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真能出来啊。”想像着也没记忆……的前一天早晨的情景,在获知真相的恐惧中,宋满拼命地地激发起着想回过头的心,好不很容易鼓足勇气去公司。所以从早晨就就忙得不可开交,找将近打打招呼的时机,下午短暂休息后,宋满在赵志安前面的位置上坐定,才好不很容易才和他说话的。听见想象着没有记忆的前一天晚上的情景,在得知真相的恐惧中,宋满拼命地激发着想回头的心,总算鼓起勇气去公司。。...

“你还真能起来啊。”

想象着没有记忆的前一天晚上的情景,在得知真相的恐惧中,宋满拼命地激发着想回头的心,总算鼓起勇气去公司。

因为从早上开始就忙得不可开交,找不到打招呼的时机,中午休息后,宋满在赵志安前面的位置上坐下,才好不容易才和他说话。

听到对方说的第一句话,她确信自己一定做了什么。

赵志安的话,让人感觉像是在担心宋满的身体状况。

但他并不是,平时会说出这种话的男人。

也就是说……

哎?难道真的?

和现在在眼前,坦然地吃着荞麦面的高大结实的上司,难道是一夜……

不,不……

绝对不是讨厌……

这个嘛,外貌怎么看都很帅,工作也能干……不对!

不经意地观察了一下,甚至想象了交往后的未来。

但是,昨天晚上犯了错,他难道不应该很冷淡吗?

在小说和电影里,大多在这之后都会有这样的想法,而现实中却是这样的吗?

难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吗?

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表现?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可以说明在宋满醒之前就回去了。

大人的世界,也许比她预想的还要冷漠。

确实,感觉有点……

缺乏表情的成熟魅力,精致的脸庞,经过锻炼的身体。

即使在职场很老实,私下里可能也会通宵达旦。

看着他那张似乎能成为公司里“最适合干练关系的上司”的淡泊的脸,不知不觉间,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情绪。

想吐。

唔……不对。

宿醉,现在忍耐一下!

怎么回事?

自己就这样在狼,面前变成了砧板上的鱼吗?

还不如说是自己雇了他,所以才把他安顿下来。

继第一次的男朋友体验之后,“one night”的刺激太强了。

不过,昨天“小满”的称呼很好……

一想起来,脸颊就一下子热了起来。

“百面相结束后告诉我。”

赵志安的话,让快要失控的宋满回过神来。

不管怎么想都没有记忆。

没有经验的宋满什么也猜不出来。

虽然这是一场很丢脸的游戏,但宋满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开口道:

“那个,其实昨天的事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真够呛啊。”

和平时面无表情的男人打交道,不知道这个回答是讽刺还是真实的感想。

说起来,宋满本就因为宿醉未醒,根本无暇揣摩铁假面的微妙之处。

虽然很为难,但也害怕问。

赵志安一脸复杂的表情,放下吃了一半的荞麦面和筷子。

“你昨天雇我做你的男朋友,参加了婚礼的二次聚会。”

“是的。”

这一点她还是记得的。

“然后和新郎新娘打个招呼,简单地聊了几句。”

“是的。”

“后来,当你喝得酩酊大醉,连走路都变得困难的时候,再次和朋友聊天,最终决定参加下个月的聚会。”

“什么?”

“好像和我一起去。”

明明自己也包括在内,但赵志安总觉得是别人的事。

宋满立刻脸色大变,捂住了嘴。

虽然又想吐,但现在不是呕吐的时候。

“什么?我参加派对?”

“你喜欢那个新郎吗?”

“啊?不……啊?”

即使突然提出别的话题,现在的宋满也处理不了。

至于张子铭就更不用说了。

“我……昨天说了什么吗?”

“不,只是和两个人聊了一会儿,突然就去喝酒了,我还以为是这样。”

宋满不知该如何回答。

但她意识到,正是这种沉默,等于肯定。

赵志安摇摇头,继续吃饭。

“算了,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下次你就别再喝醉,麻烦我了。”

“真是对不起……话说回来,咦?你下次还会来吗?”

和今天早上张子铭说的话综合起来,把醉醺醺的自己送回家的,肯定是赵志安。

光是这样就已经很惶恐了。

没想到,醉了的自己却擅自决定了一个派对,还是要一起参加的派对。

莫非主编在为钱发愁?

租男朋友的时候,查了各种事务所的收费体制,哪里都是不错的金额。

不过,因为昨天的一件事,他觉得对与自己有关的事感到厌烦也不奇怪。

不仅如此,对原本就不怎么好的下属的印象,现在恐怕已经跌到了谷底。

就算没有烂醉如泥的事,对方也是公司的下属。

宋满自不必说,赵志安当然也不好做。

虽然完全不知道对方的私生活,但除了钱以外,想不出他能帮助自己的理由。

可能是宋满脸上的表情太过明显,赵志安垂下了视线。

“我不缺钱,但也不会无偿工作……”

“是啊。”

“不过……也不是没有责任感。”

因为他的语气很委婉,所以宋满歪着头想:赵志安是否感到有责任呢?

不、不会吧!

果然,这件事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困扰着宋满。

“责任……难道是身体的?”

宋满战战兢兢地问道,赵志安明显的皱起了眉头。

“身体?”

“我的……昨晚是这样的……男女之间好像有什么这样……”

宋满不知道该怎么问才好,手足无措,视线游移。

赵志安像是察觉到了似的“啊”了一声,惊讶地深深叹了口气。

“不是,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呢?”

“啊,这样啊……因为说是责任。”

说得多么容易混淆啊。

一方面因为什么都没发生而松了一口气,另一方面又觉得没必要这么不高兴。

“昨天没有多少时间,没能和你商量吧。所以才会被人怀疑,被叫去参加派对。”

“啊,是吗?”

确实,被张子铭他们质问的时候真是一团糟。

她甚至后悔。

如果是这样的话,早点把设定用邮件发过去就好了。

但如果是这样,责任就完全有了。

再加上,自己完全不记得,两个月后被邀请去参加派对的事,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责怪他。

赵志安大概觉得很不好意思吧,他的视线游移得连宋满都能看出来,难得地露出尴尬的样子。

总是像机器人一样没有感情的样子。

现在看到他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就忍不住想做点什么。

“那样的话,我有个提议!”

所以,宋满当即举起了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租来的男友竟是我上司”,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