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贰 怪象(二)

现在的被时间记录在这些多样化的建筑景观上,好像对该深吸口气睁开眼睛眼你还能看见了它的因为未来。虽然昨天,这项参观游览计划的确得先占时放一边了——半半小时前一家台北正式出版社的摄影部总编给康铭电话中催稿电话——对,是那位赵总——他人还很不错,见人总不喜欢把他的小眼睛再“太美味了!”康笑语对父亲的喜爱和崇拜又一次在她的小小心房间焊上了一枚叹号。。...

粉色的大象

推荐指数:10分

《粉色的大象》在线阅读

  4

  由于席暮雨的赖床耽误了不少时间,全家匆匆地吃完早餐后三口人就上路了。不过需要强调的是,为了满足女儿的愿望,康铭还特意拒绝了酒店的早餐预定,亲自买来食材为他的挚爱们做了这顿传统的泰式料理。

  “太美味了!”康笑语对父亲的喜爱和崇拜又一次在她的小小心房间焊上了一枚叹号。

  21世纪的明天是美好的,所以今天也不错。传统与现代的完美融合总是能在今天的地球陆地上发现。曼谷也不例外。这座城市的曾经与现在被记录在这些多元化的建筑景观上,似乎对其深吸一口气睁开眼你还能看见它的未来。但是今天,这项游览计划看来得先暂时放一边了——半小时前一家台北出版社的摄影部主编给康铭打来催稿电话——对,就是那位赵总——他人还不错,见人总喜欢把他的小眼睛再眯小一圈,还好那蜡黄的大脸盘上架着的两片厚玻璃镜片起到了放大的作用;一对招风耳长在“三七分”的古典大背头两侧——是的,就是这样的一颗大脑袋竟是硬生生地长在了一个只有一米六二的干瘦身体上!整个人看上去有种畸形般的不协调,不过也十足的搞笑。康铭和他是一年前在台北松山区的一家酒吧里偶然认识,到现在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合作关系。虽然康铭是一位自由摄影师但这年头即使在职业前镶上“自由”的前缀依然需要时不时地走一下“不自由”的道路。这次他被要求拍一组东南亚国家的人文与自然风景照片,康铭第一个就想到了泰国,不仅是因为他曾在国中二年级的暑假和父母一同去那里游玩过并爱上了它,大学的时候还因此自学了泰语。

  “语言总归是出门在外必不可少的工具嘛,尤其对像我这种职业的人来说啦”,他常这么说。

  可是对于席暮雨和康笑语来说,康铭的这次工作完全被她们当作成了一次难得的美好假日。反正也是自费嘛,席暮雨搂着女儿坐在出租车的后座,心里却再一次地感叹丈夫的职业真好。的确,也没错,有一手老练的技术在身康铭就不怕丢了饭碗,一边工作一边还能带老婆孩子出国游玩,连他自己也觉得这是件不错的买卖。透过车窗玻璃,外面的世界总能让人们的心荡起碎碎涟漪。康笑语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好奇,挣开母亲的怀抱趴在窗户上瞪大眼睛,“啊!好漂亮哦!”之类的话说个不停。

  当他们搭乘的第二辆出租车被司机踩下最后一脚刹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一直兴奋不已的康笑语也终于累得早早睡去,这也难怪,她听说今天要去看大象表演早上五点就醒了。

  “这孩子,估计昨晚根本没好好睡”,席暮雨让女儿的头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却看到康铭一脸的骄傲,“哈哈,那是肯定的啦,我们语儿跟她爸爸一样最喜欢的动物就是大象了”,他停顿了一会儿,“女儿随爹嘛!”席暮雨“嘁”了一声,小声嘀咕着,“那东西走路那么慢,看上去笨笨的,有什么好喜欢的……”

