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风带着江水的寒气吹入船舱。如豆的烛火在风中摇晃了一下,让这寒夜看起来更为深幽。江面上黑漆漆的一片,犹如巨兽张开嘴巴的口。一个婆子端着破旧不堪的食盒推门而入,一股子风紧跟而后,冻得人瑟瑟发颤。“这鬼天气啊遭罪,要也不是走这一趟有十两银子的赏钱,老如豆的烛火在风中晃动了一下,让这寒夜显得更加幽深。江面上黑漆漆的一片,如同巨兽张开的口。。...

冬夜,风带着江水的寒气吹入船舱。

如豆的烛火在风中晃动了一下,让这寒夜显得更加幽深。江面上黑漆漆的一片,如同巨兽张开的口。

一个婆子端着破旧的食盒推门而入,一股子风紧随其后,冻得人瑟瑟发抖。

“这鬼天气真是受罪,要不是走这一趟有十两银子的赏钱,老婆子我说什么也不来生受这个。”

身穿灰色衣裙的婆子忍不住的抱怨,冻得手都在颤抖却先将一碗糙米粥递给同伴,讨好的说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李嬷嬷,您吃点暖暖肠胃。”

这位李嬷嬷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的接了过去,一身藏青色的裙子干净整齐,头发梳的油亮,身子端正的坐着,一副大户人家管家嬷嬷的派头。

“李嬷嬷,您说这三姑娘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可怎么担待的起啊。”

灰衣婆子吃了点糙米粥,身上暖和了一点便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前路来。说到底三姑娘是个主子,万一真的扛不过去病死了,她是怕自己受牵连。

李嬷嬷微微撩起了眼皮,看看里间蹲在床边上的两人,眼神闪动了两下。

“那也是她的命。”

这话让灰衣婆子动作微微一顿,但是也总算是放心了,讨好的说道:“这是自然,一个庶出的姑娘,就得认命。大夫人多慈善的人,给个庶女说的好好的亲事,她还敢寻死,合该着被送到老家去。”

灰衣婆子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讨好眼前这位。

谁不知道,大夫人给三姑娘说的烂亲事,那未来姑爷都年过四十了,比他们老爷还大上两岁。

这是人干的事?!

这母女两个也真是苦命,但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只是个婆子而已。

灰衣婆子说话并不曾压低声音,显然对里面的人并不忌惮。

里间的人听了这话身子颤抖了一下,可是两人还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只盯着床上昏睡的少女。

躺着的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三四的年纪,盖了一层略显破旧的被子,脸色惨白、嘴唇发紫、双眼紧闭。

两个婆子实在是聒噪,惹得床上的少女眉头动了动,缓缓的醒了过来。

宁茉现在就一个感觉,冷,很冷,冷入骨髓。

这让宁茉觉得,就算自己原本那还算健康的小身板也扛不起这样沉重的温度,何况是现在这幅孱弱的身体。

费尽全力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到了两张焦虑的脸,混沌的脑子顿时清醒了一些。

这两人是原主的亲娘林姨娘和丫鬟春华。

而她是宁茉,她,穿了!

“小姐醒了,快,姨娘将粥给小姐喝下去吧。”小丫鬟春华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看到她睁眼,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

“好,好!”守在另外一边的林姨娘将糙米粥仔细的喂她,一张脸美的让人觉得自惭形秽。

不得不说原主的亲娘是真的很美。洁白圆润的下巴,红润饱满的唇,挺翘的小鼻子,浓密的睫毛,黑宝石一样的眼和那眼眶里含着的泪珠……只是可惜左脸一道不小的疤痕损了美感。

宁茉觉得心口疼了一下,那是为了跟着原主离开宁家,林姨娘在当家大夫人面前自己亲手划破了脸。

宁茉叹了口气,一口一口的吃着糙米粥。

女子本柔弱,为母则刚。

她这么多天还活着,不是她自己不想死,而是为了眼前这个可怜人。

她若是敢饿死自己,眼前这位林姨娘就敢跟着不要命……果然,人命才是最大的负担。

“姨娘,您看小姐吃了这么多,这次一定能好的。”

小丫鬟本名春花,原主觉得太难听,换了个华字,显得高大上一些。她从小和原主一起长大,感情深厚,特别的听话。用一句话说,不管原主吹什么牛,她都相信那牛是真的。

“是啊,茉儿一定会好的。”

宁茉很无奈,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信啊。

她这分明是发烧了,这和吃饭有什么关系,得吃药啊。

至于高热的原因宁茉也无从考证。也许是因为自缢,也许是因为被撵走心中憋屈上火,也许是因为这一路上两个婆子克扣,让她吃不饱穿不暖……这么一想,好似一条一条都和宁家分不开

不过宁茉倒是对宁家没多少恨,毕竟她不是原主,宁家也没亏欠她。从上船的那一刻便和这个宁家断的一干二净了。

他们现在是从南出发往北去,据说是让她回宁家在北边的老家安心休养。

水路走了四天了,但是外面天寒地冻的,北边的河道应该已经被寒冰封锁,很快要上岸坐车。

据说一个月之后才能到,宁茉粗略估算一下,他们宁家所谓的北方老家,怎么着也在千里之外。

这样的折腾好好的人也受不住,何况是她们三个这样的老弱病。这是想要让他们死在旅途之中吧?

‘主人,您自信点,把那个吧字去掉,这个李嬷嬷就是大夫人的心腹,终极目标就是在路上弄死你们三个,以绝后患!’

一个活泼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出现,宁茉觉得头疼,这个赖上自己的奇葩系统,现在又在暗搓搓的窥探自己的心声。

‘不是说好了互删好友,谁反悔谁是狗的吗?上次说过的话这么快就忘记了?’宁茉这么问道,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世界都清净了一些。

‘汪!汪汪!’

宁茉:……

‘主人,咱们两个吵架属于内部矛盾,您真正的敌人是眼前这个婆子。看看,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恶毒和鄙夷的目光走来了!’

宁茉看着走近了的李嬷嬷,这系统形容的还真没错,李嬷嬷鄙视的盯着自己。

“三姑娘,既然姑娘醒了我便说两句话,好让姑娘知道咱们当前的处境。”那李嬷嬷看着宁茉不吭声,便居高临下的说道:“姑娘该想开一点,虽然回北地老家不比在府里,但是老家好歹不会少了姑娘的吃喝。

当然,若是姑娘执迷不悟,还是想要寻死,那我也说一句大夫人的原话,谁也拦不住要死的人,您自便。”

李嬷嬷说完了心中得意,本以为宁茉会啼哭悔恨,或者痛骂自己,却没想到,宁茉只是很好奇的看着她,好似在看……一个热闹?一个玩笑?

李嬷嬷才要发作,就听到宁茉问道:“李嬷嬷你带了退热的药草吗?若是没带嬷嬷就去寻寻看,这船上有没有郎中。”

“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嬷嬷一边这么问,一边盯着宁茉仔细的打量,怎么觉得这三姑娘好似变了个人?难道死了一次,这人真会性情大变?

“嬷嬷,我高热了,你再不给我熬药退热,不用我去寻死,你就直接害死我了。”

李嬷嬷:……罪名真大,这锅她可不能背。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