,不能百步穿杨,但是您能倒拔垂杨柳啊!您吃了大力丸啊。’

系统这么说完宁茉愣了,看看对面的人,她好似也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麻子,你小子在闹腾什么?”

“哈哈,麻子真是孬种,被个女人打一下也如此哭嚎!”

水匪们都在笑,宁茉却看着他们手中的刀。

虽然她力气是大了一点,但是面对这么多的人,她力气大也不一定就能行。何况,她不是要自己逃走,而是要将大家都安然的带出去。

“小姐倒是好姿色,只是不知道将你卖了和送回宁家去,哪个更划算一些?”

宁茉看着水匪,而后深吸一口气,装作很淡定的回答:“卖了更划算些,我是被宁家驱逐的庶女,死活他们都不会管的。

而且,即便我是宁家的姑娘,难道家族会出钱将我赎回去?不,坏了名声的姑娘,死了更符合家族的利益!”

谁也没想到,宁茉竟然会这么说,这姑娘的反应,好似也太不正常了点。

“你这话什么意思?”水匪头目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我的意思是说,她骗了你。”宁茉葱白的手指头微微颤抖着抬了起来,指着李嬷嬷。

“小姐,你不能为了活命就说这样的谎话。小姐放心,让老婆子回去报信,家主定然不会不管您的死活的,您到底是他最疼爱的姑娘啊!”

李嬷嬷没想到宁茉竟然这样的毒辣,直接想要她的性命。

“我说的是不是真话,搜搜看就知道了。她身上带着二百两的银票当盘缠,若我们不是被家族驱逐,被她看管的,为何我们身上没有一点银钱,却让她一个婆子带着银票?”

宁茉这么说几个水匪已经怀疑的看着李嬷嬷。李嬷嬷慌乱的想要跑,却被人一把抓住,很快就搜出来了银票。

那水匪的头目生平最讨厌被人耍弄,二话不说便一刀刺入李嬷嬷腹中,一脚踢到了江水之中。

江水很冷,行船很快,一会功夫李嬷嬷就不见了踪影。宁茉的手在颤抖,这是因她而死的第一个人。

但是她没有选择的余地,李嬷嬷不死,死的便是他们了。

若是水匪相信了老嬷嬷的话,自然会将她们带回老巢去,放李嬷嬷回去送信。

可是李嬷嬷会回去送信吗?不会的,水匪们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她们几个毫无价值,那么下场可想而知。所以她们绝对不能被带回水匪的老巢!

灰衣婆子吓傻了,但她什么话也不敢说,只颤抖着。可是即便如此,灰衣婆子还是被水匪头目一把推入江水中。以后谁也不知道,宁家姑娘是被他抓走的。

水匪头目看着宁茉,他知道宁茉这是在借刀杀人,但是他不在意,因为宁茉有这个价值。她说的没错,还是卖了更好,她这等相貌至少能卖到两千两。

“这些姑娘,谁也不许碰,谁若是坏了规矩,别怪我不客气!”水匪头目看了看宁茉三人,如此告诫手下们。

他是做这个买卖的,要讲规矩,只有干净的货物才能卖的上价,正是因为如此他的生意才最好,货物最好出手。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