  小小的嫉妒除了让康铭的玩笑话成了攻击对象之外,事实却让她默认了。她知道女儿比起她更爱丈夫阿铭,虽然她不确定世界上所有有女儿的家庭是不是都这样,但她能确定的是自己其实非常的爱他们,还有——两小时前,她记得当他们乘坐的BTS①路过暹罗站时她的阿铭还对她说,哝,老婆你看,这站就是暹罗站啦,曼谷最大最繁华的商业区就在这附近,等我这两天赶紧把工作忙完就带你和语儿来逛,好吗?——至少她能确信眼前的这个男人爱她如至宝。

  一直,永远。

  5

  永远?永远到底有多远呢?如果时间不是人类发明的概念而只是个字眼,那么它的存在还有意义吗?是谁在俯瞰这颗星球的过去与未来、发展与变迁、沧海与桑田?一个声音回答道:“我们都在神的雪花球里。”海水在一刻不停地拍打着岸边,于是沙粒被黑色洗白了。仰头瞻望星空,它们闪烁而且明亮,幽灵般的冷光晕染着云边,一片片的,在冰冷的半空彼此簇拥又各自撒手,分分合合。其实人生最惬意的时刻莫过于此:在只有你的世界里,寻找一个漫天星斗的夜空和和着海风的白色沙滩,然后坐在一处高地上,让潮水的歌声按摩你的耳朵,用穹顶的星图喂饱你的眼睛。

  同一颗星球。同一个世纪。同一段历史。同一方国家。同一片土地。昨晚,有的人在睡觉,有的人在喝酒,有的人在和身旁的未来机器诉说着他的曾经——是爱情,或者婚姻?今早,有的人早起,有的人赖床,有的人在因为昨夜的祈祷终于盼来了今天的曙光而甜甜地笑——傻里傻气;然后伸个懒腰,呼吸一口这异国的气息。那个声音又开始说了:“即使美好的阳光升起也不能将神的雪花燃烧。”繁华的街区不再在黑暗里闪烁,于是店门拉起开始欢迎光临。人如白蚁。火斑鸠和黄臀鹎在窝里衔含着树枝俯视着他们,不走心。“称霸天空,大地将匍匐于我的脚下!”②就像这句充斥着野心的台词,它在一直回答我们:时间真的如我们感觉到的,存在在无数个“当下”里,它们是历史的证据也是未来的龙体;它在一直回答你,那个声音其实就来自你的内心——任何虔诚的祈祷与类似“神的指示”都是你自己;它在一直回答你,爱和虚伪一样,强大到也不能被时间摆布,强大到它的寿命和“永远”的长度成正比……

  6

  “哇——”

  下了车。总共五个多小时的交通疲劳已经被眼前热闹的景象一巴掌扇飞到了十万八千里远,康笑语瞪着大眼睛欣赏着眼前的崭新世界。

  “语儿?别发呆了,快过来跟上,别走散了,这人多。”

  “嗯?……哦。”等她被母亲叫回神来,身旁的出租车早已不见踪影。

  “快点啦,语儿,爸爸带你和妈妈去看大象啦!”康铭在远处回过身催促道。已经快午后三点了,虽然时间还在计划之中,但康铭打算着尽量多拍些作品回去,节约出来的时间就可以陪老婆和女儿好好玩玩了,“快,语儿的小手在哪里?”——他弯下腰朝着女儿伸出手。

  “哦,我来啦!”

  十一月的素辇府③可谓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大大小小的街区巷口都被来这里游玩和观光大象表演的国内外游客挤得满满当当,他们不只在居民区,甚至蔓延到一些公路的主干道上。康铭一家三口下了出租车步行了大约七分钟来到一条人流量不算太多的小巷计划着先从外围开始慢慢往里绕。

  “大象表演的目的地在离这里不远的广场上,我们慢慢往里走一会儿就到了”,康铭找出挎包里的素辇府的街区景点地图看着上面之前抄下的笔记和路标,摸着下巴上的胡渣说,“嗯……没错的,就是这里,再往前走走就能看到大象了,转头笑道,来,宝贝们跟上,我们去看大象喽!”

