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聊上两句。  这一系列的事件好像至此战胜,但命运是这样的不可捉摸,它就像波澜不惊海面之下的暗涌,总会在不不经意间热潮滔天的波澜。  是的,一切都非常波澜不惊,一直到有一天,一个更年轻人的到来。  那是一个双目完全失明的算命先生,二十岁上下,穿一袭深黑色那段充满了恐怖色彩的时间仿佛一页黑色的书卷被彻底翻过,没有人再提起那件事,大家都把它丢弃在记忆最深处的角落里,只有一些年轻人会在闲着无聊的时候聊上两句。。...

盗墓者老赵

推荐指数:10分

《盗墓者老赵》在线阅读

  阿龙接下来讲的这件事发生在六十年前,也就是“绝户村“那件事发生的二十年后,考古队失事的七年之后,这七年的时间里,人们开始慢慢淡忘了那件事,重新过起了紧张忙碌但是无比充实的生活,村中的一切都平静得像是一潭激不起任何波澜的死水,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那段充满了恐怖色彩的时间仿佛一页黑色的书卷被彻底翻过,没有人再提起那件事,大家都把它丢弃在记忆最深处的角落里,只有一些年轻人会在闲着无聊的时候聊上两句。

  这一系列的事件似乎就此终结,但命运就是这样的不可捉摸,它就像平静海面之下的暗涌,总会在不经意间掀起滔天的波澜。

  是的,一切都十分平静,直到有一天,一个年轻人的到来。

  那是一个双目失明的算命先生,三十岁上下,穿一袭深黑色的长袍,拄着一根看不出是什么木料的手杖,一副墨镜遮住了半张脸,墨镜之下的嘴角总是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充满着神秘感,又自然散发出一种无与伦比的魅力,只是站在他身边,就会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由于被墨镜遮挡,没有人能够看清他的容颜,但是如果将他混在人堆中,却又偏偏一眼就可以认出来,人们都说总感觉他与普通人并不一样,但具体不一样到什么地方,却是没有人能够说得出来,总感觉他身上比别人多了一些什么东西,又好像是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村子里的人都没有见过仙人,但是他们感觉仙人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他算命的手段跟别的阴阳先生并不一样,但是非常准,村子里的人来他这里,都能得到令自己满意的答案,而且他算命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分文不取,但是作为酬劳你要留下一个秘密,一个关于这座大山的秘密。

  终于有一天,他向村里人宣布他要到那个地方去,而那个地方,就是当年考古队失事的那片区域。

  他说自己需要一个向导,如果有人愿意带他去,那么那个人就可以得到一大笔钱,还可以得到他的一个承诺,甚至获得任何想要的东西。

  但是根本没有人愿意带他去那个地方,一来是因为那地方已经有二十年没人踏足了,他们对那地方并不熟悉,更多的则是人们对死亡最根本的恐惧,谁都不愿意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而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毕竟相比金钱或是其他什么东西,命总是重要一些的。

  村子里有人问他,“其实我们就算是本地人,对那片区域的了解其实并不比您多,既然您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自己去?他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墨镜,“因为我需要一双眼睛。”

  时间一天天匆匆流逝,但是他并不着急,依旧给人问算命,闲暇时便烫上一壶酒,坐在村口与村民们闲聊,更多的时候则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发呆。

  有钱能使鬼推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终于有一天,他等待的那个人到来了。

  那个人便是阿龙的爷爷。

  阿龙的爷爷名叫李占稳,当年刚刚二十岁,家中别无长物,只有一个病重的老娘。

  李占稳从记事起便没有了父亲,是母亲含辛茹苦将他抚养到大,所以他十分孝顺,老娘生病,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将家中能卖的东西全部变卖,还欠了一屁股债,却还是无济于事,就在他走投无路之时,听到了这个消息。

  李占稳当时年少气盛,凭着那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火气,再加上当时真的是急疯了,心想要是老娘死了,那么自己也不活了,反正横竖都是一死,那就去碰碰运气,说不定那地方根本就没有村里边传的那么邪乎,自己死地后生,捞着那么一大笔,也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要真是死了,那也只能怨自己命不好,反正自己穷命一条,死了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这么想着,他就找到了那个算命的年轻人。

  李占稳在村口找到年轻人的时候,他正准备收摊,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脚步声,年轻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来了。“

  “我可以带您到那个地方去。“李占稳没有说任何废话,一张嘴就是直切主题,他没有念过书,不认识字,但是听村子里边上过学堂的哥们儿说,“您“这个字是对那些长辈和大人物的敬称。

