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贰 怪象(一)

印在这里的,解开封印在我们身边的。直到这种力量被唤起,或是是某种了被唤起的力量像钥匙一样被解除了这条魔咒,这些怪物们才能苏醒过来,才能移动。她想,那时候,它们肯定是群居生活动物吧……  幻想如雾气般缓缓持续上升,随后疯狂的地在近地面飞舞盘旋,最后却在半空消失了得对,事实上每一座山丘都是一只怪兽。它们是群居动物也是独居动物。并且,相对于“长眠说”来说,席暮雨更愿意相信它们是被某种神秘的、未知的,或是濒临灭绝的巫术封印在这里的,封印在我们身边的。等到这种力量被唤醒,或者是某种已经被唤醒的力量像钥匙一样解除了这条魔咒,这些怪物们才能苏醒,才能移动。她想,那时候,它们一定是群居动物吧……。...

粉色的大象

推荐指数:10分

《粉色的大象》在线阅读

  1

  席暮雨时常在想,这座茂密的山林就是一只巨大的怪兽。它只是一动不动地长眠在这里。我们只是在它的背脊上生活。这些泥土和落叶是它背上的污垢,树木花草则是它的体毛。也许有一天,它终于睡醒了,四肢顶起沉重的身体开始挪动——到那时,我们就完了。

  对,事实上每一座山丘都是一只怪兽。它们是群居动物也是独居动物。并且,相对于“长眠说”来说,席暮雨更愿意相信它们是被某种神秘的、未知的,或是濒临灭绝的巫术封印在这里的,封印在我们身边的。等到这种力量被唤醒,或者是某种已经被唤醒的力量像钥匙一样解除了这条魔咒,这些怪物们才能苏醒,才能移动。她想,那时候,它们一定是群居动物吧……

  幻想如雾气般徐徐上升,先是疯狂地在近地面盘旋,最后却在半空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总是在该死不死的这一刻间发现自己又心魂出窍了。而对于席暮雨来说,虽然幻想等同于思考——而她又喜欢思考——但除了这点还值得喜悦之外,剩下的就是满满的失落和沮丧。因为现在她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很幼稚。很幼稚。

  不过这也算正常,至少是习惯了。习惯了时不时地灵魂与肉体分离几分钟,习惯了再当它们合二为一了之后又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一位还差两个星期就三十二岁了的都市辣妈该有的成熟。呃,是的,即使是这样想,她也习惯了。可幻想总比那该死的梦魇强吧?她想,幻想有时候就是生活的动力,可噩梦是什么呢?无非就是先吓得自己半死,接着吓醒的自己让身旁本在酣睡的阿铭也跟自己一起吓得半死——在沉睡状态下的大脑制造的幻想嘛——好吧,席暮雨承认它们的本质是一样的。

  阿铭每次都在之后甩甩头让自己清醒过来,席暮雨觉得他那个样子就像刚洗完澡的卷毛狗在抖水。她每次想噗嗤一声笑出来但都先忍着,等他安抚着自己的背,拍着自己的肩,被他搂在温暖的怀中听他温柔地说,“没事了没事了,乖噢老婆,别怕别怕,有我在呢有我在呢,别拍……”她才装着睡去然后转过身在被窝里偷偷地笑。然而席暮雨知道,实际上阿铭一般每次说完第五遍“别怕”就又进入了酣睡模式——呵,天知道他是在催眠我还是在催眠他自己?……呼,好吧好吧,还是原谅他了,摄影师是个很辛苦的职业,何况他对它又那么拼命呢。不过,很可笑吧?在这座三口之家的屋檐下,我这位当妻子和母亲的才是小孩子啊,脾气不好还任性。唉……好在语儿随了她爹,懂事又包容我这个差劲的妈。

  席暮雨这样想着便不再偷笑了,她转过身静静地端详着面前这张英俊的脸庞,指尖滑过他浓密的眉毛、笔挺的鼻梁和有些糙手的胡渣——她总是喜欢在阿铭睡着以后对他这么做,用她的话讲,这叫“偷偷地调戏”。是的,她很享受这个过程。

  安静的卧室里,她可以听到他缓慢又沉实的呼吸声,鼻腔散出的温热的气息在她的眉宇间环绕,宽大厚实的胸膛顶着被子在上下起伏……她闭上了双眼,尽情地感受着身旁这个鲜活的生命带给她的点点滴滴。那一刻,她甚至觉得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他浓烈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那是多么的诱人又霸道!她感觉自己仿佛得到了全世界最棒的男人!

  好吧,不管那场无法形容的梦了,睡了,她想,明天接着享受这难得的美好假期吧,曼谷,我来了!