  康笑语已经开心得蹦跶起来,两只小手被父母抓着,身子却冲在最前面,好像要使出自己所有的力气让两边的爸妈走得快一点,再快一点。虽然席暮雨一直在说让她慢些,可这丝毫没有打消这疯丫头男孩子般的好奇心。

  锣鼓在不远处响着,人们寻着声音离它越来越近,康家三人跟着人流蠕动的方向慢慢往前走着,很快便被埋没在了人海里,康铭怕女儿走散就把她扛在了肩上。人们缓慢地挪着步子期待着大象们的出现,突然,康笑语着着稚嫩的嗓音尖叫起来,“大象!”她指着不远处一头浅灰色的身影,目光便不再离去,“对!大象!是大象!”她很确定,“爸爸快看那儿!大象!我看见大象啦!哈哈哈!”她激动起来,先是双手在空中舞蹈接着就是腿,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坐在父亲的肩膀上,小手时不时地拍打着父亲的头更是完全没有印象,周围的游客也被她的叫声(呃,或者说是舞蹈)吸引了过去,抬起头看着这小姑娘傻笑。康铭一手扶着女儿一手把墨镜扶正,“语儿,乖,别摇了,小心摔着。”席暮雨在后面踮着脚张望,”在哪啊?我看看……诶,哪啊?我怎么看不见?“一番无果的努力之后她终于明白了原因,“来来来,康铭你给我让开,你个子长那么大干嘛?!挡在我前面看也看不见的!”康铭回头哦了两声让老婆站到自己前面,可她踮了半天脚还是徒劳无功,又不羁于只能弯着腰透过人缝看到的那些琐碎,“哎呦,怎么那么多人?(呃,她应该不是现在才发现这个问题吧?)这要怎么看嘛?真是的!”她有些不耐烦,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阿铭又回过了头,心想看这头傻驴也没用。而康铭其实正要跟她说“要不我抱你?”突然身后一股力量把他往前推了几步,他下意识地赶紧双手扶稳肩上的女儿,但席暮雨的兴致甚至比女儿的都高,目光死死地盯着远处女儿所指的那个方向,身体却也下意识地自我调节着——往左一点?不行;向右一些?不对不对;那……后退一点怎么样,然后踮起来?好吧,试试,嗯……诶,什么东西?小台阶?哎呀不管了,是石头吧,待我踮起来……诶,正好啊!哈哈,看到了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哎呦,终于看到了!哈哈哈!……“诶?它们身上怎么还有油彩?”她问阿铭,但等了若干秒,身后却没反应,“啊?”她用肘子顶了顶,还是没反应,“康铭,问你话呢!”依然没反应。她有些奇怪地转过身,却被他下了一跳,“诶,你突然离我这么近干嘛?!”只见康铭一副极度扭曲的表情面对着她,“这是怎么了?”康铭执拗着五官眼珠向下瞅了一眼,“我……脚!我的脚!你踩到我脚啦!——”

  “啊?啊!”席暮雨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正站在阿铭的脚上,赶紧向后跳了一步,可她却不知这一跳反而会让他在一瞬间更加的痛。

  “Sorry啊,对不起对不起,痛不痛啊?(这不废话么!)没事吧?(还是废话!)我不知道是你的脚啊!——诶,那刚才……那个……不是石头啊?我说怎么路上会多出一块石头呢……嘿,不要紧吧?”席暮雨朝着康铭做了一个呲牙的表情请求他的原谅,不过看着疼得原地打转又不能用手揉(女儿还在肩上)的他,她又特别地想笑,就像晚上他安抚着惊醒的自己入睡的时候还没怎么着呢就先睡过去了的样子一样好笑,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哎呀,我刚才是不是还狠狠地撵了一下来着?”

  “你说呢?”康铭的眉毛拧成了“八”字,仰看着她说。

  “嘿,抱歉啊……要不先把笑语给我吧?”

  待续

  注释:

  ②中国第一部以变形机器人为主角的大型动画片《百变机兽之洛洛历险记》中的台词;

  ③别名:苏吝府,是泰国的东北部的一个府,面积约为8,124平方公里,距泰国的首都曼谷约为457公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粉色的大象”,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