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饥荒逃命 误入枯井

什么做的糊糊;这了算很不错的了,我们村很多人都逃难走了,乡里干部常常上山下乡来劝大家切记乱走,救济粮迅速就下去了,但过了次年快过春节了也没见有任何的动静,再后来那些干部索性都不来,村里真的是没什么能吃的了;来了也得饿着肚子回家去。快过春节的头三天,到我六岁这一年,父亲已经没有气力给我讲书了,家里经常是三四天才能吃一顿不知是什么做的糊糊;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我们村很多人都逃荒走了,乡里干部经常下乡来劝大家不要乱走,救济粮很快就下来了,但过了转年快过年了也没见有任何的动静,后来那些干部干脆都不来,村里实在是没什么能吃的了;来了也得饿着肚子回去。快过年的头两天,我听到母亲对父亲说,“他爹,过了年咱们也出去讨讨饭吧,村里人都快走光了”,我爹半天没有言语,我知道,对于一个有着古代士大夫精神的父亲来说,行讨如何张得开口啊,没想到父亲叹气道“过什么年啊,趁着现在还有些气力,收拾收拾就走吧”。。...

  1饥荒连年,为命逃荒

  1960年冬,我那一年六岁,我们村叫广口村,这个村里的人大部分都姓广。我叫广文天,祖上是都是教书先生,从小父亲就对我很严厉,从四岁起父亲就开始教我年千字文百家姓,到五岁的时候我已经将儒家的大学、中庸、论语和孟子学过了;父亲更是将一本破的看不到作者的白话本国史给我细细讲了两遍,其实我也记不住。

  到我六岁这一年,父亲已经没有气力给我讲书了,家里经常是三四天才能吃一顿不知是什么做的糊糊;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我们村很多人都逃荒走了,乡里干部经常下乡来劝大家不要乱走,救济粮很快就下来了,但过了转年快过年了也没见有任何的动静,后来那些干部干脆都不来,村里实在是没什么能吃的了;来了也得饿着肚子回去。快过年的头两天,我听到母亲对父亲说,“他爹,过了年咱们也出去讨讨饭吧,村里人都快走光了”,我爹半天没有言语,我知道,对于一个有着古代士大夫精神的父亲来说,行讨如何张得开口啊,没想到父亲叹气道“过什么年啊,趁着现在还有些气力,收拾收拾就走吧”。

  其实,家里也没什么好收拾的,除了一些书之外,家里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就这样我和父母亲踏上了逃荒之路。刚出村口,就见隔壁老吴大叔一个人坐在路边。老吴大叔是村里的外来户,当初在村里也算是个中等人家,有四个儿子三个女儿。只见老吴大叔呆呆的坐在路边,头耷拉着,父亲感觉不对,就走过去看看,只见瘦的只剩皮包骨头的老吴手里抱着他那最小的三岁大的儿子,老吴已经去了,但孩子却还活着。其实老吴家前一个月就出去逃荒了,不知现在怎么又抱着儿子回来了。

  父母亲为难的是这个算岁大的孩子怎么办?老吴家里也没有人,这孩子饿的也只剩下半条命了,在这个大饥荒的年代,孩子交给谁那?自己都吃不饱,谁家还有多余的粮食来养这个不知道能不能养活的孩子那?我们家本来就已经是快只有水喝了,带着他逃荒实在是太---------

  最终,父母亲还是决定带着这孩子一起逃荒了,我从此也多了个弟弟。

  但现在我们家也面临这一个严重的问题,这逃荒往哪里逃啊?往南吧,我家就是在这号称江南鱼米之乡的地方,往西比我们家还要贫瘠,往东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只有往北,往中原地带。

  就这样,我们一家四口跨上了慢慢的逃荒之路。刚开始有自己带的一些干粮,还勉强度日,渴了就喝河里水,路过的村庄大多也都是十户就空,有时候饿的是在是没有力气了,走不得,母亲就给我点快干的树皮啃,还真是吃一点,就好受很多,也能走路了。

  一路上我们除了偶尔要到点地豆饼、麦麸、山芋叶、杂面,其余都是靠自己路上采集,要不是野草,要不是嫩树叶,要不是偶尔采到的野果,其实也不能称为野果,就是草上结的种子,还好,我们出发的时节马上就到春天了,不然一路上肯定只能挨饿了。

  我们路过一个还算可以的大村子时,因为有的队员饿得实在受不了,想把队里的牛杀了吃,结果被队里暴打一顿,回家隔天就死了。那个年代,暴力就像饥饿一样,谁也制止不了。

  中间我又一次饿得差点没命。那是我们走到山东境内,结果那里的灾荒和我们家一样,甚至有些过而不及,我们已经连续三天只有水喝了。父母亲看我饿的实在快不行了,跪在一这个村的村支书面前,求给我和弟弟一口饭吃,吃完我们就离开;但好说歹说,都没能打动这个村支书。当天夜里我们就露宿在这个村的土地庙,半夜有下起了小雨,忽然有一个人闪了进来,拿着一个煮熟了的土豆,给完我父亲一句话没说就走了。就是这个土豆把我和弟弟从鬼门关又拉了回来。

