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醉酒的部下,和被雇佣一天的上司

“幸苦了。”旁边的赵敬轩不明白什么时候,拿出来两个香槟杯,把其中一个递回来了她。不明白道是司机开车来的,但是工作时不喝酒时的原则,他拿的杯子看出来像橙汁。递回来的是香槟。特别注意到的时候,喉咙了干瘪瘪了,因而她很坦诚地选择接受了。“谢谢您你……真的对不起,让你来干这种旁边的赵志安不知什么时候,拿起两个香槟杯,把其中一个递给了她。。...

“辛苦了。”

旁边的赵志安不知什么时候,拿起两个香槟杯,把其中一个递给了她。

不知道是开车来的,还是工作时不喝酒的原则,他拿的杯子看起来像橙汁。

递过来的是香槟。

注意到的时候,喉咙已经干瘪了,因此她很坦率地接受了。

“谢谢你……对不起,让你来干这种奇怪的事。”

“没关系。”

宋满一口气,喝光了杯中淡粉色的香槟。

香槟的微碳酸,似乎能缓解郁闷的心情。

但心情并不愉快。

赵志安看着她,突然被里面的幻灯片吸引了注意力。

“对了,那个人是你吗?”

“啊?”

追随着赵志安的视线。

在中央放映的幻灯片放映中,小学生高年级的孩子们被放映出来。

中间装饰着一棵,快要长到天花板的大树,孩子们围在圣诞树周围互相欢笑。

在角落里,一个表情闷闷不乐的女孩,站在远离人群的地方。

乍一看很普通,对小学生来说却是豪华的圣诞派对。

但是看到放映出来的照片的瞬间,宋满的心中又复活了讨厌的心情。

一、二、三——

心神不定,很紧张。

但说不定,正因为这种淡淡的期待,自己无法在那个场合行动。

这和自己这一周的心情都很相似。

意识到这一点,宋满不知不觉地露出了干巴巴的自嘲笑容。

“你注意到了。”

明明是十多年前的照片,自己却没有多大变化吗?

外表也好,内在也好。

“不……”

赵志安似乎想说些什么,又停了下来。

她想问。

但却不想听到别人说,自己什么都没有改变。

果然不来就好了。

与其有这种心情,还不如像以前一样重复日常生活。

也许是决定沉默了吧。

沉默的宋满露出了笑容,从路过的服务生手里拿了两杯新的香槟。

悲惨的心情只有今天。

只有现在。

今天结束后,一定又能回到平常的日常生活中。

相信着这点的宋满,喝光了手里的两杯香槟。

第二天早上,因为严重的头痛醒了。

昨天去了张子铭的婚礼。

还有……

雇用了租来的男朋友后,上司赵志安出现了,自己对新娘燃起了愚蠢的斗争心。

然后呢?

不记得是怎么回去的。

但确实是她的房间。

只是从口渴、头痛和倦怠这一点来看,昨天喝了比平时多很多的酒。

正因为不记得,所以才后悔穿着租来的礼服躺在床上。

“嗯?这是什么?”

宋满挣扎着爬起来。

只见自己身体下面,压着一只小小的松鼠玩偶。它的双手前端绑着魔术贴,摆出一副紧紧抱住什么东西的姿势。

这个确实是,“吉米和玛丽”里的玛丽吧?

为什么会在这里?

完全不记得,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拿来的。

虽然不是偷来的就好了,但是没有看到的标签。

是把会场上的东西抢了回来吗?

她不知道。

谜团越来越深。

“话说回来,主编呢?”

直到这时,她才开始注意那个和自己一起参加婚礼的男人。

宋满扫视了一下房间,发现了带去参加派对的包,马上从里面检查钱包里的东西。

没有什么减少的东西,也没有收据。

连出租车都没坐?

那么,自己是怎么回到这里的呢?

这么说来,主编还喝了……

哈!不会吧?!

是不是喝醉了,就爬上了大人的台阶?