  “嗯。“那个年轻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一丝波澜,就好像早就已经料到一般。

  “能……能告诉我您为什么要到那地方去吗?“李占稳的声音都有些颤抖,那是极力压制着恐惧才会有的现象。

  “你在害怕吗?那地方很危险,对吗?“年轻人轻轻笑了笑,声音充满着磁性,又十分柔和,就像春风拂面,令李占稳紧张的情绪慢慢缓和了下来,“那你又是为什么到那地方去的呢?“

  “因为我需要钱,我娘她……得了很重的病,我想让她活下去。“李占稳愣了一下,对他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这是给你的定钱,回来之后还有更多。”年轻人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沉甸甸的绒布钱袋,用双手递给了李占稳,李占稳接过来打开看了看,拿着钱袋的手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因为这钱袋里面的钱实在是太多了,足够自己半辈子都吃喝不愁,如果这只是定钱的话,那真正的赏金的数目又将是何等庞大?

  “剩下的钱我可以不要,”李占稳咽了两口唾沫,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但是我想请您答应我一件事。”

  “听说您的医术也十分高明,”见到年轻人先了点头之后,李占稳接着说道,“我娘的病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寒疾,再加上早年过度操劳,现在已经卧床不起,总之这病十分难缠,乡里乡外好几个大夫都束手无策,您看您是不是有办法?”

  “嗯。”年轻人又是轻轻点了点头,“这个对我来说不算是什么难事,我答应你。”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年轻人忽然又开口道:“你不怕死吗?”

  “怕,当然怕,是人都怕死,我也一样,”李占稳怔了一下,接着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但是我更想让我娘活下去。”

  “你真是一个孝子,”年轻人忽然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地方确实凶险,特别是那个陵墓,这个世界上能进去并且全身而退的人不超过二十个,不过跟着我,我能够保证你的安全。”不知为什么,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明明只比自己大六七岁,但是面对他的时候,李占稳心中总是会升起一种面对父辈甚至是祖辈的感觉。

  李占稳苦涩地笑了笑,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的动作那个年轻人不可能看到。“你饿了吗?”年轻人忽然问道。

  “我……我已经一连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李占稳摸着自己干瘪的肚子低下了头,颇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年轻人从桌下的布包里掏出了一摞烧饼,递给了李占稳,李占稳也没有客气,伸手接了过来,大口大口地塞了起来,前两个烧饼他是整个咽下了肚,根本就没有尝出来什么味道,到了后几个烧饼,肚子已经被填得瓷实了一些,才开始慢慢品味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天没有吃饭的缘故,他总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转眼间一摞烧饼下了肚,李占稳毫无风度地掀起了衣服揉着高高撑起的肚皮,嘴里也不停打着长长的饱嗝,像极了雨后青蛙的鸣叫,一辈子没有吃过一顿饱饭的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感动得几乎落泪。

  年轻人用两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上的瓷杯,示意李占稳喝点水缓一缓,李占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端起瓷杯一口饮尽。

  瓷杯里泡着茶叶,味道很淡,但是回味十分悠长,一杯茶下肚,齿颊留香,整个身子都轻飘飘的十分舒坦,纵使李占稳对茶道毫无涉猎,也知道这绝对是极品的好茶。

  喝过茶,李占稳又将手里的瓷杯给仔细看了看,刚才没有发现,其实这茶杯也非常精致,通体晶莹剔透,上面雕刻有婉约细腻的纹路,拿在手中圆润光滑,有琉璃的质地,又有玉的温润,称得上是一件绝美的艺术品。

  此刻,李占稳心中对年轻人的身世有了隐隐的猜测,这种不同于常人的神秘气质,能用这么精致的茶杯泡极品的茶叶,而且挥金如土,这种人的身份地位绝对不一般,应该就是一个世家子弟,只是这双目失明的世家子弟为何没有保镖和仆从跟随,只是一个人在外边闯荡,他要到那个地方去又是出于一种怎样的目的,李占稳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忘了问了,我应该怎么称呼您?”李占稳忽然意识到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瞎子,但是,”年轻人沉吟道,“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夜鸦。”

  “夜鸦,好奇怪的名字。”李占稳感觉十分别扭,在心中暗暗想道。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李占稳又问道。

  “就是现在,”年轻人说着从桌子下面取出了一只包袱,背在了肩上,又拿起了身旁的手杖,起身就要离开,“我会在山口等你,你可以回去准备一下,如果待会儿出发的话,明天中午应该可以回来。”

  “嗯,”李占稳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拍了拍桌子对年轻人喊道,“你的这些东西……”

  “它们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用处了,所以,不要了。”年轻人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去。

  李占稳盯着他远去的背影愣了好久,他忽然发现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沧桑感,就像是儿时在村口看到的那棵夕阳中的古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盗墓者老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