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贰 怪象(三)

生了些小插曲就自觉其要求下去,康铭就说没事儿的,但笑语直意要下去他就明白了了女儿的意思。一股暖流涌进心头,一时之间放佛脚也不疼了。  突然间,前面的人浪欢呼雀跃出来,伴着掌声间接暗示着后面的游客下一个表演立刻就了。但事实上大象表演也也没相对固定的场次安排好,忽然,前面的人浪欢呼起来,伴着掌声暗示着后面的游客下一个表演马上开始了。但事实上大象表演也没有固定的场次安排,人们除了来看泰国的国宝大象外,其实更多的是享受这异国他乡的风土人情和优美的景色,说白了人们就是喜欢在一块儿凑热闹。昨天大象节开幕,素辇省长宣布完开幕致词人们便开始了狂欢,就像过年一样,现在虽然快下午四点了,但游客们依然笑容不失、激情不减。第一次亲眼看见泰国象,席暮雨之前所有的无所谓、不在乎都向自己的兴奋投降了,整个人就像女儿那么大的小姑娘,任凭着心情跟着人潮叫喊着、欢笑着,手舞足蹈,仿佛已经把生活和工作中所有的压力都扔进了大海然后一秒钟变回了小孩,疯癫得忘记了年龄。。...

粉色的大象

推荐指数:10分

《粉色的大象》在线阅读

  7

  就这么边看边走了大约一个半小时,人们终于在素辇府这片黄金地带的街巷上看见了路的尽头。随着人流缓慢涌入,广场很快就被堵得水泄不通。比起刚才的外围小巷,这里游客更多所以也更吵杂了,好在康铭他们运气不错,康笑语眼神好又机灵,很快就瞄上了一块好位置——其实就是街边一块用石头垒起来的高地,虽然离广场不算很近,但他们站在上面正好可以看见大象表演的舞台。康笑语知道爸爸扛着她挺累的而且还要工作,刚才又发生了些小插曲就自觉要求下来,康铭开始说没事的,但笑语直意要下来他就明白了女儿的意思。一股暖流涌向心头,一时间仿佛脚也不疼了。

  忽然,前面的人浪欢呼起来,伴着掌声暗示着后面的游客下一个表演马上开始了。但事实上大象表演也没有固定的场次安排,人们除了来看泰国的国宝大象外,其实更多的是享受这异国他乡的风土人情和优美的景色,说白了人们就是喜欢在一块儿凑热闹。昨天大象节开幕,素辇省长宣布完开幕致词人们便开始了狂欢,就像过年一样,现在虽然快下午四点了,但游客们依然笑容不失、激情不减。第一次亲眼看见泰国象,席暮雨之前所有的无所谓、不在乎都向自己的兴奋投降了,整个人就像女儿那么大的小姑娘,任凭着心情跟着人潮叫喊着、欢笑着,手舞足蹈,仿佛已经把生活和工作中所有的压力都扔进了大海然后一秒钟变回了小孩,疯癫得忘记了年龄。

  康铭和女儿看着眼前这位像是在跳迪斯科的女士也傻了眼,“妈妈这是怎么了?”

  康铭摸着女儿的头笑着说,“没事,她太开心了吧,哈哈”,眼神不流离,“你妈妈好久没有这么可爱了”。

  “可爱?”康笑语的反问打破了康铭的无意之语,眼睛离开了妻子转向了女儿,他笑着指着前方说,“快看,语儿,表演要开始了!大象大象!”

  一头头披着彩带、盖布,涂着油彩的泰国象步伐缓慢地跟着前面的驯象师陆续走到广场的舞台中央,等站好台位,骑在象背上的驯象师吹了一声口哨大象们便停了下来,自觉地排列成行。

  “一头,两头,三……三头……四……,五头!爸爸,有五头大象!”康笑语被妈妈抱在身上认真地数着,回头看着爸爸说。

  “是啊,康铭答道,他看了一眼席暮雨伸出手问,累吗?要不……?”

  “没事,我来吧,你脚……”

  “没事的,已经好了啦。”康笑语转过身看着父亲想要过去,“语儿也挺沉的,你抱不动啦”,康铭也看着女儿说,“来,宝贝,爸爸抱,妈妈很累哒,好不好?”

  “语儿不重啦!“笑语撅着嘴说。

  “哈哈,对对对,我们语儿不重不重,爸爸说错了说错了,来”,康铭亲了一口女儿的额头又一把把她扛在了肩上,笑着说,“看,这回看得更远了吧?“

  “嗯!”笑语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向远处,“好大的大象!”

