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谢谢您你来,这个人是你的男朋友吗?”溢着着幸福和快乐笑容的张子铭,向赵敬轩伸出手手,则表示第一次朋友见面。在之前的婚宴上也看见过。穿着礼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张子铭很很陌生。或许是因为他幸福和快乐地,始终面带懒洋洋的笑容,不不经意间看出来,就像完全不认识了的人在之前的婚宴上也看到过。。...

“小满!谢谢你来,这个人就是你的男朋友吗?”

洋溢着幸福笑容的张子铭,向赵志安伸出手,表示初次见面。

在之前的婚宴上也看到过。

穿着礼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张子铭很陌生。

也许是因为他幸福地,一直面带懒洋洋的笑容,不经意间看起来,就像完全不认识的人。

话虽如此……好厉害的会场啊。

可能是宁瑶的喜好吧。

与婚宴在同一家酒店内举行的,统一的白色会场,装饰豪华得让人不觉得是二次聚会。

在一角设置了管弦乐队。

在自助餐形式的角落里有厨师,托盘上放着香槟酒杯的服务生,散落在会场中。

通过设置在中央的大屏幕,接连播放两个人学生时代的照片。

好不容易才知道,这里是婚礼的第二场。

面对醉醺醺、心情不错的新郎,赵志安会用怎样的措施,来应对呢?

正心神不定的时候,赵志安轻轻点头。

“谢谢您的邀请,我叫赵志安。”

笑了!

这就是所谓的外表吧。

迄今为止一直在一起工作,从未露出过正面笑容的男人,现在对初次见面的张子铭,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和他握了握手。

宋满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说不出话来。

笑。

确实,如果连一个笑脸都做不到的话,也做不了租来的男朋友。但是,多年来只看到赵志安面无表情、淡然完成工作的机器人模样的宋满,却有一种感动。

主编……你是不是安装了社交数据?

真羡慕。

如果真有那样的东西,自己也想安装。

正当宋满不由自主地陷入了这种想法中时,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宋满,好久不见。高中毕业典礼以来,就没见过了。”

被搭话后回过神来。

只见新娘宁瑶,穿着深红色的美人鱼礼服,一如既往地英姿飒爽地俯视着她。

宁瑶身材瘦高,像个模特。

可能是父母家开了交谊舞教室,她本人也在跳舞的缘故吧。

她光是站在那里,姿势就很好。

站在一旁的平均体型的宋满,即使穿着高跟鞋,看起来也很难看。

豁出去买的八厘米高跟鞋,好像没什么意义。

“宁瑶,好久不见!”

“不,我已经是‘张瑶’了,呵呵。”

打从心底无所谓。

拼命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宋满回了一个紧绷的笑容。

“话说回来,你男朋友不是很优秀吗?你是在哪里认识的?”

“在职场。”

“在书店。”

宁瑶的问题被赵志安的声音淹没了。

视线交汇。

糟糕!

没有详细决定!

本来想见面后简单交流一下的,却因为上司来了而惊慌失措,完全打乱了计划。

看着一脸不可思议表情的,宁瑶和张子铭,宋满急忙叫了起来。

“啊,那个,我工作的时候在书店遇到的。你看,我现在在出版社!”

“是吗?好棒啊。那赵先生也是?”宁瑶继续询问道。

“是的。”

“不是。”

声音又响了起来。

赵志安的眼睛朝下瞟了一眼。

“什么?不是吗?”

看到宁瑶略显困惑的表情,宋满骨子里有一种冲动,想马上喊着跑出去。但为了阻止这一切,她的手放在了赵志安的手臂上。

“不好意思,那个……他对职场恋爱不太看好,这个话题一出现就总是否定。”

“哎呀,原来是职场恋爱啊。不用那么在意,现在这种事很常见。”

“是吗?真是太好了,小满。”

赵志安笑着看着她的脸,眯起眼睛。

只有小满才能看到,他的脸上写着“好好干”的大字。

宋满露出抽搐而奇怪的笑容。

“嗯,呵呵……是啊,我还没习惯这样。”

“是吗?交往多久了?这家伙完全没告诉我。”

明明自己也没把和宁瑶交往的事说出来,却若无其事地问赵志安的张子铭,让宋满内心感到了些许的焦躁。

但是,基于至今为止的反省,这次慎重地将视线投向赵志安。

注意到宋满的视线,他微微眯起眼睛。

“……是最近的事。”

“最近?”

“嗯,我们才刚刚交往。”

“啊,半年!”

和张子铭说自己有男朋友,是在几个月前。

比起那个,最近交往的话对方会察觉到奇怪。

回想起这件事,宋满紧张得心脏都快要从嘴里跳出来,看着赵志安。

“上次不是刚庆祝了半年纪念吗?志安。”

这次不是做得很好吗?

带着满足的目光向赵志安看去,只听见宁瑶发出了佩服的声音。

“哎呀,半年纪念什么的,太可爱了!这个人完全不做这种事,直到上次我的生日。”

“那是因为你说什么都不要。”

面对困惑的张子铭,宋满大幅度地点了点头。

“子铭不好好说的话,就会照单全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说邮轮晚餐很浪漫,就预约了画舫。”

“喂喂,你打算坚持到什么时候啊?托你的福,才能坐在特等席上看烟火啊。”

“那确实很好,但是周围都是情侣,特别尴尬。”

“对了对了,下车的时候还有拍照服务,上面写着‘要不要来一张作为纪念’?”

“哈哈,是的,两个大心形的气球……还记得后来吗?”

“小满。”

为了打断他们的谈话,赵志安的手放在了路的手上。

“把今天的主角拘留这么久。”

赵志安的话让她恍然大悟,不知不觉就像往常一样和张子铭说话了。

扫了一眼,宁瑶脸上浮现出复杂的笑容。

“啊,是吗?对不起。”

“没有。”

“那个,我们还在这附近。”

“是啊,待会儿再慢慢听他说。”

“嗯,我很高兴。”

一边露出暧昧的笑容,一边以大人的姿态,目送着两人走向其他客人身边,偷偷地叹了口气。

不知为何,疲劳涌上心头。

很高兴?

他在脑海中重复着,当时立刻回宁瑶的话。

高兴什么呢?

高兴地说两个人的回忆?

想象着总有一天会交往未来的轻浮女人的回忆,对他的妻子?

那样太悲惨了。

现在才意识到,从宁瑶那里得知自己的生日,没有被庆祝的时候,宋满在内心深处确实很高兴。

想让她知道,自己比她更了解他,这种心情多少有些不自然吧。

多么讨厌的女人……

宋满并不想成为圣人君子,也没想过自己的心是纯洁正确的。

即便如此,她也不想成为自己心中讨厌的人。

亲友的婚礼就更不用说了。

宁瑶对宋满,并不是怀着什么恶意去伤害她。

但宋满却表露出,对她的敌对心。

为了泄愤,自己想要的男人被抢走了。

不想知道自己的心,是如此的狭隘。

在谈论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回忆的时候,自己是怎样的表情呢?

听着的宁瑶……

自己真是个讨厌的女人。

宋满深深地叹了口气。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租来的男友竟是我上司”,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