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内传来哗哗的水声。雾气弥散磨砂玻璃,玻璃窗模糊不清不清的光线也可以看见了隐约的人影。淋浴喷头倾泄而下,水珠迸溅落在英俊的脸上,掠过肌肉明明就的胸肌,廖凡关上门淋浴喷头,拿过一旁的毛巾简单的拭擦身上的水珠,又拿过浴巾,简单的的围在下半身,赤足走了回去。坐在懒人沙发雾气弥漫磨砂玻璃,透过模糊不清的光线可以看见隐约的人影。。...

浴室内传来哗哗的水声。

雾气弥漫磨砂玻璃,透过模糊不清的光线可以看见隐约的人影。

花洒倾泻而下,水珠飞溅落在俊美的脸上,划过肌肉分明的胸肌,廖凡关上花洒,拿过一旁的毛巾简单擦拭身上的水珠,又拿过浴巾,简单的围在下半身,赤足走了出去。

坐在懒人沙发上,拿过一旁的电脑,邮箱里面足足有上百封的邮件,都是他发给她的,十一年前她不告而别,说是去国外治疗,唯一留给他的,就只是一个邮箱,邮箱里面的回信只有3封,其他的都是他发给她的,但是再也没有回信。

廖凡想要问问她到底患的是什么病,可是邮件再也没有回复,他的心仿佛也沉入海底,或许只有一直发邮件,才可以骗自己她还活着吧。

其实从出院之后,他带着助听器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因为身体的特殊性,他没能考到警校,可是他依旧不死心,所以报考了法医,他的成长之路走来很简单,简单到一直都是两点一线,上学的时候是学校和家里,上班的时候是工作室和家里,他的生活也很简单,吃的食物简单而单一,甚至没有朋友。

就是这么一个怪咖,却成为名声在外的铁面阎王。

幸福小区。

“小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沐歌笑着冲到玄关。

“刚下飞机,就是特别想你,所以马不停蹄的就赶过来了。”陈念笑着,放好行李箱,就迫不及待的捏她的脸。

沐歌笑着腻在陈念的怀里:“真好,小姨,你回国来陪我了吗?”

“工作才回来的,刚好有个学术研讨会,我就回来开会了,顺便来看看你。”陈念一路被沐歌拉着到沙发上坐好。

沐歌连忙倒茶又递上水果:“研讨会的日期是什么时候?你在国内能多陪陪我吧。”

陈念宠溺的笑着:“我还没问你独自一个人生活适不适应,你到是打探我的行踪了。”

沐歌耸肩:“就这样吧,我反正挺习惯的。”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快速起身,一路小跑回到房间,神秘兮兮的,不消一刻从房间出来,拿着一张折叠在一起的A4纸,在手指尖弹了弹道:“听听这个高级纸张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拿到博雅的Offer了。”

陈念接过Offer笑着说:“博雅是顶不错的综合性杂志社,你在里面能好好历练一下,挺好的,这不是你心心念念喜欢的工作吗,恭喜你。”

沐歌撅着嘴,道:“只是简简单单的口头恭喜吗?”沐歌笑着直接挽上陈念的胳膊:“小姨难道不想请我大吃一顿吗。”

陈念笑着:“你不想着给我接风洗尘,还想宰我一顿。”

“那你答不答应呢。”沐歌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走吧,地方你随便选。”陈念说着。

“真的,万岁!”

沐歌特别粘着陈念,听小姨说,她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在生出她之后就大出血走了,过往的记忆并不是很好,所以她一路的成长是和小姨一起。

在为数不多的记忆中,小姨总是拉着她的出神,说着:“真像,真像。”

沐歌知道,小姨是在思念她的姐姐,也就是我的母亲。

每当小姨看着自己出神的时候,她总是会依偎在小姨的怀里,可她身体却是明显的一震,那个时候沐歌总是安慰她:“小姨经常说人死不能复生,就放下吧。”

小姨一下一下的抚着沐歌的背,叹了一口气:“是吧。”

沐歌不懂小姨为何叹气,只知道在苦涩的幼年,是小姨给了自己一道光,而她格外珍惜。

泰国的一家餐厅。

沐歌和陈念一前一后走进餐厅。

服务员很快热络的上前打招呼,有些诧异眼前的女孩是明星吗?长得真好看:“请问有预约吗?”

“有的,36号桌。”沐歌说着。

服务员很快将两位引到坐位处,并上了两杯柠檬水,递上菜单,道:“请先看一下菜单,如有需要,按铃即可。”

沐歌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沐歌认真的看着菜单,一页一页的翻看着:“小姨,这家餐厅可是这一片的必吃榜,别看是泰国菜,里面的装修别具一格。”

陈念也开始打量这餐厅的环境:“别说,真挺好的。”

沐歌点了几道菜之后,又把菜单递给了陈念,道:“小姨,你看看,我点了两道凉菜和一道热菜,你看看还有什么要点的。”

陈念接过菜单,低头翻看起来。

沐歌继续道:“我回国之后来过这家餐厅一次,就彻底爱上了,他家东西可好吃了,还有他家的布置,你看角落都摆放着那几盆风信子,我问过他们家服务员,这家店的老板娘特别喜欢风信子的味道,所以店里摆放着很多风信子,你知道的,我最爱的花就是风信子了。”

陈念又点了两道热菜之后合上菜单,笑道:“我看你喜欢吃这家菜是假,看上人家风信子是真。”

“你又知道了。”沐歌笑着,然后按铃召唤服务员。

上菜很快,俩人边吃边聊。

“小姨,你还没说这次回国的项目合作会议,你要待几天呢?”沐歌问,然后给自己倒了一碗冬荫汤,又给陈念也倒了一碗。

“我看你是不问出我的行踪,不死心呀。”陈念笑着,然后拿出手机把自己的行程表微信发给了沐歌,笑道:“都发你了,你看看吧。”

沐歌手机屏幕一亮,她抽出纸巾擦拭了一下手,然后划开屏幕看了看,笑道:“太好了,这周六你还在,周末是飞回去的航班。”她掰着手指算着:“今天是周三,这么说,你回国研讨会三天,陪我的时间这么少呀。”沐歌有些恹恹的。

“别不开心,你中秋放假的时候,也可以飞过来看我。”陈念说着。

“上班了之后,一心都扑在工作上了,哪里能说走就走啊。”沐歌想了想继续道:“我听前辈说,我们单位忙起来,可吓人了。”

“那这份工作不也是你自己挑的,我就说女孩子做点轻松点的工作,你非不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陈念说着,然后笑着给她夹菜。

“我自己选的,就算是洪水猛兽,我也高兴。”沐歌调皮的歪着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暗无天日之插翅难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