  事实上,康笑语之前看见的只是第一排,还有五头泰国象排在它们后面,她坐在父亲肩上,视野就变得更广了。等所有的大象都被走在前面领队的驯象师领上场并在各自的台位点停下了脚步以后,那位骑在象背上的驯象师又朝它们喊了一声,那十头庞然大物便一起转过身面向了观众。停稳后,那些穿着红色服装骑在象背上的驯象师熟练地从大象身上跳下来,和那些领头的一同走到舞台的最前面交错着排成一排。接着,只听带头的一声令下,他们向观众深深鞠了一躬又走回各自负责的大象身旁,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又给它们下了个口令,只见这十头庞然大物竟齐刷刷地前腿屈膝,低下脑袋,把长长的鼻子纷纷高高抬起保持在同一条水平线上——它们也给观众鞠了一躬。作罢,不知从人潮的哪个方向传来一个男人的高叫,之后便是游客们雷鸣般的掌声和呼喊,有的人甚至用上了从游乐园里买来的彩色吹笛,场面变得火爆,就像是在听迈克尔④的演唱会一样。

  人潮中或是有装扮前卫的十几岁威尼斯少年,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可能已经扯着嗓子红着脸持着那拗口的意大利语,“朋友们,沸腾起来吧!疯狂起来吧!喔喔喔!……”这样许久了。

  8

  ……

  “所以,S757,我其实是很讨厌我出生的那个世界的,对,就是两百六十年后的那个世界,就像我讨厌那些坐落在牢笼旁大大小小吵杂的把垃圾变成土壤的奇怪工厂般的。另外,我相信这种设定是纯种人故意的为之,他们不给罪犯的房间安装隔音建材也是故意的——罪犯永远没有权利谈条件,即使是在依然被阳光照耀下的那所谓********的23世纪的土地上。瞧,依然被阳光照耀,是啊,就算玛雅预言再变成谣言两百次;就算是在连艾滋病也能被治好的时空里;就算连机器人也被造得“有血有肉”像你一样,它仍然和现在这段时空甚至是再往前推几千年几万年一样被照耀在阳光下,不是吗?我们终究只是渺小的人类啊!

  “关于那颗垃圾星球,我知道未来的纯种人制造它一定不只是为了解决那些垃圾,它是有经济和军事目的的。2274年的地球虽然科技发达,但是那些纯种人不会就此罢休,科技的脚步不会停滞不前,不会。世界永远需要我们,因为好奇心永远存在。制造垃圾星球的计划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的十年间就已经存在了,那些纯种人一直在寻找适合的陨石以及它的运行轨道,现在看来,它们是找到了。但这一颗肯定是他们的试验品,等到它上面的垃圾土壤多到足够多的时候,在上面,纯种人甚至可以建造房子,或者种花种草?——当然没问题,我相信他们干得出这种事,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上面还能住上人类——对,活生生地变成了地球人的外星殖民地!只不过比起几百年前的日不落帝国,这是殖民自己制造的殖民地。哦,希望那颗陨石事先没有被外星人盯上。

  “什么,你又有疑问了?不过是的,我依然知道并且可以肯定地回答你,如果我所设想的这些跟那些该死的纯种人的一样,那么我可以肯定生活在每一颗垃圾星球的第一批人类绝对是你们机器人,还有那些克隆人,不过我觉得到那时候关于惩罚罪犯的相关法律一定也会被改写——连像我这样的纯种人罪犯也很可能被派到那上面服刑(干苦力)。相信我,我也是纯种人,我最清楚纯种人心里想的是什么,他们绝对不会让自己变成任何实验的试验品,如果他们的垃圾星球真的像我说的那样事先就被外星生物盯上了而可能落到被它们催毁的地步,那么我们这些社会地位低等的人类和机器肯定会成为牺牲品!但是,你不用太担心,S757,那个时候离我们太遥远了,而且我的服刑期很快就到头了,只要提前完成这最后的任务我甚至可以提前回去,而你也不用在这里跟着我受苦了。

  “哦对了,我好像还没跟你说我们最后的任务吧?别急,S757,今天早上我在浏览我的怀表仪的时候发现他们一共发来两条讯息,一条是我跟你说的关于垃圾星球的,另外一条是三维立体影像视频,讲的是我们的最后一项任务,它说……”

  ……

  9

  最后最惊险的“大象跨人”在冬风刮走的时间里幸运结束。为何说“幸运”?观众的一片唏嘘标志着那头年迈的大象大脑还算清晰,或者,它懒得叛逆——女演员的头没有被踩爆。驯象师向游客们行完最后一个礼面带微笑领着大象安然下场。流星烟火从舞台两侧射向有些昏暗的天空,正好给忙着散场的人群照亮脚下的道路。康铭刚才跟老婆和女儿打了招呼,说趁着天还亮着去拍些照片,让她们母女俩就在这里不要走太远,席暮雨同意了便拉着笑语的手一边看着表演一边等他回来。现在表演结束了,可康铭还没有回来。席暮雨担心拥挤的人群挤伤女儿就抱起她随着人流往外边走。

  “妈妈,爸爸怎么还没回来啊?”