  2

  “亲爱的S757,你看到那颗星了吗?对,就是离月球最近的那颗。好吧,我承认它不够亮也不够大,甚至它不能算是一颗星——它只是一颗浮在宇宙里体积很大的垃圾球体。是的,未来的人们把他们每天生产的垃圾经过几道复杂的处理工序后就变成了一滩黏黏的粉末,没错,就像是土壤!是的,实际上它真的变成了土壤。未来人的智慧和科技水平虽然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高的点,但他们仍然没有办法不产生垃圾不是吗?哦,他们擅长的只是处理这些垃圾。所以他们早早的就建造了这些大大小小的处理垃圾的工厂,对,在我们还没有来到这里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存在了。

  “说实话我真的讨厌它们!还记得自从我被那些穿警服的未来人困在他们的牢笼里之后,直到我和你来到这里以前的这段时间里,我就没有看见过一个纯种人类!——全部都是像你一样的机器人或是复制人!——它们为纯种人卖命这倒是很久的历史了。好吧,别多心,S757,我并不是不喜欢你们——至少我是喜欢你的——你知道现在我在庆幸什么吗?对,就是此时!我在庆幸他们还算有点人性,把你派给我——你性格好、长得也不错,又陪我来到这里受苦了那么多年,也从不抱怨——我真的是喜欢你的,哦不,应该说更多的是感谢,真的。也许你要问了,你说你和那批跟你同一系列的机器人长得一样啊?是的,客观而诚实地说这没错,但是我想你也听说过并且能理解什么叫做“魅力的真正定义”吧?——我们来这段时空这么久了,就算之前你的主板芯片里没有被输入这里的历史也应该能懂的,对吧?那么真正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呢?

  “这个古代人的世界还没有发展到像我们的世界那么看重外表——至少不是全民的。他们还是认为人的性格以及品格的善良才是有魅力的,至少可以被称之为是“好人”。而如果在此基础上他还拥有一副好看的皮囊那么整个人就可以看做是完美的了。哦,顺便提一下,这好看的外表也分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对,整形技术在这个世界已经存在了并且还发展的不错,至少比起过去算发展的不错。当然,肯定比不过我们的世界呀,他们的大学或是研究院里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基因美容学这个科目呢,但在我们的世界里,“好”与“坏”早就不能被单纯地定义了不是吗?——比较才是真理。就像我说的,相对于其他的机器人或是复制人,我想我是喜欢你的,S757。这不单单是因为你对我有功,还因为你的性格。这点我刚才已经说过了。

  “那么,好吧,话题有点扯远了。我知道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想问我一个问题,我知道的,S757,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更加清楚你为什么一直没有问出来——除了是因为我在不停地说使得你没有找到一个适合的空隙插话甚至是扭转话题外,你知道硬生生地打断我的话那是不礼貌的行为。我明白你对我的尊重,也明白你从生产出来以来就被设置了高素质的性格程序——哦,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那些制造你的纯种人或者复制人,还有你的同类喽?好吧好吧,总之谢谢你对我一直以来的尊重。那么,你想问我的是你根本没有看见我所指的那颗星对吗?不必慌张,你的视觉系统并没有出现故障,主板芯片也一直蛮好。是的,它的确还不存在,我只是在说未来。

  “是的,在我们该属于的那个未来现在月球的旁边很快就会有一颗未来人造的垃圾星球了。具体的,它的名字或是型号我还不清楚,但估计不久就会知道了,总之我知道它是存在的,因为这个消息是我今天早上在这枚来自未来的怀表仪里看见的。真是的,老实说我看到这则视频讯息的时候也下了一跳,哦不,准确地说是不敢相信!那时候我都记得自己在感叹“领袖”了!咱们被打压到这段时空多久了?对,十五年了!十五年了啊!我不知道他们给你有没有发命令信号或是发了多少,反正直接发到来这里之前他们给我的这枚怀表仪上的讯息,除了十五年前那段该死的什么‘囚犯3098号您好,欢迎来到21世纪,您将在此度过十年零一个月的服刑期,请在此期间配合您的助理机器人完成世界联合国民事犯罪监察组织以及牢狱部共同交给您的任务,任务如提前完成您将有机会被减少服刑期限,下面是您的助理机器人的个体信息,请了解:机器人S757是TY系统SAM型号仿人形监察机器人;海本国公元2274年8月产;主要功能:陪同罪犯到各个服刑时空完成监察、反馈、照顾、保护……’以外就只有这条介绍2274年的地球发展状况的新闻了。你看,我都能倒背如流了。对,我敢肯定这块怀表一定装着什么高科技炸弹以防我不听他们的命令的时候就可以引爆——让我永远消失!还真是可恶啊!

