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醒来依然贫民家,年龄却已是十八

也没那,偶忘了,我父母亲今年还认了老吴的小儿子当儿子那,我是有弟弟的。  迷迷糊糊中有人将我扶起,此外又喂我喝的,除了吃的,像是是面糊,对这种是面糊,好久也没过这种觉得了,竟然除了面糊吃,这一家得过的多好啊,现在的竟然除了面糊吃。为什么一“英德,英德,英德--------”又听到有人在呼喊,像母亲叫我的感觉一样。。...

  “英德,英德,英德--------”只听有人在我耳边不停的叫着,我在朦胧中想要挣开眼睛看看,但怎么努力都睁不开双眼,而且四肢也不能动,大脑沉的要命,时不时的都不由自主的进入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

  “英德,英德,英德--------”又听到有人在呼喊,像母亲叫我的感觉一样。

  “哥哥,刚才手动了动”好像是一个比我稍大的小姑娘的声音,不过听着感觉蛮舒服的,谁叫我从小就是一个人,连个弟弟妹妹也没有那,偶忘了,我父母亲去年还认了老吴的小儿子当儿子那,我是有弟弟的。

  迷迷糊糊中有人将我扶起,同时又喂我喝的,还有吃的,好像是面糊,对这种就是面糊,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居然还有面糊吃,这一家得过的多好啊,现在居然还有面糊吃。为什么一直都听不到父母亲的声音那?我没有死,那肯定是父亲将我救起来的,为什么没有他们的声音那。

  唉,困意又来了--------

  “英德,英德,英德--------”还是那位妇女的声音,我又不是她儿子,老是对着我喊。

  现在大脑好像开始有点挺话了,手也能动了,把全身所有的力量都用的了挣开眼睛上,忽地强烈的光线刺进我的眼内,赶紧又将眼睛闭上。

  我看到很奇怪的一幕:一位身穿麻布旧衣的妇女,年龄有四十多岁,充满惊喜的眼神看着我,旁边站着一个十五六的大姐姐,同样是满脸惊喜的望着我;我自己则躺在一个土炕上,周围都是土墙,屋里还有一个小桌子和一个小柜子,别无他物。

  我要慢慢睁开眼睛,这次好多了,能更加清楚的看到周围的一切。穿麻布旧衣的妇女抱着我就痛哭,“儿啊,你可醒过来了,可把娘给吓死了。”小姐姐也穿着麻布旧衣,“哥哥,醒了,我去给告诉父亲大人。”小姐姐说完,就出屋去了。

  “你可能搞错了,我不是你的儿子。”我豁出去了,我得赶紧去找我父母亲啊。

  这位一听,愣了一会,“儿啊,你不会不认的我是谁了吧?我是你母亲大人啊,前几天你上山砍材,不小心滚落到湖里,幸亏咱们村的李大叔将你救起,不然咱们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一听也愣了,“我不是掉井了吗,怎么是落水啊?你有没有见我父母亲啊,我还有个弟弟。”

  “看来我儿真的是受惊失忆了。”说完就她就抱着我不住的痛哭,搞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幸好这时候,那位小姐姐和一位伯伯回来了,伯伯脸上满是高兴的表情,手里还提着一条鱼,身上穿的也都是麻布旧衣,脸上晒的嘿嘿的,皱纹倒是不算多,但非常的壮实,快有我父亲的两个大了。

  “儿啊,你可算醒了,正好我今天捕到一条大鱼,咱们好好补补。孩他娘,你就别再哭了,孩子都醒了,给鱼,赶紧炖了吧。”

  “你们可能搞错了,我不是你们的儿子。”我又坚定的说了一遍。

  这位伯伯冷了一下,旋即又笑了,“没事,慢慢你就认得了,看来这次水淹的不轻啊。”

  “兰,你去炖鱼吧,让你母亲平静平静。”小姐姐叫兰啊,名字挺好听的。

  “孩他娘,你也别着急,可能是让水给呛得了,休养休养就会好了,也不是什么大毛病。”

  他们都出去了,这个屋里就我一个人,我开始好奇,我这是在哪里啊。通过窗户,我看到周围也有几户人家,都是土草屋,路上也有人,穿的都和这家里人穿的一样,除了落后点,也看不出什么异样来。唉,算了,我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大脑又开始不听话了,两眼又睁不开了。

  迷迷糊糊中我又被喂了点鱼汤,好久没品尝过了,味道挺好的,我也懒得睁眼就这样喝了得有一大碗鱼汤,好像是小姐姐喂我喝的。我好像听到说“哥,慢点喝。”

  不对啊,为什么这个兰姐姐一直叫我哥哥那,我明明比她要小,该叫我弟弟才对啊。搞不懂,不管了,明天和这家人说声谢谢,我就该去找我父母亲还有弟弟了。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醒了,独自一个人起来。我悄悄的走出这茅草屋,地上湿湿的,听到有鸟儿在树林里低声的鸣叫,仿佛父亲打呼噜似的。我光着脚走到到院落门口,总感觉有什么盯着我,但看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有。院子周边都是棵棵参天的大树,稀疏错落有致,比我们刚去的寺院里的树都要大,估计应该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院子周围还有几户人家,都和就我的这一家差不多,正当我站在门口胡乱的看的时候,忽然我闻到一股带着血腥味的空气从身后扑来,我不敢转身,接着听到有人暴呵一声,“卧下,阿黄。”

