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封面了表露出很清楚了,这么大的标题,掩藏二十年为哪般,也不是了说大家答案了吗?”沐歌也学着张泽凯完全放松了下去,侃侃而谈:“虽然真实的的案件我并也没接触到过,案件的形式也都是通过书或是纪录片,干脆是悬疑小说来深入了解的,虽然疑犯形式种类种类繁多,但是一张泽凯听着津津有味,也不打断她。。...

“其实封面已经表露清楚了,这么大的标题,隐藏十年为哪般,不是已经告诉大家答案了吗?”沐歌也学着张泽凯放松了下来,侃侃而谈:“虽然真实的案件我并没有接触过,案件的形式也都是通过书或者纪录片,要么是悬疑小说来了解的,但是犯案形式种类繁多,可是一点,罪犯一定害怕暴露在光阳之下。”

张泽凯听着津津有味,也不打断她。

沐歌起身,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说:“通过光线,衣着,眼神,游离的神情都可以判断出来封面上的人物一定是罪犯,并且潜逃长达十年,他这十年应该是做苦力劳动者,潜逃长达十年之久,他内心一定是惴惴不安。”沐歌分析完,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风景,继续道:“像是这样的杂志,受众群体应该是小部分吧,所以我们部门的人很少。”说完回头看着张泽凯,灿烂一笑。

张泽凯不由的拍了拍手,算是给她的肯定:“看不出来啊。”

沐歌挑眉:“什么看不出来。”

“实不相瞒,我当时看见你的简历的时候,我是犹豫的。”张泽凯说着。

沐歌也点点头,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但是……”张泽凯欲言又止。

“但是只有我一个投递了这个岗位,所以给你选择的空间根本没有,你也只好为难的录用我了。”沐歌笑着。

“你怎么知道?”他有些疑惑。

“当然知道了。”沐歌笑着,却没有告诉他,刚才Lina在说话的时候,言语之间透露着这个岗位招聘的难度,而自己没有丝毫的经验,就被录取了,答案不胫而走,可想而知。

张泽凯从懒人椅上起来,不断的鼓掌:“行吧,我也算是没赌输,你还是挺不错的苗子,我们合作愉快。”说着就伸出了手,这一次的伸手有别于刚才的见面握手,这一次是真正的接纳。

沐歌也爽快的握手。

“桌子上面有一个案件,你先大致看一下,下午我们外出去采访。”张泽凯说着。

桌子上面放着一个蓝色的文件夹,她拿起来,翻开,最上面的一页是一个死者,男性,穿着半袖格子衬衫,胸口有明显的血迹,身体呈现半曲式,看样子死之前强烈的挣扎过,地面上一滩血迹,触目惊心。

“看着一类的文件,你害怕吗?”张泽凯从她身后路过,走到一旁的窗子前,探头往下看。

“倒是不害怕,这是举得这场情杀到底是没有必要。”沐歌说着。

“这个案子昨天接到报警,现场勘查和后续法医尸检报告今天早上才出来,我也是刚才接到信息,这个案子破获了,消息都没放出来呢,你怎么就……”张泽凯越来越觉得自己简直挖到了宝。

“这个。”沐歌将首页给他看。

张泽凯大惊:“你该不是因为只是看了这个首页就猜到了七七八八。”然后看着沐歌丝毫没有变化的情绪,不由的惊叹道:“你还真是个……人才,在我这里当一个编辑,屈才了吧。”

“条条大路通罗马,在哪都能成才。”沐歌调皮的笑道。

“你倒是不谦虚。”

“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的表现。”

俩人一言一语的一上午过的也是挺快的,午休时间,沐歌只是随意的在办公楼四处闲逛,手里面拿着楼下星巴克买的冰美式,却连吸管都没拿。

离老远就看见上午才会面的美妆组的姑娘,迎头走来也是一脸的艳羡目光。

张爽笑着说:“好巧呀。”随即看着她慢悠悠的散步,惊叹道:“你这是?”

“午休。”沐歌说着。

“还有天理了吗?我午饭都是用一个三明治糊弄的,你们组还有午休时间?”简直是不敢置信。

“中午午休两个小时。”沐歌正经的说着。

张爽下巴都要惊掉了,还想说什么时候,就看见手机屏幕不停的闪烁,她连忙做一个禁声的手势,接了起来:“好好好,我马上到,在等电梯了,好好好。”挂完电话也来不及说个再见,就边跑边摆手,算是道别了。

沐歌到是知道其他组都忙到飞起,想过自己的组可能会花的心思多一些,但是……也挺闲的。

下午两点,俩人准时出门。

张泽凯轻车熟路的一路开车到警局门口,对门卫出示了工作证之后,车子就顺利驶入。

俩人一前一后的下车。

沐歌四处打量着,神情有些凝重。

“你怎么了?感觉有些紧张。”张泽凯看出她的心思:“别怕,这里没什么好怕的。”

“嗯。”

“第一次采访你看着我就好,但是素材你需要多拍一些,拍完之后备份一份给他们,回去之后编辑好文字图片排版好也要发一份过来确认,然后在交给校对组走后面的流程。”张泽凯说着日后的工作流程。

“知道了。”沐歌从包里面拿出相机,准备等下拍一些素材。

俩人走到一间会客厅,单独的一个小间,里面只有四把椅子和一个长条的桌子。

“我约了刑侦大队的队长郑彬,你等下就可以看见他了。”他说的时候语气有些奇怪。

沐歌很快察觉到不对:“你和郑队很熟?”虽然是疑问句,但是语气却带有肯定的语气。

“算是很熟吧。”张泽凯说话之间,就看见穿着便装的郑彬推门而入。

郑彬笑着,和张泽凯打了一个照面,俩人笑着,郑彬朝着张泽凯胸口砸去,笑道:“好久不见啊。”

这句话意有所指。

张泽凯笑了笑点头:“是好久,不过日后会经常见的。”

“除非是真爱,要不然平常人哪里有这样的执着。”郑彬说着。

郑彬穿着便装,如果不是凯哥告诉自己他是刑侦大队的队长,她一定会误会他只是这次请来的杂志内页演员,因为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和传统意义上的刑警队队长有些出入。

“哎,这位是?”郑彬很快察觉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美女。

“我们组的沐歌,日后采编的话,她也会参与进来。”张泽凯解释着。

沐歌笑着伸手:“你好,郑队,我是沐歌。”

“沐歌。”郑彬念叨着:“沐浴阳光,放声高歌,好名字。”

“这次采访咱们就简单的聊一些,至于图片的素材,你这边能提供多少,因为我们三天后就要投入印刷出版了。”张泽凯问。

郑彬想了想说:“图片的话可能有点麻烦,因为一些素材的现在在法医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暗无天日之插翅难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