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季未央因为一夜未归,回去衣服还不像了,果不其然受了(家里的狂风骤雨。的话是通常姑娘,可能会就泣不成声老实交待了。本着“坦白一切从宽处理,牢底坐穿;排斥从严从紧,回去过春节。”的想法,脸皮厚如季未央,任沈家三位兄长连翻拷打,依旧我自岿然不动。最如果是一般姑娘,可能就泣不成声老实交代了。。...

回到家的季未央因为一夜未归,回来衣服还不一样了,果不其然受到了来自家里的狂风骤雨。

如果是一般姑娘,可能就泣不成声老实交代了。

本着“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想法,脸皮厚如季未央,任沈家三位兄长连翻拷问,依旧我自巍然不动。

最后沈大少和沈三少都有事儿先走了,只剩沈越目光意味深长的看着季未央。

“昨天是谁?墨城那小子?”

季未央本就没指望自己的变化能瞒得住沈越,“怎么可能是那个渣渣?”

沈越惊讶了,“你之前不是还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吗?”

“以前是我眼盲心瞎。”季未央摊手:“现在长大了,眼睛好了自然就看不上他了。”

沈越没多想,十分赞同她的话:“我们沈家人就该这样!那个姓墨的算什么?一个小白脸罢了,你想要男人,什么青年才俊找不着。”

季未央和沈越一拍即合。

“不过父亲最近要回来了,你可掂量着点。”沈越道:“既然看不上那小子了,就断干净了。”

沈父对墨城很是欣赏,原主对墨城那么迷恋,也不乏自己父亲的思想影响。

季未央应了一声,想到什么,问道:“咱们是不是和墨城那个工作室要签一份合同?”

“那不是你央着父亲给墨城的吗?”

季未央挑眉:“我现在不想给了,他不是有本事吗,就让他自己慢慢拼。”

她不否认自己想看到眼高于顶的男主落魄狼狈的模样。

一报还一报。

他不分青红皂白将原主送进了监狱,害的原主父亲心脏病突发去世,三个哥哥死的死,进医院的进医院,让原主从一个明媚青春的少女走到了绝路。

如今这才哪里到哪里,早着呢。

沈越啧了一声:“最毒妇人心。”

季未央挑眉:“二哥,你是不是有白家少爷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下。”

“怎么,看不上墨城那小子,看上我兄弟了?”

季未央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我是有正事。”

白家少爷白溟,在之后的剧情里会是男主的左膀右臂兼好哥们,外加感情方面的牛头军师。

原主被虐得那么凄惨,墨城之后依旧能把她追到手,不乏这位的推波助澜。

系统好奇地问:“宿主你要做什么?”

季未央眉眼弯弯:“让他真正成为孤家寡人呀。不让他绝望,我的出现怎么能成为他生命中的唯一希望呢?”

系统:“……”好狠

因为身体的不适,季未央将和白溟的会面挪到了第二天。

现在她躺在浴池里,十分享受。

千金大小姐的生活什么的,简直不要太舒服。

何必喜欢一个渣渣,让自己不舒坦呢?

季未央裹上浴巾,出门就惊到了。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我房间?”季未央双手捂住胸口,瞪大了眼睛问道。

纪语白坐在她床边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见她出来了,道:“我和你兄长说过了。”

兄长?

……

沈越这个不靠谱的。

季未央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无语的吐了口气,走到纪语白跟前。

“纪少爷来这里不会是只想和我谈生意吧?”

“你和墨城,还有感情?”

季未央耸肩:“我眼光有那么差吗?”

纪语白眼底多了几分笑意。

“我等着你同意我们的婚事。”

季未央冷不丁被啃了一下脸,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纪语白走了很久,她才懵懵的问道。

“系统,这男二不会对我动感情了吧?”

系统给了她肯定的回答。

季未央惨嚎一声,倒在床上。

“这不是好事儿吗?这样你就能更好的收拾男主了啊。”系统十分兴奋。

“你懂什么,我找十几个男人气他,那力度更大啊!”季未央一边振振有词,一边满是遗憾:“在一棵树上吊死,那多亏啊。”

系统:“……”宿主,不要为你的渣找借口!

季未央越想越觉得不行,得趁纪语白对自己还没有情根深种,只是有点责任心和兴趣,就把这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于是当天晚上,S城最大的酒吧。

季未央一身火红色短裙,勾勒着流畅妖娆的曲线,她满眼饶有兴味的看着周围的鸭子。

不愧是最大的酒吧,这里的陪酒小哥一个比一个清秀,就是和纪语白那种级别的比起来,总不是一个档次。

就这么短短一段时间,已经有好几个侍应生暗示她他们可以给她提供更多服务,并且不收钱。

季未央笑眯眯的接过他们的卡。

周围的男人看着,都有些意动,只是季未央身边的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不是看着好玩的。

墨城接到助理的消息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那女人烫着一头大波浪卷,一身烈焰红裙,全然没有之前的清新纯净,现在的她像火中走出的妖灵,妖娆而魅惑。

墨城不由呼吸急促了几分,几步走到她面前,夺过一个侍应生手中的酒杯,双目喷火。

“沈泷!你这是在干什么!”

季未央喝的正开心,冷不丁被打扰了兴致。

她扫了一眼一身怒气的男人,红唇微挑,“关你屁事?”

墨城咬牙:“你怎么如此……如此……”

“如此什么?你是我的谁?你管我?”季未央长腿交叠,看他一眼,满心满眼嫌弃与讥讽,单手一抬:“保镖……”

墨城铁青着脸色,捏着酒杯朝地下一砸:“你简直不可理喻!”

她要欲擒故纵,他也给了机会了。

她还不知满足,如此伤风败俗,穿成这样给谁看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