  我慢慢的扭过身来,原来是昨天提着鱼回来的哪儿叔叔,在他的脚边居然卧着一条狼;叔叔好像很疑惑的,怎么家里的狼连自家人都不认得了,看来狼还是靠不住啊。我居然对着温顺的狼笑了笑,但这条人工驯养的狼居然有对我齿牙咧嘴,好像要将我生吞活剥一样。有大叔在,我才不怕它,我骄傲的从它身边走回屋里。

  生活在一群陌生的人周围到没什么,但如果他们都认为你失忆了的话,那将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后来的我想起自己当时傻傻的困惑,还时常的想笑。由于他们都认为我失忆了,所以所有的事情都让我重新学一遍,这对我生活在那个朝代有莫大的好处。

  第二天,我就知道自己去了唐朝,但我还不能确定,是自己的灵魂,还是鬼魂,虽然我捏自己会很痛;而且我也没有恐慌,挺历史书上讲过,唐朝还是个蛮不错,能到唐朝,在我心里到感觉挺好的。为了便以讲述,我还是用唐父、唐母来称呼我在那个朝代名义上的父亲和母亲。事情是这样的,唐父和唐母为了让我知道自己的年龄,告诉我说我是开元23年出生的,到今年已经18了,只因家里穷,一直还没能娶上媳妇。我以前上过三年私塾,认得几个字。当他们告诉我认得几个字时,我心里一阵窃笑,哈哈,我不光汉字几乎全认识,虽然古今有些差别,我更是熟读过历史的,知道过几年就会发生历史上使大唐有盛转衰的安史之乱。

  在这里,头一件要学的就是上山砍材。有时我就想干脆离开他们出走得了,但想想这段时间他们对我的照顾,我心里也有点舍不得,毕竟在这里他们是我唯一的亲人。因为家里穷,唐父要去湖里捕鱼,一则可以换钱,二还可以给家里增添美食。唐母要在家和附近的妇女一起织布,家里所有穿的都是唐母织的,多余的还可以拿去换钱。唐妹还小,只能在家做家务;所以做为男劳动力的我自然要砍材换钱了。

  虽然我只有六岁,但在这里我已经是满是肌肉大力士了。砍材对这幅身体来说都是小事,我有时也会忍不住的站在湖边,看看这幅身材和面孔,有1.9米的身高,硬朗的外表,当然和俊秀没有关系,感觉上类似山东大汉。

  我有时就想,在过去我逃荒差点饿死,现在虽然饿不着,但父母亲会怎么样那?所以我经常的走神。和我一起上山砍材的还有隔壁的阿虎,这家伙真是对的起这名字,看上去就虎虎生威,后来战争中,他还多次救过我。

  有一天,刚下完大雨,我和阿虎又去上山砍材。砍的材都湿乎乎的,砍得有多,还是蛮沉的。在下山的时候,阿虎在前,我在后,他嘴里还唱着难听的山歌,感觉像叫春一样。忽地,在山下也传来了女歌声,要和他对唱,俩人都和叫春差不多。我们边下上山,他们边对唱,越来越近;我也挺好奇的,想看看这少女是个什么模样。走到山下,只见一个脸上涂着红妆,嘴唇上下和额头各有个红点,头发盘起,没有金银饰品,但却插着一朵盛开的小红花,在我看来简直像疯子似的,更何况她的衣服在胸口还有点敞开;但阿虎却看得痴痴的,对着她笑。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全然不顾我站在旁边。算了,我单手把阿虎的材放在我的材上,费劲的扛着去集市了。当我走出十几步开外,扭回头看时,俩人都不见了。唉,原来古代也挺开放的。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我也要成家了。女的是临村的,长得挺壮实,他们都说和我般配。当然了,我是懒得提前去见她的,我才六岁,虽然隔一段时间夜里就会有粘粘的东西从身体下面的几几出来。接她的那天,我被安排背着她从她们家背回来,中间又是跨火,又是转圈的,折腾了一上午,下午还要继续折腾。听我那个唐妹说,晚上睡觉还会有人在门外偷听。我才懒的管他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最难受的是他们让我亲这个女的的红嘴,我不同意,硬被他们把我俩嘴对一块了,就数阿虎能闹腾,当时我就想了,等阿虎娶亲时我一定要让他吃他老婆的奶水。

  夜里,她非要我脱光了和他睡一个被子里,我不同意,然后她居然硬给我扒光了,而且她也脱光了抱着我不撒手,还不时的动我下面的东西,后来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居然挺了起来,后来的事情都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把黏黏的东西出到她身体里了。反正整个夜里我是一动不动,不知为什么最后身体居然有兴奋抽搐的感觉。

  真是痴傻人有痴傻福,六岁就能娶媳妇;不管世事如何变,浪漫风情自有人来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六岁少年入唐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