  之后我路过一个小村时,居然有了意外的收获。离开山东境内后,进入河北,在路过一片丘陵地段时,我们借宿到了一户老人家只有老两口拉人,三个儿子当兵都死了,老人会打猎,又会捕鱼,虽然家里没什么粮食,但日子还能过的去。我们在离家半年多后,第一次尝到了肉的味道。另外一条非常重要的信息,从老人那里我们得知东北地广人稀,老是这样逃荒也不是办法,看看能不能在东北扎下根。临走是老人还送了我们一条晒干的鲤鱼。

  2误入寺院水井,却是劫后余生

  在进入河北境界一个月后,我们又来到河北蓟县,也许是因为尝到上一次路过野山的好处,这一次明明有大路,父母亲却选择了走小道。

  蓟县,古称渔阳,春秋时期称为无终子国,战国称无终邑,秦代属右北平郡,唐朝设蓟州,民国二年改称蓟县。蓟县的古寺特别多,这里人口又稀少,怎么着也能讨到点吃的。

  进入山区后,我们其实也没讨到什么,大多是自己采集东西充饥。有一次,我们在一个很隐蔽的山洞里露宿,在里面居然发现一窝鸟蛋,父亲母亲一点都没吃,全给了我和弟弟。还有一次,在我们上山的路上,遇到一条蛇,把母亲和我吓坏了,我却看到父亲满眼都是兴奋,这是我第一次吃烤蛇肉,味道怪怪的。果子就更不用说了,无花果,没熟的青青的柿子,小小的山枣,几乎只有核,其实山枣叶比山枣更好吃。

  其实寺院里也讨不到什么吃的。我们连续过了三家寺院,都只有几口野菜糊糊。好不容进入一个大一点的寺院,里面居然空空的,连一个人都没有,我们找遍了寺院,也没找到什么吃的,看来饥荒的时候连和尚都当不了啊,谁叫现在的寺院一点产业也没有那,全靠别人供养。

  在这个没有和尚的寺院里,我们一家四口好好休息了三天。其实这三天里,我们也都没闲着,我在寺院看着弟弟,父母亲都到附近的山上采摘能吃的东西,我们想在入冬以前到达东北,现在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还是蛮充裕的。

  这一天,由于口渴的厉害,我想自己打点水喝。之前都是父亲从附近的山泉哪儿取水喝,父亲说寺院里的井是口枯井,这两天父亲忙着采摘,早出晚归的,一点水都没了。但我看寺院的井看上去还有水,我丢了块石头,好久之后,听见扑通的落水声;找了一个豁个口子的小木桶,井的架子上有绳索,我就学着大人们一样把桶拴好,慢慢的玩下续,结果一会就到底了,打上来一看,一点水都没有,原来真是一口枯井。刚刚丢石头的时候,我明明听到一声落水声啊。

  为了验证里面没有谁,我有那了快大一点的石头,丢了下去,咚的一声,一点水声都没有,原来真是一口枯井啊。

  中午的时候,弟弟睡着了,我心里还在惦记那口枯井。寺院里空荡荡的,还是那口井有意思,我想到井底去看看,井底下到底是什么样的。爬上井缘,手里抓好绳子,身上都是破烂衣服,就拿腿往绳子上一扣,手也不疼,慢慢悠悠就下去了。我当时还蛮骄傲的,别看咱小,可蛮有头脑。

  井底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井底。怎么说那,底下挺暗的,就这井口射进来的一缕光线,我看到井底有只大蛤蟆,身上有许多疙瘩的蛤蟆,父母亲早就给我说过这种蛤蟆不能碰,我就用脚把它踢到一边去了。其他的也没什么了,井底湿湿的,像刚下过雨一样,就是没有水。

  我找了找,只有我刚才扔下来的大一点的石头,小一点的那个却没有。年幼的我,好奇心特别的盛,但没有就是没有啊,没办法,口渴的厉害只得上去了。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下来容易,上去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双手抓着绳子,两腿并用,也只往上了一小段。

  放声大叫,大哭,没有人回应,还得自己试着往外爬啊。这一次,我很努力,一点一点的往上挪,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停下来一看,离井底已经一大截了,只要我在这么往外爬两个这么多,就可以出去了。就在我使劲往外爬的时候,我听到了弟弟的哭声,别提那个叫啊,都三岁多了,想当年我都开始读书了。就在我分神的时候,又疼又麻手,忽然不听使唤了,腿也别不住绳子了,我整个人就忽地掉下去了。

  在往下掉的时候我就想,这下肯定摔不轻,但就是不到井底;忽地我掉进了水里,这井怎么刚才没水,这回又有水了,憋死我了,呼吸不上来,就在这个时候我仿佛听到了母亲的哭叫声,“文天,文天,------”离我越来越远,看来我也要死了。

  真是:六岁少年落枯井,姻缘巧合入迷宫;要知性命保不保,且看唐朝谁家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六岁少年入唐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