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刨刀干净利落的划死者的胸膛,闷头于工作的廖凡看了看死者,随后手一扬提醒一旁的助理也可以就工作了。助理陈浩拿着笔记本快速的记录者廖凡的口述细节,深怕错过了了之称铁面阎王之称的廖凡说的细节,笔在纸上沙沙直响,飞快的记录着。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盯着案板上的尸助理陈浩拿着笔记本快速的记录者廖凡的口述细节,生怕错过了素有铁面阎王之称的廖凡说的细节,笔在纸上沙沙作响,飞快的记录着。。...

解剖刀利落的划死者的胸膛,埋头于工作的廖凡看了看死者,随即扬手提示一旁的助理可以开始工作了。

助理陈浩拿着笔记本快速的记录者廖凡的口述细节,生怕错过了素有铁面阎王之称的廖凡说的细节,笔在纸上沙沙作响,飞快的记录着。

一双睿智的眼睛盯着案板上的尸体,高挺的鼻梁之下是一个口罩,遮挡住他百分之八十的脸,但是通过这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也可以感受到他身上不近人情的气息,声音清冷好听的传来:“死者,30-45岁之间,死因是利刃扎入心脏,使心脏骤停,通过尸斑的形成来推断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10:00-12:00之间,身高178,体重75公斤。”廖凡解刨完之后,低头看见了死者的指甲上的泥垢,然后细致的用镊子将泥垢剥离出来,快速的放在器皿上,转身拿到仪器上开始测试。

陈浩全程高度集中,生怕打乱了这个铁面阎王的工作步调。

廖凡在法医界成为很多刑侦案件的最火热抢手的人,不单单因为廖凡的法医诊断报告可以直接锁定死因和凶手的画像,更因为他法医界出报告最快的人。

但是廖凡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他从来都不拿手机,要是想要找到他,除了工作之外的时间,找到他还是挺难的,所以局里给他配了助理陈浩,就是希望在工作之外的时间也可以找到他。

“指甲缝隙里面的泥垢是人类的皮肤组织。”廖凡观看诊断报告之后继续道:“要想知道DNA鉴定结果,先去提取DNA库房的信息表给我。”

“那要多久出结果?”陈浩问,可是问完之后他有格外后悔,因为他说的话他听不到,这个铁面阎王是个失聪法医,至于为什么听不到,他也不得而知,可能是法医手法无人能敌,所以上天给他开了一扇窗,注定会给他关上一扇门吧。

廖凡重新走到尸体旁边,低头之际,眉头紧锁,继续道:“死者身上还有淡淡的香水味,从昨天到今天香水的尾调可以保持到这么长时间,味道分析出含有风信子的味道,能用风信子的独有的香味调配成香水的味道,这个人还挺附庸风雅的,记录一下,凶手的范围锁定在死者身边的朋友,哦不,锁定在死者的女性朋友上,而且关系还不一般,能一刀毙命,还让死者毫无防备,这个亲密关系,毋庸置疑。”

陈浩快速的记录着,除了记录之外,他还随身携带着录音笔,因为能在廖凡身边工作,这是多少人打破头求之不来的机会,而自己成为廖凡选中的助理,这个风头在局里可是引起了不少的羡慕的眼神。

廖凡走到运作的器皿旁边,看了一下时间,又低头看了一眼腕表上面的时间。“记录一下,报告明天早上六点出,所以明天早上5:50我会在解剖室等你。”廖凡说完之后,转身走到尸体旁边,鞠了一躬之后,重新给尸体盖上白布,随即转身走到洗手台,摘掉了橡胶手套,打开了水龙头,洗手之后又再次消毒,才摘掉口罩,露出白净的脸。

他的长相和铁面阎王的称呼简直不相称,因为长得过于白净,这样好看的面孔出现在杂志封面上也不为过,可是他的性情却是难以捉摸,相传没有人见过他笑,甚至是没有任何一件事情可以引起他的情绪丝毫的波澜,所以铁面阎王之称故而得名。

陈浩也快速的记下了他明天出报告以及明天他出现实验室的时间,因为廖凡最讨厌别人迟到,时间观念在他的世界里,绝对是不可撼动的底线,陈浩并非是廖凡唯一的助理,相传之前的助理,因为规定的时间迟到了两分钟,就让廖凡给辞退了。

廖凡一切都收拾好之后,直接离开了解剖室。

陈浩看着已经收拾好的解剖室,他也摘下口罩,拿出兜里面的录音笔,按了一下ok键,又看了看墙壁上挂着的时钟,晚上六点钟,果然是廖大神说的晚上六点之前就可以好。

地下停车场。

廖凡按了一下按了一下车钥匙,迈巴赫双灯亮起,廖凡坐在驾驶室看了一眼副驾驶位置上放着的助听器,他拿了起来,然后利落的带上,随手按了一下音乐,启动引擎,车子绝尘而去。

微笑的脸上让你看见

在说些祝福

是否会更加明显

你手指在后背画着圈

让你深爱的他

应该在圆心中间

音乐缓缓而出,单曲循环,也可以说,在音乐盒里面,只有这一首歌,2010年那天夏天,他第一次听,却因为那个女孩,除了这个歌还有她的声音。

车子平稳的驶入高架桥上,如同飞箭,融入车海。

回忆逐渐袭来。

2005年夏天,弥漫着消毒水的病房,他睁开眼睛之后,不得不接受他失去了听力这件事情,那场无情的爆破,母亲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他推出门外,并且用力关上铁门,视线隔绝的几秒,房屋内发生了爆破,而铁门之外的廖凡被爆炸的冲击波击退到数米之外。

小小的身体倔强的想要起来,想要冲过去检查母亲是否还在,可是额头上蔓延下来的鲜血让他的世界陷入了一片凄惨的红,鲜血刺鼻且惨烈。

一夜之间他失去了母亲,父亲下落不明,可是小小的他知道,父亲不是下落不明,而是死后无法正名,因为他父亲是一名卧底刑侦人员。

冲击波震碎了他的耳膜,世间的声音他再也听不到,或许他听不听得到都没有什么区别,反正他想听到的声音的人都已经不在了,而他的存在就像是一个笑话。

那一年,廖凡10岁。

五年期间,他一直拒绝配合治疗,或许听不见也是变相的一种自我保护吧,直到遇到了她。

她,他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你听,这是我的声音,而这首歌是我喜欢的歌。”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软软的手就抵在他的耳畔:“不要抗拒它,这个是助听器,它可以代替你去听世间的声音,感受它,接受它,听护士姐姐说,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怕好好活着呢。”

那天的太阳格外耀眼,或许是因为她的笑容,变得格外热烈。

回忆逐渐拉回到现实,车内依旧循环播放着歌曲,单手把着方向盘,车子转弯,下了高架桥,很快车子驶入一个高档小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暗无天日之插翅难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