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心病

大太太深深地的看了明澜几眼,她还我以为她丢食盒是很聪明了呢,原来是但是个缺心眼的,严重不足为惧。她见状一步,望着老夫人道,“二姑娘说的很不错,严妈妈得罪的是菩萨,让她去跟菩萨领罪正最合适。”老夫人便摆摆手道,“就这样办吧。”严妈妈千恩万谢,没敢讨饶一句,连明她上前一步,看着老夫人道,“二姑娘说的不错,严妈妈开罪的是菩萨,让她去跟菩萨请罪正合适。”。...

楔子

推荐指数:10分

《楔子》在线阅读

大太太深深的看了明澜一眼,她还以为她丢食盒是聪明了呢,原来还是个缺心眼的,不足为惧。

她上前一步,看着老夫人道,“二姑娘说的不错,严妈妈开罪的是菩萨,让她去跟菩萨请罪正合适。”

老夫人便摆手道,“就这样办吧。”

严妈妈千恩万谢,没敢求饶一句,连明澜都跪了两天,何况是她了。

她一走,大家的眸光又落到了明澜身上,食盒的事算了,但砸人的事可还没完。

明澜看着老夫人,态度诚恳,赔罪道,“祖母,我无意伤着三妹妹,是我不对,我已经在想办法弥补了。”

顾玉澜扑哧一笑,“你想办法弥补,你怎么弥补?我看你就是不想再回佛堂,继续罚跪了!”

明澜昂着脖子,看向顾玉澜道,“祖母罚我跪三天,我记的清楚,还有一天,待会儿我就去佛堂跪,但我说有办法弥补三妹妹,你凭什么不信我?”

顾玉澜哼了鼻子道,“大言不惭,三姐姐伤的位置,连大夫都不好看,你能有什么办法弥补?”

“我当然有办法弥补了,而且三妹妹将来还会感激我呢,”说完,明澜撇过头去,不愿再和顾玉澜多言。

感激?

把人胸口都砸青了,一碰就疼的哇哇叫,恨她都来不及了,还指望人家感激她,跪了两天,跪傻了吧!

顾玉澜也懒得和她多费唇舌,就冲她伤了顾音澜,大太太在这里,就不可能让她讨了便宜去。

看她能耍什么花样,左右在屋子里也是跪,佛堂也是跪。

明澜就在屋子里跪着,纹丝不动,低眉顺眼。

老夫人倒看不过眼了,抬了手道,“先起来吧。”

雪梨麻溜的把明澜扶了起来,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手边小几上就摆了糕点,还是明澜最喜欢的绿豆糕,晶莹剔透,就像是玉砌成的。

明澜咽了咽口水,把眼睛挪开。

老夫人见了,心底一软,道,“吃两块吧。”

明澜摇头,“等三妹妹不生气了,我再吃。”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

等了一刻钟后,顾玉澜就耐不住性子了,道,“二姐姐就是傻坐在这里弥补的吗?”

明澜看了她一眼,“你急什么,都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又不是弥补你,大伯母都不急,你倒急的火急火燎的,你要是等不及了,你先回去就是了,又没人让你在这里陪坐着。”

明澜一脸你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的神情,刺的顾玉澜眼睛疼,她咬牙道,“你一句话说的不清不楚的,却让大伯母在这里陪你干坐着,你还有理了!”

“别急,快了。”

那云淡风轻,气定神闲的模样,气的人抓狂。

又坐了一刻钟,方才进来一丫鬟,高兴道,“老夫人,王太医来了!”

老夫人手拨弄着佛珠,听得一愣,“王太医?哪个王太医?”

王是大姓,太医院里就有两位王太医。

“就是前太医院院正王老太医,”丫鬟欣喜道。

老夫人就讶异了,“他怎么会来府里?”

王老太医已经卸任了,一般人是请不动他出诊的。

明澜站起来,道,“祖母,是我让碧珠去沐阳侯府找舅舅出面请王老太医来府里的,方姨娘落水,动了胎气,您和祖父不都担心她腹中胎儿保不住吗,我反省了两天,觉得只有方姨娘平安把孩子生下来,才算是弥补了过失,王老太医的医术是京都最高,又最擅长保胎,有他帮方姨娘,您大可以放心。”

老夫人脸上闪过欣喜之色,道,“王老太医可不是谁都能请的动的,让他给一个姨娘看病,是不是……?”

一般的太医都不会给姨娘看病,何况是王老太医,前太医院院正了。

明澜就道,“我知道舅舅和王老太医有几分交情,我好几次看他们在一起把酒言欢了,虽然有可能惹王老太医不快,但方姨娘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不是吗,回头我跟舅舅撒娇,他不会怪我的。”

说着,明澜又望向大太太道,“王老太医手里头有秘方,是给宫里头的宠妃们调养身子的,一会儿我向他讨了,送给三妹妹,保证三妹妹高兴。”

明澜没好意思说是丰满某部位的,说不出口。

但是大太太明白,其他人也都明白。

尤其是宠妃两个字,咬的格外清楚。

因为一般的不受宠的妃子,王老太医根本就不会给。

而顾音澜身姿窈窕,脸蛋漂亮,唯一的缺憾就是胸不够傲挺,快及笄了,还比不上只有十四岁的五姑娘,二房庶女顾心澜。

这是顾音澜的心病。

只要能帮她解了这困扰,别说砸一下了,就是砸两下,她都不会记仇。

她这份赔罪的诚意,足足的。

但对她来说,不过是把秘方提前送到顾音澜手里头而已,没有她,顾音澜最后也拿到秘方了。

好不容易请来了王老太医,明澜趁机卖好道,“左右都来了,一会儿让王老太医帮祖母请个平安脉。”

明澜一脸的孺慕之情,老夫人见了心软成一滩清泉,满心都是感动,又觉得诧异,不过就是罚明澜在佛堂跪了两天,竟这么懂事了?

明澜不知道,一屋子人都觉得这一次罚跪,跪的值。

很快,碧珠就领着王老太医来了。

王老太医虽然致仕了,但是老当益壮,比老夫人还要年长几岁,但比老夫人有精神的多,头发都没有白几根,而老夫人头发都白了一半了。

大太太笑脸相迎,“王老太医都致仕了,还有劳王老太医辛苦跑一趟。”

王老太医摇头笑着,“倒算不上辛苦,就是受了惊吓,方才沐阳侯突然闯进来府里,就跟发了疯似的,二话不说,拉着我就说有急事让我救命,真把我给吓着了,府上谁病重了?这要不是攸关性命,我回去一准让他在床上趴几天。”

王府和沐阳侯府离的很近,就在一条街上,沐阳侯经常去王家串门,听王老太医的话,就听的出来和沐阳侯关系好。

老夫人赔笑道,“王老太医快请坐,您老都致仕了,不攸关性命,也不敢劳您大驾啊,您也知道我顾家二房子嗣单薄,至今膝下都没个小子,这不,好不容易有个怀了身孕的,这都快要生了,还动了胎气,大夫说怕保不住……。”

老夫人尽量把姨娘两个字避开,但王老太爷眉头还是皱了起来。

不过既然来了,还是沐阳侯出面请的,王老太爷不会转身就走。

明澜起了身,温和道,“母亲身子不适,出不了屋,我领王老太医去给方姨娘看看吧。”

老夫人见她快站不住了,犹豫了一瞬,便扶着王妈妈的手起来道,“我送王老太医过去。”

老夫人请王老太医先行,前头有丫鬟带路。

明澜站起来,就没有坐下了,她瞥到一旁站着的顾玉澜,只见她脸色苍白,没有血色,眸底皆是慌乱之色。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楔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