  “S757,你知道吗?咱们就像那个叫“屠宰场”的地方里的畜生,主人养了我们一年等到年末把我们一个个都变成满是肉膘的了再捅死我们把我们的身体割成一块一块的拿出去卖个好价钱。对,就是先诱惑我们让我们长胖最后却要变成千家万户的盘中餐!——你不觉得这很过分吗?!

  “好吧,我知道你就算再怎么被造的像人类也终究不是人类,甚至连廉价的复制人也不是——是不可能体会我现在的心情的。这枚怀表仪外观被做得跟现在这段时空里普通的钟表店里面卖的一模一样,我想这肯定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隐藏身份。不得不说那些制造商、科学家以及民事犯罪组织总部的纯种人确实想得周到,不过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科学家,至少是个很有知识和经验的研究员,我怎么会不晓得这帮人的心思呢?——表面上让我觉得他们还尊重我这位科研前辈,实际上他们还不是连个屁也不敢放?隐藏我是来自未来的纯种人类的这个身份还不是因为怕我又在这段对他们来讲的“过去世界”再犯下什么“罪行”以免影响了他们的业绩以及在一年一次的上级考察期间里上级对他们的印象?呵,果然不管科技怎么变先进,连时间也改变不了的虚伪会依然存在着。看看这21世纪的世界就知道了。”

  ……

  3

  “妈,妈,起床了!哎呦起床了啦!快点起来嘛!老妈——”

  事实上把席暮雨叫起来的是康铭的手机铃声:“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还有康笑语那没有节奏感的叫闹声和在邓丽君天使般的嗓音里再加上跟触电一样的手机震动让席暮雨的梦中世界快速地散去了睡意,“哎呦,谁啊?大清早的来电话……哎呦,烦死了……语儿别闹,别闹……让妈妈再睡一会儿,睡一会儿……”仅管女儿都压在她身上了但席暮雨还是不想睁开眼睛,把被子盖在头上翻了个身。可歌神的喉咙可没打算放过她,“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语儿,快给爸爸拿一下手机,爸爸现在手上腾不开。”

  “不要”,康笑语小声的嘀咕着,“我还要叫妈妈起床呢。”

  “你说什么?”

  “不要啦!语儿要叫妈妈起床啦!”她提高了嗓门,还没有放弃床上的这位。小孩子就是执着啊!

  “好吧好吧”,康铭过了一会儿快步走进了房间冲着床头柜上的“羊癫疯”,手在围裙上擦了两下,“嘘……”,给语儿打了个手势又指了指床上的席暮雨,示意她小声些,接起电话转身向客厅走去,“喂?哦,赵总啊……嗯,您好您好……对对对……好的好的,我会尽快的……好,好……那您辛苦了啊……好的,再见。”

  “老妈——快起来了啦——语儿要去看大象表演啦——快起来啦——”

  好吧,对于一个只有七岁的小女孩来说,遇到这样一位懒惰的老妈也真是苦了她了。康铭看到已经摊在老婆被子上的女儿也无奈地笑了,“好了啦语儿,下来吧,妈妈由爸爸叫醒好不好?你先去吃饭吧?爸爸已经把早饭做好了,来,乖女儿,诶呦爸爸抱……”

  笑语摸了摸肚子,乖乖地走去了客厅,康铭看着女儿离开还嘱咐了她一句慢慢吃别噎着。

  “好啦,起来吧老婆。”

  “诶,你怎么知道我醒了?”席暮雨掀开头上的被子,一双带着眼屎的大眼睛望着康铭。

  “那是当然,我是你老公啊”,康铭的台北口音总是很温柔。

  “切,好假”,席暮雨扭过头,“理由不合格。”

  “那……”——他停顿了一会儿。

  她转过眼睛。

  “我想想……”——他严肃起来。

  她转过头。

  “嗯……”——他做出思考的表情。

  她好奇地看着他。

  “啊!——讨厌!——”

  康铭突然掀开她的被子开始挠她的痒,“这回看你起不起来,看你起不起来?”

  “讨厌!——痒!痒!痒!啊!——别闹了别闹了!哎呦——好好好,起,起,我起我起!”

  “哈哈哈,这下服了吧?”康铭一把抱起席暮雨,吻了一口她的额头,“早安,老婆。”

  “早安,老公。”

  “去吃饭吧?”

  “嗯。不过……”

  “怎么了?”

  席暮雨手指点了点他的人中,“我想你该剃剃胡子了。”

  “嗯,是吗?”康铭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点了点头,“说的是哦……”

  一只水灵灵的大眼睛趴在门后,她八卦地笑了。

  待续

  注释:

  ①曼谷轻轨(BangkokMassTransitSystem,简称BTS),是曼谷的轨道交通线路之一(另一条为曼谷地铁,简称MRT),其分别包括青绿色的素坤逸线(SukhumvitLine)和蓝绿色的是隆线(SilomLine)。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粉色的大象”,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