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闪会发光,轻衣袂飘飘的。在五颜六色的礼服和西装之间,宋满在酒店大厅里,等着还没没见过的男朋友。精确地说,是“昨天限量的男朋友”。所以是第一次租的男朋友,不明白会怎么样,但是预先见一次面很好。事到而如今再后悔当初也晚了,但宋满的不安却无穷无尽。穿着不习在五颜六色的礼服和西装之间,宋满在酒店大厅里,等着还没见过的男朋友。。...

闪闪发光,轻飘飘的。

在五颜六色的礼服和西装之间,宋满在酒店大厅里,等着还没见过的男朋友。

准确地说,是“今天限定的男朋友”。

因为是第一次租的男朋友,不知道会怎么样,还是事先见一次面比较好。

事到如今再后悔也晚了,但宋满的不安却无穷无尽。

穿着不习惯的租借礼服、摇摇晃晃的高跟鞋。美容院为她设定的头发,和化妆也在支援着她。

宋满的心好像被压碎了。

真是一种奇怪的虚荣心。

说实话,一个人也并不想来这种地方。

但事已至此,只能这么做了。

她没有其他选择。

“宋满?”

这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来了。

今天限定的男朋友角色。

宋满紧张地按住再次敲响警钟的胸口,回过头来。

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

“我是赵志安,今天请多多关照。”

黑色湿漉漉的头发向后梳着,眼神优雅却有些野性。像西洋石膏像一样挺拔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

也许是穿着合身的西装,和良好的身材的缘故吧。

事先听说的178cm的身高,虽然只有160cm,但是穿上高跟鞋也能抬头看,显得很高很堂堂正正,有着骑士般的精悍。

然而,令宋满最吃惊的并不是这里。

“啊,主编?!”

租来的男朋友竟是公司的上司!

人生不像小说或电影那样发展。

无论是浪漫小说中瞬间点燃的恋爱,还是少女漫画中命中注定的邂逅,都与庸庸碌碌、深谙社会齿轮一部分的人无缘。

能在人生中体验到这种光辉的,一定只有极少数的成功者吧。

恐怕——和自己完全相反。

“我这次要结婚了。”

“啊?”

那天,高中时期的好友张子铭突然告白,令宋满发出了疯狂的声音。

虽说是周末的居酒屋,但时间还早。

她注意到周围的视线,赶紧压低了声音。

“什么,什么?和谁一起?”

“你还记得宁瑶吗?去年同学会上见过面之后,一直保持着联系。”

“宁瑶……我还记得。嗯,从去年春天开始……今年?还没到夏天呢?话说回来,交往几个月了?”

“半年左右?真快啊。”

“太快了吧?真的吗?是奉子成婚吗?”

“不,不是的,我们彼此都很小心。”

“嗯?那就不用那么着急了,不是才二十四岁吗?”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是时机了。对方和我都有结婚的愿望。”

“哈……”

宋满将快要崩溃的身体靠在椅背上,大声地呼出了一口气。

不应该是这样的。

和张子铭从高中开始就有孽缘,毕业后两人偶尔也会一起出去玩。

因为喜欢小电影,这一小小的共同兴趣爱好,而成为话题。

在男兄弟之间的纠葛中长大的宋满,和不习惯女人的张子铭很快就融洽了。

虽说是异性朋友,也不用太在意。

感觉就像姐夫妹妹一样,两个人一起去唱卡拉OK,或者看电影也完全无所谓。

这样的关系很舒服。

但最近,周围的人渐渐开始结婚,只持有中学男生程度恋爱观的张子铭,他的想法发生了变化。

被参加婚礼的幸福感所吸引,抱怨“结婚也不错啊”。

在那个时候,宋满在心里做出了一个决定。

多年来,他们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距离感。

总有一天会在合适的时机,向对方提出“要不要交往”这样一句话,关系就开始了。

然后就会顺理成章的,结婚、生孩子、养老。

宋满模糊地想象了那样的事。

今天也是,她是期待着这句话来到这里的。

得意洋洋地被告白的心情满满的。

不,等等。

确实,最近没怎么见过面。

今天也是半年来的第一次联系。

不过她还以为是因为工作忙……

谁能想到,就在宋满因为十年未见的流行性感冒,而缺席同学聚会的那天,他实现了命运的邂逅呢?

在过去的一年中,她一无所知。

一直在等待着,被说“我只有你”的那一天。

什么?半年?!

完全没有注意到。

对自己的漫不经心感到头晕目眩。

“我要结婚了,你一定很吃惊吧?不过既然是这样,你会去参加婚礼吧?”

“婚礼?”

“我用电话和明信片联系过其他人,但我想直接告诉你。”

“这个……”

曾经对你有过好感吗?

真的想和你交往吗?

其实还在为结婚而烦恼,所以想要挽留?

张子铭有些不好意思地嘟哝着,宋满不由自主地想象着接下来的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有一丝希望的话,现在还不晚。

就这么说吧。

由于酒精的作用,她的脑袋稍微变大了。

想到这里,她探出身子,但张子铭却先一步开口了。

“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是……吧。”

现实是残酷的。

即使失恋了,人生还在继续。

第二天,宋满还是一如既往地去上班,和往常一样被主编驳回了提案。

“这个企划,和上个月在其他杂志上做的一样。”

宋满在出版社的编辑部工作。

原本想去图画书、育儿杂志等处理儿童文学的部门工作。

但不知做错了什么,现在在月刊发行的女性杂志部门做企划。

每次都被驳回,每天都在做杂活。

从被分配到这里开始,这个担任主编的男人——赵志安,还从未对自己露出过笑容。

他的头发像花蜜般乌黑,向后梳着。

眼睛微微下垂,细长。

大概是因为有着精悍的长相,和肌肉锻炼,总让人联想到食肉动物。

今年二十八岁的他,是近年来少有的年轻主编。

他那野性的外表和高挑的身高,是一个即使沉默也很吸引人的男人,谁都不会相信他是女性杂志的责任主编。

在全是女人的职场,唯一的男人。

然而,他完全没有浮夸的传闻。

这是因为他完美的工作状态,和彻底的无感情模式。

甚至有人说,他实际上是机器人。

“如果再没有新的提案的话,这次就转到唐羽手下当助手吧。”

“嗯,是。”

虽然提案被驳回是常有的事,但对于一个私底下刚刚消沉的人来说,还是很痛苦的。

尽管如此,宋满还是想取得一些成果。

明年,最晚也就是后年,转到自己希望的儿童书籍部门。

因此,现在是忍耐的时候。

振作快要崩溃的心情,回到办公桌前。

看了看表,已经过了中午。

员工食堂也正是安定下来的时候吧。

她拿出手机,用熟练的手势邀请住在同一栋大楼里的朋友——

请听我昨晚的事,安慰我这颗受伤的心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租来的男友竟是我上司”,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