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02 这狗血的处境

方宜听着喜鹊说的八卦,再再加她自己的分析总结,重新整理出狗血剧如下所示:她的嫡亲姐姐大格格比她大两岁,那时候她的生身父母感情正好,所以把这个姐姐当做如珠如宝。但是不久,她娘又怀孕了了,所以有了身子,不便侍候她爹了,她奶奶一挥一挥,作主新给了她爹一个丫这愿望倒真是实现了,还超额完成任务。原来她娘这一次是双胎,也就是说,除了她这个二格格,还有一个小婴儿,还是个小阿哥。只是,听到没,有了只是,说明就惨了,只是双胎生产时难产。她先出了来,而且在她娘肚子里的时候吃的比较多,所以还算健康,留住了命,而那个阿哥就又折腾了半天才出来,那孩子体弱,落地没多久,就没了。。...

笑清廷

推荐指数:10分

《笑清廷》在线阅读

方宜听着喜鹊说的八卦,再加上她自己的分析总结,整理出狗血剧如下:

她的嫡亲姐姐大格格比她大两岁,那时候她的生身父母感情正好,所以把这个姐姐当成如珠如宝。可是不久,她娘又怀孕了,因为有了身子,不便伺候她爹了,她奶奶大手一挥,做主新给了她爹一个丫头。这个丫头也挺有本事的,竟然慢慢勾得她爹的喜欢,这让她娘很是生气,只是也没有办法,唯有恨这一胎来得不是时候。不过,即有了,前头又有个女儿,就希望这胎能生个儿子,那样也算是值了。有了儿子撑腰,再慢慢收拾那个丫头。

这愿望倒真是实现了,还超额完成任务。原来她娘这一次是双胎,也就是说,除了她这个二格格,还有一个小婴儿,还是个小阿哥。只是,听到没,有了只是,说明就惨了,只是双胎生产时难产。她先出了来,而且在她娘肚子里的时候吃的比较多,所以还算健康,留住了命,而那个阿哥就又折腾了半天才出来,那孩子体弱,落地没多久,就没了。

都说那孩子体弱,是因为在娘肚子里时抢不过她,所以,她被她娘厌弃了,她爹失了个嫡子,也不喜欢她,更不要说她奶奶等着抱孙子了,更是不待见她。

故事到这里已经够狗血的了,可是没想到这还有更经典的八点档,她娘难产,要好好调理,一时半会的不能再生孩子。这倒也算了,可那个丫头却有了身孕,瓜熟蒂落时竟然是个小子,可把她娘给气坏了,庶子倒也罢了,可庶长子总是太讨厌了,于是,她娘就把这一切都怪这这个二格格身上,更是不喜欢这孩子了。

方宜听着喜鹊绘声绘色的八着,还时不时加上一些别人的推测,无比悲哀的想着,这以后日子可怎么混,爹不爱,娘不疼,连奶奶也不待见她。哦,还有听说是她推那个姐姐下水什么的,看来和这个姐姐的关系也不好,到底是她真推了还是被冤枉了,总是是少不了的麻烦。老天,您待我真好!

这边正说着热闹呢,就听见外头又传来了动静。方宜还是闭着眼装睡,听见这喜鹊也不说话了,帘子的响动,进来个人。那人一进来就说到:“哟,你们俩孩还在这儿呢?二格格怎么了?”

喜鹊马上开口道:“正要跟您说呢。才刚我们来了,发现二格格好了些,正在这里守着呢。只盼望二格格快些好了,睁眼看看,我们也好放心的去回了少福晋去。赶巧而您就来了,您是二格格的奶嬷嬷,这接下来的事,还是交给您吧。我们这就要去回话呢。”

那后来的人听着这样的话,就把手往方宜的额上一探,接着惊呼道:“可不是嘛,这就退了烧了。”

那喜鹊见瞒不住了,就笑着说道:“二格格福大命大,这回算是等着有后福了,我也恭喜李奶嬷,以后跟着格格想福了。”

只听那李奶嬷笑骂了一句道:“浑扯什么呢,哪有功夫说这些摊涝话儿。这里后头事儿还忙着呢。只是要我说,少福晋这回子还烦忙着,二格格退烧了虽是件大事,也不用赶着这会儿就去回了少福晋。要说小孩子生病总有个起复的,也不是我安心要咒我奶大的孩子,这万一真来个不稳,这烧又上去了,而那里少福晋倒是欣喜的过来看了,不是反让少福晋失望难受吗?我们白担了照顾不周、谎报军情的错儿还是小的,只是让少福晋奔波失望到真是大事了。”

“李奶嬷倒是想得周全,我们还想不到这些呢。既如此,我们也就不多说了,只说二格格还睡着,看着还安稳。这出来的时候也不短了,我们也该回话去了。”说罢,就告辞了。只是方宜趁人不注意,偷着眯眯眼,看见那个妇人像是塞了什么东西给了那个喜鹊。

方宜见人走了,马上又闭着眼睛装睡。李奶嬷也不疑有他,先是到了盏温水过来小心的给她灌了进来,然后由摸了摸她身上及被褥,再去搅了块热手巾给她擦着。当然,嘴里还轻轻的念叨着:“这可算是退了烧了,只是啊,现在还不能去跟少福晋说去,奶嬷的小格格,乖格格,咱们先忍着啊。你也是个命苦的,怎么就摊上这样的事儿。奶嬷早就跟你说了,没事啊,咱就躲在屋子里,偏你就贪玩。唉,那虽是你姐姐,可耐不住不喜欢你啊,你就要往那里凑什么!这下看,闯祸了吧?奶嬷知道你还小,什么都不懂,这些都怨不得你,只盼着遭了这回劫,你能懂事些,不要老让奶嬷跟着操心就好了。”

李奶嬷当然不知道方宜已经醒了,还在自言自语道:“奶嬷也是个命苦的,原想好不容易得了个这样的差事,多挣点银子,又有了身份,日后就好了。没想到奶了你这样的小主子,也跟着倒霉。人都想攀高枝的,奶嬷我也想日后过得好啊,只是你从小是吃了我的奶,除了不是从我肚子里生的,其他都是我一手养大的。你虽六岁了,不用再吃奶了,可奶嬷也狠不了心不管你。这叫个什么事儿,只盼着少福晋能多念念你也是她亲生的,不要追究才好呢。”

看李奶嬷这副样子,估计以前是唠叨惯了的,只是以前的真小孩儿是不懂的,现在的方宜可都听得明白,眼前这个人才是真心对这个小主子好的人吧?虽然听喜鹊说的,李奶嬷那会儿也在那里奉承着,可这有什么关系?想想李奶嬷打发喜鹊的话,临走之前塞的大概是什么可以换钱的东西吧?想到这些,方宜总算是略略放心了些。毕竟,这里还有一个人照顾着她。她初来乍到的,什么都不明白,又是这样一个小身板,有一个人能想着她还是好的。

这样想着,方宜总算是放松了下来,李奶嬷唠唠叨叨的话语又像是催眠曲似的,方宜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笑清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