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城有一种绿云盖顶的感觉,脸都黑了,几步见状钳住季未央的手腕。“沈泷!”季未央看了眼钳住自己手腕的男人,冷冷的追上他的手,一点儿也不掩藏自己的憎恶被人嫌弃:“墨少爷,335kg。”这男人,够贱的。系统的声音响了:“宿主,女主受虐狂值为1了哦。”季未央之意“沈泷!”。...

墨城有一种绿云盖顶的感觉,脸都黑了,几步上前扣住季未央的手腕。

“沈泷!”

季未央看了眼扣住自己手腕的男人,冷冷的甩开他的手,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嫌弃:“墨少爷,自重。”

这男人,够贱的。

系统的声音响起:“宿主,男主受虐值为1了哦。”

季未央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墨城。

这就为1了?

果然……够贱。

爱你的时候你爱理不理,不要你的时候你高攀不起。

墨城只感觉脑子都要炸了:“你让我自重?!”

之前是谁疯狂追求自己?是谁说一心喜欢他?是谁不择手段要在自己身边?!

这个女人!

“如果这是你的手段,你成功了,沈泷,我同意我们交往了。”

察觉自己的思绪被这个女人牵扯的太多了,墨城皱眉,十分不喜欢这种感觉。

既然这女人这么喜欢他,这种不入流的刺激手段都用上了,他不介意给她这个机会。

季未央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墨少爷,之前是我年轻不懂事儿,看上了你,现在我眼睛好了,您还是和您的小青梅好好过日子吧。”

她咬重了那个“青”字。

墨城这才想起杨怜薇还在自己身后,不由神色一变,回头看向杨怜薇

杨怜薇咬着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见墨城看向自己,扭头就跑了出去。

墨城皱起眉头,追了出去。

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季未央真想拍手叫好!

看看!

这对狗男女,啊不,有情人,这不就促成一对了吗?

季未央喝了口酒,眯了眯眸子。

条件已经给沈越准备好了,沈越要是拿不下杨怜薇这个心机小白莲,那也对不起他海王之名了。

眼见事态完全在自己掌控之中,季未央就差开心的哼小曲了。

她心情颇好的给侍应生划了几千的小费,笑眯眯的让他离开。

目的已经达到,季未央对这场宴会兴致缺缺,走在酒楼的楼道里,找着自己开的包间,冷不丁迎面撞上一个男人。

她抬头看去。

这么巧,纪语白。

对方眼神迷离,呼吸粗重,面色潮红,俨然被人算计了。

季未央转身就跑,但是晚了。

纪语白已经扣住了她的肩膀。

“救我。”

他抱着沈泷,艰难的道。

季未央有些小犹豫。

“宿主,你不是挺喜欢这个男二的吗?生米煮成熟饭,不就勾搭到手了吗?”系统暗搓搓的问。

“那也要分情况啊。”季未央满脸遗憾:“这个男人一看就是良家好少年,被我睡了,万一要我负责怎么办?”

系统:“……”宿主理论太强大,他无嘈可吐。

但是美色当前,坐得住季未央就不是季未央了。

察觉纪语白的药性无法用药物解开后,季未央摸摸纪语白的胸肌,吸了一口气。

不愧是男二,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配置不比男主差。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吃的消。

季未央的担心在第二天成了真。

系统在两人倒在床上时就屏蔽了和宿主的交流,直到第二天白天才开通问:“宿主?”

季未央倒在床上,觉得能动根手指都是她坚强。

系统啧啧称叹,男二的战斗力果然恐怖。

好在纪语白是个十分具有责任心的男人,没有完事就跑,不仅帮她洗完澡,还给她穿上了衣服。

季未央看着床边撕的一片一片的晚礼服,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对回家怎样和原主那几位兄长解释,犯起了愁。

纪语白端着早饭进来了。

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女孩,想到昨晚的事情,纪语白耳根微红:“要不要我帮你?”

季未央磨磨蹭蹭的爬了起来,身上的酸软,尤其是那一块让她整个人差点升天。

“不用了。”季未央深吸一口气,镇定了一下脸色。

“我已经和爸妈说过了,改天就带你去见他们。”纪语白亲了一下她的侧脸。

季未央有些不能接受这男人这么快就把自己当成他的女人的速度。

难道对男人来说,这种关系是最快接近的方法?

很快季未央就明白了,对纪语白这种大家族出生的少爷,就是出于责任,他也不会放自己不管。

她还没浪够,主线任务和支线任务都没完成,就因为睡了一觉把自己绑死在男二身上,多得不偿失啊,于是季未央果断拒绝。

“咱们都是年轻人了,一夜情而已,不用在意。”季未央擦了擦嘴角的粥,一副提上裤子不认人的语气。

系统:真渣

纪语白脸色微变,季未央可不管对方什么想法,吃饱了提上包包就走了。

纪语白神色暗了下去,良久,叹了口气,一转眼忽然看到床单上的一抹嫣红。

她是,第一次?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