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笨蛋吗?”对于同事兼朋友千惠的真实的感想,宋满哼哼哼了一声。想法完全落了空了。老板叫我白痴,朋友叫我白痴,再再加好友结婚了了。“据说始终期待……着,对方向你告白的那个人要结婚了了,你就这么回去了?”“还能说什么呢……”偏偏是想可以得到安慰才这么说的,可想法完全落空了。。...

“你是笨蛋吗?”

对于同事兼朋友千惠的真实感想,宋满哼哼了一声。

想法完全落空了。

老板叫我白痴,朋友叫我白痴,再加上好友结婚了。

“听说一直期待着,对方向你表白的那个人要结婚了,你就这么回来了?”

“还能说什么呢……”

明明是想得到安慰才这么说的,可现实却很残酷。

“事到如今,就算对方说‘我喜欢你’,我也没什么感觉。所以我从中午就开始大吃大喝了。”

倒不如说保持清醒、笑容满面地离开居酒屋,希望得到表扬。

宋满为了排解紧张的心情,吃了一碗猪排盖饭。

虽然已经吃过拉面了,但可能是昨晚张子铭爆炸性发言的冲击,胃里已经形成了一个黑洞,感觉多少都能吃。

但内心却得不到满足。

而且还有其他令人担心的事情。

“也有这个原因……那个,我不小心说了。”

“什么?”

宋满的视线游移着,轻轻放下碗,停顿了一下,开口道:“我也有男朋友……”

“你没交过男朋友吧?”

“不小心从口中出来了!因为我听了他两个小时的恋慕之情!”

无法抑制自己空虚的心情。

“第一次交女朋友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但是我还没有和男人牵手呢?你还要我说什么我之前在等电车的时候被误认为是柱子,被爷爷靠了过来?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没有比即将举行婚礼的情侣更幸福的事了!”

宋满的日常生活,就是这样简单。

工作和家的往返。

企划无法通过的主要工作是杂活,包括收集其他员工委托的资料、接听电话、制作提交给会计的文件等。

最近跟随其他员工进行采访,和拍摄的情况也增加了。

因为是月刊,每月有一半的时间住在公司里,也是稀松平常的事。

晚上忙得,连中午吃了什么都想不起来。

顺便说一下,刚才提案被驳回了,所以今天接下来还要考虑新的企划。现在还不是繁忙时期,至少能在末班电车的时候回去已是万幸。

千惠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含糊地点了点头。

“不……嗯,也许吧。”

和千惠虽然在同一家出版社。

但因为是会计部,所以比起宋满,她似乎更能按时回家。

虽然部门不同,但两人是在公司内部研修时认识的,意气相投。

对大多数的同性来说,千惠都是畏畏缩缩的。

但比男人要强的千惠,无论什么事都能坦诚相待,让人心情舒畅。

像今天这样的日子里。

虽然很想要用温柔的音调,但因为是正确的理论,所以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的确,自己生来就没有交过男朋友。

却装模作样地虚荣着。

即便如此,在结婚在即、还以为可以交往的男人面前,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

“不过没关系,这只是暂时的谎言,不会被揭穿。”

正如千惠所说。

宋满的愚蠢的虚荣心,应该就到此为止了。

但是,张子铭是一个比宋满想象中,更机灵的男人。

“他叫我带男朋友去参加第二次聚会。”

“你怎么回答的?”

“OK ?”

“果然是傻瓜。”

“所以才拼命吃东西,想要忘记啊。”

“大概忘不了吧,男朋友怎么办?”

不用千惠说,如何处理男朋友,是宋满眼下最大的烦恼。

为了分散注意力,她拿起倒满水的杯子,一口气喝光。

尽管如此,宋满心中的空白还是没有得到满足。

从昨晚开始就闷闷不乐的心情,让人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你的男朋友……要是有泉水涌出帅哥就好了,这样就不用烦恼了。”

到了二十五岁左右,就要看清现实了。

恋爱题材的漫画、电影、小说、游戏,各种娱乐节目,走在外面自然会看到情侣和夫妻。

世界上有很多非常普通的恋爱的人,但是满满还没有遇到过一个这样的对象。

故事里写的“命中注定的人”,一定是幻想。

但是,如果自己的人生有和其他人一样的未来……如果有的话,那个人一定是张子铭。

“……而且,对方是那个宁瑶。”

千惠露出干笑,歪着头。

“什么?你认识对方?啊,毕竟是同学会嘛。”

“不是的,很早以前就认识了。我和宁瑶是小学同学。”

“所谓的青梅竹马?你们关系很好?”

“不,恐怕对方连记都不记得了。”

即使是同一所小学,宁瑶和宋满也没有什么共同点。

“她……怎么说呢,感觉生来就不一样。”

“出生?”

“家里开了交谊舞教室。学习好,跑得快,又可爱又温柔,就像班里的中心。我是随处可见的平民B。”

“为什么是B?”

“因为哪里都有。”

“哦。”千惠好像理解了似的点了点头。

是的,宁瑶和宋满有天壤之别。

如果说,她是一年只能收获几个的特殊果实;那么宋满,无论如何都是平凡而平均的量产型。

即使少了一粒,也不会有人在意,就像米粒一样。

那样的存在。

“我还以为他和我一样呢。”

为什么她会和张子铭黏在一起呢?

宋满无法理解。

自己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在他们认识的那天请病假的自己。

现在还在检查张子铭有没有发来“我是开玩笑的”的短信,已经相当病态了。

宋满望着空了的杯子发呆时,千惠皱起了眉头。

“你干脆拒绝婚礼吧?说是有采访了。有这种事吧?”

“那怎么可能……我们已经约好了。”

已经约定好的事,没有办法。

而且最重要的是,即使不能从心底祝福,也要出席张子铭对她说“宋满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婚礼。

“那就在婚礼前交个男朋友吧!”

宋满以为她在开玩笑。

正想笑时,却发现千惠的眼神很认真。

“离婚礼还有一段时间吧?”

“有是有……但是,从来没做过。”

“可是也没有能涌出帅哥的泉水啊。”

可以这么说。

不管你多么希望,你的男朋友都不会突然出现。

在路上搭讪的,多半是宗教劝诱或传销。

宋满深切地体会到,光是活着是无法交到恋人的。

“啊,男朋友……要是有卖就好了。”

宋满小声嘀咕着,千惠呵呵地笑了。

“什么?你打算租个男朋友吗?”

“出租……什么?”

“咦?租来的男朋友……小满,你难道……”

面对一脸惊讶的千惠,宋满的眼神今天第一次恢复了光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租来的男友竟是我上司”,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