  “爸爸去拍照片了呀,一会儿就回来了。”

  “可是……已经好久了啊”,康笑语把下巴靠在席暮雨的肩膀上,清甜的茉莉香水味从母亲的卡其色毛衣里散发出来,飘进她的鼻腔。她知道那是妈妈最喜欢的味道。她忽然把她抱得更紧了,又说了一遍,“怎么还没来啊……”

  “快啦快啦,我们现在就去找爸爸好吗?”

  席暮雨感受到了自己的脖子突然被女儿抱紧了,一时间她也突然明白了语儿其实还是很爱自己的。她把大衣盖在笑语的背上,右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她不仅想给予她来自自己点滴的爱意,还要让女儿明白自己也是位温柔的母亲。

  “小雨!——”

  “爸爸?!”

  “啊?哪呢?”

  “是爸爸!是爸爸!”

  “哪呢?我怎么没听见?!”

  “小雨!语儿!我在这呢!——”

  “在那里!爸爸!”

  “哪?……哦,看见了看见了。”

  康铭从不远的对面跑到她们面前一把抱起女儿,“对不起对不起。”

  “怎么这么久啊?”席暮雨有些埋怨。

  刚才找镜头找了挺久,不知不觉地就走得有点远了,“嘿,让你们等着急了吧?对不起啊”,康铭挠挠后脑勺感到有些抱歉,突然,他拿起挂在胸前的单反把照片翻给她们看,“快看,我拍了好多照片!看!”席暮雨跟着女儿的好奇心把头凑到屏幕前,于是四只大眼睛马上被画面吸引了,“不错嘛老公。”

  “哈哈,那当然啦”,康铭挺起胸作出一副得意的样子,“哦,那里”,他突然想起什么指着不远处一栋不算太矮的茅草房子的方向说,“就是那里!那边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住宅和街道,我刚才在那拍了很多照片,风景很不错的,快看!”他低头看看表,“哈哈,还有时间,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吧!”

  “好啊!”康笑语又兴奋地跳起来,她总是这么的充满活力。到底像谁呢?

  康铭说的那地方果然不太远,他们大概只走了五分钟就见到了他所说的那片居住群。其实这里也算是广场的外围,只不过比起他们来时进入广场的那条路来说,这里就显得更加隐秘了——巷子窄了许多,游客也少了许多,所以也安静了许多。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天快黑了,来看大象表演的游客都忙着拖着疲惫的身体赶回各自的旅店休息,所以看起来就好像冷清了一点。

  “趁现在这里游客少,我们小玩一下,一会儿天黑以后住在这里的当地人也要出来了,那时人会更多”,康铭说。

  “哦……”席暮雨点点头,又突然疑惑道,“诶,你怎么这么清楚?你来过?”

  “哈……没有”,康铭解释说,“就是我刚才来的时候大致地逛了一圈——摸索一下地形嘛”,康铭转过身朝着她们俩倒退着走说,“所以就稍稍了解了一下,不懂的就问嘛,反正我会说泰语啊”。说罢,他朝着席暮雨眨了个电眼,坏笑了一下。

  “嘁”,席暮雨斜着眼睛看着他,低头拍了下笑语说,“语儿,看见没,你爸爸那骄傲的样子?真是……唉……”

  “真是什么?”康铭接过话茬,笑着走到女儿身前蹲下,摸了摸她的耳朵,朝她开着席暮雨的玩笑,“真是太帅了对不对?妈妈想说爸爸真是太帅了对不对?啊,乖女儿?哈哈哈!”

  “嘁,自恋,懒得理你!”

  “呦——怎么办呦——妈妈又开始说爸爸了——怎么办呦,语儿?——快帮帮爸爸吧?”康铭故意向女儿撒娇,康笑语仰着头看了一眼表情严肃的妈妈,又回头看着眼前的爸爸正朝她做着鬼脸。康铭把鬼脸朝向席暮雨,模仿魔鬼的语气来回摇着头,“怎么办呦?——那就吃了你吧——嚯嚯嚯嚯!好不好啊?——”

  席暮雨没憋住笑容,甩了一句“讨厌!”,一时间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都“噗嗤”一声大笑起来了。

  待续

  注释:

  ③别名:苏吝府,是泰国的东北部的一个府,面积约为8,124平方公里,距泰国的首都曼谷约为457公里;

  ④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Jackson)(1958-2009)美国著名歌手、词曲创作人、舞蹈家、表演家、慈善家、音乐家、人道主义者、和平主义者、慈善机构创办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粉色的大象”,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