宋满对自己的想法,不由得叹了口气。

喝醉了的第二天早晨,和不认识的男人在床上醒来,这样的情节在电影、小说、漫画中都有过。

不会吧,这种事竟然发生在我身上……

而后对方竟然!

没有和任何人交往过,却和公司的上司,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简直是噩梦。

一到二十四岁,就会醉得酩酊大醉,通宵达旦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但宋满想,至少在第一次牵手、约会等,按照手册上的步骤去挑战。

对方和温和、亲切的人……完全不一样!

问题偏离了。

如果和赵志安开始了什么新的关系,那个罪魁祸首现在在哪里?

宋满烦恼不已,给千惠打了电话。

“……然后,不知道和谁睡了。”

“不,我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听到半睡半醒的深深叹息,才意识到现在是清晨。

“一大早就打扰你,对不起……”

“没关系,你去问问他本人吧?问租来的男朋友。”

“什么?那个,嗯……这种事不可能问的吧?”

宋满支支吾吾。

毕竟不能说,拜托租来的男友是公司的上司。

世界上有很多出租的男朋友,却偶然选择了同一家公司的上司,太不走运了,会让人觉得很荒唐。

“那你去问问把小满你,叫来参加婚礼的男性朋友吧?说不定看到了什么。”

“子铭?但是结婚典礼的第二天,打那样的电话……”

“有什么关系?就算是贞操危机,闹起来的话也会听的。”

“我、我不会说那种话的。”

不过千惠的提议,也有一定的道理。

宋满吸取了千惠的教训,给张子铭发了一次短信,然后打了电话。

“昨天真是谢谢你了!”

对于无法想象是清晨的爽朗声音,让宋满不禁松了一口气。

从他一如往常的样子来看,似乎没有在聚会上做什么。

总算松了一口气。

“不,没关系。比起那个,我更想问……”

昨天,我怎么样?

我昨天有没有做什么?

还记得曾经和谁在一起吗?

和谁回去了?

不行……哪个都不能问。

如果宋满告诉他,喝酒后可能做了什么,邀请自己参加婚礼的他,应该会感到责任重大吧。

张子铭就是这样的男人。

“昨、昨天,我走后怎么样?”

挤出一个勉强可以问出来的问题。

“嗯?平常的最后送行吧?”

“是、是啊!那个……太开心了,最后的记忆模糊了……啊哈哈。”

“看那个样子是这样啊,你男朋友看起来很不错嘛!”

“嗯?是吗?做了什么吗?”

“你最后喝得烂醉如泥,完全站不起来,你男朋友把你抱走了。我问他要不要叫辆出租车,他说他开车来的,没关系。但你绝对很重啊,我知道这很不容易。”

“哦……”

好像暴露了超出想象的痴态。

虽然在别人眼里,她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但实际上,是个醉倒了的部下,和只花一天钱雇佣的上司。

被主编抱回去了……之类的……

宋满摇摇头,强忍着想翻白眼的冲动。

“真烦人,没那么重!”

“嗯,像那样强壮的男人,能轻松取胜吗?不过,你为什么想问这个呢?”

“啊?”

“问你男朋友不就行了吗?”

都是正确的。

宋满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不好意思,所以不敢问。就算问了也不告诉我。”

“哈哈,好吧。”

“嗯,就这些。那么一大早就打扰你,对不起了。”

“没关系,那下个月就拜托你了!”

“啊?”

在她还没反问之前,张子铭的电话就挂断了。

下个月是什么意思?

谜团越来越多。

看了看表,马上就要开始准备上班了。

如果可以的话,本想在上班和赵志安见面之前把事情弄清楚,但事到如今也没办法。

只能抱着下跪的觉悟,去问本人了。

宋满把神秘的布偶放在枕边,然后去淋浴。

真希望自己没有对主编,说什么奇怪的话或者做什么。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租来的男友竟是我上司”,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