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你怎么突然想起要请我吃饭时了。”陈浩有些惊诧昨天廖凡有些太过近人情,平常他但是工作结束了后,就已不再取得联系他的。昨天陈浩接电话后,整个人都非常极度亢奋,要明白这但是第一次廖凡主动取得联系自己,而且明确提出请他吃饭时。“你点。”廖凡把菜单直接递过去的,今天陈浩接到电话之后,整个人都十分亢奋,要知道这可是第一次廖凡主动联系自己,并且提出请他吃饭。。...

“师父,你怎么突然想到要请我吃饭了。”陈浩有些诧异今天廖凡有些过于近人情,平时他可是工作结束之后,就不再联系他的。

今天陈浩接到电话之后,整个人都十分亢奋,要知道这可是第一次廖凡主动联系自己,并且提出请他吃饭。

“你点。”廖凡把菜单直接递过去,言简意赅。

陈浩更加是受宠若惊,连忙接过菜单:“师父,你有什么忌口吗?这是我第一次和你单独吃饭,也不知道你的喜好。”

“你点就好,不用顾忌我。”廖凡说着,漫不经心的表情依旧十分冰冷。

陈浩的热情也顿时消减大半,手里面的菜单显然有些烫手了,说:“师父,你真的打算请我吃饭吗?”然后小心翼翼的问:“该不是我今天配合的不到位,你炒我鱿鱼,这顿饭明着是你请我,暗地里该不是散伙饭吧。”

廖凡皱眉道:“聒噪。”

这就是廖凡平时的风格,只要不是工作的话,他一般都惜字如金,让人看不出来他现在是个什么情绪,但是话说回来了,就算廖凡字蹦出来的多,也不见得就能摸透他的心思。

他这个人,有点冷。

陈浩听着他还愿意搭理自己,就知道自己想的太多了,于是安静的翻看菜单,看见菜单上的推荐菜的标志,就跟着点了三个凉菜三道热菜又点了一道汤之后,合上菜单,单手示意服务员,可以点菜了。

服务员核对好点的菜之后离开。

廖凡喝了一口柠檬水,漫不经心的说:“今天送来的尸体配合警方的调查,你功课做了多少?”

突然之间的询问让陈浩没有料到,要知道平时的解刨结合案件都是他自己私下偷学的,之所以用偷学,因为廖凡平时说的话,他根本Get不到多少,所以只能暗地里偷偷下功夫,只为了能快速的跟上廖凡的步调,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赶上他的万分之一。

“问你话呢。”廖凡再次开口。

“师父,你是说今天送来的死者对吗?”陈浩也知道这是在外面,所以压低了声音,想了想继续道:“今天送来的死者死因是因为利刃刺入心脏,作案人员有可能死者身边的女性朋友。”陈浩说着今天通过死者解刨之后呈现出来的答案。

“就这些?”廖凡说着,然后不经意的四处看着。

“DNA的比对在数据库里面,我看了一下数据,已经排查出来三位女性附和这次的案件。”陈浩说着,廖凡平时说的话,他都会格外留意的,所以信息库是他下班之后托人去调查的。

“这家餐厅的装饰挺有意思的。”廖凡像是意有所指。

“师父是指?”

突然之间的话题转变,让陈浩警惕起来,是不是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又或者自己遗漏了什么。

“风信子。”廖凡说着,又喝了一口柠檬水。

陈浩突然目瞪口呆,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然后压低声音:“这一点我怎么没想到?”

“所以呢?”廖凡冷冷的说着。

“师父可以给我透露一点点线索吗?”陈浩开始狗腿子的打探探案路径。

“我看过你电脑上面的资料,三名有女性和死者有关系。”廖凡说着。

陈浩听着点点头,随之他有些震惊,眼睛睁的大大的:“师父,你黑我电脑?”

“我只是看看资料,没黑你电脑。”廖凡抬头看了一眼他:“你还想不想听?”

“想想想。”陈浩一连说了三个想,这种私下授课的机会,他当然宝贝了。

“一名是化妆品柜姐,工作在商场里面,昨天刚好是她当班,但是也巧了她临时有事和同事换班了,你电脑里面刑侦队队长郑彬发给你的资料,你应该也看过。”廖凡说着。

这个时候服务员开始陆陆续续上菜。

每次上菜的时候,廖凡只是一个眼神,陈浩就笑着说:“师父,这个菜好吃,你多吃点。”然后服务员离开之后,廖凡又继续说:“这个柜姐下班过去案发现场的话,时间上不允许,所以第一个不是。”

陈浩想了想,点点头,开始跟着他的思路走。

“第二名是一名幼教老师。”廖凡夹了一只大虾,放在盘子里面,继续道:“因为幼师的特殊性,家长都希望孩子在学校得到照顾,所以不凡有家长给老师送礼。”

陈浩听的认真,恨不得拿出录音笔开始录音,因为这可是实战演戏的教学,可是陈浩也知道,但凡他这么做了,恐怕下次也就没有开小灶的机会了,但是想着,突然想到了关键点:“柜姐和幼师虽然都和死者有关联,但是动机呢?她们的关键点是什么,我记得你说过死者身上有风信子的味道,这个味道是香水的尾调,但是拥有这些尾调的香水很多,甚至还有些人自己会调配私人定制的风信子的香水。”

“说的不错,看来有私下用工夫。”廖凡说着,然后把剥好的虾夹进嘴里,微微皱眉:“必吃榜上有名的菜品,也不过如此,看来是好评刷上去的。”

“师父,你话还没说完。”陈浩着急知道真相,追着问。

廖凡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然后继续道:“看来时间差不多了。”话音未落,餐厅内突然引起不小的嘈杂。

就看见两名男子强行带走了一位女士,女士还在试图挣脱束缚,可是力道根本敌不过两位男士,女士刚想大声呼喊,就被眼疾手快的男子用胶布封了嘴。

餐厅内有这样的举动,自然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是当有人要报警的时候,就看见两位男士亮出刑警证的时候,大家都瞬间的安静的闭嘴了,同时有些胆子小的食客,连忙买单走人了,生怕沾染上什么不该惹的麻烦。

陈浩转头刚好看见这一幕,有些吃惊,这是:“刘雷手下的人。”

廖凡又夹了一只虾道:“我黑你电脑的时候,顺便通知了郑彬今天晚上行动。”

陈浩突然抓住话把说:“我就知道你黑我电脑,刚才还不承认。”

“所以呢?”廖凡挑眉。

“你是师父你都对。”陈浩继续道:“那……”

“想继续听?”聊天问。

陈浩连忙点头:“想。”

“第三个怀疑人当然是这家餐厅的老板娘了,至于为什么,你现在好好吃吧,不许浪费,回家的时候,打开电脑,自然就清楚了。”廖凡说完,擦了擦手,然后招手:“服务员,买单。”

陈浩自然是想要往下听,但是看见廖凡买单之后,果断离开了,留下自己在座位上。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嘟囔着:“回家看电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暗无天日之插翅难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